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千陽---棒棒麵,麻食


新朋友 點擊上方一鍵關注小編微信:qianyangshui

出來混,千陽微生活 遲早是要關注的!

棒棒麵,麻食----難忘的歲月

文 | 千鳳伊人


八十年代末,農村經濟好轉,千陽人終於過上了日求三餐頓頓麵,夜求一眠席夢思的生活。但頓頓麵也會讓人煩,棒棒麵麻食應運而生,激活了整個七十八十年代出生的人的味蕾。

地裏沒活的日子,下雨天不能下地的閑暇,除過男人外,家裏的大人小孩挽起袖子齊上陣,就為做一頓棒棒麵、麻食。


做棒棒麵麻食必須鹽水搋麵,先化些淡鹽水,春夏可用涼水,秋冬一定要用溫水。看著鹽水一點一點倒入麵盆,一雙筷子在盆子裏靈活的攪動,很快麵都變成了棉絮。


這時,筷子下陣,換上手,用一隻手按住麵盆,另一隻手在麵盆裏把棉絮往一塊揉,一會兒工夫,老碗大一塊麵團揉光了。


揉麵一定要有經驗的老手,好掌握麵的多少,因為吃棒棒麵,麻食費麵,揉的少了,做飯的人得餓著。揉時手後掌一定要用大力,麵揉的不到位,做出來的棒棒麵麻食不好吃。硬了棒棒麵容易斷,麻食容易豁口;軟了棒棒麵沒有嚼勁,麻食沒有花紋。

餳麵的這工夫,就要準備蔬菜了,胡蘿卜、洋芋、豆腐、蒜薹這些可切丁丁顏色鮮豔的菜是必不可少的,再準備些雞蛋、西紅柿、辣椒、韭菜就更完美了,還可準備些葉子菜好清下。既可增加飯菜的顏色,還可提升人的食欲。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一大家老老小小齊聚大案邊,一個人專門做麵條,先把餳好的麵用擀軲轆推開,擀的比往常吃麵條的麵厚些,再把它切成比筷子長但筷子細的長條,然後分發給圍在案邊的人。這時你看案上大手小手一齊蠕動,麵條在手掌心下滾來滾去,幾個來回下來,麵條細而長。


就有孩子奶聲奶氣地喊“婆,婆,你看我做了個長蟲”。


婆便慈祥地看一眼乖巧的小孫女,“嗯,我娃手能很麼,好好學,長大了給你女婿娃做著吃去。”


小孫女就睜大雙眼,“婆,女婿娃是個啥娃,我怎麼沒見過。”


“哦,女婿娃等你長大了就見了,現在好好學手藝”。


懵懂的小女孩眨巴著眼睛,似懂非懂地看看婆,又專心致誌地做起來。


那邊的小孫子不願意了,“媽,媽,你看我做了個蛐蟮,比姐姐的好看”。


媽媽也抬起頭來,看一眼調皮的小兒子,“哦,不錯啊,你也好好學做,長大了好給你媳婦做著吃”。


“哼,我才不要媳婦呢,像你了難伺候的”。


這時媽媽羞紅了臉,偷看一眼婆婆,作勢要打孩子,“沒大沒小的,誰給你教的這話?”


調皮的兒子頭一偏,媽媽順勢就放下揚起的巴掌,這時婆婆會笑眯眯的看一眼小孫子,哈哈大笑起來,案邊的所有人都笑了。以往婆婆和媳婦日積月累的齟齬也在這一笑間雲消霧散。

於是,在婆婆媳婦孫子的談笑聲中,棒棒麵就擺了大半案,麵也所剩不多了。


婆就會說:“剩下的麵咱做麻食。”然後拿出早就就準備好的幹淨草帽,又把麵切成一指寬一指節長的麵片,給所有人都分些。


她率先做個示範,拿起麵片在草帽上用大拇指壓住靈巧地滾一下,大拇指上就套了個螺絲糖狀花麵,有些像蠶蛹蛹,看起來十分養眼,螺紋正是草帽的花紋印痕。


案邊的小手很快就搶過草帽,自己動手做了個出來,可惜不得要領,豁口了,或者沒有團成螺絲形,還是麵片,或者爛了,便兩指一捏重新來過。

有時,還會因為做的好看不好看起紛爭,兩個孩子吵吵到一塊,但不影響手底出活。


麵團在孩子的嬉鬧聲中變小了,大人們便由孩子在案上研麻食。


婆媳兩架火燒水炒菜,大鍋裏水尚未開,小鍋裏菜熟了。小饞貓們就扔下麵片,一人端一小碗菜咥起來,看看案上,長蟲、蛐蟮、蠶蛹蛹擺了一案。後鍋又添些水進去,好打湯。


這時,水開了,長蟲、蛐蟮撲齊撲騰跳進了滾燙的開水鍋裏遊起泳來,大人做的長麵在鍋裏像龍作蓮花轉,小孩做的長蟲蛐蟮由於粗細不勻,很快有一部分斷了沉底了。小孩心性好玩,便要求婆和媽下蠶蛹蛹,她要看蠶蛹蛹遊泳。大人無奈,便下些進去,以滿足孩子的願望。

火架得更旺了,氣冒得更大了。很快麵就熟了。


大人們拿筷子把棒棒麵撈出來盛到碗裏,用笊籬把麻食晾到茶盤裏。


你聽,廚房裏一派祥和,“婆,婆我要吃棒棒麵幹的”,


“媽,媽我要吃麻食湯的”。婆和媽一連聲地答應著,趕快給孩子調好。


看吧,棒棒麵晶瑩剔透,看起來勁道十足,洋柿子的紅,雞蛋的黃,蒜薹的淺綠,洋芋的微黃,豆腐的白,葉菜的純綠,油潑辣子的豔,臊子油的汪,讓一碗飯變成了一件藝術品,不吃都感覺賞心悅目。而麻食是湯麵,臊子湯是油汪汪的豔紅一片,韭菜做的漂菜浮在上麵,讓人食欲大開,連著能咥幾碗。

各種香味也在廚房,在院子,在整個村莊飄散開來,這時出去閑遊,或者睡大覺的男人們就像藏在門後看著,也準時出現在一輩子都進不了幾回的廚房,端起大碗撈麵,舀的冒了尖,看那架勢恨不得給碗打個院牆,蹲在院落或者腳地就狼吞虎咽吃起來。


可惜,這樣美好的生活沒過幾年,村上就有了餄絡機,麻食機,要吃直接端麵去,回來時棒棒麵,麻食都壓好了,回家就下,方便多了,也解放了一部分勞力。但我再也沒有吃出那時的味道,老感覺一股生鐵味彌漫在棒棒麵、麻食上。


好懷念那年那月那人那麵啊!


下一篇 : 舌尖上的石城美味牛牛牛香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