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新都退市三大謎題待解:誰在停牌前巨量買入賣出


暫停上市兩年後,曾努力恢複上市資格的*ST新都走向退市的結局。

5月17日,深交所發布公告,對*ST新都股票做出終止上市的決定,*ST新都也因此成為2017年“退市第一股”: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24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股票將被摘牌。而就在此前,*ST新都還曾向深交所提出恢複上市的申請且已被受理。是誰阻斷了*ST新都的回歸夢?誰又在兩年的等待中竹籃打水一場空?停牌前最後一個交易日的近8500萬成交額,是誰在買進賣出?圍繞*ST新都的這幾大謎題,在上述幾個追問下,將漸漸清晰。

謎題一:會計師事務所和保薦機構為何一夜變卦?

在*ST新都退市之路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湖南分所前後調整財報審計意見,成為擊碎*ST新都恢複上市“美夢”的關鍵。

*ST新都此前因違規為關聯方提供擔保等事項於2013年度、2014年度連續兩年的財報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股票也自2015年5月21日起被暫停上市。2016年5月,在經過一番努力後,*ST新都向深交所提出恢複上市申請。

按照規定,股票被暫停上市後申請恢複上市,要具備暫停上市後的首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淨利潤及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均為正值等條件。而由天健會計師事務所負責審計的*ST新都2015年年報顯示,其2015年實現淨利潤6971.26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1255.61萬元。因此,深交所於2016年5月9日正式受理了其恢複上市的申請。受理後,深交所展開審核工作,並就高爾夫物業租金收入會計處理合規性、預計負債計提充分性、子公司業績真實性等重點關注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然而蹊蹺的是,2017年4月25日,就在*ST新都披露2016年年度報告的關鍵檔口,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發函表示,2015年度在營業收入中確認的高爾夫物業租金收入應從經常性損益事項調整為非經常性損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湖南分所的函件稱,“2015年度在營業收入中確認的2014年度租賃期的高爾夫物業租金收入”鑒於收入確認的背景及特殊性質,具有偶發性,應被視為非經常性損益。根據測算,“調整後的2015年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為-1039942.22元”。

這也意味著*ST新都無法達到恢複上市的條件,並隨之引發保薦機構廣發證券向深交所申請撤回由其出具的關於*ST新都恢複上市申請的相關文件。

這期間,負責複核的大信會計師事務所的意見也由“認為將高爾夫租金收入2,950萬元作為2015年度主營業務收入符合企業會計準則規定”變為了“《複核說明》將高爾夫物業租金認定為經常性損益不當,將公司2015年度營業收入中確認的2014年度租賃期的高爾夫物業租金收入,從經常性損益事項調整為非經常性損益”, *ST新都申請恢複上市之路由此戛然而止。

會計師事務所因何會出具截然相反的“意見”?騰訊證券分別致電天健會計師事務湖南分所及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前者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後者則表示相關問題要請示所長,截至發稿,對方並無回複。

一位來自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注冊會計師向騰訊證券表示,一般情況下,審計師在了解上市公司業務時,會基於一套常規程序做出判斷,除非發現了“特別異常”的問題,否則不會做出前後反差巨大的意見。

“審計師無法實際參與到公司具體業務中,隻有審計後續發現業務存疑,才會再要求更多資料補充,一般的審計程序很刻板,會審閱合同、金額等,且隻證明該時間點審計師看到的情況,並依據會計準則進行判斷,後續審計師取得了什麼材料,調取了何種證據,以至於做出‘經常性損益變成非經常性損益收入’的相反意見,不得而知。但從上市公司的訴訟要求中可以看出,對方僅以‘過失’要求賠償,也耐人尋味。”上述審計師表示。

由於審計結果“變臉”導致被交易所責令退市,*ST新都向法院、仲裁委員會提起訴求,判令其與大信會計事務所解除《審計業務約定書》,判令兩家會計所退還審計費12萬元;並裁決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在恢複上市中介機構工作過程中存在重大過失,賠償公司的全部經濟損失合計586.2萬元,同時還要求兩家會計師事務所登報向公司及全體股東道歉、並承擔全部訴訟費、仲裁費。

謎題二:停牌前最後一個交易日的8500萬成交 誰在買誰在賣?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暫停交易之前的2015年4月9日至4月29日,*ST新都曾連續15個漲停,漲幅超過100%。

不過在停牌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4月29日,*ST新都成交量急劇放大,成交額接近8500萬,是之前一個交易日的近10倍,創近1年新高。

“2015年還是牛市,*ST新都的偏離率也登不上龍虎榜,所以無法查證這8500萬的成交究竟是誰所為。在頂部賣出的人已經不能用幸運描述,接盤的人恐怕會迎來十幾個跌停。”一位資深市場人士向騰訊證券表示。

一個可以參考的例子是去年因欺詐發行退市的第一股欣泰電氣,彼時該股也是經曆了十幾個跌停,才給了投資者割肉賣出的機會。目前,欣泰電氣的退市工作還未最終完成。

謎題三:退市整理期股價如何演繹?“踩雷”的2.3萬投資者該咋辦?

按照規則,*ST新都將自2017年5月24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個交易日,股票的證券簡稱將變更為"新都退",股票價格的日漲跌幅限製為10%。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將對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在退市整理期屆滿後的四十五個交易日內,進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進行掛牌轉讓。

可以確定的是,進入退市整理期後,*ST新都將麵臨較大的股價下挫風險。分析人士稱,去年ST欣泰作為深交所退市第一股,市場投資者缺乏應對經驗,退市消息發布後還吸引近億體量的資金博傻接盤,但在ST欣泰的前車之鑒下,*ST新都恐怕不會如此幸運。

“從官方的監管和引導來看,是不希望投資者介入*ST新都的博傻接盤的,投資者要看清進入退市整理期的股票存在的風險,保持理性。”一位從事股票維權的律師向騰訊證券表示。

騰訊證券查閱*ST新都股東數據發現,目前有23081個賬戶持有*ST新都的股份。目前的第一大股東為持股11.5%的長城彙理,該公司及旗下管理的兩隻私募產品——深圳長城彙理六號專項投資企業(有限合夥)、融通資本-興業銀行-融通資本長城彙理並購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共持有4930餘萬股,按照目前10.38元/股的股價計算,市值約為5億元。

對此,騰訊證券致電長城彙理詢問相關情況,對方負責投資者關係的人員回答稱,目前公司不接受任何媒體的采訪,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在詢問具體公告時間時,該人士對騰訊證券表示,目前也不能確定。

公開資料顯示,長城彙理是一家投資風格偏愛伏擊殼公司的明星私募基金公司,實際控製人為宋曉明。長城彙理在2014年二季度時開始建倉*ST新都,此外還在2016年布局星湖科技(600866)和亞星化學(600319),其買入時這幾家公司都正被實施退市警示風險。目前後兩家都依靠大額的非經常性收入成功在2016年年報中扭虧摘帽,而*ST新都或將成為長城彙理的“滑鐵盧”。

除了長城彙理,*ST新都前十大股東名單中還有持股10.60%的深圳市瀚明投資及兩家國企——深圳貴州經濟貿易公司(持股3.10%)和山東省國際信托(持股1.71%)。



下一篇 : 馬自達6發動機加速無力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