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古代為什麼不禁娼,真相太意外


有言情

——  遇見,就不算晚  ——

點擊上方藍色小字關注我們呦

來了就不要走,我們互相取暖



揭秘:中國古代為什麼不禁娼

真相太意外


01


  鳳岐一七三年。

  寒冷的冬季馬上就要過去,臨走還來了一場大雪。一夜之間,京城染上了一層白色。一處王府宅院裏,卻掛上了無數的白燈籠。

  “聽說賢王妃去世了。”

  “昨天晚上賢王妃吃晚膳時噎死的。”

  眾人看向說話的年輕男子,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男子得意地笑道:“誰不知道賢王妃是個傻子,每日就知道吃和睡,噎死她也是早晚的。”說完之後,見眾人都笑開了,男子的笑聲更大。

  酒樓裏響起陣陣笑聲,對眾人來說,賢王妃之死絕對是值得開心的。

  鳳岐國內,無人不知賢王妃癡傻,模樣又不好看,兩年前為了嫁給賢王,敲響聖鍾,跪在皇宮門外三天三夜。

  右相夫人以死要脅,也不能改變女兒丟人的行徑。最終,賢王仁慈,親自將奄奄一息的安大小姐送回府,並答應迎娶安大小姐為正妃。

  安大小姐成了賢王妃。

  而安大小姐的死皮賴臉,讓眾人不恥。安大小姐以死求嫁,在世人眼中就是恬不知恥。

  與外麵的熱鬧不同,賢王府今日格外的安靜。

  皚皚白雪在空中飄浮,映襯著白花白布裝飾門框,仿佛整個世界都融在了一片白色當中。往日清蓮軒內就無多少人走動,而今日更是寂寥。

  大堂內擺放著一副漆黑的棺木,高台正中放著一塊牌匾,上麵刻著三個字:安月如。

  空曠寂靜的大堂內無一人蹤影,婢女小廝們更是早跑得遠遠的,眼中滿是笑意,躲在不遠處看著,似乎王妃去世與府中無任何關係。

  “嗚嗚……小姐……”黑色棺木前,一個女子全身青灰色布衣著身,頭上戴著白孝,跪在火盆前輕輕抽泣著。

  女子嗚咽的哭泣聲在空無一人的大堂內格外清晰,單薄的身影微微抖動,映襯著微弱的火光,格外清冷而蕭瑟。

  “嗚嗚,小姐,你死得好冤枉啊……”心兒滿臉淚水,眼睛早已哭得紅腫,手裏給主子燒著一張張紙錢,心裏委屈之極。

  “小姐,都怪心兒沒用。我們在府裏時就受人欺負,沒想到他們那麼過分,居然連元寶都不給,嗚嗚嗚……”越說越傷心,眼淚早已打濕了小臉,伸手抹幹淚似想到什麼,小臉充滿恨意,喃喃道:“心兒知道,一切都是王爺跟側妃娘娘授意的。若當時不是側妃攔著,要是早一步有人下去救小姐上來,說不定……說不定……嗚嗚……”

  越說越傷心,心兒跪趴在地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當情緒微穩定,抬起頭後,眼中充滿了絕望,聲音死寂道:“心兒隻是一介丫鬟,當年若不是小姐把心兒救回來,心兒早就餓死街頭了。心兒雖知道小姐枉死,無奈心兒無能力為小姐報仇,隻能與小姐共赴黃泉,為小姐開路。”

  說著,心兒深深看了一眼牌匾上的三個字,猛地閉上了眼睛,身子向棺木衝去——

  咚咚……咚咚咚……

  就在心兒快要撞到棺木時,寂靜的大堂突然從棺木方向響起咚咚的悶響,一心求死的心兒一個急刹步穩住身子,瞪大眼睛一臉驚恐看向棺木,尤其是在聽到棺木中聲音越發頻繁響亮時,抖著聲音道:“小……小姐,別嚇我。”

  “放——我——出——去。”

  沉悶厚重的聲音從棺木中發出,這一詭變,心兒瞬間癱軟在地上,有些不敢相信喃喃道:“詐……詐屍了?”

  “外麵有人吱個聲,給我把這玩意挪開。”


02


  棺木中的聲音似頻臨爆發,熟悉的聲音讓心兒大了膽子朝棺木走去,看著被封死的棺木,心兒想打開看看,卻又有些猶豫,畢竟死者為大,萬一褻瀆了小姐的遺體,她萬死也不得已贖罪。

  “裏……裏麵有人自說話嗎?”萬一小姐沒死,怎麼辦?

  突然而來的想法讓心兒嚇了一跳,但想到若小姐真的沒死,自己怎能放棄?

  “有,給我把這玩意弄開。”

  安月如瞪著頭頂上這硬邦邦的玩意,周圍的空氣越來越稀薄,讓還沒了解狀況的安月如很不爽,尤其在聽到外麵那絮絮叨叨的話,到最後外麵那個丫頭居然有想死的念頭,嚇得她手軟腳軟趕緊敲著這板兒,話說她還沒到讓別人殉葬的地步。

  在外麵的心兒一心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試著喊喊的,根本沒指望會有人答應。沒想到話一出口,棺木內居然真有人回應自己的話,當場嚇軟了腳,驚恐萬分。

  小姐被人救上來的時候已經沒了氣息,連從宮裏趕來的太醫都一臉節哀順變的表情,說了聲為時太晚就匆匆離開。

  在太醫的宣判之後,所有人對小姐的死,非常肯定。心兒就算再傷心,卻也接受了事實。但……現在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家小姐會在棺材裏敲棺材蓋?難道死不瞑目,要出來報仇?!

  “媽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手腳也毫無力氣,頭一陣暈眩,讓一向冷靜自持的她也不禁爆了粗口,感覺自己有暈過去的趨勢,多年戰鬥經驗告訴她,若此時暈了過去,自個還能不能醒來還要另說。

  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下手更是毫不留情點了自己的痛穴,尖銳的刺痛讓她不禁抽了抽,但神誌卻逐漸清明。

  從小就有在黑夜中視物的本領,看著麵前這板,雙手緊貼其上,腳下用力,深呼吸……

  嘭……

  棺材板以優美的姿勢瞬間從棺木上飛了出去,裏麵的人更是雙手雙腳呈90度的姿勢,那模樣赫然和那僵屍沒有幾樣。

  “啊……”心兒看著小姐身子直挺挺地從棺木裏坐了起來,心髒猛地加快速度,眼白一番,暈了。

  而這邊,安月如從棺材裏直挺挺地坐起來,不斷調整著呼吸,也因為突來的亮光,有些刺眼。慢慢地睜開眼睛,打量起周圍的一切。

  白色的牆壁、被綁著白布的桌椅,就連梁上掛著的花布都是白色的。這番裝飾,就算再不在狀況中,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更何況她此時此刻還坐在一個關鍵的地方,這讓她想不明白都不行。

  一手撐著棺材,利落地從棺材裏躍了出來。在跳躍當中,安月如看到自己身上的裝飾。

  暗紅色的錦緞長袍繡著金色的牡丹,脖子上掛著一串玉串,碧中泛著金色,一看就價值不菲。雙手手腕上更是叮叮當當各帶著兩個玉鐲,同樣價值連城。

  安月如眉頭高挑,這什麼情況?!

  “啊……鬧鬼啦……”

  “天哪……王妃詐屍啦……”

  “啊……我暈了。”

  還未等安月如想明白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時,門外突然伸出了幾顆腦袋,有男有女,隻不過當與她目光相對,紛紛一臉驚恐爭先恐後往外逃,仿佛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跑慢的人,在對上自個目光,直接慘叫一聲,暈了。


03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為所動,安月如可沒忘記醒來時聽到那名叫心兒丫鬟所說的話,貌似這些人似乎不怎麼把自個當回事?!

  慢慢走到一個暈倒在地的小廝麵前,伸腳踢了踢,沒反應。安月如冷笑一聲,似說給自個聽又似乎說與旁人聽一般自言自語道:“這小子白白胖胖,想必吃了一定很補。”

  伴隨著話音剛落,一陣冷風恰好吹來,躺在地上呈暈倒姿勢的小廝身子明顯抖了抖,尤其在感覺到一股迫人的壓力時,終於裝不住了,一個翻身跪倒在地,不住地磕頭哭道:“王妃饒命,王妃饒命啊……小的肉是酸的,不好吃……王妃饒命啊……”

  一邊說著一邊磕著響頭,生怕這死而複活的王妃真把自個當食物補了。

  “行了,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古色古香的亭台樓閣,根本與充滿現代科技的21世紀,沒有一點相似之處。安月如清楚地記得自己深愛了八年的男人,在把自己送與他生日的匕首送到自己胸口時的情景,她以為她死了,誰知道再睜眼卻是這番模樣。

  “您……您在河邊賞魚,不……不小心落水了,救上來後沒了氣息,我們以為……以為……”說到最後,小廝都要哭出來了,因為剛剛他一不小心看到王妃臉上滿臉煞氣,他要被吃了……

  “以為我死了?”

  “是……連太醫都說……嗚嗚……王妃娘娘饒命,不要吃我,嗚嗚……”小廝對上王妃深邃的眼睛,腦中一空,真要暈了。

  “行了,找幾個人把這裏東西都撤了,要是我回來看到這些東西還在……”嘴角冷冷扯開一個弧度,那笑容比屋外的飛雪還要冷冽。

  “小的立即去辦。”一聽這話,小廝飛快跑了出去,中途有些忐忑轉頭看了一眼,卻在看到王妃輕而易舉把心兒扛到肩上進了裏屋時,腳下一滑狠狠摔在了地上。

  嗚嗚……心兒要被吃了嗎?天啊……

  尼瑪,我穿越了?!

  “天哪,你知道嗎?清蓮院那主兒,人都死了都能活了,真他媽的見鬼了。”花園內,幾個小廝丫鬟們圍在一起,嘰嘰喳喳討論著這幾日府裏都傳瘋了的事。

  “是啊,我也聽說那蠢貨活過來的時候把小根子給嚇得不輕,都三四天了,還在床上病著呢。”一個小丫鬟悄悄說著,臉上滿是同情。

  “不是有句話叫做禍害遺千年嘛,當初能那麼死乞白賴嫁到王府,就衝著這點也不是輕易死的貨。”

  “是啊。隻不過這次,側妃娘娘可要氣著了,花了那麼多功夫,到最後還不是……”

  “呸呸呸,小聲點。這話你都敢亂說,不要小命了?”

  “哦,對對對……瞧我這嘴。”

  花園裏小廝丫鬟們嘰嘰喳喳聊得熱乎,沒有發現花園不遠處一頎長的身影。

  鳳奕一臉玩味看著不遠處那些聊得熱火朝天的下人們,對那個死而複活的三王妃倒有那麼幾分興趣。

  “這三哥府上就是這麼有趣,尤其在現在這時局,想必右相要是知道愛女死而複活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呢?”略顯蒼白的臉色掛著一副看好戲的模樣,鳳奕有些迫不及待地去看看他三哥的臉色了。

  “右相該哭該笑我不知道,但三王爺肯定想哭,我知道。”站在鳳奕身後的一黑衣男子,一臉冷酷同樣看著那些下人,冰冷的氣質在與寒冬對比下,似乎寒冬都比較溫暖一些。

  “走,去瞧瞧,咳咳……我這身子啊……”說著,鳳奕煞有其事咳嗽了幾聲,掩去了臉上的笑意,隻剩下眼中神光流轉,卻也轉眼消逝。

  “主子您身體不好,屬下扶您。”黑衣男子上前幾步扶著主子,那守護者的姿勢,仿佛病弱的男子少了自己的支撐就會摔倒一般。

  “銳,你太貼心了。”


04


  清蓮院中。

  心兒興高采烈地端著一碗燕窩,腳步輕盈朝著院子走去。自從四天前小姐死而複活,心兒感覺自個就跟做夢一樣有些不敢相信,要不是小姐溫熱的體溫和那熟悉的表情,她還真以為自家小姐詐屍了呢。

  “小姐,喝點燕窩吧。”一進屋,顧不上滿身的寒氣,趕緊把燕窩端了過去。

  “放著吧。心兒過來坐,我有些事問你。”經過幾天的修養,安月如差不多也知道了現在的處境。

  她,曾經是MIV特工。主要為國家完成一些明麵上不可處理的事情。一次任務派遣絞殺毒瘤,卻不想真正的毒瘤卻一直在自己身邊。

  她的丈夫,她深愛了八年的丈夫兼搭檔。居然是潛伏在組織裏的軍火暗探,她清楚地記得,在自己擒住毒瘤首腦時,是她的丈夫用著自己送他的匕首送進了自己的胸膛,用無比熟悉溫柔的語氣說著他的身份。

  當她不可思議看著自己深愛的男人,一臉厭惡猶如扔垃圾一般把自己扔給了那群手下,她冷笑了一聲,用盡最後的力氣,引爆了早已秘密安排埋藏周圍的炸彈,既然要死,那麼也絕不讓他好過。

  爆炸聲後,自己就失了意識。再醒來時,就是那戲劇性的一幕。一樣的麵容,一樣的名字,卻不一樣的身份,安月如知道,她穿越了。

  心兒坐在安月如對麵,看著小姐沉思模樣,沒敢打擾。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感覺小姐自從醒來後,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雖然一樣對她很好,但以前小姐對王爺那股說不出的癡迷似乎不見了。不然以小姐的性子,醒來第一件事肯定會去找王爺,但現在似乎根本都沒想到這裏。

  “心兒,其實有件事一直都未與你說,怕嚇壞你。”既然有了新的身份,那麼就要掌握一切有利情報,她從來不是一個被動的人。

  “啊?小姐,你別嚇我。”從未有過的認真語氣,讓心兒嚇著了,一臉急切地開口問道。

  “也不是什麼事,別擔心。”看小丫頭一臉焦急模樣,安月如有些心暖,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繼續道:“隻是自從上次醒來,突然發現有些事不大記得了。你一直跟著我,想來這些事你一定記得。”

  “不記得了?要不要請太醫看看?”心兒聞言,一臉焦急緊張。

  “不用,就是每次仔細想的時候就頭疼。”手輕撫著額頭,似有些難受。

  “那就不想了。小姐想要知道什麼,問心兒就好。”

  “嗯。”點點頭,安月如問道:“心兒,你對我落水的事,知道多少?”

  若她沒記錯的話,醒來的時候似乎聽這丫頭說是什麼側妃王爺,當時頭暈沒理清,但若真是人為,她不介意把隱患扼殺在搖籃裏。

  “這……”聽到小姐問到這件事,心兒有些猶豫,不知該說不該說。

  “沒事,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這府裏我能相信的隻有你了。”

  “小姐……”一臉感動,心兒立馬拋卻所有顧忌,一股腦地把知道的事慢慢說了出來。

  “五天前,小姐在花園的鯉魚池邊賞魚。當時正好巧遇王爺和側妃娘娘,就上前邀請。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小姐就與側妃娘娘吵了起來,王爺當時正在旁邊,見你們吵了起來,轉身就走。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在王爺轉身的時候,你就從廊上翻了下去落了水。”

  “這麼巧?”她可不相信好好的人,就那麼翻了下去。那個鯉魚池她去看過,護欄有半人高,想要意外翻下去根本不可能。

  “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小姐你落水後王爺吩咐人下去救您,然後就走了。”說到這裏,心兒有些吞吞吐吐,神色更是猶豫萬分。

  “後來呢?”

未完待續……

   由於篇幅有限,小編隻能連載到這裏咯……

趕快猛戳下方“閱讀原文”繼續觀看吧~~~


下一篇 : 【揭秘】一位國學大師的太極精悟(內有珍藏心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