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你看,我遵守了承諾”



有些人一輩子目的就是站著活。


托馬斯.維德,就是這樣的人。

(全文讀完大概8分鍾,內含《三體3》的劇透)


在讀《三體3》的時候,我基本上是無法克製的被這個冰冷到黑暗的男人給震撼了。


維德要的就是全人類都站著活


不惜拚命也要站著活。


不惜別人的命,也要站著活。


不惜自己的命,也要站著活。


不惜人類大部分滅絕,也要站著活。


大劉在塑造這個角色的時候,應該就是描寫了一個冷酷,黑暗,語速快,說起話來目中無人的人物,感受下這一段描寫:


維德把所有小袋一起裝回信封,推給她,“不行。”

“為什麼?這質量僅僅18克!”

我們要為減輕0.18克的質量而努力。”

“就當他的大腦重了18克!”

“問題是他沒重那18克;加入這份質量,意味著最終速度的降低,與敵艦隊的交會可能會晚許多年。再說,”維德開始露出他的冰冷微笑,“那就是個大腦,沒有嘴更沒有胃,要這些有什麼用?別信那個克隆的神話,他們會在合適的培養箱裏養活大腦的。”


程心真想把維德手中的雪茄搶過來摔到他臉上,但她克製住了自已,默默地把信封拿回來,“我會越過你向上級請求的。”


“可能沒用。然後呢?”.

“然後我辭職。”

“行。但對於PIA,你還有用。程心也冷笑了一聲,“你阻止不了我,你從來就不是我真正的上級。”

“我清楚這一點,但我不允許的事你就做不了。”


蠻橫逼人,古典的線條,一灘死水的麵無表情,冰層裂縫般的微笑,喜歡的是欣賞別人絕望的感覺,空無一物的辦公室以及牆上懸掛兩幅明豔血腥的怪誕油畫,嘴裏問著這樣的一個問題“你會把你媽賣到妓院嗎?”


維德在一般的人眼中,就是一個變態,但正是這個變態說出了“隻送大腦!”從而改寫了人類三百年的命運,正是這個變態在欣賞完所有人絕望的時候,狂吼著“前進,前進,不擇手段的前進。”為了製造最合適的大腦,不惜暗殺自己的同事,計劃程心去競選“執劍人”的時候進行刺殺。


為的隻是一個目的:


人類的生存大計。


苦苦奮鬥了上百年,不惜去充當刺客,失去一隻手臂,卻堅持不裝義肢,他不指望人們能理解他,感謝他,但它希望有一天,人們能懂得生存之道,懂得“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獸性,失去一切”但人類就像程心一樣,永遠長不大(程心一次次冬眠,跨時幾百年,醒來都是20多歲,寓意在此)他一次次的失望,最後在是否研發光速飛船這個問題上麵人類依然還是那麼愚昧。


他知道曲率驅動是拯救人類唯一的辦法嗎?他不知道,因為沒有一個人知道,可以說這是一場最後的博弈,然而事實證明,維德是對的。在人類進入最後倒計時的時候,維德已經很老了,隻為人類最終能延續下去,甚至甘願背負一切罵名,這一刻他冰冷的眼神不在了,最後攤牌,乞求和無助中,知道了他累了,放棄了,於是說出了“小女孩,你看,我遵守了承諾”這最後的一句話,直到最後。


他的目光暗淡下來,有什麼東西熄滅了,

永遠熄滅了,歲月崩塌下來,

壓在他身上,顯得疲憊無力,

維德吃力地起身,

繞過高高堆起的反物質子彈鏈,

慢慢掀開了透明罩,

對著光潔的曲率驅動平台輕輕吹了一口氣,

程心的頭發被吹走了,

他蓋上罩後抬頭對程心微笑了一下:小女孩,你看,我遵守了諾言。


最終他,不為別的,就隻為了那個大寫的人


一個男人和領袖優點的集合


一個奉獻與決絕承諾的上帝


一個犧牲一切卻遭到背叛的騎士


一個英雄的遲暮



《三體》其實從頭到尾就講了一件事: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人性基於選擇自由,宇宙前景是黑暗而又絕望,但仰望星空的同時,道德與生存之間,還有自由意誌的選擇,因選擇而高貴,因理性而英勇,以崇高的悲劇出演一出人性最後的墓碑。


用句古話就是: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下次寫《三體2》裏的:章北海









下一篇 : 時空之眼 初醒(第一百零二章)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