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酒後,錯入合租美女房間,結果……


炎炎夏日,天熱得似乎發了狂。火紅的太陽下,整個城市都在微風吹拂下,好像深處一股熱浪之中。

 

  一個土裏土氣的少年,東張西望的邁入“安華縣”汽車站,他身穿淺藍色背心,一條已經完全褪色褲子,還帶著一個破爛草帽。

 

“娘的,終於可以到大城市去見見世麵,順便找個城裏的婆娘!”林武跨入售票廳,隨手就將草帽扔在一邊,頓時惹來一陣陣白眼,他的這一身在當今繁華的都市裏,實在是格格不入,影響市容。

 

  不過林武絲毫不在意,這大熱天的,他攀山越嶺,步行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縣城車站,要往“安陵市”去投靠當空姐的表姐。

 

  林武掏出唯一一張鄒巴巴的百元大鈔,迅速的買好一張去往“安陵市”的車票。看時間也不早了,迅速檢票找到大巴車,按照座號坐了下去。

 

  不一會兒,一股子淡雅的香味,隱隱約約的送入林武的鼻端。

 

  然後,林武就看到一個極品女人!

 

  那是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美女,身穿紋路多彩的V字低胸T恤,若是站高點可以看到凸起的優美鎖骨和兩座飽滿高聳的山峰弧度。黑色的裙子,緊繃繃的,裙內是一雙白哲光滑的美腿,顯得鮮豔奪目。

 

“不好意思,我是裏麵的位置!”極品女人淡淡一笑,她臉上洋溢著一抹矜持而禮貌的笑容。給人一種接受過很高的教育並且見過世麵,且生活質量不差的味道。

 

“尼瑪,這麼極品的女人竟然跟著我挨著座,難道這就是豔遇?她比我們村第一美女的表姐還漂亮十倍,美呀!”林武心中一緊,怦然心動,平身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美女,連忙站起身來。

 

“謝謝!”

 

  極品女人禮貌的笑了笑,然後小心翼翼的從林武讓出的空隙,往靠窗的位置擠了進去。

 

“呃···!”

 

  因為位置太狹窄極,極品女人那緊繃的美臀,不免會跟林武的身子有接觸。立時,林武感覺到一股子酥軟,然後挺拔···。

 

  突然,這貨就有了原始反應,搭起了帳篷。

 

“尼瑪,老子雖然是鄉巴佬,但怎麼這麼敏感?”林武暗罵自己一生,趕緊坐下翹起了二郎腿來掩飾,根本就不敢敢旁邊的極品女人。

 

  極品女人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看了看林武,感覺他的表情並不是很猥瑣那種。剛才那麼一擦,似乎不像是故意揩油,也沒有計較,把目光看向車窗外。

 

  過了不多時,滿車的乘客都已經上了車。客車終於緩緩開出了客運總站,並很快就上了高速路。

 

  好不容易看到這麼一個極品美女,林武當然也少不了偷偷觀賞,不過極品女子似乎沒發覺,隻是靜靜的看著車窗外。

 

  就在此時,忽然之間!

 

  極品女人臉色一下變得通紅,雙腿不自禁的一夾,隻覺得自己雙腿之間一股熱流不受控製的流了出來。

 

“糟糕!完了,完蛋了,大姨媽竟然這個時候來?”女人頓時是又尷尬又慌張,她平時因為自身的工作原因,酒也喝得比較多,導致內分泌是比較紊亂的,就有點經期不準。

 

  更可怕的是,她就一個錢包,連行禮都沒有,更別提那個衛生巾了。

 

  豁然,林武看到極品女人臉色巨變,緊緊的夾住雙腿一動也不敢動,並且味道淡淡的一股怪味。

 

“美女,你沒事吧?需不需要幫忙?”林武看了看她,還是忍不住出言詢問。

 

“沒事,謝謝關心!”那極品女子簡直尷尬得要死,對於女人來說,沒有比遇到這種事情更尷尬的了,更可怕的是她沒有準備,而且還在高速公路之上。

 

  她現在恨不得挖個地縫鑽下去!

 

  尷尬歸尷尬,遇到這種事情她也沒有辦法!可怕的是,她竟然想不到辦法補救!

 

  立馬下車?不可能!

 

  找人借衛生巾?眾目睽睽換這個,打死她也做不到!

 

“糟糕了!”

 

  極品女人的處境已經很艱難了,小內內褲完全弄髒弄濕,動也不敢動,她甚至已經感覺到,屁堊股下麵的座位上,都已經微微弄髒了……。

 

  而且,她似乎還開始痛經了!

 

  極品女人驚愕慌張的臉色,已經開始轉化為蒼白,她腹痛如絞,忍不住微微弓腰,用手死死的捂住小腹,額頭都開設滲透出些許汗珠。

 

“哦,我明白了!原來你是來了例假,怎麼你沒帶那東西嗎?”林武見她如此痛苦,如此驚慌,頓時恍然大悟。

 

  林武故鄉有一位隱居的高人,這些年他也跟著學習不少本事。好歹也懂點卜筮相術、堪輿風水、行醫破邪、除蟲驅鬼的本事。若是在看不出來,他死去的師傅非從墳墓裏跳出來不可。

 

“不關你···不關你的事!”女子疼得隻咬牙,臉色慘白,被林武戳穿更是惱羞成怒。

 

“哎···!”

 

“你現在這種情況,可真有點糟糕了!你這是長期的內分泌紊亂造成了很嚴重的月經不調,氣血失調導致衝任經脈嚴重受損,如果再不及時治療,對身體傷害極大,是病!呃……這種病,為什麼不好好治治,一直就這麼拖著?”林武歎息一聲,對她的態度有些不滿,但還是忍不住再次多言。

 

  因為她漂亮,非常漂亮!

 

“嗯?”極品女子奇異的看了林武一眼,沒有想到他居然一語道出了她的頑疾!頓時讓她有種羞恥感,沒臉見人。

 

  而且她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在生活中,都非常的嚴謹。還從來沒有跟年齡比她小這麼多的男人,堂而皇之的在她麵前談月經方麵的事。

 

“美女,你不用多心,嚴格來說我還是一名中醫!我想,我能幫助你!當然,前提是你願意!”林武真誠的說道,自從三年前他的高人師傅過世,他開始在十裏八鄉救治村名,還從未失手過。

 

  三年來,他蝸居在大山村中,治病救人都是藥到病除,附近的村民都稱他為“小神醫”。

 

  極品女子沒有辦法,知道不能再拖了,雖然羞得要死,但還是硬著頭皮對林武低聲道:“這個,你能不能在車上找個女同誌,幫我借一包衛生巾?對了,請你動靜小一點,別讓其他人知道,謝謝了!”

 

  林武眉頭一挑,脫口而出:“你,你想在車上換···?”

 

  極品女人唰的一下,脖子都紅了,深深的垂下頭,低聲道:“對,麻煩你了!還有,等會,等會還麻煩你幫我擋一擋··!”

 

“哎,沒用的!”林武搖了搖頭:“你現在不是一般的來例假,你是發病了,你知道麼?而且你病得很嚴重,量比平時還大得多對吧?痛經的情況很嚴重,現在全身無力,小腹絞痛,精神眼中匱乏,而且還相當心悸,對吧?”

 

  極品女人連連點頭,沒有想到林武真的把她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看樣子真是一名水平不低的中醫似的。

 

  見極品女人點頭,林武鄭重其事的繼續道:“你以為采取緊急措施墊上,就沒有問題了,隻怕是墊不住的!現在離到‘安陵市’最少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依照你現在腹痛的情況,等到站,你非疼死不可。”

 

“那···,那現在這麼辦?”極品女人已經疼得臉色鐵青,說話都不利索了,如今也隻有把希望寄托在林武身上:“這個,你剛才說你是中醫?請問,這個,這個可以治療嗎?”

 

“把手給我,相信我!”林武也顧不上什麼她的意見,一把將美女的左手拉了過來:“現在沒藥,又不能給你針灸,所有我隻能給你按摩穴位了。我的按摩手法應該能夠緩解你的痛楚,並有效的止住大量朝外奔湧的血水。”

 

  極品女人眼珠子都瞪起來了,她可從來沒有被其他的男人牽過手,更沒被如此年輕男人按摩過啊!

 

  不過,兩人的手一接觸,美女頓時感覺到一陣溫暖,心神一陣輕鬆,疼痛立減。

 

  極品美女疑惑的十分羞澀,又有些惱怒的仔細打量林武一番:“果然舒服一些,真看不出來。你··,你這個樣子,還真是有一手!”

 

“那是當然,我雖然土了些,但好歹也許正宗玄門傳人,小意思而已!”林武淡淡一笑,也明白她的意思,土鱉嘛!但還是十分認真的按摩著她潔白的玉手。

 

  隻是他心中早已翻起了驚濤駭浪!

 

  片刻後林武見她已經好些,再次鄭重的道:“美女,手上的穴位隻能這樣了,想要徹底無痛,止血必須以特殊的手法,推拿按摩氣海,關元,中極,歸來,胃餘等幾個穴位。”

 

“不行,這絕對不行!”極品美女一聽差點崩潰了,她雖然不是學醫的,但大概知道這些穴位的位置。

 

  林武說所的幾處穴位,基本可是說是私密部位了,歸來穴在下腹部,肚臍眼下方四寸處。這種位置,對於女人來說,是隨便可以按摩的嗎?

 

“哎!”

 

林武眉頭一蹙,也有些無可奈何,鄭重道:“美女,我真不是想占便宜,你現在的狀況非常糟糕,我說句不好聽的,你要挨到‘安陵市’,痛也痛暈你。而座位裙子都隻會是一片狼藉,難免被人看見糗態啊!”

【未完待續……】

更多精彩內容,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


下一篇 : PING高爾夫12月試打會日程—— 一如既往的高品質量身定做,幫您找到適合自己的球具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