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枚人神共憤的錯愛背後,沒有一個暖心的當年?




文 | 早安喵


1


一媒體同事,一直走林黛玉路線,嫻靜如姣花照水。可自從生完娃回歸後,鬼使神差打開了祥林嫂模式,動不動就吐槽老公:


整天應酬到半夜,醉鬼一樣摸回家門,

不能幫帶娃,還不如哄娃神器——火火兔,

工作8年無晉升,連抗戰都打贏了,迄今還是一單位的灑掃僧,

發型都“中央部長”了,還活脫一提線木偶,媽媽說往東,絕不敢往西,

睡覺狂打呼嚕,像一萬艘巨輪同時拉響了汽笛

……


辦公室鄰座未婚小妹問:“姐,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選他嗎?”


“吐槽姐”咬牙切齒回答:“如果上天給我一次機會,我會選擇從未結識他。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沒準會弄死他,讓別的女同胞也免於災難!”


聽聽,恨不能大卸八塊,食其肉、喝其血一般,你確定是對自家老公嗎?


這果真是那個婚紗照上跟你並肩而立,幸福得像花兒一樣的人嗎?

這果真是那個當年你跳窗戶離家出走、跟父母翻臉、偷戶口本,無所不用其極,哭著喊著也要嫁的人嗎?


這果真是那個你願意為他,在產床上忍著僅次於烈士邱少雲的疼痛指數,生兒育女的人嗎?


2


By the way,這姐不是個案哦!


閨蜜偶爾小聚,就像婚育婦女控夫大會,眼見那滔天大罪,一籮筐一籮筐的,就像舊社會裏喜兒不幸踏進鬼門關,嫁了黃世仁。


關鍵是也沒家暴,也沒出軌,也沒到動用110,勞警察蜀黍大駕的地步啊……


在場為數不多的未婚女表示不解:平時看著英明神武睿智的姐姐們怎麼了?


當年也沒人端著AK47逼你們嫁吧,難道現在圍城裏流的淚,都是當年腦子裏進的水?



話說,一姐妹的老公,當年還是男友的時候,每天下半夜必做的功課之一就是,打開某東或某寶的頁麵,把女友購物車裏的漂亮衣服統統買單。


誰成想,婚後生了娃,老公的態度變成“又不是明星,沒人細端詳你,那麼敗家,虧了我收留你,要不現在還嫁不出去……”


另一姐妹的老公,狂追她那會兒,因為過春節不得已各回各家,為表相思之情,每日必寫藏頭詩定時發送對方。譬如,這種:


我倚窗前思紅顏,

喜雨漫灑串珠簾,

歡舞翩翩飄倩影,

你笑嫣然似花仙。


關鍵是理科男哦,也不知道現學現賣,啃了多少本詩詞鑒賞寶典!那份用心,讓朋友恨不能立馬變身卓文君,就此跟她心中的司馬相如當壚賣酒,浪跡天涯去也。


後來,也是七年之癢鬧的,無論是出差小別離,還是回娘家小住,別說老公詩詞表相思了,不聞不問的,對老婆的關心程度,還不如隔壁一起搓麻將的老王。


卓文君尚在,當年那個才高八鬥、情絲萬縷的司馬相如哪裏去了?


3


情深似海可不隻是百姓的專利啊。瞧《人民的名義》裏,咱達康書記追女人的功夫那也不是蓋的。


牢裏,歐陽菁那橘色小馬甲一上身,開始深情遙想當年。李達康知道她愛吃海蠣子,為了一袋海蠣子,去挖了整整一晚上,看著渾身滿是泥的李達康,歐陽菁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So what?當年這麼浪漫的橋段,也不妨礙李達康終成一滿口政治術語,24小時不在線的的影子丈夫,也攔不住二人勞燕分飛。



還是那句話:


人生若隻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行走人世間,唯一不變的是變化。哪一枚人神共憤的錯愛背後,沒有一個暖心的當年?


生活不是藝術加工過的電影,卻是平淡而真實的紀錄片,長期的煙熏火燎之後,人最本色最不堪的一麵終會水落石出。


婚後的成千上萬個日日夜夜,靠當初的那點荷爾蒙和多巴胺維持,靠些許殘存的浪漫回憶取暖,終究是節節敗退。


4


其實,冷靜想一下,那個令你咬牙切齒的老公,也絕非一朝墮落,從奢侈品正牌變成某寶低配版。


當初,他也是呼朋引伴,不醉不歸,那時你不但不反對,還求夾帶、求入夥呢,怎麼如今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婚前他一樣打呼嚕震天響,隻不過那時不天天睡同一張床,你沒測量好呼嚕聲的量級而已嘛。


工作8年還是掃地僧?人家不是老實交代過,當年就是隻拿三等獎學金的學生,天資離愛因斯坦還有很大差距嗎?那時你不是還對著閨蜜大談特談:“經濟適用男”才踏實可靠?


現在覺得他媽寶,無主見,你忘了,當年自己和爸媽一致的評語可是“孝順才好,連父母都不孝順的人,能對老婆孩子好嗎?”


要說他不會帶娃,沒有哪一個男人是天生會帶娃的。女人為母則強,那是因為小家夥早在肚子裏蠢蠢欲動了近一年,母子之間有感應、有預熱。而男人,麵對那位初來乍到隻會嗷嗷哭的小家夥,還是一臉懵逼的,好嗎?


我們當然得承認,生活的階段在變,男人的愛確實在降溫,但女人的心態、看問題的角度、立場也在悄然生變。都說選伴侶,婚前要睜大雙眼,婚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多時候,之所以婚前婚後的落差,像珠穆朗瑪峰和馬裏亞納海溝一般難以彌合,是因為人總是把順序搞反。


5


婚戀就像一所大學,有些人、有些事注定是來給我們上一課的,就算你美若天仙,金枝玉葉,也很難讓人一輩子捧在掌心,給你全天候的愛和溫暖。



關之琳當年不豔冠群芳嗎?狂蜂浪蝶之後,哪一位過客,願意為她做哪怕多一秒的停留?當美人已然遲暮,麵對記者的閃光燈,她不得不澄清“這次是離婚而不是分手”的事實。直到分開,大家才驚悉,她原來也曾被陳泰銘明媒正娶過,該替她慶幸還是悲哀呢?


美國億萬名媛芭芭拉·霍頓20歲時,名下財產已有4000萬,可她一生7次婚姻,坎坷曆盡,66歲那年死於心髒病,去世時賬戶上僅剩下3000美金,最後的歲月在酒店裏孤獨度過。很想知道,她在彌留之際,是否會發出“耗盡萬貫家財,也買不來一世安穩”的慨歎?


那麼,那些可憐見兒的吐槽狂們,務必要認清楚事實,上帝真的太忙了,連名門望族都照顧不好,就更顧不上挨個兒保佑大家。“王子與公主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那隻出現在安徒生童話裏,按道理說,有小學以上文化就能拎得清了。


至於那些像海水一樣鹹鹹的淚,那些難以下咽的往日泥沙,最終經過歲月的沉澱,都會凝結成一枚枚晶瑩又堅硬的珍珠吧。當下次暴風雨再來襲時,Who cares?


高冷範兒、玻璃心的女神,新婚那會兒扮一扮也就罷了,悲悲戚戚的祥林嫂也是人見人厭,不如去做一位主宰生活的女超人,能逢山開路,遇水架橋,還能自動除障,升級打怪。


比如,對付上麵那位嫌媳婦敗家的老公,不妨給他也整一件,再不行,給他爸媽也整兩件,看他還說不說敗家了?對付那個情詩傳統斷掉、對老婆不管不問的老公,就讓他充分感受一下“離了你,家根本就玩不轉”的神奇吧。


所謂的錯愛嘛,假如浪子回頭,就好好調教;假如朽木不可雕,就果斷炒掉。一味碎碎念、義憤填膺,除了拉低自己的檔次,還有何用?


喜歡作者的文字就打賞她吧!

IOS讚賞請識別二維碼


合作QQ:76596382


下一篇 : 【端午摘果營】5-30從化摘楊梅 、呂田美食、水上解暑親子一天遊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