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逃不過曆史的審判 | 俄將對列寧、斯大林提出起訴


336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作者致敬

金融菜鳥仔ID: jinrongcainiaozhai




 “十月革命”非革命


今年是所謂“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為了對應這個“一百年”,據媒體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豎立政治迫害紀念碑。總理梅德韋傑夫批準了永恆紀念政治迫害遇難者的國家政策準則,相關紀念碑將在紀念“十月革命”爆發一百周年前夕完工。



為了辦好這件大事,莫斯科市政府從二○一五年五月份起,舉辦了政治迫害紀念碑方案公開招標活動。在幾十個方案中,雕塑家弗蘭古良的《悲傷牆》方案最後勝出。許多投讚成票的人士說,這組長三十五米,高六米的雕塑不用解釋,人們馬上就知道其中的含義,立刻能聯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營,以及“十月革命”後蘇共政權曆次政治迫害的遇難者。


其實,即使對於中國人而言,至少在十餘年前就已知道列寧不是好東西。剛去世不久的周有光先生還在他百歲那年,接受作家朋友周素子的采訪時就談到過列寧:“現在俄羅斯出版一部《二十世紀俄國史》,還沒有中文的翻譯本,可是已經有中國學者介紹這本書,過去蘇聯的曆史材料都是錯誤的,已經證明不是事實。這本書組織了俄羅斯四十個很好的曆史學家來共同寫的,他們根據公開出來的蘇聯檔案,首先講列寧是德國的特務。


列寧從一九一五年開始,得到德國當局資助,在俄國進行革命活動,實際上充當了德國的秘密代理人。德國人撥出五千萬金馬克,約合九噸黃金,資助列寧革命,來破壞俄羅斯。”


“導師”光環終消失


據美國之音報道:俄羅斯已成立專門委員會負責將列寧屍體趕出紅場,並將針對列寧、斯大林和布爾什維克人的犯罪行為提出起訴。也就是說,這個曾經有著光輝榮耀、被全世界工人稱作“無產階級導師”的列寧將被起訴。套一句他們常說的話:誰也躲不過曆史的審判!



揭開列寧的真麵目


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兩次罕見批評前蘇共黨魁列寧,引起了不少中國人的錯愕。三十歲以上的很多中國人,對於列寧並不陌生,因為中小學時都學過“革命導師”列寧在獄中吃“墨水瓶”的故事,都被灌輸過“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馬列主義”,而且很多人藉由蘇聯拍攝的電影《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相信沒有“偉大的列寧”,就沒有人類美好的社會的建立。


顯然,從蘇聯的解體以及解體後披露的史料,從東歐共產黨國家政權的垮台,從蘇聯、東歐、北韓等法西斯國家所製造的一個個慘案、殘殺了上億人看,所謂的“美好社會的建立”、所謂的“人間天堂”的虛幻夢想已徹底破滅,而其締造者的真麵目也正一個個被還原。普京對列寧及其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政府推行“紅色恐怖”,對末代沙皇家庭親屬、東正教教士及中產階級的殘殺及迫害以及賣國等的譴責,再次將列寧的畫皮揭下。本文將對此具體闡述。


後人根據追述繪製的末代沙皇一家被殺害時的情形


末代沙皇一家


列寧吃“墨水瓶”與殘殺沙皇一家


小學課本裏有一篇課文《六個墨水瓶》,作者是列寧的妻子克魯普卡婭,講的是被沙皇逮捕的列寧,被關押在一間狹小的黑暗的單人牢房中。在這樣的環境下,列寧仍一邊讀書,一邊秘密寫傳單和小冊子,指導監獄外的“革命鬥爭”。為了避免看守發現秘密文件,列寧將麵包捏成“墨水瓶”,裝上牛奶,在書上空白的地方寫字。一聽見門響,他就把“墨水瓶”放進嘴裏大嚼起來。有一次,列寧在寫給同誌的信裏很風趣地說:“今天真不走運,一連吃了六個‘墨水瓶’!”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列寧被關押期間,不僅有麵包吃牛奶喝,還可以看書、寫文章,與外界保持聯係,這是怎樣的監獄啊。而列寧受到沙皇的優待不僅如此,在被流放後,他的妻子克魯普卡婭也被流放到同一地方。而在流放地,列寧住的是一間不大但非常幹淨、鋪著花花綠綠的自製地毛毯的房間,有人給他做飯吃,有人洗補襯衣,而這正是因為沙皇給了他每月八盧布的津貼。


此外,在閑暇時,列寧還去打獵,有時和朋友談打獵,“一談就是幾個鍾頭”。在周末,他還去給當地老百姓做法律顧問——雖然這不被允許,但因為沒有任何監視,列寧還是可以做。他還可以看各種書,與很多人通信,甚至還可以申請去周邊旅遊。


然而,在1917年列寧掌權後,卻對給了他相對自由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一家痛下殺手。二月革命後,原本尼古拉一家被同意前往英國,但遭到了蘇共的反對。在被轉移關押後,尼古拉一家不經審判就被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下令開槍打死,被處死的共11人:尼古拉夫婦,他們的四個女兒和一個未成年的兒子。此外還有博特金醫生、兩個仆人和一位廚師。起初打算把屍體掩埋在廢棄的礦井裏,但都不太成功,最後埋在了一條馬路下,屍體經過焚燒和硫酸毀容。


1935年4月9日,流亡中的蘇共曾經的領導人托洛茨基在日記中寫道:葉卡捷琳堡失守之後他回到莫斯科,曾問過斯維爾德洛夫:“沙皇在哪裏?”斯回答說:沙皇及其全家都被槍斃了。這是“我們在這裏決定的。伊裏奇(列寧)認為,我們不能給他們留下一麵活的旗幟,尤其是在目前這艱難的條件下”。這說明列寧負有首要的罪責。


“十月革命”是德國支持下的叛國、暴亂與政變


在政治宣傳中,“十月革命”被描述為:人類曆史上第一次勝利的社會主義革命,建立了第一個無產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它在人類曆史上第一次消滅了剝削和壓迫的不平等社會,第一次嚐試建設公平正義共同富裕的美好社會。然而,根據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史學界的研究,認為“二月革命”仍然屬於革命,而“十月革命”則是屬於政變性質,目前這一觀點業已寫進了學生課本。


根據研究,1917年俄國爆發的二月革命,是人民自發起來推翻沙皇專製統治的民主革命。革命成功後,成立了由立憲民主黨組成的臨時政府。而當時流亡在瑞士的列寧在德皇威廉二世金錢等的支持下,返回俄國,並在十月發動了政變,推翻了臨時政府,掌握了政權。可以說,沒有德皇的支持,布爾什維克黨就不可能有錢有槍,就不可能擴大《真理報》這樣的輿論工具來影響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


另據俄國學者的證實,十月政變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麵,都是後來的藝術加工;實際情況是一支不到兩千人的布爾什維克武裝人員占領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戰略據點,部份武裝人員采取了逼宮行動,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而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由於主張民主自由的臨時政府軍備羸弱,所以沒有進行任何抵抗。這就是“十月革命”的真相。


列寧賣國,出賣俄國利益給德國


正如普京所言,列寧的確出賣了俄國的利益。曆史研究表明,列寧除了得到德皇金錢上的支持外,還由其派的一輛秘密專車從瑞士接到德國,其後,列寧和其同黨被安置在一節密封的火車中,經瑞典和芬蘭潛回俄國。


十月政變勝利後,列寧獨掌權力,並立刻與德方和談,簽訂了《布列斯特和約》,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讓給德方。按照和約的內容,這些土地是永久割讓的。隻是後來一戰中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逆轉,德軍全線崩潰,俄國才意外地重新贏回了這些土地。關於這段曆史,可參見2007年德國《明鏡周刊》的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列寧殘民以逞,罪行累累


列寧奪權後,為確保政權的穩定,他親自發起並由政治局集體決定,將一批知識份子驅逐出境,還鎮壓了要求實行自由選舉、自由貿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都被認為是“致人死命的藥”和“自殺”的行為。1922年,列寧還在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同年8月蘇共通過了《關於行政驅逐》法令,至當年年底,有二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而對於曾經相對仁慈對待自己的沙皇,列寧下令將其全家殘忍的殺害。


關於迫害知識份子這段曆史,可以從2003年俄羅斯舉辦的一個展覽中一窺究竟。該展覽展出了當年列寧的指示、親筆信函、會議記錄和決議等。在這些資料公布之前,人們在公開的出版刊物裏,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篇記敘此類事件的文章。


也是在列寧掌權後的1918年,蘇俄建立了其第一個勞改營,此後勞改營的數量在蘇維埃俄國和後來的蘇聯大幅度增長。1930年建立“古拉格”,即蘇聯“勞改營管理總局”。從列寧時代開始,深處紅色恐怖下的蘇聯人,畢生積累的財富可以在“國有化”名義下被剝奪,一句玩笑或對領導人的抱怨即可能被告密後逮捕,喝酒之後的醉話可能引來入獄之災……也就是說,輕微的犯罪或者是講關於蘇聯領導人的笑話的人也會被關入古拉格。


據統計,在斯大林時期的1930年至1940年間,由於饑餓、勞動強度過大、遭受非人待遇等,古拉格裏麵有50多萬勞改犯死亡,而作為肇事者的列寧同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斯大林


列寧的私生活糜爛,死於梅毒


與其他獨裁者們一樣,教育大眾要忠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義”愛情的列寧,私生活同樣糜爛。根據蘇聯1991年解體後開放的文件、驗屍報告以及治療過列寧但被要求永保沉默的醫師所做的解釋,醫師們推定列寧死於梅毒。史料記載,列寧在革命之前,開始覺得無法忍受噪音。另據其同事在回憶錄中透露,列寧變得暴躁易怒,有時甚至失控。三位醫師中的神經學專家芬科史丹說,這正是梅毒侵入的症狀。另外一個有力證據是,治療列寧的醫師團包括梅毒專家,一位知名的梅毒專家在被問及列寧的病情時回答說,“大家都知道我是治療哪一種腦部疾病的”。


眾所周知,患上梅毒的人都是因為縱欲過度、亂交等,而蘇聯的史料也表明,布爾什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掌握大權的列寧“公有化”了多少個姑娘,包括其在國外流亡期間與多少人有染,可想而知。


看透列寧的人


毫無疑問,列寧製定的專製路線為以後的斯大林獨裁治國鋪平了道路。但這樣的列寧,也被人看透。曾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俄國思想家普列漢諾夫就看出了列寧殘忍狂暴的麵目,臨終時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預言了俄國社會的基本走向。在遺囑中,他認為“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什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


蘇聯後來的曆史發展也證明了普列漢諾夫的預言,而這樣的專製社會,蘇聯人再也無法忍受了,也絲毫不留戀,1991年蘇聯的解體就是最好的注腳。而近些年來,隨著曆史真相被還原,遍布前蘇聯“鐵幕”勢力範圍下的越來越多的列寧塑像被推倒或是毀壞,而這正是民心所向。同樣無可置疑的是,在莫斯科紅場的列寧墓也終有一天被鏟除。




下一篇 : 透過曆史建築看“一帶一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