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卻又殘忍的綁架


  樂樂醬今天又回來了,可怕的春節終於結束了,樂樂醬也終於可以有精力與時間,來分享給大家更多的我自己的“別致”的觀點了。


  說到別致,我自己一直不認為我是一個別致的人,因為我是一個超級三俗的人,可直到我有一天進入了社會,才發現我是如此的清新脫俗,如此的Too Young Too Simple。


  而今天我要寫的東西,就是我作為一個28歲的精壯男子,對這個你無力抵抗的社會的一個認識,一個普遍存在但是你卻無意識的一個現象:價值觀綁架。

  相信大家在很多的災難過後,例如地震,旱災等等,都能看到微博上一堆“正氣凜然”的人們再說,XX這麼有錢,才捐那麼一點,怎麼不捐個幾個億出來?冷靜的人們會說這是在對富豪的道德綁架。而我在這裏想說,道德之於價值觀是何其的微小,他隻是價值觀的一種表現,所以我不把這種現象叫做道德綁架,我稱之為:價值觀綁架。


  我們無時無刻不在被這些東西綁架,隻是這些綁架有時候並不像上麵的例子來的那麼暴力,相反,卻總是看起來如此的溫柔與和善。


  價值觀之於個體,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存在,社會協作體係的演化,促使更大規模的人類協作的產生,但至少在我現在看到的世界,這種演化是失敗的,是病態的,我想如果真的有上帝,他應該是希望我們求同存異,確認了方向並將各自所長或者各自的觀念,發揮在達成目標上麵。而現在看來,我已經壓不住上帝的棺材板了。


  社會目前的價值觀體係多麼的病態,所有人都在用自己認為的那一套東西去教育別人,甚至好不尊重別人的想法,而恰恰是人類這種動物豐富的情感技能,讓這種無恥下賤的行為看起來卻是如此的帶有指導性的光芒。


  企業總是有很多人站隊,很多人通過讓領導滿意來給自己創造機會,是啊,這無可厚非,可是從此,這個人就失去了自己的價值觀體係,他的所作所為,都是領導價值觀的體現,因為他所有的行為,都是在為領導的價值觀體係服務,而不是自己,這些人每一天都被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束縛,卻仍然樂此不疲。


  有人會說,這有什麼,巴結領導本身也是一種價值觀,沒有問題啊,他隻是在適應這個殘忍的社會。


  哈哈,你也說了,他是在適應,適應就意味著改變自己,改變自己原有的價值取向,這不是綁架是什麼,美其名曰適應社會,社會就是你們這些人太多,才變得越來越偽善。


  價值觀對於一個人,是一個人最基本的東西,是你可以稱之為一個個體的基本底線。


  再舉一個例子,我目前是做奢侈品行業的,我不想說我看的很透徹,我說過了,樂樂醬隻是在表達,你可以不看,奢侈品行業發展到現在,特別是在中國,我已經無力吐槽中國對奢侈品的消費已經到了一個多麼瘋狂甚至成魔的程度,一度中國人民對世界奢侈品消費的占比已經到了60%以上,我想請問,人均GDP是8000美金,怎麼去消費世界60%的奢侈品?


  我到現在為止買的最貴的東西是我的電腦,一萬塊,其次是我的吉他,九千塊,我是一個需求主義者,所以我更看重物品的實用性,說到這很多人可能會說,那你現在不也在綁架別人的價值觀麼?


  我是認為這個現象的形成過程是價值觀綁架,而不是現象本身,你有錢你就去買,我才不管,而是這麼多人買,為什麼?才是我說的重點。


  沒錯,生活品質越來越高了,大家越來越有錢了,這是國家帶給公民的財富,而隨著品質的提高,大家對於生活得追求也越來越高,各種世界大牌走進了人們的生活。


  奢侈品從歐洲發展,標榜著貴族對於生活質量的要求,一種非常高逼格的Life Style,所以我為啥不買這些,主要還是因為窮,因為我買得起一件奢侈品,可是我買不起這個Life Style,我本來很羨慕那些佩戴名牌珠寶腕表的人,很羨慕那些挎著XXXXXXXX各種牌子包的人,可是後來,我發現越來越多的名牌出現在公交車上,出現在市場上,出現在我所認為他們不該出現的地方的時候,我覺得他所代表的東西,在這片土地上,已經變質了。


  它們不再是一種生活品質的象征,而是種攀比和附和的手段,越來越多的人購買隻是因為這樣很裝X,很有麵子,我承認有很多有錢人,但也不乏打腫臉充胖子的,這些所謂的奢侈品,出現在朋友圈,微博,各種自拍,卻從未走進你的生活,這就是你的悲哀,你明明無法駕馭,又何必委屈自己?


  我前麵有一張圖片,上麵寫著:不要評價我!OK,我在這裏再次澄清一下,我寫這篇文章不是在評論誰,而是希望我們都不要被價值觀綁架,價值觀本身沒有什麼對錯,人性也是一樣,沒有高低貴賤,我說的不是好壞,是會不會被綁架,看不懂算了,反正也沒指望所有人都懂。


  生活中這樣的價值觀綁架比比皆是,也許我的認知的確不夠完善,不夠係統,觀點幼稚,槽點很多,但我很慶幸的是,我的價值觀是父母,學校,朋友的教育形成的,自從我有價值觀這個概念開始,我沒有變過,隻是不斷地進化與提升。


  也許我真的把這個社會想象的太善良,或者也許我這樣的想法會被社會淘汰,但是我還是很高興我現在還很憤怒,還在聽重金屬,像飛飛說的那樣,我們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去吐槽社會,而如果你成功了就滿足了,你的憤怒隻是因為你不是既得利益者,我們不要為了憤怒而憤怒,而是真的可以去憤怒,去保有你那個幹淨的自我價值。

  也許你有天回憶你的人生,發現你最可悲的,就是變成了你自己最討厭的人,被你最討厭的價值觀綁架。


  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有獨立自主的價值觀,不要被這個社會綁架,高曉鬆也說,你還是趁你年輕,好好的踹生活幾下,免得你老了,踹不動了,就隻能眼睜睜的被生活蹂躪了。


  關注劍聞,和樂樂醬一起沉迷學習,擁抱音樂吧!



下一篇 : 【中華瑰寶】您知道嗎?視力下降、高血壓、心絞痛或心律不齊等或許是頸椎病引發的症狀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