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縣曆史名人大清總督田文鏡


田文鏡生年不詳,卒於雍正10年12月(1733)。在大清的曆史上田文鏡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就是這個人跟我們易縣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清史稿田文鏡傳》:田文鏡,漢軍正黃旗人。康熙二十二年,以監生授福建長樂縣丞,遷山西寧鄉知縣,再遷直隸易州知州。《清國史館原編清史列傳》記載得很詳細:田文鏡(康熙)三十一年(1692)遷山西寧鄉縣知縣,四十四年(1705)遷易州知州,四十五年(1706)內遷吏部員外郎,四十八年(1709)遷刑部郎中,五十一年(1712)改授監察禦史。田文鏡雖然在易州隻呆了一年的時間,但是這裏成了他的發詳地,此後在官場上平步青雲。雍正十年田文鏡走完了他讓人眼紅的一生,雍正帝“賜祭葬”於易縣,這次他可能就不走了。

他出道之時在這裏做知州,死後又陪葬在這裏。田文鏡的一生充滿傳奇,生前是封疆大吏,為人極“刻”,死抱雍正大腿,不顧同僚,也不恤民眾,幹了很多得罪人的活兒,所以死後為人詬病。清史稿田文鏡本傳說:“文鏡希上指,以嚴厲刻深為治,督諸州縣清逋賦,辟荒田,期會促迫。諸州縣稍不中程,譴謫立至。”對百姓也不怎麼樣:“是歲山東水災,河南亦被水,上命蠲免錢糧。文鏡奏今年河南被水州縣,收成雖不等,實未成災,士民踴躍輸將,特恩蠲免錢糧,請仍照額完兌。”正因如此,田文鏡受世宗眷遇,雍正六年,授河南山東總督,要知道,這可是雍正單為他設的官。也因他生前沒有走下人緣兒,到了乾隆朝,河南巡撫雅爾圖上奏說,田文鏡在豫百姓至今怨恨,不應入豫省賢良祠,要把他從賢良祠裏清理出去。隻是乾隆怕落下個“有悖前旨”的罪名,才沒有給撤出來。

對田文鏡的怨恨一直延伸到他的埋骨之地易縣。《易縣誌》記載了這樣一個傳說:

在乾隆皇帝繼位的第三年清明節前夕,乾隆帝來西陵掃墓,禦林軍前麵開道,鑾駕儀仗,文武官員、車輛、差役浩浩蕩蕩緩慢行進,連接數裏,旌旗蔽日。當行進到田文鏡墓前隊伍突然停下,乾隆帝問侍臣為何停輦,其中一侍臣騎馬上前問禦林軍。有個禦林軍鬥膽回話:“我們正要回稟萬歲,這是田文鏡總督墓,田公墓的門牆占了禦路三尺多,車輦不能通過,請萬歲定奪。”田文鏡生前是雍正皇帝的心腹近臣,乾隆皇帝聽了覺得不便追究,隨口說了句:“拉倒吧!”隨即起駕西行。誰料想,乾隆皇帝祭祖回來,沒幾天工夫,就見田公墓成了一片平地,僅僅剩下兩座雍正皇帝題寫的誄文碑,墓中所有建築均被拆毀。乾隆看後,不知怎麼回事,問:“田文鏡墓為何如此一片平地”?禦林軍回稟皇上:“萬歲,不是您老人家說‘拉倒’嗎?”乾隆皇帝聽完,歎了口氣,但並沒有怪罪拆墓的人們。真正可歎,田文鏡生前那麼大的官,竟連抬轎的也沒有為下。

這還沒完,據《易縣民國縣誌》載:田文鏡,康熙間曾任易州知州,後官總督,歿後葬於易州之北高村,墓前有雍正十一年禦製文臣碑。十餘年前(據縣誌成書時間,可推算到上世紀二十年代初),有冒稱田氏裔孫數人雲將檢骨還葬原籍,村人不察,聽其破墓,悉卷所有以去。

這不是傳說,這是真的。這就給人們留下一個謎:是真被田氏後人弄走了,還是給仇家弄到什麼地方措骨揚灰了?到現在都沒個下文。

應該說,田文鏡的一生還是完美的,他碰上雍正這樣的明君才能才得以發揮,不然像他這樣“刻”的人,是很難在曆史的舞台上演繹一番的。雍正給他很高的評價:田文鏡老成曆練,才守兼優,在任督撫時府庫不虧,倉儲充足,察吏安民,懲貪除暴,不避嫌怨,庶務具舉。拿到現在來說也是好官。

田文鏡能跟易縣扯上關係,也為易縣的人文、為易縣的曆史增加了一分厚重,如果當初北高村人能有前瞻性,阻止破其墓者,使他永久留在這裏,也使我們易縣的陵園文化不致缺憾。嗬嗬,有一句話,曆史不相信假設,就隻有缺憾了。

關於易縣旅遊

關注我們,通曉易縣旅遊那些事;加入我們,搭上旅遊致富直通車!



下一篇 : 曆史上有關葡萄酒的名人名言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