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孤煙細【詩詞歌賦】


         

7:41 大唐紅顏賦 來自華風雅集

        冬天的早晨,窗的四周是異常美麗的。可以在驀然回首時,看到參差的霜花布滿了透明的窗璣,閃爍出別樣的光暈。走近了仔細去看時,就可以看到深淺不同的霜結遍布窗的界麵,綿延不絕的構建出無數無規則的圖案,似童話世界裏純淨而瑰麗的風景,又似現代印象大師的輝弘作品,紛亂、深遠而難於想象它所要表現的主題。透過晶瑩的霜痕望出去,外麵的一切隻有模糊的輪廓浮現於視野中,那最遠處的山巒,濃淡朦朧得一如水墨山水中無皴的背景,隻被自然這個作者隨意的渲染出些許的樣貌,卻無太多細心的勾勒;近江處的水氣在升起時凝結,似欲留的飛白,白茫茫一片的彌漫,讓處於其間的心也朦朧了起來。

  

   偶然看到王禹偁的《點絳唇》:

雨恨雲收,江南依舊稱佳麗。

水村漁市,一縷孤煙細。

天際征鴻,遙認行如綴。

平生事,此時凝睇,誰會憑欄意。


         發現他的詩詞中也有恨恨的哀怨與無人能夠理解的孤單。原來在江南的山水中徜徉的古人,也有一縷煙是孤輕的,獨自飄渺著的。想他也是獨愴然而涕下了!人的恨,是複雜的。是未語淚先留的。而在即將停歇的雨色裏,雨的恨是雲的遠離,是即將晴朗的天際。雨在江南徘徊多日,留戀了紅塵的事物,它染濕了芳草村莊,也染濕了來去的人群。因為這樣,他的留戀就在即將遠去時更加多些。於是他恨了雲收。江南的美,因為雨而迷離,即使是在滿是恨的雨色裏掙紮,也仍然是風景世界中最美麗的佳人。雨的恨也多了些許纏綿的意味。水鄉村落中有早起的人們,迎著雨,頂著恨,忙碌的生活著。嫋嫋的煙塵因為地處偏遠而隻有幾縷孤煙,細細的產生細細的飄飛。也無人歎也無人惜。雲中誰寄錦書來了?天邊飛過的鴻雁,隻一行之字,卻無半絲消息。誰可以了解孤獨人寂寞的胸襟?想盡一生的事跡,現在回首,有幾個人能夠理解了呢?

     詩詞的感人之處不在其華麗與否,而在於是否與讀者心有同感。感動了才會知其傷悲由何而起,才會知其痛為何,其惆、斷腸是為什麼。。。所以日日時時都有人歎息心有靈犀的觸動。感人也就在此。


《滿江紅·寫懷》

【南宋】嶽飛


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裏路雲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嶽飛的情深是為了家國,幾十年的戎馬生活隻為固守邊關、保家衛國。可秦檜的十二道金牌直接扼殺了他的壯誌淩雲,剩下的隻有難酬的悲怒。上片用誇張的藝術手法來表現一個“怒”字,情景交融,慷慨悲壯。下片寫渴望祖國統一和忠於朝廷的精忠報國之心。




《書憤?其一》

【宋】陸遊


早歲哪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州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 ,千載誰堪伯仲間。


此詩首聯開篇以“世事艱”寫詩人欲要建功立業、保家衛國的艱難。由此引出詩人壯誌未遂、功業難成的憤怒。全詩可謂是字字是怒,句句是怒。




沁園春·題潮陽張許二公廟

【宋】文天祥


為子死孝,為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嶽氣分,士無全節;

君臣義缺,誰負剛腸。

罵賊睢陽,愛君許遠,

留取聲名萬古香。

後來者,無二公之操,百煉之鋼。

人生翕歘雲亡。


好烈烈轟轟做一場。

使當時賣國,甘心降虜,

受人唾罵,安得流芳。

古廟幽沉,儀容儼雅,

枯木寒鴉幾夕陽。

郵亭下,有奸雄過此,仔細思量。


在這首詩中詩人讚誓死反抗的愛國者,罵背叛眾人的賣國賊,言辭激烈,筆力遒勁,表現出詩人的崇高氣節和忠義的愛國精神。




《六州歌頭?題嶽鄂王廟》

【南宋】劉過


中興諸將,誰是萬人英。

身草莽,人雖死,

氣填膺。尚如生。

年少起河朔,弓兩石,

劍三尺,定襄漢,

開虢洛,洗洞庭。

北望帝京。

狡兔依然在,良犬先烹。

過舊時營壘,荊鄂有遺民。

憶故將軍。淚如傾。

此詩以“誰是萬人英”來引出戰場上的英雄嶽飛,詩人憤怒於嶽飛被害死,進而聯想到自己壯誌難酬的落魄。




登樓

【唐】杜甫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

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此詩用樂景來寫詩人的憤怒,國家多難,詩人登樓看見變換莫測的浮雲,聯想到國家動蕩不安的局勢,對統治者不作為的“還廟”感到憤怒,而自己無能為力,隻能學孔明作梁甫吟的無可奈何。






《泊秦淮》

【唐】杜牧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此詩用“煙”、“月”、“沙”構成了朦朧淒清的夜景,看似在寫“商女”不知何為亡國,實際上是借用商女來抒發詩人對不以國事為重,沉迷女色,沉迷享樂的統治階級的強烈憤怒。




《斷腸集

【宋】朱淑真


癡漢常騎駿馬走,巧妻偏伴拙夫行。

老天若不隨人意,不會作天莫作天。


這是一首閨怨詩。“老天若不隨人意,不會作天莫作天”可謂是道出女子的憤怒,憤怒上天不會作天的荒誕。




《論語絕句一百首》

【宋】張九成


君子何嚐去小人,小人如草去還生。

但令鼓舞心歸化,不必區區務力爭。

此詩寫小人如草,不會斷絕,遇到小人,爭不過他,鬥不過他,來抒發詩人內心的憤怒。





下一篇 : 健康·科普 | 呼吸係統9大急症處理方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