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兒失蹤30個小時後,家人等來的卻是女兒遺體......


2016年8月30日,他親手將裝有30萬元的背包扔下了高速橋,他的大女兒當時已經被綁架超過30個小時,綁匪向他承諾,交贖金後就放人。然而兩天後,他等來的卻是女兒滿身塵土的遺體......

“你女兒就在我們手裏”


“你女兒就在我們手裏,趕緊準備50萬。”王澤濤回憶起那通短暫的電話時形容,就像鋼針刺入了大腦。此時是2016年8月30日下午6點,王澤濤和愛人已經在雄縣縣城尋找大女兒蕾蕾一個多小時了。


王澤濤家位於雄縣縣城南邊的王家房村,大女兒蕾蕾在雄縣雄州鎮第一中學讀初三,30日下午1點55分,蕾蕾照常離家前往學校上課。4點半,王澤濤接到了老師的電話,得知蕾蕾下午並未到校。


王澤濤開著家裏的白色麵包,帶上愛人,在縣城周邊尋找女兒,他還在朋友圈中發布女兒失蹤的消息。窮盡了各種方式,依然不見蕾蕾的身影,女兒隨身攜帶的一部白色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


王澤濤手撫女兒蕾蕾曆年來獲得的獎狀

女兒的手機終於打來了電話,得到的卻是綁匪索要贖金的消息。王澤濤在電話中提出當天繳納贖金,但被綁匪一口回絕,綁匪指定第二天下午5點交易,隨即掛斷電話並關機。


王澤濤火急火燎地回家借錢,他以務農為生,近幾年在兄弟的紙箱廠打工。前幾年蓋了新房,裝修斷斷續續,全家寄宿在一位長期外出的朋友家中,蕾蕾為此盼著住進新房,擁有屬於自己的獨立房間。雖然經濟不算寬裕,但王澤濤救女心切,向親戚好友借錢的同時,他還選擇了報警。


蕾蕾生前留下的照片

蕾蕾本非第一綁架目標

正當王澤濤毫無目的地四處尋找時,愛女蕾蕾被膠帶捆著,身處容城縣平王鄉堤壩附近的一間廢棄房屋內,四名青年男子在她身邊虎視眈眈。


給王澤濤打電話的男子叫周凱華,雄縣人,33歲,屢有犯罪前科。2002年,19歲的周凱華因一個月內兩次搶劫,被判入獄6年。2007年,剛剛出獄的周凱華又手持槍支威脅他人,再度入獄兩年。


這段時間,周凱華手頭有點緊,欠下多筆賬務。萌生綁架繼而勒索錢財的想法後,周凱華找到了朋友黑龍江人崔敬冬。嫌人手不夠,兩人拉攏了本地青年高興,高興又拉上了年僅18歲的本地人楊凱入夥。


凱小學輟學,迷戀網吧,經常整夜不入家門,2015年在一家洗浴城工作時,與他人一起將洗浴城的錢款竊走,後被捕,獲刑6個月。


蕾蕾生前留下的照片

案發前幾天,周凱華購買了一輛報廢二手車,他開車帶著三人在雄縣縣城周邊村落轉悠,尋找合適的“獵物”。8月30日,四人轉悠到大廣高速白洋澱支線路段南側的王家房村,此時已至正午,太陽高懸,一路上沒找到合適的下手時機,四人有些疲乏,便將車停在村口。他們看到陸續有村裏的小孩放學回家,決定在此尋找機會動手。


蕾蕾並非這夥綁匪的第一目標,他們最先盯上的是一名騎自行車的小男孩。但在周凱華發動麵包車,準備追上男孩時,兩名女子騎車迎麵而過,心虛的四人不得不收手,這時蕾蕾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之中。蕾蕾當時騎著一輛電動車,超過了小男孩。


綁票失敗,周凱華四人不甘心,他們決定綁架騎電動車的蕾蕾。開車追到大廣高速白洋澱支線匝道,四人將蕾蕾從電動車上拽下,抬進麵包車內。周凱華在作案前就下了狠心,他不打算對人質“留活口”。


大廣高速白洋澱引線匝道的案發處

曾綁架一名女性“練手”

8月31日中午,王澤濤接到了周凱華用蕾蕾手機撥出的電話。王澤濤解釋,自己隻借到了30萬,溝通幾次後,周凱華讓王澤濤準備30萬元,放在包內,獨自開車前往容城縣交易。


王澤濤到了容城,接到要求改變交易地點的電話,王澤濤要求聽一聽女兒的聲音。不一會,電話打來,“爸爸,我沒事。”電話那頭,女兒的情緒還算穩定,而王澤濤壓抑了近一天的思念已經決堤,這個七尺漢子哭著對電話那頭說,“爸湊錢贖你。”


大女兒蕾蕾向來都是王澤濤的心頭肉。王澤濤育有兩女一男,在他眼中,蕾蕾學習成績最好,聰明懂事。從小學起,蕾蕾就一直是班幹部,學習成績名列前茅,18張獎狀貼了滿滿一牆。

與女兒的通話短短數秒就被掛斷,蕾蕾的手機又進入到關機狀態。王澤濤覺得,綁匪太狡猾了,他不敢跟這樣的綁匪耍心眼。在幾個約定的交易地點停留時,王澤濤看不到綁匪,但他覺得綁匪應該在附近,就將麵包車的車窗和車門全部打開,以示自己沒有“耍手段”。


結果王澤濤想錯了,綁匪沒有去任何一個交易地點。留下崔敬冬和楊凱看著蕾蕾後,周凱華和高興兩人在雄縣周邊閑逛、吃飯,時不時打電話要求更換交易地點。他們事先找好了多個適合看管人質的偏僻地點,購買了可以隨地居住的帳篷,借來了在鄉村小道機動性更強的摩托車,並在高速路段查看攝像頭位置。周凱華之所以計劃得如此大費周章,是因為他有過“前車之鑒”。


不久之前,周凱華和崔敬冬兩人就在一偏僻農田附近,將女子劉霞(化名)綁架。周凱華當晚有事回家,留下崔敬冬一人看著劉霞,劉霞趁其不備逃走,躲過一劫。劉霞逃走後沒有報案,給了周凱華再次作案的機會。

一度猶豫的“撕票”

8月31日晚上,周凱華通知王澤濤,要求他將裝有30萬的背包,從榮烏高速雄縣淶河大橋段一塊廣告牌處扔下。收到贖金40分鍾後,他就會釋放蕾蕾。


當晚9點,王澤濤將30萬從高速橋上扔了下去。到了晚10點半,電話響起,王澤濤慌了。綁匪在電話裏大罵,“你太不夠意思了,竟然報警。”王澤濤瘋了一般向綁匪解釋,綁匪陰惻惻地留下一句,“你放心,明天上午孩子給你送到學校”。電話掛斷前,王澤濤聽到蕾蕾說了一句“我沒事”。


電話那頭的周凱華,剛剛跑回平王堤壩。從王澤濤扔下30萬的一瞬間,幾個人就開始各打各的算盤。周凱華本來安排高興取錢,他自己則騎著摩托車躲在下麵的土路上。


裝錢的背包扔下後,高興並未第一時間上前取錢。周凱華給高興打了電話才知道,高興膽小,恍惚中感覺高速上有人。周凱華壯著膽子上前取了背包,發現後方有車輛跟過來,便開著摩托一路狂奔,鑽過一條被砂石和攪拌機占據的鄉間小道,後方的車輛才不見了蹤影。這輛追蹤他們的車是否是警車,目前不得而知。


網絡配圖

周凱華和高興再次會合後,將10萬元藏匿,並對崔、楊二人謊稱隻拿到20萬,這20萬元,四人每人分得4.5萬元,剩餘2萬未分配。當晚,四名綁匪將蕾蕾轉移到雄縣王克橋村附近。


蕾蕾該如何處置?四人意見不一,周凱華事後交代,他和崔敬冬都想讓對方動手殺人,崔敬東不想動手,主動攬下埋屍刨坑的活。最後周凱華決定,四個人一起動手,誰也別想置身事外。


崔敬冬事後交代,他曾想把蕾蕾放走,但周凱華明確提出要殺人,另外兩人又都喝多了,他就沒敢反對。高興的說法則是,他們三個人都反對殺人,隻有周凱華要殺人。楊凱則表示,他被三名同夥騙了,說自己事前根本不知道要“撕票”。


9月1日淩晨5點,周凱華用腰帶勒住蕾蕾的脖子,另外三人捂嘴按腿,五分鍾過後,蕾蕾死了。


四人將蕾蕾扔進了取土形成的十幾米深坑中,又向坑內撒了一些浮土掩埋屍體。他們還點燃了蕾蕾身穿的校服,扔掉了蕾蕾的手機。


9月2日下午,蕾蕾已死的消息傳來,王澤濤在殯儀館見到了女兒的遺容。


與此同時,周凱華四人陸續落網。周凱華在自家村裏逛集市時被抓,跟在他身邊的三歲女兒目睹了父親被抓的過程。高興和楊凱在高碑店市白溝高鐵站落網,兩人和高興女友正準備前往天津遊玩。


最後落網的是崔敬冬,當晚7點被捕時,他開著用贓款買來的二手車,在一家輪胎店更換零件。四名綁匪將贓款用於還賬、還貸、購車、購買手機、吃喝,短短不到2天,就揮霍了16萬。

綁架案即將開庭

半年多過去了,王家房村的學齡兒童已經習慣了天天被父母接送,抑或結伴同行,甚至眾籌租車上學。蕾蕾的墳塋周圍多了幾棵小鬆樹。王澤濤瘦了十幾斤,今年開春後才開始工作,愛人剛停掉安眠藥。


王澤濤家裝修好了,蕾蕾的房間卻再也等不到它的主人,毫無褶皺痕跡的大床上,孤零零擺放著她的毛絨玩具,床邊的櫃子裏,擺滿了她用過的教科書,唯獨缺少8月30日下午帶去學校的幾本。


衣櫃中掛著一件2017年新買的過年衣服,兜內放著100元壓歲錢。二女兒和小兒子很乖,從來沒當著父母麵提過“姐姐去哪了”,看到王澤濤買回的用來上墳的零食,兩個饞嘴的孩子至多靜靜地看著。王澤濤覺得,他應該堅強起來,隻能偶爾找個沒人的地方喝幾杯,哭幾場。


網絡配圖

王澤濤經常在手機上打開一款K歌APP,單曲循環著一首名叫《爸爸媽媽》的歌曲,蕾蕾生前在這款軟件中錄製了45首歌,《爸爸媽媽》是出事前四天,蕾蕾錄製的最後一首歌。


王澤濤的手機屏保不再是女兒的照片,但他有時會去翻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朋友圈封麵依然使用著女兒的頭像。看著女兒的照片,王澤濤又翻到了去年1月21日他在朋友圈發布的文字,“還好,老媽、妻兒健康平安。”


本月24日,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將開庭審理周凱華等四人涉嫌綁架罪一案。王澤濤也接到了通知,他決定帶著愛人一起參加庭審。半年多來他一直盼著這一天,盼著親眼看到法律為女兒討回公道。王澤濤還提起了80萬的附帶民事賠償,包含喪葬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等,還包括四名嫌犯揮霍的16萬元。



下一篇 : 新婚夫妻失蹤 , 新娘竟被.........了8小時!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