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蔬菜入低穀,這“柿”誰來救


18日下午,天門市小板鎮黃金村。望著客廳堆放一地的500斤西紅柿,5組種植戶陳義學一籌莫展:沒有商販上門收購,隻能等待次日一大早拖到城區農貿市場低價賣掉。

黃金村西紅柿,天門農業的一張“名片”,10年前紅極一時,頭頂“農業部綠色食品”“直供武漢大超市”等諸多光環。

然而,10年間潮起潮落,黃金村西紅柿由盛轉衰。這個明星蔬菜產業不但沒有發展壯大,反而不斷萎縮陷入尷尬。

10年前車水馬龍,如今門前冷清


火紅的5月,正是西紅柿成熟上市時節。

記者來到黃金村,村委會門口一塊寬敞的水泥場地,是村裏最大的“停車場”,那裏不見一輛卡車。

村支部書記陳海波滿臉無奈:往年這個時候,來收購西紅柿的車總會把村裏堵得水泄不通,都是武漢、京山、潛江等地前來進貨的“專車”,這幾年基本沒人來了。



從熱鬧到冷清,車流之變折射這個村西紅柿產業的盛衰。

10年前,黃金村西紅柿是天門農業一塊響當當的品牌:果形好、味道甜,黃金村西紅柿拿下農業部的綠色食品認證,不僅成功打入中百、中商和武商等連鎖超市,還遠銷北京、廣州、新疆和遼寧等省市。

然而,在紅火了幾年之後,黃金村人發現,上門搶購的商販們一年比一年少。

村民們的種植熱情開始消退,全村種植麵積由最高峰的1000畝縮減至目前的500畝。

競爭者蜂起群湧,單打獨鬥丟市場


我們的西紅柿怎麼啦?麵對悄然失去的市場,黃金村人疑惑不解。

走出黃金村,陳海波到市場和周邊縣市找尋答案——不是自己變了,而是市場變了。

競爭者多了:昔日前來取經者,紛紛種起西紅柿,與“師傅”貼身肉搏;山東等地的西紅柿錯開時間上市,物流運輸加快,搶占了不少市場。

消費者需求變了:市民越來越講究健康,西紅柿不僅僅是蔬菜,還是水果,市場需求量大增;“迷你”蔬菜走俏市場,櫻桃小番茄等新水果蔬菜深受青睞。



審視自身,黃金村人發現,自己的不變難以應對市場之變——超市、商販的訂單量日益擴大,但黃金村的西紅柿供應跟不上。

黃金村西紅柿種植麵積500畝,分散在全村300多戶手中,平均每家不到2畝。農戶單打獨鬥各自種植、各自銷售,今天你家賣,明天他家賣,商販一次收購不齊足夠的西紅柿,久而久之,就不願意再來。

櫻桃小番茄等新品走俏,但黃金村多年習慣種植傳統西紅柿。要想調整結構,農戶想法各異,難以統一。

很顯然,問題的根源在單打獨鬥。現代農業發展經驗顯示,破解農戶各自為戰,合作社規模經營是一條出路。

“我們也曾成立過合作社,沒過多久就無疾而終。”陳海波說,問題出在土地流轉遇阻——種植效益“卡脖子”。

“一畝地產西紅柿1萬斤,按平均價格每斤1元計算,畝平可淨賺6000元。”村民陳懷洲說,盡管自家隻有2畝地,但西紅柿一年可種植兩季,一年下來收入差不多有2.5萬元。

收益“過得去”,村民對土地流轉積極性不高。

陳海波深感憂慮:目前黃金村西紅柿隻能在天門銷售,在昔日光環還未完全退卻之時,還能吃老本占領本土市場,但市場一天天在變,一旦外地品牌西紅柿殺入天門,黃金村西紅柿如何抵擋?

瞄準“采摘經濟”,轉型思變謀新路


如何救“柿”?

眼下日益受到青睞的鄉村休閑遊,成為黃金村人瞄準的新方向。

“回歸田園正在成為城裏人一種新時尚,抓住這一市場需求,黃金村大有可為。”小板鎮黨委書記黃祥斌說,瞄準“采摘經濟”,黃金村西紅柿產業可轉型升級迎來重生。



黃金村扼守天門城區東大門,與天門規模最大的民辦學校——天門外國語學校僅一路之隔。

“學校有2000多名師生,僅吸引他們來采摘西紅柿,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陳海波說。

“黃金村已基本融入城區,市民坐個公交車就能進村了。”黃祥斌看中了更大的市場。

今年初,武漢一家公司看中黃金村西紅柿品牌資源優勢,決定在黃金村打造一個集采摘、休閑、觀光於一體的生態產業園。

“目前,相關征地工作正在進行。”小板鎮鎮長魯鵬飛說,在“采摘體驗+生態休閑”的雙輪驅動下,黃金村的未來值得期待。


記者 嚴運濤

編審 陳春保

編輯 吳擒虎


下一篇 : 明星花式虐狗哪家強?今天520,若不虐狗,就是晴天!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