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城”元代應昌府古城遺址


   

克什克騰旗達魯諾爾湖西南沿,多若諾爾湖東北麵,是元朝時期的應昌府遺址。據史料記載,德·薛禪原住呼倫貝爾草原的額爾古納河畔,協從成吉思汗起兵,其女為成吉思汗的原配夫人。1214年,成吉思汗在達魯諾爾湖畔駐夏,將賽罕壩、達魯諾爾湖、熱水塘以北,西拉沐淪河以南至圍場北部分封給德·薛禪的兒子們。1270年,弘吉剌氏斡羅陳和他的妃子囊加真公主(忽必烈汗的公主)向朝廷請求在達魯諾爾湖邊建城以居,得忽必烈應允,建城設應昌府,1285年升為應昌路(元朝時,設省,省轄路、府、州、郡)。應昌府屬中書省所轄。濟寧路負責收繳弘吉剌惕部的賦稅。此地為古代魯國的領地,所以給他們濟寧王或魯王的封號。下嫁到那裏的公主被封為魯國公主。所以,人們稱應昌路為魯王城,蒙古文文獻記為“虎城”。為什麼叫“虎城”,目前還沒有找到曆史依據。克什克騰蒙古人中間流傳的一個傳說故事,倒是說明了這個名稱的來曆。

很早以前,忽必烈汗率軍經過克什克騰時,遇到了一位獵鹿歸來,放聲高歌的獵人,忽必烈汗把獵人叫到跟前問:“這是什麼地方?”獵人回答:“此地名叫烏林達壩。”問:“你剛才唱的歌名叫什麼?”獵人回答:“烏林達壩。”忽必烈汗很欣賞這首歌:“能否把這首歌唱給我們的將士聽聽?”獵人就唱起了“烏林達壩高高聳立,貉皮快馬自由馳騁……”,剛剛唱了幾段,就下起了大雪,把大地覆蓋,軍隊無法行軍。忽必烈汗命令將士就地搭帳宿營。可是,帳篷裏不能住下沿途俘獲的能工巧匠,忽必烈汗指著烏林達壩南麓的平地對他們說:“你們在那片平地上畫好城池,住在裏麵。明天早晨,在那裏就會立起一座雄偉的新城。切記,睡覺時,腦袋一定要衝北。”工匠們幹到天黑,畫好了城池,也許是太過勞累,忘記了忽必烈汗的叮囑,有的頭朝南,有的頭朝北,進入了甜甜的夢鄉。第二天清晨,將士們醒來一看,果然立起了一座美麗的新城。他們策馬揚鞭,大聲呼喊著,從城門進入。進門時,看到一隻黃斑老虎,跳出城門,跑進了茂密的原始森林裏,不見了蹤影。住在城裏的工匠們保持著睡前的姿勢,全部停止了呼吸。這些工匠頭朝北睡的投胎為土拔鼠,頭朝南睡的投胎為鼴鼠。所以,這座城就叫“虎城”。 土拔鼠在額莫勒達壩以北生存,鼴鼠在額莫勒達壩以南生存。民間傳說,如果這兩種動物相遇,世道就會動蕩不寧,唱克什克騰民歌《烏林達壩》,就會變天,風雪交加。

“虎城”應昌府,背靠高山,前傍達魯諾爾湖,是元朝貴胄及皇家公主的夏營地。回想當年的繁華,目睹現今的荒蕪,讓人心生震撼,浮想聯翩。應昌路古城遺址南北長800米,東西寬650米,城的東、南、北各有一個大門,各個城門都有長寬30米的門牆。整座城池分為內城和外城兩大部分,內城呈方形。當初,它是魯王府第,後來成了皇城,外城主要建有寺廟及商議國家大事的地方,也是平民百姓居住及商貿活動區。從南門向北走260米,是內城(魯王府)主門,內城有十一個府邸遺址,各府邸遺址上都有方形或圓形的漢白玉石柱,上麵刻有花紋圖案,看起來十分美觀。古城遺址上,有漢白玉石碑,雖然中間斷裂,但頂部鐫刻的四條盤龍栩栩如生,石碑上刻有“應昌路新建儒學記”八個漢字,正麵刻有說明習學儒學原因的文字。這裏有很多古代珍貴文物,如方磚、各種顏色、質地的陶器、陶罐、石獅、石船、石棺(古城遺址有一小型石棺、城外有一大型石棺)、石臼、石罐等。最引人入勝的是,火山爆發時形成的岩石上雕刻的一頭母獅抱著幼獅的石雕傑作,通過母獅抱子,反映出人與自然的關係,同時,也反映出蒙古人對自然萬物的崇敬心理。在文物中,有一塊完整石頭上刻的四隻獅子,尤為珍貴。它反映出蒙古人熱愛自己的父母、崇尚大自然的高貴品質。由此可知,“虎城”應昌府曾是遼闊草原上的一座光彩奪目的古城。曆史上,“虎城”應昌府南接上都(現在的錫林郭勒盟正藍旗都木達浩特鎮東南)、東南連通大都(北京)、北接烏蘭巴托、哈剌和林,成為南貨北運、商賈貿易的重要交通樞紐,是元代經濟、文化、宗教的“絲綢之路”。

元代“虎城”應昌府,是弘吉剌惕部的集聚地,具有神聖不可侵犯的特殊地位。1237年﹐窩闊台汗有旨﹕“弘吉剌氏生女世以為後,生男世尚公主,每歲四時盈月,聽讀所賜旨,世世不絕”。 蒙元存在的一百多年裏,弘吉剌家族有20名女子入朝為妃,其中有15人做了皇後,而離京下嫁到草原弘吉剌部的公主也多達19位。事實上,應昌路古城成了弘吉剌氏的私城,也成了元朝皇帝駐蹕之地。

1369613,元順帝妥歡帖睦爾攜親眷大臣撤出元大都——北京,北走上都,次年奔應昌。13704月,順帝病亡於此,其子愛猷識裏達臘在應昌繼位。13705月丙卯日,明軍攻克了應昌府,皇孫買的裏八剌及後妃皆被明軍擒獲,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攜十餘騎兵出逃。所以說,虎城應昌府是元朝最後的首都,也是北元第一個首都。在戰亂中,應昌府被燒毀,人類曆史上、尤其是蒙古族曆史上的一座名城就這樣灰飛煙滅。

在應昌府古城遺址上,20世紀40年代,日本人進行了大規模的挖掘,當地牧民看到,日本人用汽車拉走挖出文物的場景。2007926,看守應昌府的塔呼喇貴老人對作者講到,日本人用白布把應昌府遺址圍起來,還有日本兵站崗,在城裏進行挖掘的地方,也用白布為了起來,他們進行了極為細致的挖掘。老人的姐姐放牛犢經過那裏時,日本人讓翻譯大聲喊,叫她趕快離開。白音門都學校的古日紮布老師的母親(92歲)講道:她的母親烏德木巴拉騎著白馬去看馬群,路過應昌府遺址的西山時,被日本兵抓去,每天好吃好喝地招待,關了三天沒讓回家。現在,應昌府古城遺址成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附近建起了博物館。





下一篇 : 【每日一問】173.什麼是癲癇術前評估?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