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朱軍鬧翻內幕震驚央視



趙本山上了21年央視春晚,除了和央視領導關係很好,和央視的名嘴們也有著深厚的交情,在央視這麼多的名嘴中,趙本山和崔永元私交最深。當然,也不是跟所有人關係都很好,例如,趙本山跟朱軍關係就很糟糕,那是什麼原因引起的呢?下麵為您揭曉...

可是很少人知道趙本山一開始最討厭朱軍。趙本山在一次電視訪談時還道出了真相,他說:“有一次在白岩鬆家喝酒,朱軍直接跟我說,你從來就沒瞧起過我。”

“我說確確實實我喜歡白岩鬆和崔永元,我不喜歡你,我就很直。他說為什麼?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不喜歡你。

你的《藝術人生》我非常愛看,那是開始的時候。現在呢,我不愛看了。他又問為什麼?我說你把前幾期找回來看看,那時候你還沒有咄咄逼人的狀態。”

這話在以前,朱軍很在意,在文藝界混,不能得罪趙本山,因為趙本山很牛,所以他敢當麵數落朱軍,讓朱軍無地自容。可是,誰能想到風水輪流轉,如今的趙本山再也牛不起來了,到處危機公關,一些名人也害怕和趙本山走得近,漸漸疏遠了。為什麼呢?

中國,對於會議,有句話很形象,“出席就是成功”,一個人的級別有多高,看他平時出席什麼樣的會議就知道了。

北京文藝座談會,沒有趙本山,遼寧省文藝座談會,沒有趙本山,鐵嶺市文藝座談會,也沒有趙本山,明白人已經讀懂了原因,體製社會已經將“中國小品王”拋棄。

朱軍回憶說,他很反感我,見了我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表情。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你什麼意思?我又沒得罪過你,你怎麼見我老這樣?”他很直接:“我不喜歡你。”

我很奇怪:“為什麼?”他朝我翻了個白眼,吐出兩字:“你假。”我和趙本山之前幾乎沒怎麼接觸過,他說這話我就更莫名其妙了:“什麼事覺得我假?”

他三個字直接把我撂倒:“不知道。”我當時心裏頗有些不平,你又不了解我,憑什麼說我假?太沒道理了,和我相處過的人還覺得我真呢!真誠是我做人做事的信條和原則,因為真,我更交來了一大群真朋友。

朱軍說,很長一段時間,我和趙本山都形同陌路,直到有一天,在白岩鬆家,小白拉著我說:“哥,咱們倆一塊兒敬本山大哥一個。哥,咱們倆一塊兒敬義夫兄一個。”

本山看小白對我左一個哥右一個哥地喊著,感到奇怪,他實在忍不住了,就問:“我說小白,你們倆這啥關係呀?”小白指指我,神情自然地介紹:“這是我哥。”顯然趙本山對白岩鬆是欣賞有加,他就更摸不著頭腦了。

一個他不甚喜歡的人,一個他那麼欣賞的人,他們倆居然關係那麼好?朱軍透露,可能從那時候起,趙本山才對他另眼相待。一來二往幾次相處共事後,才成了好兄弟。

揭秘趙本山與哈文交惡不和內幕

近日,2015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劇組成立,總導演為哈文。這是哈文繼2012年、2013年後再度擔此大任,不少網友都關注其老公李詠會否回歸 主持,以及趙本山是否再度登上春晚舞台。

此前哈文執導的兩屆春晚中,2012年趙本山因身體原因“擦肩而過”,2013年又因為本子質量不達預期,再次無 緣央視春晚舞台。連續兩年突然退出,曾被傳和導演哈文不和。

趙本山退出2012年春晚,到底是不是身體原因,一直是網友爭論的焦點。麵對坊間流傳趙本山與春晚哈文團隊意見不合,憤然離去的說法,趙本山雖未正麵回答,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他還是委婉表達了與新團隊在磨合過程中的確有不適應的情況。

趙本山表示:實在堅持不了了,很可惜今年的春晚是由一批比較年輕的導演們,組成的一個年輕的團隊。跟他們是第一次合作,也不算是支持,沒上春晚很可 惜。跟中央電視合作了21年,對這個舞台確實很留戀,畢竟是從這個舞台上讓觀眾習慣了。從這段話裏可以解讀到,退出龍年春晚,身體不是主要原因。

趙本山和央視春晚導演組之間早就有矛盾,隻是央視拿他沒辦法。趙本山曾在多處場合炮轟春晚的小品審查製度。2009年5月,趙本山做客貴州衛視對話節目《論道》,就炮轟春晚節目審查內幕,稱“整個觀眾都笑翻了,就他們幾個臉是青的”,並表示審查的人老是提一堆不懂的意見。

“一個挺樂的節目每審一遍就少樂一些,審十遍就被斃掉了”,趙本山還表示審查的人不懂,提了一堆不懂的意見,看一個節目時,第一次看都說好,這個不錯;第二次看覺得不好笑了,就進行刪減;看了很多次最後台詞都能背下來了,就覺得不搞笑了,就把節目給斃了。

趙本山早就說過,他要把徒弟們都帶上春晚舞台,沒想到今年哈文一開始就把徒弟王小利的小品《意外收獲》給“槍斃”了,而江蘇、遼寧和湖南三家衛視爭著 搶這個小品。哈文“拿下”王小利的小品讓趙本山很不爽,私下帶著徒弟們參加數家省級衛視春晚,目的就證明給哈文團隊看,趙家班的節目就是很精彩。

因為趙本山的執著,湖南衛視還放出話:隻要趙本山願意演,多長時間都行。所以,趙本山2012年是賭氣退出春晚,這種賭氣也是多年怨氣的爆發。

2012年9月23日,第六屆CCTV相聲大賽總決賽頒獎禮在央視綜藝頻道直播。盛典的最大看點當屬,久未在央視露麵的“小品王”趙本山將空降現場擔 任頒獎嘉賓。而更為重要的意義是,這也是龍年春晚後,趙本山同哈文的首度同場亮相對失和傳聞更大方回應:“我們沒有不和,矛盾是第三方製造的。”

而本山更當場表示:“隻要身體允許,像今天現場這個狀態,就一定會上。”二人的同時出現不但打破了之間的隔閡傳聞,更成了趙本山重回春晚的強有力信號。

2013年1月18日,央視春晚官方微博發布“趙本山放棄央視春晚”的消息。雖然央視公布的趙本山退出春晚的根源在於作品問題,但經過網絡的傳播發 酵,“趙本山與哈文不和”的傳聞甚囂塵上,有人微博爆料趙本山退出春晚的真正原因是不配合劇組有關要求亂改台詞,導致哈文不滿,甚至連哈文的丈夫李詠也牽 涉其中。

麵對傳言,哈文也在微博上迅速轉發回應:“您這謠造得也太明顯了吧?”“一晚上淨忙著辟謠了!”“唉……辟謠的趕不上造謠的。”言語中頗有無奈之意。“做導演難,做春晚導演更難,做央視春晚導演難上加難”,這句話用來形容哈文現在的心境再恰當不過了。

2013年,趙本山出席活動時,問到小品被拿下是否與春晚總導演哈文不和造成的,他的臉一下子嚴肅起來:“這真是胡說。造謠嘛!壓根就沒有的事情。我對哈文向來很敬重。我個人一直很讚賞哈文。

哈文這人很年輕,做人做事很優秀!她當春晚總導演,很有創新和突破。春晚辦了30屆了,我參加了21年,我很有體會。春晚要想弄出點新花樣,真的很難。春晚總導演是不好當的,所以我希望媒體朋友要支持春晚,支持哈文,給予理解和尊重。”

2014年10月30日,央視春晚官方微博正式公布了哈文擔任總導演,隨後春晚團隊也正式宣布。此次是哈文繼龍年和蛇年春晚後再度擔任央視春晚總導演 一職,她將帶領一位執行總導演,分管語言類和歌舞類的兩位副導演,還有製片主任、視覺總設計、總撰稿人、宣傳統籌等人組成羊年春晚主創團隊。

據悉,這支團隊中不乏一些80後、90後年輕的成員,每位成員都有兩年以上春晚工作經驗,多是央視綜藝頻道骨幹欄目的製片人。閆肅、黃宏、馮鞏等人將擔任藝術顧問。許多觀眾關注的趙本山並未出現在主創名單上。

早前,就有人指出,春晚注定是屬於“二老”(老幹部+老百姓)的。當然在弘揚主旋律這個大原則下,前者希望能更多取悅老百姓。但看春晚的老百姓卻除了 欣賞鶯歌燕舞外,更希望這個文藝舞台能對社會問題予以諷刺調侃。這樣的空間很小。審查的不是一個人,哈文在一些關鍵節目的選擇上就是一個執行者。

像趙本山這樣起家於底層的二人轉大師,如果不能調戲社會,有時隻能拿弱勢群體甚至人格缺陷下手,而後者又會被精英們扣上落後文化甚至三俗的帽子。趙本山能否上羊年春晚?趙本山說了不算,哈文說了也不算,觀眾說了還是不算,那誰說了算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趙本山,1957年10月2日出生於遼寧省鐵嶺市開原市,著名喜劇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東北二人轉教授,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全國青聯委員、遼寧大學本山藝術學院院長,本山傳媒集團董事長。

1982年,趙本山主演了拉場戲《摔三弦》,1990年開始踏上央視春晚的舞台,連續十五年獲得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一等獎,被譽為“小品王”、“東方卓 別林”。1999年由個人投資主演的電影《男婦女主任》獲得第二十二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趙本山獲最佳男演員獎。

2003年,趙本山首倡“綠色二人轉”,並創立了以演出“綠色二人轉”為主的“劉老根大舞台”。2013年蛇年春晚前,趙本山宣布退出小品舞台。擔任2014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副總導演兼任語言類節目總監。

1963年趙本山母親病逝,父親遠走他鄉,幾乎成為孤兒,開始跟二叔(盲人)學藝。拉二胡、吹嗩呐、拋手絹、打手玉子、唱小曲、二人轉小帽等樣樣精通,尤其是三弦功底尤為突出。苦難的童年是他一生的財富,為其日後的小品、演藝生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74年趙本山17歲入公社文藝宣傳隊,又入威遠鄉業餘劇團,後借調西豐縣劇團主演二人轉。1988年春節晚會已經定下趙本山參加哈爾濱分會場的演出,而且節目提前錄了像,全鐵嶺的人都知道他上了春節晚會,但後來他的節目卻沒播,趙本山卻一直 等到電視裏打出“再見”。

一年後的國慶晚會,他才第一次在央視亮相,緊接著就是1990年春節晚會的《相親》。連續三年趙本山都是節目一等獎,1994年 他因為家裏有事,很晚才到春節晚會劇組報到,導演組嫌趙本山“架子大”,就堅決沒讓他上。

趙本山有過兩段婚姻,1979年初,趙本山與前妻葛淑珍結婚。1979年底,生下女兒趙玉芳。1982年,生下兒子趙鐵蛋。但是,鐵蛋是個聾啞兒,還患上了軟骨症、肺氣腫及心髒病。

1991年5月7日,葛淑珍與趙本山辦理了離婚手續。經協商,女兒趙玉芳、兒子趙鐵蛋由葛淑珍撫養,趙本山一次性付清了葛淑珍及兩個孩子的生活費、撫養費、醫療費,同時,他還把夏利轎車、三室一廳商品房及屋內設施全部交給了葛淑珍,選擇了“淨身出戶”。

1992年,趙本山與馬麗娟結婚。1997年的大年初一,馬麗娟又為他添了一對龍鳳胎。小名叫牛牛和妞妞,大名叫趙一楠和趙一涵。


下一篇 : 學生過考核花樣百出啊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