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吉歐教育,思考孩子的100種世界


這是中國教育報刊社·人民教育家研究院旗下“幼兒100(教師版)雜誌”微信的第522篇文章。

歡迎大家加入QQ群【325425194】

我們期待與您探討、碰撞出更多與幼兒教育相關的話題

1

讓世界著迷的瑞吉歐    

  “瑞吉歐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學術界是很挑剔的, 任何一個東西出來都會有人反對,都會有人發出不同的聲音,但是瑞吉歐是一個例外,幾乎沒有人說瑞吉歐不好, 在東、西方的著作裏,聽到的幾乎都是對瑞吉歐教育不同 視角和不同程度的讚美聲。” 


  5 月 1 日,在北京召開的“2016 瑞吉歐首屆中國國際 會議”上,一直追蹤瑞吉歐發展並致力於瑞吉歐研究的華東師範大學朱家雄教授如此“感性”地評價瑞吉歐。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從意大利北部一個叫瑞吉歐的小城發展出來的兒童教育理念在西方世界風靡,又在進入中國之後,引起了學前教育工作者極大的熱情和關注,甚至在最挑剔的學術界都贏得了如此好的口碑? 瑞吉歐·艾米利亞是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小城市,它風 優美,生活富裕,是意大利著名的適合居住的城市。二戰以後,羅裏斯·馬拉古茲帶著瑞吉歐的市民在這裏興辦了瑞吉歐學校,盡管瑞吉歐學校很受當地居民歡迎,但在國內和國際上卻一直默默無聞。這所學校真正被全世界認識是從 1981 年學校創始人馬拉古茲在世界各地舉辦展出開始的。 




  馬拉古茲和同事們把對孩子的觀察用視覺的形式記錄下來,並把這些記錄對孩子產生的影響一同進行展覽,同時還有這個過程中的經驗、反思、討論、理論假設,以及教師、兒童和家長這些不同維度人們的社會觀和道德觀, 這個展覽的主題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兒童的 100 種語言”。 


  有專家認為,其實馬拉古茲是用有趣又漂亮的展覽講述了一個個教育故事,也講述了瑞吉歐教育最本質的東西 :一是要有走進兒童心靈的兒童觀 ;二是要以孩子的思維和立場來看待一切 ;三是不要壓製孩子,讓孩子充分表現其潛能。 


  馬拉古茲那首著名的詩《其實有一百》充分表達了這一思想 :麵對孩子這樣有潛力的群體,成人最重要的是要承認“其實有一百”。 


  瑞吉歐教育本身的兒童觀、教育觀是迷人的,但朱家雄教授說它被美國和全世界關注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瑞吉歐順應了當今世界幼教改革的潮流。 


  朱家雄教授說,上世紀 60-80 年代,全世界風行皮亞傑的建構主義理論,強調兒童主動地建構自身,但 80 年代以後, 幼教界最大的困惑是對教師作用的定位,教師如何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在這樣的背景下有幾個美國人發現了瑞吉歐,把這樣一個教育實踐作為未來的教育發展方向之一帶入了美國,並從美國傳到了全世界。




  而瑞吉歐真正傳到中國是在上世紀 90 年代。朱家雄教授在幾篇關於瑞吉歐的研究論文中如此詳述瑞吉歐進入中國的情境 :“我國幼兒教育改革是從上世紀 80 年代開始的,改革的過程一直圍繞著幼兒園課程。課程改革的過程非常曲折,幼教工作者們反複思索和實踐,逐漸改變幼兒教育的理念,對兒童發展、兒童遊戲、發展與教學的關係、教師的角色與作用、師生的互動等一係列問題都有了更深的認識。瑞吉歐的出現讓他們欣喜地發現,瑞吉歐教育係統在教育理念上的闡述和在教育實踐中的展現與自己的思考, 並不是很遙遠,似乎是瑞吉歐說出了他們模模糊糊想表達的概念,幫他們說出了他們還沒有想好的話,所以,一下子瑞吉歐被他們滿懷熱忱的雙臂接納進來。” 

2

我們究竟向瑞吉歐學什麼?

  瑞吉歐兒童執行顧問卡麗娜·裏納爾迪認為,瑞吉歐是一套關於如何和兒童以及他們的家長一起工作的獨特理論和時間體係。瑞吉歐教育擁有一些核心的觀點和實踐方法,這些基本的特征可以說明瑞吉歐教育的內容,比如方案教學,比如瑞吉歐對空間和環境的設計、可視化的記錄手段、社區關係的建立、教師之間的合作形式等。 




  在眾多專家的敘述中,瑞吉歐有三個關鍵點常常被用來解讀。 


  第一,環境是第三個教育者。 


  “環境是第三個教育者。就環境這一個主題,甚至可以專門開一個大會來討論!” 

  

  在首屆瑞吉歐教育國際會議上,來自意大利瑞吉歐中心的專家朱迪西女士特別強調了環境在瑞吉歐理念中的重要性。 


  在業界著名的通識性讀本《學前教育——從蒙特梭利到瑞吉歐》一書中,有一段對瑞吉歐教育中心和學校風景的描述 :“瑞吉歐教育中心和學校風景宜人。這種風景的秀美傳遞出來一個信息 :兒童和教師們帶著愉悅的心情在這裏學習、工作和生活。學校裏的每一處細節都體現了教育者的心血:牆壁的顏色、家具的形狀、簡單物品在架子和桌子上的擺放等。從窗戶和門外照射進來的陽光透過兒童製作的透明拚貼畫和手工作品,閃耀著光芒。到處擺滿了綠色的植物。在陳列了貝殼或其他手工製作的物品的架子後麵,立有幾麵鏡子,能夠清楚 地反射出兒童和教師們製作的物品的 形態。” 


  朱迪西女士介紹說:“在意大利文化中, 有一個‘小廣場’的概念,我們會在學校看到一個‘廣場’,這個‘廣場’連接著每 一間教室,每一個教室都可以通向‘廣場’, ‘廣場’用透明的牆壁將室內和戶外連為一體。而且每一間教室都是相通的。和我們幼兒園通常意義上大的空間不同,瑞吉歐的廣場是可以讓孩子‘隨性逗留’的,讓孩子在這裏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象征性地休息或玩樂一下。馬拉古奇認為,‘廣場’不僅僅是教室的延伸,孩子們在這裏進行意見的交流,幼兒與成人在此碰麵, 碰撞出很多的點子,甚至可以說‘廣場’是各種想法和點子誕生和出發的地方。” 




  在談到空間和環境的設計時,朱迪西女士說,瑞吉歐學校很注重建築的“透明性”,透明的玻璃建築可以讓孩子在這一個空間看到另一個空間的孩子在幹什麼,而且在瑞吉歐的理念中,任何一個空間的重要性都是一樣的,比如廚房、更衣室。在環境的設計上注重品質,比如色彩, 為他們提供豐富的空間顏色,因為幼兒的視覺敏感度很高, 色彩可以激發幼兒的敏感性,視野中熱情的色彩,就像幼兒園的第二層皮膚。 


  在空間的劃分上,每個班沒有特別大的空間,而是進行了小的分隔,做成一些迷你空間,讓老師的創造餘地變大,可以在多個角落設計探索區和活動角,讓一個幼兒或一組幼兒在教室裏自由選擇適合他們活動的小空間。 


  第二,方案和方案教學。 


  在瑞吉歐的教育實踐中,方案教學是近年來幼教界討論的焦點與熱點,方案教學中最重要的是,老師會以孩子的興趣為背景生成活動,而不是由老師計劃好一個目標讓孩子去做。 


  《幼兒 100》的記者在采訪瑞吉歐幼兒園好思之家時,正在用餐的一個孩子忽然站起來說 : “我的牙掉了!”老師幫他處理好之後,記者發現,兩個已經用餐完畢的孩子在玩具區裏正在互相看對方嘴裏的牙,並交流著什麼。園長說 :“這個班接下來的方案教學可能就是和牙齒有關的內容。”每一位老師會根據孩子們當時的興趣點確定教學內容並向深處延展。 




  在瑞吉歐理念的班級裏,經常會有用紙箱做的超級大的城堡或者木頭做的海盜船等類似的“標誌物”,老師和孩子會很驕傲地告訴你,這是我們剛剛結束的一個活動。幾乎每個活動後都會產生一個標誌性的物件,對於孩子來說,這是一個結束的儀式,也是一個成果。這樣的標誌物會在活動快結束時由教師和孩子共同設計並製作完成。 


  比如孩子們觀察到幼兒園有的老師快要做媽媽了, 會對老師大大的肚子感興趣,也會對肚子裏的寶寶怎麼出生感興趣。敏銳的教師觀察到這一點後,會和孩子討論做寶寶出生的方案教學。寶寶從小小的胚胎到逐漸長大蜷縮在媽媽的子宮裏,老師首先會用圖片展示給孩子看這個成長過程,然後會找來一個仿真的子宮模型給孩子,裏麵有胎兒、胎盤等器官,孩子們可以把器官拆下再裝進去,每個孩子都很有興趣地去玩那個器官的拆裝遊戲。這個過程後,老師會讓他們體驗一下做“準媽媽” 的感覺,幫孩子們把子宮模型戴在肚子上一段時間,假裝要生寶寶了。孩子帶著大大的肚子,煞有介事。那個仿真模型有一定的重量,孩子戴久了就會覺得累,這樣他們就會知道生寶寶是很辛苦的事。接下來老師還會繼續深入,從了解子宮到了解全身各個器官。最後,老師會在地上放一張和孩子一樣大的白紙,他們躺在自己的紙上,請別的孩子沿著自己的身體畫出自己的輪廓,這就是他們自己了。孩子們再把自己的內髒器官畫到這個身體輪廓裏,最後頭的部分貼上自己的照片展示在教室外麵的牆上,這個活動就算結束了。 




  “這樣一個方案持續的時間是很靈活的,”好思之家國際幼兒園的園長告訴《幼兒 100》的記者,“它取決於孩子對這件事情感興趣的程度。有時候是一個學期一直在做一個主題,比如一艘海盜船,從故事、表演、設計、找材料到具體製作等,老師和孩子一直熱度不減,整個學期可能都在做與這個海盜船有關的事情。” 


  瑞吉歐的方案教學聽起來似乎和我們熟悉的“主題活動”和“單元教學”有些類似,但南京師範大學屠美如教授認為它們最主要的區別在於:主題活動是一種以目標為導向的教學方式,強調的是目標,兒童解決問題能力的提高是主題活動的最終目的 ;而瑞吉歐的方案教學強調的是互動,強調兒童在探索活動中對世界多種多樣的表達方式, 尤其是視覺語言的表現方式。 


  第三,兒童、教師、家長——瑞吉歐教育的三個主角。 


  瑞吉歐教育開宗明義,首先會先和大家談他的兒童觀。在瑞吉歐人的眼裏,兒童是社會的一分子,是主動的學習者,兒童具有巨大的潛能,是堅強的,天生都是藝術家。 




  馬拉古茲那首著名的詩《不·是一百種》是這樣開頭的: 


  孩子是由一百這個數字構成的。 

  孩子有一百種語言、一百隻手、一百種思想, 

  一百種思考、玩耍、說話的方式。 


  馬拉古茲所謂的一百種語言,指的是繪畫、建築、雕塑、討論、發明、發現等,兒童有各種表達的方式,而不是一種。 


  教師的角色是什麼? 


  瑞吉歐兒童執行顧問卡麗娜·裏納爾迪說 :“教師是拿著線的人,她建構和組織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並將它們轉換成具有重大意義的互動和交流。”馬拉古茲曾用“阿德涅的線”來比喻教師這一本質角色,甚至在《兒童的一百種語言》出版時,曾經想用“阿德涅的線”來為其命名。教師積極地為兒童創設環境,使他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使用這一百種語言去學習。 


  屠美如教授在《向瑞吉歐學什麼》一書中對教師角色的定位是 :“教師是幼兒的夥伴、傾聽者,是支持者、引導者,是學習者、研究者,他們是一群專業化的、以專業的眼光賦予學習者和學習以價值的人。” 


  在瑞吉歐理念的學校,一般同時會有 2-3 位教師教學,瑞吉歐非常強調合作的力量。他們這樣描述合作: “我們的工作像一個團隊,以形成討論小組並共同協助將大家的觀點結合在一起,我們通力合作並結合所有人的工作,而非個人工作,這種合作精神使我們將注意力擺在整體表現上——我們的改變也以團隊為主。” 


  關於藝術教師,瑞吉歐中心的專家朱迪西女士給出了這樣的角色定位 :“他們是擁有專業藝術水平的老師,經過專業口頭表達語言培訓,與單純藝術家的區別是 :藝術教師是教師團隊的一部分,與其他教師一同教學,教學一直貫穿始終,而不是一個單獨分開的時段。” 




  瑞吉歐教育另外一個主角是家長,瑞吉歐教育認為, 家長是一股強大的教育力量,在瑞吉歐的社區管理模式中,家長與教師一樣是參與者,一起參與到教育、教室環境中。從顧客的角色轉化為合作者。 


  家長參與的任務非常豐富,例如 :家長集會、小組會議、與專家的圓桌會議、交流、演講等,實驗活動,比如折紙、製作布偶、演皮影戲等。例如,一個叫做“烹飪時間”的實驗活動,就是由廚師和幼兒家長一起準備一道菜。 還有節日的慶祝活動、一日遊、野餐等。 


  家長在教育過程中與教師分享,一起成為教育中的主角。比如瑞吉歐認為廚房對幼兒非常重要,就會開展對家長的烹飪培訓。 


  但是卡麗娜在談論主角這個詞的時候反複強調 :“參與,並不意味著‘教育家長’,而是在實現教育項目和對其意義的建構中‘直接、主動和顯性的參與’。要重視每一個人,重視兒童和成人的主體性。幼兒園是一個相互影響的係統,這個係統中三個有利害關係的主要主體受到教育過程的影響,即兒童、教師和家庭。這三個主體是不可分割、相互融合的,為了完成它的主要任務,幼兒園需要關注並讓員工、家長和兒童幸福。” 


3

迷人的種子如何在自己的土裏“生長”?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一直以開放的心態,吸收國外,主要是西方的幼教理論和實踐。很多人最初接觸到瑞吉歐幼兒教育時常常感到這種教育好是好,但不現實,猶如幼兒教育的烏托邦。”李薇女士在《對話瑞吉 歐·艾米利亞》一書中這樣說道。在中國現階段,學前教育地區之間發展不平衡,即使是在經濟最發達的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在幼兒園裏實踐瑞吉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2010-2020年) 明確提出,我國到 2020 年學前教育領域的戰略目標為 : 及學前一年教育,基本及學前兩年教育,有條件的地區及學前三年教育,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 70% ;同時要重點發展農村學前教育。 


  瑞吉歐“迷人”的理念和骨感的現實讓人不得不重新思考。 


  以班額為例,設在中國的瑞吉歐國際幼兒園,一個班的人數通常在 7-15 人,而我們現實公立園的班額在 35 人,有的大班甚至超過了 40 人。當我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即使是國際園中做過多年教師的園長也表示 :“人數太多,有些活動我是無法開展的。” 


  朱家雄在一篇題為《瑞吉歐能給我國的幼兒帶來什麼啟示》的文章中寫道 :“在思考瑞吉歐能給我國的幼兒教育改革帶來什麼的問題時,我們還應該明白每個社會、每種文化都必須解決其自己的問題,幼兒教育的改革與創新不可能不經過深層次的分析、調整和抉擇,就從一個國家、 一種文化移植到另一個國家、另一種文化。不管瑞吉歐教育係統本身多麼理想,也不管有多少人把它捧得多麼高, 它是隻屬於意大利瑞吉歐這一特定環境的,沒有人能把它原封不動地搬到我國來,如果若誰一定要這樣做,等待他的可能是失敗。” 




  迷人的瑞吉歐教育的種子,如何栽在自己的土壤裏? 


  《我們都是探索者 :在城市環境中運用瑞吉歐原則開展教學》一書中說道 :“探索瑞吉歐教育的曆程猶如探險——有理想,有目標,但是沒有現成的路徑。那些被瑞吉歐的理想和實踐所激勵的人們要明白,發生在瑞吉歐的瑞吉歐幼兒教育是不可複製的,但是當人們理解了她的真諦,形成了自己的理想,瑞吉歐是可以再創造的。” 


  南京師範大學的許卓婭教授在首屆瑞吉歐教育國際會議上展示了一組她在南京雨花台區宏圖上水幼兒園大班做的“花木蘭”主題活動,這個活動或許可以說明, 尋找瑞吉歐教育的啟迪,探索適合本土的教育方法更有價值。

 

  “花木蘭”主題活動的大概過程是 :上一屆大班孩子的三八節主題“我心中最美的女性”,孩子們選擇“花木蘭”為研究對象,教師在此基礎上,做了主題預設計劃表,並據此推進,最終完成了 2015 班童話劇《花木蘭》 的演出。 


  一年後,當年的《花木蘭》主創人員已經升入小學, 但他們的演出卻在下一屆孩子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這些孩子們再次選擇了《花木蘭》,並且希望有所超越。 


  他們經曆了準備階段 :各組分頭采訪調研,再次觀看尋找問題,彙總討論采訪結果。大家決定從“班級環 境”“道具”“布 ”“舞蹈隊形”“劇本”等幾個方麵進行調整。並且將細致的調整任務用圖表的形式記錄在工作單上,張貼於班級主題牆,之後每日推進比對。 


  以往童話劇的主題教學,劇本往往是教師根據故事內容來設計,幼兒僅作細節調整與修改。但這次老師嚐試讓孩子來完成整個劇本的創編。孩子們在教師的引導下 :重新閱讀故事—各自創編劇本—集體確定劇本—裝飾懸掛劇本。 


  道具探究,讓孩子們發現可以用報紙做寶劍,開啟了幼兒對多種材料運用的興趣,美工區的各種工具製作活動一直在持續。 


  布景上,上一屆《花木蘭》,選用了窗戶狀屏風來表現院落,但這屆孩子認為這些屏風舊了,顏色不均勻,容易倒,圖案不像古代等,決定自己重新設計。在童話劇主題探究的過程中,有眾多類似的小活動在不斷發展,最後教師們共同探索出了一條路徑 : 


  明確任務,做什麼?

  收集資源,做怎樣?

  討論方法,怎麼做? 

  收集材料,拿啥做? 

  分類完成,齊動手,

  交流分享,學本事。


  每一個小的活動基本上都用這樣的方式推進,孩子們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任務,所以會想方設法來達成目的, 學習主動性得到了很大提高。最後老師和孩子們共同完成了一次更完美的新版《花木蘭》演出。 


  許卓婭老師說:“按照目前我國幼兒教育發展的現狀, 各種理念的出現,往往讓教師在聽的時候熱血沸騰,回去之後兩手空空,有理想、有目標但沒有路徑。所以如何把理念變成可操作的課程,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許卓婭老師表示,在這樣一個現實階段,我們其實特別需要一種所謂的“傻瓜課程”,讓老師在課堂上容易操作和實現。中國學前教育發展的地區差異太大了,有的地方甚至可以與國際接軌,有的地方老師們還不清楚什麼叫做課程。 


  2015 年 4 月在蘇州市召開的“瑞吉歐教育與中國早期教育實踐”國際研討會上,上海市東方幼兒園毛美娟園長做為瑞吉歐教育的實踐者闡述了自己幼兒園的教育經曆。上海東方幼兒園是第一批參與瑞吉歐方案教學試點的幼兒園,朱家雄教授說,這一批幼兒園,現在在上海是做的最好的幼兒園。 




  瑞吉歐到底能給我們什麼?公共協會的教師說 :“瑞吉歐並非是你應當按照一種固定的方式去做的事情。它是一種思考方式以及一種與兒童一起開展工作的方式。一旦你改變了你思考兒童的方式,你就會開始運用瑞吉歐幼兒教育思想來同他們一起開展工作。”這或許是瑞吉歐帶給幼兒教育者最大的啟示。 


  瑞吉歐教育經驗本身不是一種理論,它是一種結合了意大利文化傳統並將多種理論基礎結合起來的實踐典範。 它在幼兒與教師、遊戲與學習、藝術與科學、個人與集體、 機構與社會等關係上做出了很好的示範。 


  瑞吉歐是意大利的,但瑞吉歐的精神意義是全世界的,瑞吉歐教育說出了像我們這樣渴望另一種教育的人的心聲,另一種歸屬。它在我國幼兒園課程改革過程中 的意義不在於模仿意大利人的做法,也不在於引進某些“先進理念”,而在於能讓我國的幼教工作者獲取靈感, 得到感悟,尋找啟迪,把瑞吉歐教育的種子栽培在自己的土壤裏麵。




下一篇 : 【智能家居加盟】智能家居加盟-趣點科技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