揭秘:蔣介石為什麼打壓學生參軍,看完淚流滿麵(博士學者圈薦讀)



教育是一切的根本,國家之興,也全靠教育打底子。美國有個著名學者曾說過這樣的話: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什麼人都可以壞,但有三種人不能壞——教師、醫生、法官。其他人怎麼壞,都可治他,包括總統,弄不好會被彈劾,但教師壞了誤人子弟,醫生壞了草菅人命,法官壞了失去公平公正。這三種人壞了,社會基本就亂了。


竊以為,這三種人中,最不能壞的是教師,因為醫生與法官也都是教育的結果,說到底,一個國家,是文化不能壞,風氣不能壞,這方麵老蔣是明白人,他說過一句話,今日讀來,尤其驚心:“國家亡了還可以複興,文化亡了就娘西皮全亡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抗戰時期西南聯大的學生是從北京走著路去昆明的。我一直想著有朝一日重走西南聯大的路。一是可以紀念抗戰,二是想減肥,希望人沒過鄭州就減成一隻幹猴子。


後來看了一些資料才知道,他們是從長沙走到昆明的,而且隻是300多個男生加十幾個教授,所有步行者都經過嚴格體檢,由國軍的黃師嶽中將率兵護衛。其餘同學和老師是乘坐各種交通工具經廣西繞道越南海防到達昆明的。所有的費用都由教育部出。要知道那時的國軍一個排才有一條毛巾,每人一頂鋼盔是不可能的。國家能拿出那麼多錢來轉移三校實在不易。



最近有讀者抱怨我們公眾號文章深度不夠了,你想看深度的就加小編微信啊(已經加了其他個人微信的,不要重複加,謝謝)




老蔣說了:“國家亡了還可以複興,文化亡了就娘西皮全亡了”,老蔣放血了。他那時下達了一係列文件,大概意思就是學校不能停課,老師不能減薪,後方學校必須無條件接收淪陷區的流亡學生。真沒想到老蔣還有點家長情結,國破家亡,耽誤啥都不能耽誤娃的功課其實,錢鍾書在小說《圍城》中有過詳細的描述,方鴻漸等一幹人馬去三櫚大學任教,從上海乘輪船出發坐的是頭等艙,後來途中陷入困境那是因為他們的彙款沒到,他們在整個抗戰時期就沒缺過錢。


再說那300多個走路的學生,在黃中將的護衛下,每走一小時要喝一次茶,每四十裏要休息一次。據說有幾個教授脾氣特別大,護衛的官兵絲毫不敢怠慢,隻有好生伺候的份兒。沿途過湖南境內的土匪區,政府“照會”土匪,請他們放過學生,土匪不知書但還是識理的。




西南聯大校友李珍煥教授生前保存的關於1938年西南聯大湘黔滇旅行團赴昆明的照片,由其養女代為捐贈給南開大學,真實再現了當年途中經曆的艱難困苦,生動反映了行進途中的風土人情、自然風光。照片在張友餘等人的熱心幫助下,於日前捐至南開大學。


進入雲南,咱龍雲龍主席電令沿途軍政好生護衛,不得有半點差池。學生到達昆明並沒有馬上進城,而是先在大板橋休整一夜。次日舉行隆重的入城式,精神抖擻,展示抗戰到底的決心。昆明萬人空巷迎接學生進城。黃中將在圓通山門口向北大校長蔣夢麟移交了300名學生,一路山高路險,學生們毫發未損


曆史把中國的精英托付給了昆明,昆明頃其所有支持聯大。孔祥熙曾撥十萬大洋給西南聯大建澡堂和改善夥食,聯大師生全體投票,一致同意將這筆錢捐給昆明人民,以報收留之恩。


西南聯大在昆明期間除正常教學外,還組織了各種抗日宣傳活動,在西南聯大的幫助下,昆明電台用十九種外語向全世界宣傳中國的抗戰。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研究從未間斷,甚至在抗日後期聯大開始了原子彈的研究



聯大還建了教育學院,教育學院的學生需要實習,又建了附小和附中,也就是現在的雲南師大附小和附中。在抗日的烽火歲月,那可算得上是“極盡奢侈”,什麼都不耽誤。




西南聯大曾掀起四次從軍熱,頭三次都被政府“打壓”下去了,因為那時的政府認為學生是國家的未來,學生的作用是普通士兵無法代替的。第四次從軍熱是抗戰到了生死存亡之際、駝峰航線、滇緬公路、緬甸大反攻需要大量的翻譯人才和技術人才,聯大先後有1000多名學生投筆從戎,找到名字的有800多,史稱“800壯士從軍”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參加了孫立人的新一軍,在緬甸重創日本第十八師團,一洗南京之恥。當然,也有很多人捐軀異國,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外語係的繆弘,他本是美軍的翻譯官,但他提著衝鋒槍和中國士兵一起衝鋒,不幸中彈犧牲。正像他在詩中寫到的“沒有人知道曆史曾在此走過,留下了英靈化入樹幹而滋生”。

西南聯大是一所光榮的學校,是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跡真正做到了“再苦不能苦教育”

推薦關注:海外博士學者圈









喜歡我們文章就置頂公眾號哦





下一篇 : 外語學院學生會第二次全體代表大會順利召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