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天平上,站著命運



農村裏麵嫁人,動不動就是十幾萬彩禮、一套房、一輛車,雖說生男生女都一樣,不過私下裏都知道,生男是“建設銀行”,生女是“招商銀行”,二者體現在財務上的區別就是前者流出,後者流入,能說男女一樣嗎?至少在某種階層層麵存在一定的差異。當下,房子已經成為“綁架”婚姻的元凶,“有房子才有女朋友”是大家爭議比較多的話題。說到底這是表明了人們對愛情的褻瀆,還是說明了人們對金錢的崇拜?


婚姻承載了太多改變個人甚至家族命運的期待。這命運的成分裏,除了財富規模,還有身份階層,以及更多。

 

都說現在的錢越來越不值錢,金融資產增值過快,勞動報酬很難跟上金融資產暴漲的速度,無數人眼看著自己的財富被稀釋,卻又無力參與這場專屬於富人的“遊戲”。財務上的焦慮感,也在吞噬著普通人的耐心。似乎,突破階層壁壘的機會,不多了。


而在近期,北京針對學區房出台了一係列政策,傳統學區房從單校劃片轉而為多校劃片,曾經一所學校對應一個片區或多個片區的教育資源格局正在被打破,學區房投資麵臨巨大風險的同時,也揭示了中產階層唯一賴以與社會底層保持距離的學區房特權被剝奪,中產階層正麵臨著階層滑坡的曆史危機。

 

“窮人正想盡辦法脫離原來的‘朋友圈’,中產階層則想盡辦法不讓自己被窮人跨越。”

就像《北京折疊》這本小說中所描述的,階層晉升的大門嚴絲合縫,想要超越自身階層,需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才可能完成;最近的熱劇《人民的名義》中的祁同偉,之所以從一介平民成為公安廳廳長,攀上高枝變鳳凰,其中的政治婚姻或許幫了他最大的忙。

 

整個社會都在焦慮,焦慮的核心是財富。

 

窮人想成為中產,中產想成為富人,現代管理學中,最成功的企業管理架構——“平行管理”,並未在社會體係中呈現,“金字塔”的社會形態依然根基“牢固”。也正是因為這種穩固,才讓越來越多人更渴望改變自己,婚姻或許是上帝賜予普通人改變命運的難得機遇。

 

窮人通過婚姻成為中產階層,尚有一定的可行性,而要想一躍成為富人可能沒有想象中的容易。

 

因為“思維”可能是阻礙婚姻幸福的一道鴻溝,憑借外貌能獲得一時的幸福,卻難以憑此建立長久的默契。祁同偉的政治婚姻是助其跨向權貴的橋梁,然而和妻子梁璐老師的婚姻卻是黯淡無光,幸福更無從談起,兩個差異巨大的家庭,本質上決定了思維方式的不同,也決定了他們的不幸。

 

從農村嫁女單純要求男方有車有房,到為了勝天半子而謀求政治婚姻,似乎都在向我們逼問,難道,婚姻,隻有婚姻,才是改變命運、跨越階層的唯一機會?現實或許比較悲觀,但我依然願意相信有超越現實的力量。比如努力工作,比如理財,比如創業!


再比如,拆遷。


在命運的天平上,站著兩樣東西,奮鬥和捷徑。而在婚姻的天平上,飄著愛情,站著命運。


怎麼選?




寫作過程中,“宜友黑板報編輯部”的@餘半城、@dea、@meng、@辣豆腐腦、@夫複何求、@魏霞@麵壁科技、@東愛、@易望、@代達羅斯、@花花花花花、@洪印、@成都-趙小強 等參與了討論,本文參考了討論中的部分觀點。


下一篇 : 專家挖掘超大古墓群被嚇一跳,8具屍體層層堆在一起前所未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