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師的掙紮:教學還是科研?


熱文導讀 | 點擊標題閱讀

中國最年輕院士北大演講:學問外的一切隻是副產品

寒門北大才女劉媛媛勵誌演講:不抱怨、靠自己

斯坦福開學演講:別在不斷的優秀裏,最終走向平庸

美國新總統女兒給父親的拉票演說,簡直是演講界的教科書!



在給本科生上課和實驗室做科研之間,大學教師會選擇哪個?教學和科研是否非此即彼,究竟孰輕孰重?


人們似乎已經傾向於認為大學教師普遍「重科研、輕教學」。但是,近日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發布的大學教學調查報告,卻給了我們不一樣的答案。


今年,《泰晤士高等教育》首次使用教學調查(Teaching Survey)替代往年的大學工作調查(University Workplace Survey )。經過2016年數月的工作,該研究的調查小組收集了約1150名高等教育從業人員對教學工作的看法。其中,90%的受訪者為教學科研人員;約85%的受訪者來自130多家英國高等教育機構;還有來自世界各國的行政管理人員參與了調查,地域範圍涵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歐洲和亞洲等地區。


圖片展示了此次調查受訪者的構成。可以看出,調查的受訪者以教學科研型教師為主、主要來自英國高教機構、學科以人文社科專業居多。


讓我們先看下這次調查獲得了哪些主要結論:

  • 大學教師喜歡教學,但沒有足夠的時間備課。

  • 約一半的教師認為學生缺乏必要的課前閱讀且沒有為接受高等教育做好準備。

  • 大多數教師表示,學生對低於預期的成績怨言不斷。約1/3的教師認為高等教育的標準正在下滑。

  • 來自英國的教師強烈反對「全國學生調查」和「教學卓越框架」並聲稱後者對於提高教學質量毫無作用。



老師們喜歡教學


此次調查結果表明,教師們像對待科研一樣,對教學充滿熱情。


88%的大學教師認為,教學是他們職業滿意度的重要來源。僅有6%的教師對必須承擔教學任務表示不滿。


約29%的受訪者認為他們通過教學能獲得比科研更多的收益,30%的受訪者表示更重視科研;而41%的受訪者認為教學與科研同樣重要,並且反駁了譴責大學教師重科研、輕教學的社會輿論。


教學仍然是學術工作的主要部分之一,對大多數教師來說,這也是工作滿意度的重要來源。教學和科研互為補充,在塑造教師學術身份的過程中起著同樣重要的作用。

by 英國巴斯大學組織學教授 Yiannis Gabrie


實際上,當被問及「教學是否是大學教師最重要的職責」時,39%的教師表示認同,24%的人不認同。在受訪的行政人員中支持這一觀點的比例更高,48%的人認為教學是教師最重要的職責,隻有33%的人表示反對


同時,教師在教學上的時間投入也多於其他活動,約1/2的受訪者稱他們花在教學上的時間多於做科研和行政管理。



但是,教學讓老師感到痛苦


隨著班級規模的不斷擴大、學生日漸減少的學習投入以及愈加苛刻教學要求,一些教師表達了他們的失望與不滿


現在,教學已經是一種痛苦而非享受了在大課堂中無法很好地了解學生。研究生課上的人數雖然不多,但學生們又總是昏昏欲睡,並且很多學生英語能力不好。他們見到我時也總是在抱怨成績。

by 英國某校一名高級講師


調查結果凸顯教師對小班授課的強烈願望。57%的教師傾向於在一個相對規模較小的班級中進行教學,而不是講座式授課;僅有14%的教師更喜歡所謂「講台上的聖賢」的教學方式。


當然,有許多教師仍然對自己的教學充滿感情,他們表示:「不要把教學(和學生)看作萬惡之源,要享受它。」「教學是一個對話的過程。當這個過程發生時,你永遠無法預測即將發生什麼,這將會帶來無限的的喜悅。



科研可以促進教學


一些教師描述了在教學中運用個人研究的重要性,83%的教師聲稱他們的教學得益於自己所做的研究,僅有7%的人表示了相反的意見。


一位來自英格蘭南部大學的高級講師表示:「教師要通過專業來設計課程,而不是始終講授一門陳舊的課程。」另外一位來自教育學校的高級講師補充說:「大學的教學應該基於學術研究展開——畢竟其他的一切都能夠從互聯網上找到。」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主任(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Nick Hillman自2006年來便領導研究所開展一年一度的學生態度調查。


在他們最近一次調查中,僅有35%的學生認為老師通過研究鞏固和提高了他們的專業知識。因此,他認為此次教學調查揭示的高水平研究型教學是一個重要發現,因為這與目前學生的觀念並不相符。而這種差距解釋了為什麼學生對於從課堂上獲取的信息有不同的理解,「如果教師認為他們的教學是基於研究開展的,那麼他們需要使學生能夠更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



學校重視教學?教師表示懷疑



教師個人態度與學校導向之間的差別


盡管許多大學教師認為教學與科研追求同樣重要,但他們並不確定自己所在的學校是否也這麼想


調查顯示,55%的教師和63%的行政人員認為自己所在的機構更重視科研。起來,老師們對學校對教學的重視程度持悲觀態度。


當被問及是否有可能通過優秀的教學成績獲得職稱晉升,他們也表現出同樣的沮喪。盡管有34%的教師和37%的行政人員認為可能通過教學表現獲得成績,但認為不可能的人數更多,其比例分別為47%和50%。


我懷疑,在一些老牌大學裏,教師仍然有可能通過傑出的教學貢獻而非優秀的研究成果來獲得晉升,但是這樣的機會正在變得越來越稀少。

by 一位畢業於老牌大學的教授


大多數受訪者對於學校的不滿之一在於缺乏足夠的備課時間。


從調查數字來看,超過半數(51%)的教師表示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備課,僅有34%的教師表示時間充足。一名來自英國的醫學係主任解釋說,根據經驗來講,課堂上1個小時的教學需要教師進行3個小時左右的準備,但這樣的時間需求對於一些機構來說恐怕過於奢侈。


這種情況需要引起關注。學生的父母和資助者付了教師大部分的薪水,所以他們有權期待教師提供精心準備的課程和講座。

by 巴斯大學Gabriel教授


調查反映出的另一個棘手問題是與教學相關的行政管理負擔:72%的教師和62%的行政人員認為類似的行政管理工作過於複雜。


一名高級講師抱怨說,在工作中他不得不通過各種不同的IT係統來管理學生、項目和各類申請的信息。「隨著項目問責製和一致性需求的不斷增長,行政工作在實際教學和學生學習活動中受到了過度的關注。」


教學本身並不浪費時間,但教學準備和評估打分的過程卻消耗了大量的時間。

by 多位受訪者



學生做好上大學的準備了嗎?


現在的學生做好準備了嗎?


很多教師對學生的行為準則、動機和學術能力深感擔憂。多達52%的教師表示學生在課前未按要求完成相關閱讀,僅有不到1/4的教師認為學生做好了課前準備。


學生們學習更多的是為了通過考試,而不是真正學習一門學科。

by 一位大學教師


另一位法學專業的教師表示:「幾乎很少有學生會閱讀清單上的資料,他們僅依賴於課堂講義或幻燈片。絕大多數的法學係學生不會通過完整閱讀一個判決案例來理解整個判決的推理過程,而是依靠總結來完成。」


還有老師無奈的說:「我們被(行政管理人員)告知不能關注那些來上課的學生是否做了充分的課前準備,因為這可能會削弱他們今後上課的積極性,從而影響了出勤率這樣的關鍵數據信息。」


沒有做好準備的話,學生們能適應大學的高等教育嗎?


48%的教師和43%的行政管理人員給出了否定的答案,僅有28%的教師和38%的行政人員認為現在的學生為接受高等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目前的分歧還在於這種情況是否比前幾年更為嚴重。39%的教師認為當代學生的智力水平及對大學教育的準備程度不如前幾代學生,但也有34%的教師不這麼看。針對這一觀點,行政人員支持與否的對應比例為29%和42%。



大學教育標準在降低嗎?


在這一方麵,不少教師達成了共識:近年來,大學錄取學生的標準確實有所下降。有教師表示本科教育的入學要求逐年減少,這意味著大學接收的大量學生幾乎沒有受過專業教育。


不過,一位創意藝術教授認為,現如今,學生綜合能力參差不齊是不可避免的趨勢:「當高中畢業生進入大學的比例由7%上升至45%後,錄取標準必須與之前有所不同——我們應該用開放和歡迎的心態來對待這一變化。」


而在教學過程中,剽竊成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雖然僅有27%的教師和26%的行政人員懷疑學生是否經常發生侵權抄襲的行為,但高達60%的教師聲稱,他們至少發現過一次學生作弊的行為。


這主要是因為學生對於學術規範的理解不到位,同時也存在某些學生花錢買論文(或請人代寫論文)的情況。即使一個平時成績很差的學生突然得了70分,也幾乎無法證實學生存在學術抄襲。

by 一名社會工作學教師


公然作弊懲罰的局限性也使很多教師感到擔憂,包括巴斯大學的Gabriel:「我曾見過一個學生因在宿舍吸煙引發火災警報所受的懲罰,遠比徹頭徹尾的學術抄襲行為所受的懲罰重得多。」


大學評價是否保持了原有的水準?


至於大學是否正在「簡化」課程,教師們認為從學術觀點來看,答案是否定的。45%的教師和 48%的行政人員不認為所在機構的評估標準有所下降,而33%的教師和29%的行政人員認為機構評估標準正在下降。


部分受訪者在這一問題上表達了自己的擔憂。例如,一位來自英格蘭北部大學的護理學高級講師說:「我們發現這一代的注冊護士並不能很好地進行批判性閱讀或連貫寫作,但是他們已經通過某種方式獲得了學位——這令人擔憂。」


相對較少的教師表示,他們麵臨提高學生成績的直接壓力約1/7的教師表示教學管理人員未經他們同意就擅自提高學生成績;近1/4的教師表示教學管理人員要求他們在給學生打分時使用相對寬鬆的標準。


許多大學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以犧牲教學質量為代價來提高學生滿意度上。在這樣一種考試委員會嚴格審問的文化下,若課程首次考試通過率低於90%,教師需要作出說明。許多成績不達標的學生能夠通過考試僅僅是因為一些教師反複麵臨學生表現不佳的壓力和指責。

by 一位高校教師


在近年來學生分數膨脹的趨勢中,來自學生方麵的壓力也起到了作用。68%的教師和74%的行政人員稱,如果學生發現自己的成績低於預期,他們通常就會抱怨。


如果學生對自己的分數有所懷疑,教師通常會給出更高的分數。因為如果學生抱怨他們的分數,教師不會因為浪費時間處理該問題而獲得額外的酬勞,所以隻能提高分數讓學生滿意,然後繼續教學。

by 澳大利亞某高校兼職教師




技術對教學是把「雙刃劍」 ?


調查顯示,教師們認可技術為提高教學帶來的價值


盡管麵臨課程錄製等後勤問題及一些額外工作,一半的教師和68%的行政人員認為,推動發展數字化的教學方式能夠幫助學生;僅有27%的教師和12%的行政人員認為網上課堂的學習對學生沒有幫助。但是,有45%的教師表示,網上錄播課程降低了學生的出勤率


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學生不來上課,甚至隻是參加網上學習。出勤率的下降以往常常出現在課程第六周左右的時間裏,而現在從第一周開始就出現了這一趨勢。

by 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高級講師


同時,一位來自英格蘭南部大學的係領導稱,這種網絡錄播課程讓學生們變得越來越懶,他們不來上課,甚至不知道如何做筆記。大量的學生曠課現象也使她無法進行正常的課堂提問環節。


不過,許多教職人員認為,課下使用社交媒體與學生交流能使雙方受益,39%的教師和49%的行政人員認為這有助於學生學習。然而,盡管有39%的教師喜歡與學生通過社交媒體進行交流,他們當中,僅有24%的人經常使用這種方式,另有57%的人並沒有這麼做。


調查結果還表明,很多教師常常被學生頻繁的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消息打擾,44%的教師稱他們必須不間斷地給學生回複。然而43%的教師並不認同這一做法,也僅有11%的行政人員認為教師應該「不斷地」在線回複學生。



國家政策沒有用 ?


調查顯示,在與教學有關的國家政策方麵,大多數英國教師強烈反對「全國學生調查」(National Student Survey,簡稱NSS)和即將實行的「教學卓越框架」(teaching excellence framework,簡稱TEF)


受訪者對NSS和TEF的看法


TEF由英國政府提出,旨在提升大學教學質量,並試圖將質量指標與大學財政經費掛鉤。英國大學與科學國務大臣曾公開表示,TEF的目標主要包括:確保所有學生獲得優秀的學習體驗;打造教學和研究具有平等地位的文化,優秀的教師與優秀的研究人員享有同樣的晉升機會和薪酬;以學生的表現及滿意程度來判斷教學質量,並以同樣的方式考核研究評級等等。而麵向全國大學生進行的NSS也成為衡量大學教學質量的標準之一


當被問及在TEF中發揮核心作用的NSS分數是否能夠準確地代表教學質量時,僅有7%的教師以及10%的行政人員表示認可。相反,82%的教師和71%的行政人員並不認可,主要原因是學生會用懷疑的態度對待教學並對教學施加壓力。


調查結果顯示,43%的教師認為NSS給予了學生過多的權力,25%的教師不同意這一觀點。相比之下,同意這一觀點的行政人員所占比例僅為28%,而不同意的比例達到35%。


雖然一些學生活動人士希望通過組織一場全國性的抗議活動來抵製NSS,但教職人員原則上並不反對NSS35%的教師和59%的行政人員表示支持這一政策;另有32%的教師和17%的行政人員認為,如果沒有類似的全國性學生調查,學生們能夠做得更好。


Gabriel表示,「人們普遍懷疑NSS評分的準確性,學生們也意識到如果在調查中貶低學校,有可能會影響自己的學位。」但是,他認為NSS是一個「積極的製度」,因為這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給學生提供一個為自己發聲的機會。另外,這也能夠督促學校領導認真地考慮和對待學生提出的問題,這對於學生和教師來說都是有益的。


調查結果也顯示了受訪者對於TEF極大的反對。僅有4%的教師和6%的行政人員認為擬定的框架能夠準確地評估教學質量,反對該框架的比例分別高達71%和75%。此外,僅12%的教師和18%的行政人員認為該框架能夠幫助提高教學質量。


目前,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是TEF是否能夠提高教學機構的聲望。僅有29%的教師和37%的行政人員認為能夠提高,而反對該觀點的比例分別為48%和39%。


TEF的存在隻會加重官僚負擔,不會對提升教學質量有任何幫助。TEF的結果隻會用於大學排行榜之中,與學生的實際經曆沒有太大關係。

by 一位高校教師


教職人員為TEF的改進提出了一些建議。其中,最普遍的建議是該框架應當囊括「學習增益」的評估方法:即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獲得的學術進步。42%的教師與行政人員認為按照這一標準,能夠相對合理進行大學評估。


另一個分歧在於TEF是否應該考慮大學教師獲得高等教育學院的教學認證(HEA,Higher Education Academy teaching accreditation)的比例。調查結果顯示,70%的受訪者持有教學資格認證,有41%認為TEF應該將該認證納入評估範圍之內,支持該觀點的行政人員比例為54%。


多位教師發表言論支持教學認證。一位教師表示,「如果一位教師真的希望對學生的學習負責,那麼他應該願意通過進修繼續他的專業發展。」一位人文學科的教師認為,獲得教學認證是「到目前為止,在我的學術生涯初期最為繁重的一項任務。」


一位來自羅素大學聯盟的教師回憶道,「一位同事問我:三個學位和十年學術經曆對你來說還不足夠嗎?最簡單的答案是:不。如果你不願意定期接受教師資格認證的進修培訓,你就無法給予學生最好的指導。


如何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最近一段時間有學生因為剛進入科研領域,對科研有點摸不著門路或找不到方向,或者是因為實驗中經常發生或大或小的失誤,過來問我該怎麼辦。


考慮到這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之前在科學網上已經有不少學者也談到過這樣的問題,我除了建議他們上科學網來看看之外,就這個問題我還是想談一點個人的經驗以供參考。




我們先從具體的地方談起。


做研究,有點像打仗,“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有的導師對學生說做某個方向,做什麼問題,然後就撒手不管了。學生就懵了,就這樣?那我下一步具體該幹啥?


導師也不說,自己也問不出個究竟。更不幸的是,別人好歹還有個師兄師姐可以問一下,自己是個獨苗,咋辦?


我說,“咋辦?要不問人,要不問書,要不問網”。不搞清楚導師說的問題是啥,就叫做“不知彼”。通過上麵的“三問”,搞清楚敵人在哪兒是首要的。然後呢?


然後就是你的兵力、武器、戰術部署可不可以全殲敵人的問題。這就要求“知己”。什麼才是你的“兵力、武器、戰術部署”?


聽好啦:你的知識儲備和你的技術能力是你的“兵力”,你們實驗室的設備是你的“武器”,你的實驗方案是你的“戰術部署”。


好了,接下來該幹什麼就不用我再贅述了,別問我怎樣屯兵、怎樣練兵、怎樣購買武器、怎樣排兵布陣,那隻需要一個詞就可以結束這段,這個詞就是“學習”!


會有人說啦,“學習”誰不會,咱們都是從小學到大的。


且慢,你說的那個學習,叫做“有監督的學習”,就是有老師教的那種,穀歌圍棋“阿爾法狗”也是如此。


要是老師不教你,隻給你一個方向就叫你去學,那你該怎樣去學呢?隨便找幾本書看看?


非也!


這種自己獨自去尋找知識的能力叫做“自學能力”。自己去學,不是說隨便怎樣就可以的,不學會動腦筋、想辦法,知識是不會那麼容易就進到你腦子裏的。


在自學過程中遇到問題,有的時候不是“問”就能夠解決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詞就是“思考”!


不動腦筋多想幾個“為什麼”,是絕對不會明白知識的奧妙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這個就不用我解釋了,不明白的人請“百度”一下。


那接下來呢?是啊,學也學了,思也思了,接下來是什麼呢?


“小子,老板給你的任務你忘了?”


對啊,導師叫你幹什麼來著?做實驗啊!


我們學習和思考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把實驗做出來,除此之外沒有第二個目的!實驗做不出來,想瞎編些結果嗎?


那是找死!科研講究“以事實為基準”,不是“事實”的結果是不能夠發表的,一旦被發現作假,你“還想在學術界混嗎”?


話說回來,實驗本身也是一種學習,而且還是更重要的一種學習,為什麼?大家想想,我們誰的實驗從頭到尾會不出點問題?出了問題該怎樣辦?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不討論行嗎?不去查資料行嗎?不冥思苦想行嗎?


所以說,這是一種特殊類型的“學習”和“思考”。一旦問題解決,大家都會受益匪淺,知識水平和思維能力一定會得到很大的提高。


而這個推動大家不停地去“學習”和“思考”的是個什麼東西?


答案就是這個“實踐”!“實踐出真知”嘛。


那要是不“實踐”,出的會是“真知”還是“妄言”,誰知道呢?

對於剛踏入科研領域的年輕人來說,在科研方麵“學習、思考、實踐”都比較欠缺、需要進一步磨練,這是事實,也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不能夠強求,也不能夠拔苗助長。


但問題在於,導師是否也這麼認為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學生通常渴望與導師經常交流一下學術或是生活方麵的問題,但有的導師不是沒時間就是不願意,也有的學生自己很靦腆,從不主動找導師交流,所以這裏我就單獨談一下“交流”的問題。


好的思想從何處而來?與世隔絕會產生嗎?閉目塞聽會產生嗎?


非也!如此這般產生的隻可能是“胡思亂想”!


好的思想從來都是通過“實踐”和“交流”得來,所以,作為科學界的新人,最快提升自己視野的方法就是找水平比自己高的人去交流,主動一點,“臉皮”厚一點,承認自己的不足,多聽多問,能者為師。


久而久之你就會發現,其實有很多人都樂意和謙虛好學的人交流的。


如此一來,你的眼界、你的思想就會很快得到提高。



“學習、思考、實踐、交流”挺簡單的嗎?


誰不會呢?


誰又真的很會呢?


你常常讀書、讀文獻嗎?


你會對書中或是文獻中的一些方法、結論有自己的想法嗎?


你的實驗會不會出問題?


出了問題你知道原因何在嗎?


你找的那些原因客觀嗎?


知道原因了那你怎樣去解決呢?


你解決不了你會找其他人幫忙嗎?等等。





要真想提高自己的科研能力,就得在這四個方麵下苦功夫,“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就別想了,任何懶惰的人都是最不明智的人。


懶惰有兩種情形,一是身體的懶惰,二是思想的懶惰。


身體懶惰的人不肯在實驗上親力親為,思想懶惰的人常常用“想當然”來代替艱苦的學習和思考。


學生當中有這兩種情形的人,其實導師當中也有。




清華科技大講堂開講了,第3季直播預告

----後台回複【活動】,免費報名直播----


第1期直播——邁向智能(時代):暢談python機器學習實踐

第2期直播—— 軟考那些事兒

第3期直播——小強觀IT之測試行業發展趨勢解析

第4期直播—— PPT設計之道:理性與美感的融合


作者 |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圖文來自網絡、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係我們以便處理。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

編輯 | 老貓

讀書吧 QQ群:481160039


-END-


----後台回複對應字母,獲取相關精彩內容----

C1】最新教育、大數據、編程、科技文章和資料         

C2】往期公眾號精彩文章

C3】教學視頻、直播、教學論壇回顧                             

C4】計算機類推薦教材    

C5】最新教學會議、活動通知

C6】IT簡史——人物連載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