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絕對是富人的遊戲(上)


海外華人參政議政的少,人們找出各種原因,什麼生性靦腆呀,語言不好呀,參政意識薄弱呀,等等。其實,這都不是真正的原因。要我說,真正的原因就一個,沒錢,玩不起政治。為什麼現在海外中國人參政的越來越多了,人還是中國人,但是口袋裏錢多了。今後中國人越來越有錢,你看著吧,不用動員,參政的中國人會越來越多,甚至會像奧巴馬和希拉裏一樣,還沒和共和黨幹呢,自己人先打個頭破血流。 

舉兩個親眼所見甚至親身經曆的例子,看看政治是不是隻有富人才玩得起的遊戲。

2008年,我的朋友皮艾爾(就是“白求恩加大山就是皮艾爾”一文的主人公)被加拿大聯邦自由黨的黨魁迪昂任命為西姆斯基選區的正式候選人了。拿到任命後,他第一件事是幹什麼呢?他先把魁北克省公共工程聽證委員會顧問的工作給辭了,這就意味著一年幾萬加幣先不見了。皮艾爾這個工作可是個肥缺,不用去上班,在家寫報告就成,而且寫一份報告的報酬都是幾千甚至上萬。這麼好的工作連一般的加拿大人都得不到,必須是有名氣的科學家才可能拿到。如果是窮人,別說拿不到,假如真拿到了,能舍得撒手嗎?

皮艾爾幹的第二件事是什麼呢?他去西姆斯基市買了一所20萬加幣的房子。在加拿大,買房子可不是小事,多少人奮鬥一輩子也就買一所房子啊。皮艾爾在蒙特利爾已經有一所房子了,他能馬上拿出錢再買一所房子(即便是隻付個首期也要房價的1/45萬加幣呀),絕不是窮人能辦得到的。這一辭工作一買房,裏外裏皮艾爾先損失了10萬加幣。別看加拿大也是西方富國,G8成員國,10萬加幣對多少普通的加拿大家庭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皮艾爾辭工作我可以理解,作為候選人他要參加大大小小的會議,要跑遍他的選區的每一個角落,要挨門挨戶地拜票,他是沒有時間也沒有那心思再寫報告了。可為什麼一定要買房呢?我問皮艾爾。皮艾爾說,按加拿大的選舉法規定,一個選區的候選人必須是這個選區的居民或者和這個選區有密切的工作上或經濟上的聯係的人。居民好理解,就是居住在這個選區內的人,有自己的住房肯定是這個區的居民。有密切的工作或經濟上的聯係是指你或者在這個選區內工作,或者在這個選區內有你辦的企業。皮艾爾說因為我不在那裏工作,也沒有企業,此前幾年也沒有住在西姆斯基,因此唯一的辦法就是買一座房子變成那裏的居民。 

不掙錢,還要花那麼多錢,僅從經濟角度上說,這參選有沒有回報呢?皮艾爾說如果你勝選了當然有回報,你就成了加拿大聯邦國會議員了,每年十幾萬的年薪拿著,還有各種補貼,還在首都和選區內各有一間辦公室。但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勝選了。如果你失敗了呢?那年薪和辦公室肯定是沒有了,那花的這些錢是否就全白花了?皮艾爾說,你花的錢有一部份是可以報銷的,但你也要得票夠多才行。沒當選但得票第二多的候選人可以報銷一半的競選開銷,第三名可以報銷1/4,再往後的就沒了。而且這報銷僅僅是報和競選有直接關係的費用,比如印刷名片和宣傳冊的錢,開會租會場的錢,開會招待用的酒水錢也還可以算沾邊,但你買房的錢那絕對沒人給你報銷的,因為和你競選沒有直接的關係。

從皮艾爾被任命為正式候選人到聯邦大選,這中間還有半年多的時間呢,這半年皮艾爾是光出不進,因此他最盼的是早點大選,行不行早點見分曉。離大選還有兩個多月時皮艾爾也快堅持不下去了,有一天他對我說快沒錢周轉了,這幾天正想辦法籌錢呢。我說那沒錢了怎麼辦,皮艾爾倒是還樂觀,說實在沒錢了就把蒙特利爾這處房子賣了,說賣了房子,還掉房貸餘額後還能剩個十幾萬,就又可以堅持幾個月了。那時候在美國那邊,希拉裏正跟奧巴馬爭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呢,奧巴馬吸金功夫一流,帳上還有上千萬,相比之下希拉裏已經捉襟見肘債台高築了。

原先我以為這候選人都是花的公款,敢情沒選上之前都是自己墊的。那時希拉裏已經連她的競選經理們的工資都發不出了,都是先欠著他們呢。這些人到這時候已無退路,也隻能自掏腰包跟著希拉裏幹,唯一的指望是希望希拉裏能勝選,那他們的錢也就回來了,還能在希拉裏內閣裏撈個一官半職。每次新總統一上台總是把一些美差(例如駐外大使)給他的競選經理和顧問們,總要引起反對黨的指責和老百姓的非議,其實這總統也是迫不得已,他欠著這些人的債呢。 

後來皮艾爾選上國會議員沒有呢,很遺憾,沒選上,他比第一名少得了4000多張票。不過皮艾爾的結局還算不錯,他的票數位列第二,因此他可以報銷一半的參選費用。大選結束後,皮艾爾幹的第一件事就是賣房,他趕緊把西姆斯基的房子賣掉了。我問他賣房子是賠了還是賺了,他說房價是漲了一點,但漲的這點錢剛好夠抵消賣房的經紀費和公證師費,總算是不賠不賺。

因大選失利,自由黨黨魁迪昂引咎辭職。新黨魁伊納謝夫和皮艾爾並不熟,但考慮到皮艾爾在西姆斯基已經選了一次而且成績還算不錯,就找了皮艾爾去,說如果皮艾爾還願意代表自由黨在西姆斯基競選,他可以繼續任命皮艾爾作自由黨在西姆斯基的候選人。皮艾爾對我說,他當時就拒絕了,說如果還是西姆斯基選區,他不接受,如果是蒙特利爾選區,他還可以考慮。皮艾爾說,這就等於回絕了自由黨了,因為伊納謝夫的親信們為了爭蒙特利爾還得打破頭呢,怎麼可能把蒙特利爾給他呢,但西姆斯基他是堅決不去了。他說大選已經成為過去,一切恢複到從前,他將繼續搞他的環保研究去了。

在皮艾爾的這場政治遊戲中,我看窮人是玩不了的。第一,主動辭去高薪工作,窮人作不到;第二,至少半年時間不掙錢光花錢,窮人作不到(加拿大有多少打工族,別說半年,兩個星期沒工作就要去慈善機構領免費食品了);第三,已經有一處房再買一處房,窮人更作不到。在加拿大,擁有房子叫養房子,因為你每年都要交房產稅和學校稅,而且都不是小數字,窮人養一處房子都難,經濟危機期間連保住這一處房子不被銀行收走都難,哪還有餘錢買第二處房產。有這三個作不到,所以參選個議員已經不是窮人可以參與的遊戲了,而參選議員這才隻是踏入政壇的第一步啊。(未完待續)


下一篇 : 【他山之石】遼寧再出發:營造良好政治生態為振興積蓄動能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