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華為是如何建成了自己“警惕與自我批判”的深厚企業文化的?


 

華為是怎麼把17萬知識分子變成“土匪”,又把“土匪”變成能打仗的兵的?華為是如何建成了自己“警惕與自我批判”的深厚企業文化的?華為從不講“創新”和“變革”的情況下是如何做到創新和變革的?華為向共產黨學了什麼又向西方學了什麼?

 

一、組織黑洞:山頭,腐敗,惰怠

 

生理學家認為,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是帶著病毒來到這個世界。馬克思說“人從出生之日起,就大踏步地向墳墓邁進”。一個組織又何嚐不是如此?政治組織、社會組織、企業概莫如此。當它生機勃勃的誕生之時,腐蝕、侵蝕這個組織的各種病症也都相伴而發生了。

 

組織的病症源於人,源於人性。西方組織管理學認為,人天生是自私的,懶惰的,貪婪的,正因為單個的個人與生俱來的自私、貪婪、惰怠,所以,當這些攜帶著同樣病毒的一群人,構成一個組織的時候,也同樣就構成了對組織從發生、發展到終結的全部生命過程的挑戰。

 

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疲勞。一個人保持階段性的活力、激情是容易做到的,一個組織保持兩年、三年、五年的活力也是相對容易的。但是,持久地保持激情與活力,大概是組織領袖們所隨時麵臨的難題。

 

員工疲勞症。一個新員工剛進到公司,開始是積極、向上的,八點上班他七點半就到,晚上下班以後還照樣在辦公室加班,但當一個新士兵變成一個“兵痞”,他就缺乏活力與激情了。當一匹馬從戰馬變成懶馬,變成病馬的時候,這個馬群一定會出現類似於傳染病一般的普遍惰怠與散漫,普遍的不想作為。

 

比員工疲勞症更可怕的是領袖疲勞症,也就是管理者的疲勞症。領袖是一幫什麼人?是一幫永遠富於妄想症的冒險家, 中國社會最缺乏的是企業家精神,企業家精神中最重要的第一是冒險精神,第二是永不懈怠的持續的冒險精神,也就是說領袖必須像永動機一般的思考和行動。所以,組織的領袖是否能夠保持持續的激情與活力,持續的奮鬥精神,才是一個組織的關鍵,但是光有這個關鍵還不行,還必須點燃起整個組織的全體參與者、追隨者們持續的夢想,持續的激情。

 

我們把組織的惰怠現象稱作“組織黑洞”——類似於宇宙中的“黑洞”——任何接近於天體黑洞的物質與能量都會被瞬間吞沒掉。所以組織要遠離“黑洞”,通過強健組織的正能量以戰勝“暗能量”。

 

組織黑洞的第二點就是山頭主義。組織中的山頭、體係、派別幾乎是普遍存在的。組織變革的大多數指向是圍繞著鏟山頭而進行的,山頭是人類心理、生理現象的必然產物。這一問題在華為早期的十多年曾經也是嚴重的,這跟華為早期的曆史有很大關係。兩萬人民幣起家,不到十個人,做交換機的倒買倒賣,活下去是這個企業的唯一使命。怎麼活下來呢?誰能為公司拿到合同,拿到救命錢,誰能為公司帶來產品,從一無所有到有產品,誰就是公司的英雄。幾乎所有的中國民營企業,原始積累階段都是個人英雄主義文化所主導的。

 

這樣一種個人英雄主導的文化帶來了企業的高速發展,從1988年成立,到1998年這十年時間,華為超越了中國的所有對手(當時的巨大中華,巨龍是軍隊企業,大唐是國有企業,中興是處在深圳的國有企業),然後成為中國第一。但是,這種中國第一帶給任正非的是什麼呢?

 

任正非在《一江春水向東流》那篇文章裏講,華為當時山頭林立,主義盛行,真不知道該朝哪兒走。很多組織,包括很多企業,當大家一起共患難時,上下一心,有高度的凝聚力,但是當它稍稍有一點兒基礎,有一些財富的時候,英雄們的那種英雄情結所衍生的欲望、野心和利益集團之間的那種貪婪的訴求,就常常把這個組織撕裂了,把這個組織的團隊精神、凝聚力扭曲了。

 

第三個組織黑洞是腐敗。腐敗問題也是人類組織與生俱來的問題。國家有,社會組織有,一個以財富的增長為核心目標的功利性組織中,腐敗更是普遍存在的現象。華為曆史上這種問題也不少,比如關聯交易,每年的銷售額,十年前也是五六百億人民幣,五六百億人民幣要靠大量的供應商支撐的。這裏麵當然就會產生關聯交易問題。2006年,在馬爾代夫的一家度假酒店,公司召開了一次高層會議,專門討論清理關聯交易。從任正非開始,所有公司高層跟華為有關聯交易的親戚朋友的公司全部進行清理。在此基礎上進行從上到下的幹部廉政宣誓活動,從此這個事情就堅持下來了。今天還有沒有?我相信現在少多了,但是,關鍵還需在製度上解決問題。

 

華為的審計部是一個很厲害的機構,任正非有一次到日本去出差,被審計出來在酒店洗的衣服放在報銷裏麵,審計部的頭兒就找任正非談話,對不起得退回來,退回來還得寫檢討。

 

華為所有的人不能坐飛機頭等艙,任正非畢竟70多歲了,到全世界各地他得坐頭等艙,對不起,多出的錢你自己朝裏填。所以,每出一次國任正非就“虧損”一次。

 

在我們稱之為組織的三個黑洞中,其實最最可怕的還不是腐敗和山頭問題,而是惰怠,是組織疲勞。曆史是最可怕的敵人,一個人青少年時期生機勃勃,什麼錯誤都可以犯,也敢犯,也犯得起,一個組織也是如此,早期可以不斷去嚐試失敗,在失敗中找到成功的路徑。但到一定階段,當這個組織有了曆史,組織就開始慢慢變的板結起來。控製多一點兒,還是控製弱一點兒,常常是一個無解的話題。

 

二、警惕意識與自我批判

 

一個企業,一個組織,如果總是背負成功與輝煌的包袱,這個企業其實也離死亡不遠了。所以,任正非講華為是沒有曆史的公司。

 

在華為的任何角落看不到華為過去的曆史,沒有一張圖片有任正非的形象,全球各地的辦公場所看不到哪個中央領導視察華為的照片……華為也是一個沒有功臣的公司,華為一位高管對我說,華為是一個不承認功臣的公司,老板也是,也就是說當任正非退休以後,任正非也不會被供在華為的殿堂裏。

 

任正非說過,我從來不在乎媒體現在、今天、明天怎麼看我。第二,我也不在乎接班人是否忠誠,接班人都是從底層打出來的,打出來的英雄同時又能夠進行自我否定,自我批判,同時又有開放的胸懷,又有善於妥協的精神,同時在看人的問題上能夠多元視角,而不是黑白分明,他就是自然而然成長的領袖。領袖不是選拔出來的,是打出來的。

 

恐懼造就偉大,任何組織,包括個人,如果沒有與你成長所相伴隨的那種不安全感,那種始終追隨著你的不安的影子,你可能就變的很放鬆,很悠閑。但是,這種放鬆跟悠閑可能的結果是:

 

在一個猝不及防的打擊麵前,你的安逸,你對危險的麻木,會導致組織快速的崩潰掉。

 

我們生存於一個叢林世界,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實際上都在被危險所包圍著。如果你不始終保持對危險的警覺,變的麻木,麻痹,危險可能就悄無聲息地由一個黑點變成黑影,由一個黑影變成巨大的威脅籠罩在組織的頭上,所以,戰勝恐懼,戰勝不安全感的過程,其實就是企業走向成功的過程。

 

華為今天是事實上全球電信製造領域的領導者,但今天的華為恰恰可能是最脆弱的時候。為什麼呢?成功容易讓人變的惰怠和自大,讓組織變的盲目驕傲和固步自封。精美的地毯下布滿了細菌,一個國家如此,一個組織如此,一個企業同樣如此。警惕這些細菌的滋生繁衍就是在為企業加固未來。

 

華為過去的成功靠眼睛對著客戶,屁股對著老板,但今天的華為是不是還是這樣一種文化?今天的華為是不是也大量存在下級總是把自己的成長與提拔,寄托在某一個上司賞識自己呢?今天的華為是不是還是那種前方作戰的人有充分的指揮權、決策權,和打仗的主動權呢?

 

愛立信是這個行業的老大,愛立信隻有七萬多員工,愛立信在機關裏的幹部隻有一萬多人,華為的機關裏有三萬多人。三萬多人在一個像大花園般的後方,看著PPT,喝著咖啡,要告訴前方怎麼打仗。那華為未來能不倒下嗎?所以,這幾年任正非反複講,要讓聽得見炮火的人來指揮炮火,也多次講,我們現在上下彌漫著一種前方吃緊,後方緊吃的國民黨風氣。

 

三、警惕意識的源起

 

首先是現實因素。華為由當年的那種海盜文化、草寇文化,個人英雄主義主導的文化發展到後來十年以後,企業做起來了,有一定規模了,山頭文化一定是尖銳存在的問題。一個企業長期保持對山頭文化的警覺,是必須的。

 

由山頭文化衍生出遊擊隊文化,而與之對應的正規軍文化則是把野馬變成戰馬,把一幫土匪變成戰士。中國曆史,尤其是中國共產黨的曆史,給我們現代的組織領袖們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借鑒。中國是一個缺乏商業曆史和商業管理理論的國家,但是,組織與組織之間,它在根本的方麵是相似的,相通的。所以,博大精深的中國曆史,從《史記》、《資治通鑒》到《毛澤東選集》,應該說都提供了大量的關於如何防止組織惰怠、組織山頭、組織腐敗的重要的觀點與經驗。

 

在研究組織興起、組織異化、組織變革方麵,毛澤東絕對是大師。很多中國企業家喜歡看中共黨史,是有一定道理的。

 

十多年前經常聽任正非講,1974年,毛主席把八大軍區司令召到北京開會,先起立唱《國際歌》,完了以後就宣布各大軍區司令員對調,隻準帶一個勤務兵,其他的一兵一卒不準帶,然後再宣布鄧小平做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

 

在華為,1996年,搞了一次市場部大辭職,一千多人,市場部的幹部員工,主要是正職幹部,集體辭職,寫兩份報告,一份辭職報告,另外一份是述職報告。過去30年,大多數有一點兒規模的中國公司都發生過銷售團隊集體嘩變的現象,在華為25年的曆史上卻從來沒有發生過。市場部大辭職的結果是什麼呢?形成了華為組織文化中的”能上能下”,這是非常關鍵的第一步。

 

第二步,打掉幫派,打掉山頭,這大概是更主要的。華為各地辦事處主任隻能做四到五年,除了極個別的,調動的時候不準帶一兵一卒。我們現在經常存在的問題是兩個現象,一個現象是某個人在某個地方營造了一片市場,然後就說這個關係是我的,很多企業都有這個問題。第二個就是對曾經成功過的英雄,護著嗬著,沒有人敢去碰撞他,就是因為他擁有很多的什麼關係資源、銷售資源,等等。

 

我們講華為把17萬知識分子,17萬秀才變成了“土匪”,這些“土匪”一旦匪性大張,就是野火遍地燒的時候。所以,要給野馬套上籠頭,要把土匪變成有紀律、守規則的戰士。

 

軍隊是一個很奇妙的組織。軍隊這個大熔爐改造了一個人身上的很多所謂的個性、自由精神,但是你看哪一個軍人是沒有個性的?如果軍人沒有個性,沒有血性,怎麼去戰場廝殺呢?所以,軍隊文化賦予了一個戰士,一個將軍的個性中軍隊的共性,就是服從精神,統一的價值觀,同時又不泯滅激情和鬥誌。企業組織如果能把軍隊文化中這樣一些東西學到十分之一,五分之一,戰鬥力一定要強大許多。

 

來源華為心聲


華為驅動商業成功的轉型創新與無敵鐵軍鐵三角 華為管理真經私享會第11?

向華為高管學驅動商業成功的管理之道 向華為學從本土到世界領先的必經之路

真案例、真主角、真實戰

2017年420~21日周四、周五.深圳

報名請谘詢:0755-82947498,18925290293

郵箱:hl@somely.com

學費:6999元/人開年特惠價(限前19名):同一企業3人以上2499元/人(包括嘉賓授課、交流分享、會議場地、專業服務、培訓教材、茶歇等費用),限招39人!先報先得!


關注官方微信,可搜索「生命力教育培訓」

或點擊右上角按鈕選擇「查看公眾帳號」

添加我們吧。

 


下一篇 : 汽車空調清洗到底是怎麼回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