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金牌美女間諜金賢姬揭秘!



金正男遇刺示意圖


金正日長子,金正恩同父異母大哥,金正男是於本月6日飛抵大馬,案發時他正在機場一個角落,準備搭乘飛機前往澳門,2名女子此時趨前接觸金正男。


雪州總警長拿督阿都沙馬指出,其中1名女子靠近金正男時,突然以一塊沾有液體的布,捂著金正男的頭臉,導致後者高喊眼睛火辣。


“該名女子得手後立即逃走,金正男則通過機場櫃台人員協助,送往布城醫院治療,但於送院途中逝世。”


據了解,警方已查明,金正男使用化名朝鮮護照進入馬國,目前仍在調查金正男在馬國過去的動向。馬來西亞警方推測嫌疑人可能為女間諜。


刺殺金正男的是否朝鮮女間諜還沒有定論,但是30年前的一樁朝鮮美女間諜案確讓世人唏噓不已。


20世紀80年代拍攝到的一架大韓航空的波音707飛機,失事的KAL858航班飛機與這架同型。


審訊期間某個夜晚,蜂穀真由美 突然被韓國特工押出,但等待她的並不是刑場,居然是熱鬧的漢城街市,望著繁華的城市,和平的生活景象,她被震撼了,眼前場景與她從小在朝鮮被灌輸的信息截然相反。


消失的航班


朝鮮戰爭停戰後,韓國經曆了長期的軍人集團統治,20世紀80年代才迎來民主化曙光。為改良本國在國際上的形象,提升國際地位,韓國政府通過積極的運籌,終於獲得1988年夏季奧運會的主辦權。

然而就在舉國期待漢城奧運會開幕的前夜,一樁令國際愕然的事件令韓國提前變成了全球矚目的焦點。

1987年11月29日的0時1分,一架大韓航空波音707-320B客機從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騰空而起,航班號858,目的地——韓國首都漢城金浦國際機場。原本這次飛行任務應由1架麥道DC10-30型飛機執行,因故臨時調整編號為HL7406的波音707執行任務。

航班上大部分乘客是在伊拉克打工掙錢的韓國勞務人員,時近歲末,將與家人團聚,機艙中氣氛相當歡快。不太為人注意的是,乘客中還有一對來自日本的父女,他們的神情顯然和周圍的人有所不同,略為緊張。

按照預定的航路,858航班從伊拉克出發後,中途還有兩次經停,分別降落在阿聯酋阿布紮比國際機場和泰國曼穀國際機場。當飛機經停阿布紮比國際機場時,那對日本父女和所有乘客一樣都離開飛機休息,但這對父女下了飛機,再也沒有返回。

稍作休整後,858航班再度展翅,前往曼穀。飛行頗為順利,格林威治時間11月29日上午11時01分,858航班還與曼穀國際機場塔台取得聯絡,報告了自己的飛行位置,向塔台通報預計在20分鍾後在曼穀降落,然而這次報告竟成858航班的“絕筆”。不久後,代表它的光點就從塔台的雷達屏幕上驟然消逝。

格林威治時間1987年11月29日11時22分,在仰光以南220公裏處的大海上空傳出巨大的爆炸聲,858號航班化作一團火球,隨後片片殘骸墜入大海,機上的115名人員全部遇難。

航班從雷達上消失後,泰國方麵意識到可能是發生了某種空難,隨即通報韓國,並且和航路所經的緬甸聯合展開搜索。韓國方麵的判斷起初還較為樂觀,認為可能沒有發生機毀人亡的事故,大韓航空公司一度通過KBS電視台向外界透露,認為航班可能是遭到了劫持綁架。泰國和緬甸以航班的預定航路以及消失的時間作為判斷依據,認為飛機極有可能迫降或墜毀在泰緬交界的叢林地帶。然而幾經搜尋一無所獲,最後在緬甸附近海麵上終於發現了大量的飛機殘片,通過一件殘片上清晰可見的漢城奧運會標記,最終確定這就是858號航班遺骸。

得到飛機確實遇難消息後,韓國方麵初判遇難原因時一度采取了較為謹慎的態度。

執行858號航班飛行任務的這架707飛機,曾是韓國總統出國訪問時的包機,但是從70年代末開始就事故頻發,成了當時韓國較為知名的厄運飛機。原本大韓航空將這架飛機投用在韓國國內航線上,1977年9月曾在釜山發生了嚴重的著陸事故,機輪沒能正常放出,被迫采用了機身在跑道上摩擦降落的危險措施。

遇難之前的2個月,這架飛機在漢城國際機場再度上演第二次“機身降落”的驚險戲。因而在得知飛機失事的第一時間,韓國方麵便下意識地判斷應當是一起飛機故障引起的重大事故。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飛機殘骸被撈獲,情況開始變得複雜了起來。

首先是大量飛機殘骸存在有燒灼和被衝擊的痕跡,打撈起來的飛機部件幾乎都是支離破碎的,撈獲的遇難者遺體的情形更為特別,所有遺體沒有一具完整,全都殘缺不全,且都有火燒痕跡。這些不正常的情況對當時的航空界而言並不陌生,因為在1985年,從加拿大蒙特利爾飛往英國倫敦的印度航空182號航班失事後,其殘骸狀況與此次完全相同,這架飛機公認遭到了炸彈襲擊。

幾乎與此同時,海灣國家巴林突然傳出驚天新聞。12月1日上午,兩名準備從巴林出境的日本人因為涉嫌使用偽造的護照和簽證而被查扣,而這兩人正是幾天前乘坐大韓航空858號航班來到阿聯酋的那對日本父女。

巴林警方在機場辦公室對二人分別訊問,父親蜂穀真一掏出香煙,突然放入嘴裏咀嚼,當場身亡。在另一間屋子被盤問的女兒蜂穀真由美同樣掏出香煙,就在咀嚼的那一刻,被巴林警察察覺,強製逼迫其吐出所嚼之物。經過搶救,蜂穀真由美昏迷了3天後蘇醒過來。警方調查後發現,香煙中藏有“氫氰酸毒膠囊”。


蜂穀真由美是誰?


這對父女究竟有什麼樣的秘密,需要通過自殺來隱藏,他們和858航班的失事有何關係,成為當時大眾好奇的話題。

鑒於二人持有日本護照,日本一度懷疑他倆是日本共產黨激進組織“赤軍”的成員。因為此前不久的11月21日,日本警察在東京抓捕了持有偽造護照的“赤軍”領導人物丸岡修,經審訊得知日本“赤軍”計劃對第二年將舉行的漢城奧運會實施破壞,偽造護照就是為了方便混入韓國。日本調查蜂穀父女真實身份未有結果時,韓國政府感覺事關重大,向巴林提出了引渡請求。


金賢姬所持有的化名蜂穀真由美的偽造日本護照。 


化名蜂穀真一,扮作金賢姬父親的朝鮮間諜金勝一。

1987年12月15日,韓國首都漢城如臨大敵,負責國家安全的韓國國家安全企畫部(簡稱為“安企部”)在漢城要害部門部署了嚴密警戒,金浦國際機場甚至實施了軍事戒嚴。隨著一架來自巴林的飛機降落,蜂穀真由美不久便出現在韓國社會眼前。為了防止她再度自殺,韓國安企部人員死死握住她的兩臂。蜂穀真由美帶著口罩,眼神悲戚,麵容憔悴,人們無法將她和恐怖分子的形象聯係到一起。

  

1987年12月在韓國漢城金浦國際機場執行戒嚴的士兵。 


日本媒體上公布的新聞照片:金賢姬在韓國安企部人員押解下走下從巴林飛抵韓國的專機。


可能是被蜂穀真由美柔弱的外表打動,也可能覺得對這名年輕的受審者采取一些特別的措施可能會更有效果,韓國安企部對她沒有采取拷打等審訊方式,而是采取柔中帶剛的心理攻勢。
 

剛被押解至韓國的金賢姬。


韓國安企部首先要弄明白的是,這女孩究竟什麼來由,有何種政治背景。12月16日,在審訊中蜂穀真由美以一口流利的日本話作答,堅稱自己是日本人,但是就為何會使用偽造的日本護照並無法作出回複,至於她的父親為什麼會在麵臨警察盤問時突然自殺,更是無從回答。

隨後蜂穀真由美又以一口標準的中國普通話稱自己是出生在黑龍江的中國人,名叫百華會,因為生計所迫逃難到了澳門,又經澳門到了日本,被蜂穀真一收養,這些離奇的回複引起了審訊官懷疑。

經過連日轟炸式審訊,這位美麗女性的回答出現了諸多破綻。她和父親在巴林時攜帶的香煙都是過期貨,她被捕時攜帶的行李中,發現了很多不正常的物品,例如毒藥、偽裝道具、密碼本等。她所說的在日本居住地無法查實,更為關鍵的是,在一次審訊中,蜂穀真由美被問到在日本用什麼牌子的電視機,她居然回答是“金達萊”,而這種電視機其實是朝鮮所產。她這一回答,露出了最大的破綻,其真實背景已經越來越強烈地指向朝鮮。

審訊期間某個夜晚,蜂穀真由美突然被韓國特工押出,但等待她的並不是刑場,居然是熱鬧的漢城街市,望著繁華的城市,和平的生活景象,她被震撼了,眼前場景與她從小在朝鮮被灌輸的信息截然相反。

12月23日,揭開858航班事件內幕的關鍵一天。這天蜂穀真由美照例被韓國女特工在旁實施監管,令在場的人都猝不及防的是,蜂穀真由美突然失神地用韓語對女特工說道“恩妮(姐姐),我錯了”,韓國安企部的努力得到了回報。

1988年1月15日上午9時,韓國安企部正式舉行記者招待會,向全世界公布大韓航空858事件的調查結果,韓國KBS電視台也在現場進行了實況直播。

 

1988年1月15日,新聞發布會上,金賢姬含淚向公眾承認執行了爆炸任務。

上午10時,蜂穀真由美被帶到會場,安企部的官員向全場介紹,出現在大家眼前的這名26歲的女性真名叫金賢姬,是朝鮮特工。此言一出,在場的記者乃至遇難者家屬一片嘩然。此後,金賢姬進行了為時15分鍾的說明,一邊抽泣一邊訴說炸機始末,同時還對遇難者懺悔並下跪磕頭。

金賢姬承認,自己是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調查部的工作人員,和59歲的同誌金勝一偽裝成日本的蜂穀父女,根據金正日有關破壞韓國漢城奧運會的親筆指示,實施了858航班的爆炸行動。二人坐在858航班的7A和7B座位(一說7B和7C),存放在上方行李艙內的包中暗藏了兩件炸彈,其中一件是偽裝在鬆下RF-082型收音機內的塑料炸彈,定時為9小時後爆炸,為了擴大爆炸效果,另外還有一件偽裝在酒瓶內的液體炸彈,就是這兩件炸彈斷送了858號航班。

根據金賢姬的供述,她和金勝一在巴格達機場接受安檢時,機場保安一度扣留了鬆下收音機內的電池,後在金勝一的抗議下得到歸還,而收音機內的電池正是塑料炸彈。朝鮮特工實施了858航班爆炸案的消息一經公布,在世界範圍造成了極大轟動,朝鮮政府對此則予以堅決的否認,但是從那天起,朝鮮在女性特工的選派方麵變得謹慎起來。


回歸平靜


根據金賢姬供稱,她1961年1月27日出生於平壤的一個體麵的政府公務員家庭,父親金元錫是外交官,母親林明植則是人民教師。作為長女出生後不久,金賢姬與家人就隨著擔任朝鮮駐古巴大使館三秘的父親駐外,直到她4歲時才又舉家遷回平壤。

1968年9月,金賢姬進入平壤的新人民學校就讀小學,因為麵容姣好,上三年級時就被挑選作為電影《英秀、榮玉參觀社會主義祖國》的小演員,登上了大銀幕。1972年9月,金賢姬小學畢業後,進入平壤中新中學校就讀中學,中學一年級時又參加了電影《母親的心情》一片的拍攝。當年11月,韓國民間代表團訪問朝鮮,金賢姬又被挑中作為向代表團團長獻花的少年,當時的照片還登上了日本共產黨機關報《赤旗》。此時的金賢姬是父母的寵兒和同輩們眼中羨慕的對象。

金賢姬命運的轉變在大學時代,1977年9月她進入金日成綜合大學生物學專業,但是1年之後被安排轉入平壤外國語大學學習日語,當時這個漂亮的女孩還不清楚,她的令人羨慕的正常人生活就要被結束了,讓她學習日語實際是組織的安排。

1980年3月,金賢姬被朝鮮的特工組織——勞動黨中央委員會調查部征召,編入金淑姬組,從此她的原名不再允許使用,而改用金玉華、金玉花等假名,她開始從父母、弟妹以及朋友們眼中消失。

這一年,金賢姬離開了平壤外國語大學,進入朝鮮勞動黨作戰部下轄的金正日政治軍事大學,就讀為期一年的情報特工速成班。據金賢姬回憶,1981年4月至7月,她開始接受韓國文化教育的課程,之後至1983年3月在平壤東北裏2階3號的一處招待所接受日本文化教育。安排這些課程的內容和目的,都是為讓她能熟悉當時韓國、日本社會生活的方方麵麵,為將來偽裝韓國人或日本人做準備。而當時給金賢姬講授日、韓社會生活細節的老師,其實都是朝鮮特工從韓國、日本綁架來的平民。其間,金賢姬通過組織考察,於1982年4月正式入黨。

從1983年3月中旬開始到1986年7月的3年間,金賢姬接受了係統的特工實務訓練,做好了執行任務的一切準備。1984年8月15日,金賢姬被安排和特工金勝一結為搭檔,采用日本人蜂穀父女的假身份開展活動,持著偽造的日本護照在歐洲多國遊曆,金賢姬於9月20日被派單獨潛入香港,一周後潛入中國廣州和金勝一會合,再經由北京返回平壤。

1985年上半年,金賢姬開始在接受中國文化教育,授課的老師中除有熟悉中國生活的朝鮮特工外,還有從澳門等地綁架來的中國平民。經過半年準備,金賢姬被派重新潛入中國廣州,化名“吳英”,實地練習粵語等方言對話,以準備利用當時澳門當局針對大陸偷渡客的特赦政策,獲得一個真正的海外身份。

三個月後,金賢姬以日本護照進入澳門,轉而以大陸偷渡客“吳英”的身份居留,中途除一度被召返回平壤接受武裝訓練外,至1987年10月始終停留在澳門,以待獲得澳門的永久居留資格。

1987年10月4日,正在澳門平靜生活的金賢姬突然得到情報網傳來的緊急命令,被即刻召回平壤。在途經北京時,金賢姬購買了大批禮物準備帶回給媽媽,但當回到平壤後她就失去了行動自由,沒能把這些禮物送給媽媽,成了她後來最大的遺憾。

組織對匆匆趕回的金賢姬下達了炸毀韓國民用飛機,破壞漢城奧運會的任務,她與金勝一從朝鮮乘坐飛機首先潛往蘇聯莫斯科,再從莫斯科轉機飛往伊拉克巴格達,最後一手製造了大韓航空客機的爆炸慘案。 


金賢姬沒有想到,竟會借此案第一次見到了三八線那一邊的韓國,而且竟然和她所受教育中被灌輸的景象是那麼的不同。

金賢姬蹉跎的命運,惹人憐惜的長相,在韓國引發了一場特殊的民間運動。對這名造成飛機爆炸、致死115人的凶手,很多韓國人迸發出的卻並不是憤怒,而是惋惜和可憐,甚至出現了為金賢姬求情的民間組織,在他們看來,和他們說著一樣語言的這名女性是被命運欺騙走上了歧途的可憐人。

盡管朝鮮政府采取了諸多措施阻撓,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仍如期召開,圓滿落幕,韓國以嶄新的形象讓世人矚目。社會主義國家陣營的朝鮮、古巴、埃塞俄比亞、尼加拉瓜抵製了該屆奧運會,而蘇聯和中國卻未同意朝鮮請求,都派出代表團參加了漢城奧運會。

考慮到不妨礙奧運會順利召開,和漢城奧運有敏感關係的金賢姬案拖延到了1989年的2月23日才由韓國檢方以違犯韓國《國家安全法》《航空法》《飛行器安全法》正式起訴,經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死刑,1990年3月27日二審維持死刑判決。然而韓國總統盧泰愚力排眾議,在858航班遺族會的強烈抗議聲中,於1990年4月12日行使總統特權,對金賢姬特赦,以表達對此不幸事件“活證人”的關懷,弦外之音中也有著在世界上改良韓國的政治形象,進一步弱化朝鮮的用意。

猶如是經曆了一出驚天的大戲,金賢姬終於可以卸去重重偽裝,還原成了一個普通人,此後仍然長期被韓國特工實施監視和保護。金賢姬開始常出席各種演講活動,她寫的書在日韓相當暢銷,獲得高達1億日元左右的版稅。1997年12月,金賢姬和一名比她小一歲的原韓國特工結婚,從此淡出了媒體的視線,從她進入情報學校開始,經曆了17年,再次複歸正常人的生活。


金賢姬1997年12月秘密結婚,照片是結婚儀式上身著禮服的她。


此後,雖然有來自朝鮮方麵的指控,稱金賢姬案有偽造的破綻等,金賢姬始終保持著低調的沉默,直到2009年才第一次出現在媒體鏡頭前。

2010年7月20日,應日本政府邀請,金賢姬自特赦以來首次離開韓國,前往日本訪問。在這裏金賢姬見到當年在朝鮮時教她日本文化課程的田口八重子的兒子,日本政府邀請她,就是為了給這些被朝鮮綁架者的家庭一些慰藉。雖然金賢姬不斷向這些家庭說明,他們的親人在朝鮮還活著,但是這些被綁架失蹤已近40年的日本平民究竟現狀如何,還是個謎。


  
2010年訪問日本期間的金賢姬。
  
“當年接到炸掉韓國飛機的命令時,沒有殺死無辜者的罪惡感,隻是感激交給我們重大任務的領袖大人,自己當時就是一個感情麻木的‘人肉炸彈’”。針對韓國一小撮“親北人士”,金賢姬批評道:“南韓人不懂自由的寶貴,所以出現了擁戴朝鮮的親北主義者。”


後記:
  

據日本《文藝春秋》的報道,該雜誌從一名“脫北”的原朝鮮軍官處獲悉,金賢姬案發後,那名曾經在朝鮮對她進行日本文化教育的被綁架日本人田口八重子就已被下令槍決。



版權說明: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或整理編輯,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係微信moon20151314,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刪除或敬付稿費),謝謝!


下一篇 : 吉祥棋牌長春麻將作弊軟件下載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