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謀殺的兔子









31 / 12 / 2016




Young Lady, You're Scaring Me Ron Gallo - Heavy Meta


畢竟原罪是無可消除的。










?        ?         ?        ?







文|小瓷兒


小時候養過許多寵物,尤其喜愛兔子,灰色的。每每帶它們回家,便一直捧在懷裏鬆不開手。反複的撫摸,念著它們的名字說悄悄話。直到被催促睡覺時候才肯放回。而多半時候當翌日醒來它們就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裏了。過了一夜毛發上仍帶有我身體的味道,過分把玩將其致死。


?


大哭。哭的委屈不知所措。你永遠不能指望乳臭未幹的小家夥兒知道殺死寵物的元凶是喜愛。這件事情的真相我竟是到現在才看得清楚明了。這樣想來,便懂得為何我總待不得深愛的男人。情愛同理,過猶且終。而我這種對世間一切事物愛的方式的無法自製至今都束手無策。兒時的兔子同現在的愛情雙雙都見了鬼。


?


那時說起自己的屬相,脫口而出便是兔子,問話的大人不住驚訝,怎麼測算著年份都同眼前的小人兒對不上號。成年後雖亦是喜愛,瞧見那努動的小嘴毛絨的身體便欲罷不能卻忍不住多了些鄙夷,因為在我看來兔子對性的欲求不滿且不分雌雄的交配汙穢的很。嗬,可說起汙穢,世人不泛卑鄙手段狡詐念頭,比起那愚蠢的兔子簡直高出了整個宇宙。


?


傳聞北美民間巫毒術中迷信兔子,讓其被謀殺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和點的人手裏,方成幸運兔腳。不知我可否有幸就促成了那些隻無辜的兔腳?同樣的過程時間方式,充其量是比殺手們年幼且無意,上帝會原諒帶著愛意的謀殺嗎?至少我不是為著將它變成胃中物,身上衣。


?


歐洲人喜愛兔腳飾品,殊不知他們是否懂得那兔腳的來曆。可憐的資本主義,一邊假扮虔誠的信徒,一邊放縱殘忍的喜好。那誰才是這場謀殺的元凶?世人皆是吧,畢竟原罪是無可消除的。





-END-











?


我是瓷兒

?

是醉酒的詩人

?

是碎念的豸妺


?


? ? ? ? ?


















下一篇 : 舌尖上的以色列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