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來單親家庭16歲少女患白血病想活下去


急性白血病,突降單親家庭

黃女士家在揭陽市惠來縣葵潭鎮,丈夫早已去世,一家三口寄住在娘家。黃女士平時靠在家裏做一些飾品維持生計,女兒在廣州白雲區廣東省經濟貿易職業技術學校讀高二。


由於貧困,懂事的兒子高一隻讀了半個學期,就去深圳打工了。本來,兒子每個月3000多元的收入還能勉強支撐起家庭的開支和妹妹的學費,但白血病這個病魔卻在一瞬間將這個家庭擊垮了。

去年底,臨近期末考試,佳慧有天晚上突然覺得肚子劇痛,仿佛被火燒的感覺。在同學陪同下,她到醫院檢查,醫生認為血常規不正常,建議留院觀察。但佳慧不想影響到考試,堅持回校上課。兩周內,她出現了便血、流鼻血、下肢疼痛等症狀。此後,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渾身乏力,每天隻能吃稀粥。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佳慧一直忍著沒講。直到老師打電話,黃女士才知道女兒患上了重病,她馬上帶佳慧到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檢查。醫生看到化驗結果後嚇了一跳,佳慧的白細胞數量明顯不正常,懷疑是血液的問題,建議馬上轉院就診。佳慧被轉至中山大學附屬二院,確診為急性淋巴白血病。

心 酸

“現在的化療才進行到第二期,借來的的錢都花完了。”


她16歲的女兒黃佳慧患了急性淋巴白血病,已經住了3次院,每次的花銷都很大。家裏隻有兒子賺錢,未來的骨髓移植等治療估計還需50多萬元,她希望善心人士能夠獻出愛心,幫助挽救女兒的生命。


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血液科的住院部,見到了這對母女:臉色蒼白的黃佳慧戴著一頂毛線帽,雙手的血管已被紮遍,現在隻能在左手手臂插一根留置針(化療時插在靜脈中的針管);黃女士說,化療讓女兒原本一頭烏黑的長發都掉光了,現在隻能戴帽“遮醜”。

治療花費巨大,還要骨髓移植

治療需要每周檢查一次肝功能,每隔3天檢查一次血常規,每天都要抽血。佳慧由於營養不足,經常一隻手抽不出血,又換另外一隻手。


每周一次、4周一個療程的化療更使她的頭發全部掉光,針眼遍布手臂。期間,佳慧味覺失調,經常反胃嘔吐,並且不時出現過敏症狀,渾身起疹。每天晚上,她都會醒來三、四次,醒來時渾身冒冷汗,晝夜陪伴在旁的媽媽就會馬上為她擦幹,以防感冒。


近兩個月來,佳慧的病情好轉了許多,致病的CD34+CD19+原始幼稚細胞占骨髓有核細胞(白血病細胞的一種)的比例,已經由化療前的68%降到現在的0.04%。主治醫生建議,等4、5期化療結束,病情得到控製後,最好盡快做骨髓移植,以治療造血功能異常;移植後,佳慧有望恢複健康。


“親人捐獻骨髓的費用會低一些。”黃女士說,她自己已經超過了50歲,不能給女兒提供骨髓;而佳慧哥哥做的低分辨檢測隻有5個點,醫生預計捐獻效果不理想,所以隻能尋求其他骨髓捐獻者。前不久,醫生告知,現在台灣有3位捐獻者的骨髓疑似合適,需先支付1萬多元檢查費用。黃女士說,從今年1月到現在,佳慧一共住院3次,治療費和在藥店購買高價化療藥,全家已經負債15萬元。“匹配成功固然最好,但對我們這個單親家庭來說,現在的月收入隻有兒子打工的3000多元,而移植和後續治療費用還需要50多萬元。”


曾經捐助別人,盼能重回校園

黃女士含淚說,“女兒患這個病很受罪,有一天又要做‘腰穿’,又要做‘骨穿’,這疼痛就是成年人也難以忍受。我都哭了,但女兒還是硬挺著,安慰我說‘沒事的’。我現在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救女兒,她從小父親就不在了,現在還要受這些苦,我心很痛。”為了省錢,黃女士買了一張60厘米寬的折疊床,方便日夜留在醫院照顧佳慧。佳慧說,“有一次,我發燒腳特別疼就哭了,媽媽就趕緊幫我揉腳,疼痛慢慢舒緩,就沒事了。”佳慧的哥哥也多次從深圳趕到廣州看望妹妹,讓妹妹一定要堅持下去,“你放心,雖然哥哥的工資不高,但是一定會竭盡全力救你。”


“佳慧的班主任也很負責,她來探病時還資助我們1000元,還發動全校師生捐款。”黃女士欣慰地說,同學們也很關心佳慧,經常來醫院探望她。“很多人都鼓勵我們堅持下去。但是麵對高昂的治療費,我隻能求助媒體,希望善心人士看到新聞後能幫幫我們一家,救救我的女兒。”黃女士說,之前她向不少平台求助,但獲得的幫助十分有限,為此想通過《南方日報》這個權威媒體呼喚更多好心人的出現。


佳慧說:“同學們來看我時還給我講上課的內容,叫我好好治病,康複了再和她們一起快樂地玩耍。”現在的她,“最想念的就是校園生活”,很羨慕健康成長的同學,希望自己的病盡快痊愈,重新坐在教室裏學習讀書。她說,“我之前還給白血病人捐過款,沒想到自己患上了這個病,痊愈後,要做一名誌願者,幫助更多的人。”


(善心人士可撥打黃女士的手機15916106335和她聯係)


圖文來源:南方日報



下一篇 : 是真的嗎???90%的白血病患兒家中曾半年內進行過裝修!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