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買車跑滴滴到底是賺還是虧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不會再跑滴滴了。”辭掉工作專門買車跑滴滴的鑫哥說,從剛開始月入上萬,到現在“累死累活”四五千,想重新找工作,向家人又交不了差,感覺自己被套起了。

辭職買車跑滴滴

  鑫哥今年28歲,大足人,跑滴滴前是一位汽車銷售,月入五六千。今年3月,他看到廣告稱跑滴滴月入過萬,加上朋友介紹,便辭掉工作,專門買了一輛新車跑起了滴滴,首付三萬多,每個月還車貸2000多。

  最初幾個月,每天訂單很多,獎勵也多,每天可以賺六七百元。跑到第三個月,鑫哥覺得每月靠跑車還車貸壓力較大,指不定哪天就跑不了那麼多錢,於是和家人商量後,拿出積蓄將剩餘的貸款還了,“相比每個月還款,還要加利息,還不如一次性還清。”

  之後鑫哥便安心跑起了滴滴,每天早上6點出門,晚上11點才收車,每月收入有八九千元。

訂單減少收入減半

  今年8月,滴滴與優步宣布合作後,鑫哥發現越來越不對勁,“派單量不斷減少,獲得獎勵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平台抽成越來越多……”

  鑫哥說,好的時候每天派單都有30個以上,現在一天係統派單10單都不到,以前還可以跑優步,現在優步的單也不能跑了。

  鑫哥算了筆賬,現在每天隻能跑兩三百元,扣除抽成、油費等費用,每個月收入隻有四五千元。為避免越來越高的抽成,他會和乘客商量先取消訂單,再用現金支付車費。

重新選擇不會跑滴滴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不會選擇跑滴滴了。”鑫哥說,以前當汽車銷售,工資雖然不多,但每周可以休息,有正規的作息時間,生活節奏也未被打亂。現在賺得並不多,每天還提心吊膽。

  鑫哥說,他從未給家人說過這些壓力,當時為了買車,他苦口婆心告訴家人跑滴滴很賺錢,能快速回本,家人才同意,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賺不到錢了,會很失望。

  鑫哥表示,像他一樣“被套”的滴滴司機還有不少,他們向滴滴公司反應過,但公司告訴他們,乘客少了,訂單無法滿足百分之百的車主,隻能先保證與公司簽約的車主。
  如今,為了多跑幾單,鑫哥早上四點就要出門,他打算先把今年挺過去,等過完年再作打算。


  最後給大家看一組數據,希望能幫助你們。




  看了這個之後,那些也想要辭職專跑滴滴的是否還會愉快的決定呢?建議想跑滴滴的人一定要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可以在工作之餘或者是沒事的時候出來跑跑。



下一篇 : 央視張泉靈和縣委書記陳行甲的辭職文字,值得深思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