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裏,為什麼理科不如文科?



1. 文科向左,理科向右

有好幾年我曾經在北京高大上的國貿寫字樓52層上班。出了電梯,一個玻璃門立在中央,一半人往左走,一半人往右走。往左的常常昂首挺胸,衣著光鮮,滿臉舍我其誰的豪情與壯誌;往右的常常後背微駝,衣衫襤褸,不是灰頭土臉就是垂頭喪氣,要不就是低頭苦想似乎已經想了一年還沒想明白的問題。

你猜對了:左邊大體是文科生 MBA 之類,是我們的經濟戰略並購商務等部門;右邊的基本上是理科生 PhD 之類,是我們的技術與支持部門。

左邊的標配是 MaxMara 的大衣 Ferragamo 的鞋 Frank mueller 的表;右邊的標配是動物園批發的襯衣不用係鞋帶的鄉鎮企業版皮鞋和 Casio 的電子表。左邊用的軟件以 PowerPoint 和 excel 為主;右邊用的軟件,那就鬼知道是啥了。至於在公司的級別?左邊35歲帥哥美女的級別通常已經和右邊快退休的大叔大媽的級別差不多了。

當然你也猜對了,我就是一進門往右走的人群中的一位。

當然有很長時間,我在納悶兒,為什麼電梯的一左一右會有那麼大的區別?

當然在這個很長時間之前的更長的時間裏,我是壓根兒沒有意識到這左右兩邊的區別- 因為我走路時,也是看著地麵低頭冥想,而無暇旁顧他人。

而一旦意識到了,我的詫異,你可以想象。

2. 為什麼理科不如文科?

首先第一條,理科生話說不清楚。

一次麵試中場休息時,我們幾位麵試官一起聊天。大家互相之間並不怎麼熟,突然這位張考官,一位人事部的中層經理,說他比較詫異我是理工科技術部門的。“不多見,不多見!”他說,“你竟然能夠把事情描述的比較清楚,讓人可以理解,不容易!作為理工科,你應該很有優勢,可以從你的同事中脫穎而出。”

我這才知道,理工男話說不清楚,竟然是標準的短板。也的確,有幾個理工男能明明白白的把一些事情說出個一二三?

而最要命的,是理科生,就算可以勉強說清楚自己的工作,也仍然會非常不自在討論自己工作的價值。而文科生,就算不做任何工作,也可以非常自在的討論自己工作的價值。

第二條,理工男的“氣質”是藏不住的,那就是“單純呆萌”,又叫“愣”。

我曾經莫名其妙地通過奴隸社會的平台,認識了不少谘詢圈的人。有一次和兩位麥肯錫BCG的姐姐在國貿“真愛餐廳”吃飯,頭次見麵,我刻意打扮一番,選了件自己認為最帥的襯衫。不料一見麵,兩位還是抿嘴而笑,說我有理工男的“氣質”。


換言之,如果讓我去代表公司成為公司的門麵,可能會被認為是“拿不出手”的。客戶麵前,公司最起碼需要一個光鮮的外表。


第三,理科生管事,文科生管人。

理科生,算微積分的,那麼複雜,就隻有時間算微積分了。


文科生,大部分時間打打電話,喝喝咖啡,做點算術,除了算數的時間,還有很多剩餘時間,就可以拿來管管那些算微積分的。

第四,理科生追求真理,相信一題一解;文科生追求選擇多樣化,相信一題多解

我做了一輩子理科生,最擅於的就是解題,久而久之,覺得任何問題,都有一個唯一的正確的答案。沒想到當麵試官,發現公司的很多案例分析題,卻是要求你發散思維,沒有正確答案,隻要你能自圓其說。不僅如此,光給一個答案還不夠,最好還要給好幾個答案,再對每一個說出各自的利弊。

剛開始我對此非常不解,後來才發現,原來麥肯錫之類,都來的是這一套。

再後來才發現,這樣做的根本原因,是老板們都不喜歡做判斷題,而是喜歡做選擇題。

所以理科生當然就蒙逼了,因為理科生喜歡給出一個正確答案,讓老板去做判斷題。而文科生就擅於給出一堆可能的答案,讓老板去做選擇題。久而久之,理科生當然鬥不過文科生。

第五,是做事的態度

理科生想的是 “Do the right thing", 而文科生注重 ”Do the things right”,所以官僚的大公司,職業經理人還得靠文科生。創業者除外。

第六,理科生一般家境不好。

都說,窮人的孩子學理工,富人的孩子學工商,貴族的孩子學藝術和哲學

第七,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理科生的姿勢不夠

我們那一層就有位理科大叔,一邊埋頭計算,一邊偶爾抬頭偷窺對麵的美女助理,後來看的眼睛腫了,不忍直視,別人問起來就臉紅,連連說“我真的隻是過敏”。

而文科生呢?馮唐這一段總結的極好:“看五百頁的報告,歸納出三點,世界立刻清晰了,去洗手間小便,膀胱鬆爽,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誌。”

看看這姿勢上的區別,高下立判。

3.  那麼,理科生就沒有希望了嗎

看來理科生生來已經有七宗罪了。那麼,理科生就沒有希望了嗎?

我覺得不是,理科生也是可以反擊的!

你要想想,微積分和算術,到底哪個容易?MBA 也沒有什麼難上的呀!谘詢的那些套路,也是可以照貓畫虎東施效顰一下呀!這樣有文科思維 + 理科深度,不是應該很容易反擊成功嗎?

而反過來,你讓文科生重新來學學微積分試試?

而身在美國,我對這一點尤其感慨頗深。出來了又留在美國的,好多都是理工科的博士,因為美國人怕辛苦,都去讀什麼法律工商這些文科了,隻把理工的機會留給我們這些外來人。時間久了,我們就習慣了這樣的分工,似乎我們生兒注定最適合當碼農。可真的是這樣嗎?還是隻是我們已經自我設限了?

我想我也沒有答案。我隻希望能引起你的思考。


哈哈
轉起來

不轉不是理科生!


按二維碼3秒

選識別二維碼關注



下一篇 : 本田乘用車的開山之作,但因成本問題不到1年就停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