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 失蹤一年的老公突然抱著私生子歸來,求我給孩子看病


來源:知音頭條 編輯:楊麗 圖:攝圖網

版權聲明:本文為知音頭條原創 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




福建南平的王女士打電話給知音熱線傾訴:


失蹤了一年多的老公,昨天突然抱著個兩個月大的男嬰回來,跪在地上求我借錢給他的私生子治病。望著眼前這個被病痛折磨的可憐孩子,我竟然不知所措、左右為難......


我叫王欣,今年32歲,福建南平人。2009年初,與同是南平人的陳旺通過朋友介紹認識,相處幾個月後,我們便“閃婚”了。但我們隻是擺了擺酒席,沒有領證。


我倆都是當地農村人,以前靠打工為生,“婚後”,老公在城郊山上租了一個場地養起了豬,我們的日子過得不錯,隨著出欄的豬增多,我們一年也有十幾萬的收入,老公把經濟大權都交到我手上。我真正感覺自己是家裏的女主人,嫁了一個靠譜的老公。


2010年我們的愛情結晶——寶貝女兒誕生了。我跟老公都很開心。同時老公也希望我們二胎可以生個兒子,給他陳家傳宗接代。


隻是,命運總愛捉弄人,2012底我們的第二個女兒出生了。老公一開始蠻失望的,但是看著小女兒一天天長大,越來越可愛,老公還是對我跟孩子疼愛有加,家裏的經濟大權依然握在我手中。


然而,2013年,自從我們參加完一個親戚的婚禮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那天,老公開心地帶著我們全家去參加親戚的婚禮。整個婚禮,親戚都把焦點聚集在我們的一雙女兒身上。很多認識不認識的人,都說老公很遺憾,生意做得不錯,錢賺到了,可是卻找不到男丁來繼承香火。有的人直接嘲笑老公不能傳宗接代,人生很失敗,賺再多錢都沒用。甚至還有的親戚幹脆不跟我們坐一桌吃飯,怕沾了我們的晦氣,他們也不能傳宗接代了。老公一氣之下,甩下紅包,帶著我們逃離了婚禮現場。


從這以後,老公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天埋頭在豬場幹活兒,對我跟孩子的態度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整個人也變得鬱鬱寡歡,常常一個人坐在客廳抽悶煙,也不願跟我過夫妻生活。


這種日子,一直持續到2013年底,老公帶我去他的一個遠房親戚開的私人醫院,花了幾千元做了結紮複通手術,即輸卵管再通術。回到家裏,在老公的細心照料下,幾個月後我們如願懷孕了。老公欣喜若狂,同時一直期盼著這胎是個兒子。老公為了早點安心,在我懷孕4個月時,又帶我去他的親戚醫院照了B超,結果電腦屏幕顯示是個女孩。當下老公便決定讓我流產。哪怕醫生說可能會留下終生不孕的後遺症,哪怕我哭得淚流滿麵,老公依然把我推上冰冷的手術台。


或許是報應,從那次流產後,我真的沒有再懷孕過。而老公則徹底地離開了家裏。他把豬場低價轉讓給朋友,給我留了一些錢,自己帶了一筆錢,借口出門打工,卻玩起了失蹤,家裏的十幾萬存款也被他帶著了。我隻好和兩個女兒相依為命。


直到昨天,一年後,老公抱著個孩子,突然出現在我麵前,跪著求我借些錢給他,還聲淚俱下地跟我哭訴,他的親生兒子病得很嚴重,有先天性心髒病,做手術起碼要七八萬塊錢。以前他帶出去的錢,都被孩子的母親,一個年輕的外地女人卷走了,隻把孩子扔給他。麵對一直跪地,痛哭流涕的老公,還有他懷裏不到兩個月大的男嬰,我真的驚慌失措、左右為難。


老公和那個女人是咋回事我一直不知道,我也懶得問。我對他已經死心,反正我們也沒有領結婚證,他走了就走了,我們也沒有什麼財產糾紛,住的房子也不過是養豬場的不值錢的舊房子。我對他又氣又恨,但說實話,我也沒多少錢,我隻有兩三萬塊的生活費,這點錢給了他我和女兒怎麼生活?老公可能是想讓我回娘家借錢幫他。我到底該不該借錢給他與別的女人生的孩子治病呢?就算孩子病好了,我又該如何去麵對如今的局麵呢? 



下一篇 : 盤點2016 | 互聯網大事件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