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線警察來信:連龍這樣的男人,還有很多很多......


導語


長安君(微信ID:changan-j):今天,你一定看過一名警察躺在病床上敬禮的照片——那個男人叫連龍,這是他臨終前“最後的敬禮”。這名新疆交警,因突發心髒病,在14日淩晨去世。離世前,他臉色蒼白,而敬禮的姿勢依然標準。


也是在今天,同為新疆一線警察的小夥伴,給長安君寫來了一封信。他說,在新疆,像連龍這樣的男人,還有很多很多!老警不死,隻是遠去......

在新疆,有一種樹叫胡楊樹,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

 

從出生起,胡楊樹就頑強地跟風沙作戰,阻止沙塵暴侵犯家園;在天山腳下,有這樣一群人,為了守護新疆,為了新疆群眾的安全感,如同胡楊樹一樣,默默地貢獻著他們的青春甚至生命。

 

他們是,新疆一線警察。

 

他們當中,有男人也有女人;有漢族也有少數民族;他們默默無聞卻又甘於奉獻。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我的朋友圈,偶爾會被他們的消息刷屏,看到的,卻多是這樣:

   1月2日下午,新疆和田地區公安局網安支隊幹部尹延亮,連續多日的值班備勤後,原本身患高血壓的他,再次累倒在工作崗位上。


   1月3日,新疆巴州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高慶江,突發心髒病倒在辦公樓裏,經搶救無效不幸犧牲,享年44歲。


   1月4日晚,新疆烏魯木齊水磨溝區新興街派出所成功社區民警姚紅軍,因工作勞累過度,現生命垂危。


    1月7日晚, 新疆喀什地區嶽普湖縣人民檢察院帶班領導阿不力克木,將督查組送至單位大門口時一頭栽倒,再沒有醒來,享年49歲。


    1月9日, 新疆和田縣公安局罕艾日克鎮派出所警務室民警賽買提,因過度勞累,猝死在工作崗位上,享年36歲。


    1月12日,新疆皮山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民警玉蘇普· 庫爾班尼亞孜,因心髒病突發,倒在工作崗位上,享年50歲。


    1月13日,新疆和田縣公安局斯瑪瓦提派出所民警買托合提,因過度疲勞,誘發身體疾病,被送往醫院搶救。


    1月15日,新疆喀什地區塔西南公安局交警支隊長連龍同誌,因高強度的工作,誘發心髒病,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年僅43歲......



短短15天,我,就已經失去了至少5名戰友,還有3名戰友生命垂危。而連龍,就是那令人揪心的五分之一。

 

最觸動人心的是,連龍那張最後的敬禮照,讓無數人唏噓垂淚。



連龍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塔西南公安局交警支隊支隊長,年僅43歲,“上有老、下有小”。或許,他對這一天已經有所預料,在臨離開這個世界前,在病床上留下最後一個敬禮。連龍的戰友說:“他是以這種方式,告慰自己匆忙而短暫的警察生涯。”

 

在我這個新疆一線警察看來,連龍真的用他的行動,踐行了當初入警時留下的誓言:“我願獻身於崇高的人民公安事業,為實現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奮鬥!”

 

長安君,我想告訴你的是:在新疆,和連龍一樣的警察,還有很多很多——



堅守鬆塔克鄉溫圖薩克村卡點的民警點燃篝火取暖↑↑↑



新疆巡邏防控隊員協助車主推打滑↑↑↑



曠野裏,一人、一桌、一爐子,構成了新疆一線民警樸實的設卡工作


新疆一線民警冒雪巡邏↑↑↑



便民警務站裏的新疆一線輔警苦中作樂,吃辣子饢充饑↑↑↑


新疆阿圖什市公安局創立的綠絲帶便民愛心車隊,為行動不便的維吾爾族大叔服務↑↑↑

一份付出、一分收獲,80多歲的老人深夜為民警送熱茶,盛讚民警好巴郎↑↑↑


不需要更多的圖片,長安君,你肯定能感知到他們的艱辛與不易。

 

他們,也曾經想到過放棄,想到過離開,但是他們不忍心,因為他們一旦離開,留下的兄弟們會更累尤其是在街上巡邏執勤時,老百姓送上的一句鼓勵的話,會讓他們感動,讓他們有堅守下去的動力。

 

進入2017年,周邊國家暴力恐怖案事件頻發,任何人都無法預測,類似的事是否會在新疆發生?所以,新疆一線警察承擔的壓力,常人無法想象。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心裏,始終繃著一根弦。他們隻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身軀遮擋黑暗,付出自己的所有,來阻擋暴力恐怖的威脅。

 

連龍走了,一名反恐戰線上的老警,猝然離開。但是我覺得他沒有走遠,他隻是太累了,隻是短暫地休息一下,他還會陪伴著他的戰友們,繼續奮戰在防暴恐的第一線。

 

走在你曾經巡邏的街頭,我會不禁問:“連龍,你還好嗎?”

 

他沒有死,隻是遠去。

 

請接受你一個年輕戰友的敬禮!


沈豆豆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長安劍

▼▼▼


長按識別二維碼下載中國長安網APP

▼▼▼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中國長安網微博

▼▼▼



下一篇 : aso361手機宅家、謙職打字、每天5OO、日結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