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 言 || 張麗麗







每晚8點,普洱雅苑,邀你共品


 盤點2016年文章,第四篇《謊言》,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好! 

 

(一)我是司馬岩,妻子林飄。



  我知道,半年來,飄兒一直用謊言在欺騙著我。


  半年前,我感冒了,整整一個星期不停的咳嗽。飄兒從她們醫院帶回來幾盒感冒藥。哦,忘了告訴你,我老婆飄兒不是很漂亮,但很特別,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典雅氣質,她是我們市醫院有名的婦產科醫生。

  藥吃完,還是咳嗽,若有若無的有一點點胸痛。飄兒堅持讓我照個x光,拍拍堅實的胸膛,我不禁笑她大驚小怪。果然,醫生說並無大礙,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肺紋理增粗,打幾天點滴很快就會好的。

  很奇怪,一向開朗的飄兒這幾天很少說話,魂不守舍的,下午炒菜居然忘了放鹽,我開玩笑說:“想誰呢?有點初戀的味道哦。”飄兒笑笑不說話,她的笑怪怪的,很勉強。

  早上去醫院輸液,路過CT室,劉醫生拉我進去坐坐。劉醫生和飄兒是老鄉,很熱情的。聽說我感冒要去打點滴,劉醫生開玩笑說:“閑的無聊,給你做個CT吧,保證不收費。”看著那個怪異的設備我有點好奇,大材小用就躺上去過把隱吧。回去告訴飄兒,她淡淡的說劉醫生跟她說過了,沒什麼大事。

  這幾天聲音有點嘶啞,時不時的感到胸悶,氣促,輸了七天液體,絲毫不見效,醫生告戒我絕對不能吸煙了。唉,盡量吧,飄兒為這事沒少生氣。好幾次下決心戒煙,卻總是戒不了,男人出門應酬哪能離了煙酒啊。借著這次生病一定要把煙戒了,昨晚看見飄兒哭了,不能再為這點小事兒惹她生氣了。

  早上飄兒上班走時拿給我兩瓶藥,叮囑我一定記得吃,說是專家開的特效藥,藥瓶上的標簽模糊一片,看不見說明,奇怪,飄兒從來沒有這麼粗心啊。管它呢,吃吧,這討厭的咳嗽,今早咳出的痰居然帶著一點兒血絲,不能讓飄兒看見,不然,她又得操心了。

  飄兒這幾天越來越奇怪了。昨晚無意間推開衛生間的門,飄兒正在水龍頭下衝洗兩個藥瓶,看到我飄兒有點慌亂,解釋說給我帶回來的藥掉地上了。想起前幾天那兩個模糊的藥瓶,我想飄兒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難道是我的病?一種不祥湧上心頭,明天一定得找人問問。

  我住院了,住進了飄兒所在的醫院。劇烈的胸痛時刻刺激著我脆弱的神經,閉上眼睛,我的心在顫抖。我谘詢過中醫院的醫生,他們說飄兒給我吃的是抗癌藥,劇烈胸痛是因為癌細胞侵犯胸膜,有了血性胸水,估計已經到晚期了。飄兒找來的內科王主任說我是支原體感染,要住院治療,很麻煩的。

  我知道,飄兒、CT室劉醫生、內科王主任都在騙我。我還知道,飄兒已經給醫院請假不上班了。但是我不能說,我不能讓飄兒看出我的痛苦,我要給飄兒快樂,在我有生的日子裏盡我最大的可能讓她快樂。飄兒跟我再見說要去上班,我送給她最燦爛的笑容最溫柔的叮囑。我輸液時,飄兒穿著漂亮的白大褂來看我,我安詳的入睡,不讓飄兒看出我撕心裂肺的痛苦。我要給飄兒的是快樂不是痛苦,我答應過飄兒我們要一起慢慢變老,一起坐著搖椅看落日輝煌。雖然,諾言不能再實現,我還是希望能快樂的陪伴飄兒多一天,再多一天。

  一個星期來我不再覺得胸痛了,我知道飄兒每天讓我喝的兩次中藥是用來止疼的。感謝飄兒,讓我的生命結束在尊嚴中,劇烈的疼痛會讓我喪失理智。看著飄兒忙碌的給我擦澡,洗頭,按摩,喂我喝水,吃飯,我覺得空氣中飄蕩著幸福的味道,有飄兒做老婆我知足了。

  今天覺得很累,很累,呼吸很困難,這大概就叫氣若遊絲吧。飄兒終於忍不住失聲痛哭,我艱難的伸手抱著飄兒,哭吧,盡情的哭吧,半年來你的眼淚都流在了心裏,今天就痛痛快快哭出來吧,宣泄出你內心的痛楚,把悲痛讓我帶走,把憂傷讓我帶走,把思念讓我帶走,把我帶給你的痛苦讓我帶走,不留痕跡。

  飄兒,我走了。答應我,好好活著。



  (二)我是林飄,老公司馬岩。



  我知道,半年來,岩一直在騙我。


  半年前,岩感冒了,不停的咳嗽。我帶回來最好的感冒藥,卻無濟與事。我帶岩到我們醫院照了個x光,原因為隻是例行檢查,不料醫生悄悄告訴我岩的左肺上有一大片陰影,情況不樂觀,最好做個CT確診一下。

  不敢想象,我結實的岩得病了,而且……怎麼跟岩說呢?怎麼才能讓他去做CT呢?看來隻有和CT室劉醫生事先說好了,裝作巧合拉岩進去坐坐。早上,我躲在二樓的陽台上看著岩被劉醫生拉進了CT室,我的心似乎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纂住,難以呼吸。上帝,保佑我的岩平安無事!

  肺癌晚期,看著CT報告單上這幾個觸目驚心的大字我一下子驚呆了。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高大魁梧的岩怎麼會輕易就被診斷為癌症?原來岩的咳嗽,胸痛,聲音嘶啞,血痰背後竟然隱藏著如此大的秘密,我怎麼這麼大意,我知道岩喜歡吸煙,我該讓岩每年做一次體檢的,都怪我。

  哭,哭過之後,我擦幹眼淚找院長請假,我要照顧岩,好好照顧岩。我央求我的同事們替我保守秘密,等岩明天來住院時就說是支原體肺炎,比較麻煩要長期住院。找主任開的抗癌藥怎麼辦呢?藥瓶上都有說明,不能讓岩看見的。我不能讓岩知道這個殘酷的現實。不巧,今天在衛生間衝洗藥瓶上的說明時讓岩看見了,搪塞過後岩的眼底有一抹疑慮,他會不會有所察覺呢?

  今天,岩住院了,住進了我們醫院的內科病房。醫生說癌細胞侵犯胸膜,有了血性胸水。我知道,岩會很疼,惡病質在一點一點消耗岩魁梧的體魄。主任說可以辦個麻醉本,隨時開點杜冷丁肌注,可是我舍不得,看著岩一天天消瘦,我舍不得讓護士給岩打針,我要讓岩盡可能的不受痛苦的困擾,我要讓岩有尊嚴的走好最後的路。

  一個星期來我坐臥不安,看到岩強忍痛苦和我說笑,我的心刀絞一般疼痛。我知道,以岩的敏銳他一定了解了自己的病情,隻是他不願意表現出來,他要給我的是快樂。每到上班時間,我就和岩微笑著說再見。出了病房門我淚如雨下,我不要上班,我要為岩尋找更好的止疼藥。四處打聽,終於托人買到了我們這裏人俗稱“米雀”的東西,我知道它其實就是罌粟,用它泡水喝可以很好的緩解疼痛。

感謝這種傳說中妖豔卻又劇毒的東西,岩自從喝了它之後再也沒有感到疼過。他每天安詳的睡著,我為他擦澡,洗頭,按摩,喂他喝我親手煲的湯。看著岩一日一日的虛弱,想起我們曾經的約定,不離不棄,一起慢慢變老,一起坐著搖椅看落日輝煌,我的眼淚就忍不住要滑落麵頰。可是,我不能哭,我要讓岩快樂的走過每一天,我要把美麗的笑容留在岩永遠的記憶裏。我微笑著給岩放輕音樂,微笑著撫摩岩不再堅實的胸膛,微笑著握緊岩鬆軟無力的手,微笑著告訴岩今天天氣很好。

  今天岩的情況很不好,呼吸特別慢,很艱難。岩慢慢伸出手輕輕抱著我,我知道他要走了,要永遠的走了,忍不住我淚如滂沱,原諒我,岩,我終於還是沒能微笑著送你離開。原諒我的脆弱,原諒我的自私,我想讓你一起陪我看日出日落,我想每天都靠在你溫暖的懷抱裏,我不要你走,岩。

岩,真的要走了麼?留下你的牽掛,留下你的遺憾,留下你的痛苦,留下你的思念,帶著我的微笑,帶著我們曾經美好的記憶一路走好!


作者簡介:人生若隻如初見,一個文字清淡,心似蘭草的小女子。她的世界裏沒有風華絕代,隻有歲月靜好。此生,做一個撿拾文字的女子,憑一隻素筆,寫盡人間百態。



點擊下麵藍字閱讀作者往期文章:

普洱雅苑 ‖  張麗麗

我的小寶貝‖ 張麗麗

平安夜,你還好嗎?‖張麗麗

冬至的餃子‖張麗麗

麻煩你撤掉投訴 ‖  張麗麗

[童年記事](一)葬 貓‖張麗麗

年味函穀關‖張麗麗

樂陪老媽賞花燈‖張麗麗

說走就走 || 張麗麗

風動桂花香 || 張麗麗

彼岸花開 || 張麗麗

普洱雅苑

你若有故事,歡迎前來傾訴,我來執筆成書。

歡迎關注普洱雅苑。

微信號:peyy1023

投稿郵箱:roushi0215@163.com

喜迎新年



下一篇 : 去陝西可以不看秦兵馬俑,但這幾家絕密度假山莊一定要去!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