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上最完美無瑕的帥哥——嵇康與《廣陵散》



在曆史十大帥哥裏,相對於潘安和其他帥哥為後世所詬病的品行,嵇康或許是其中最完美無瑕的一個。作為竹林七賢的精神領袖,嵇康放蕩不羈的一生彌漫著浪漫和悲情!許多文人都效法嵇康、阮籍之猖狂。嵇康,像一株挺立青崖間的孤鬆,永遠傲立於史冊中,為曆代文人所敬仰。


“竹林七賢”之嵇康

      竹林七賢,他們以老莊思想為核心,返璞歸真,率性自然,“放浪於形骸之外”,這種飄逸灑脫的風神氣韻,給這個本來以汙血為底色的時代加塗了一層明麗浪漫的色彩。

       嵇康(223~263),三國時曹魏文學家。“竹林七賢”之一。字叔夜。譙國□縣(今安徽宿縣)人。早年喪父,家境貧困,但仍勵誌勤學,文學、玄學、音樂等無不博通。他娶曹操曾孫女長樂亭主為妻。曾任中散大夫,史稱“嵇中散”。在人生哲學上,他的主張是:非湯武而薄周禮,越名教而任自然。個性淩厲傲岸,曠逸不羈。  

       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一個非常紛亂的時代,翻開中國曆史名人辭典,大家會發現這個時期的“名人”,無論文人還是武夫,無論是美男子還是醜漢子,最後成為無頭之鬼的相當多。用吾友赫連勃勃大王的話說就是“華麗血時代”。而此時,道家思想卻又重新活躍起來,以竹林七賢為代表的人們奉行以老莊思想為核心的玄學,他們返璞歸真,率性自然,“放浪於形骸之外”,這種飄逸灑脫的風神氣韻,給這個本來以汙血為底色的時代加塗了一層明麗浪漫的色彩。

  也許會有人奇怪,為什麼此時老莊之說反而盛行起來?想想也不奇怪,在漢代,漢武帝用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使講究君臣父子、三綱五常的儒學大盛一時。然而到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皇帝走馬燈般地換來換去,受禪台的使用率出奇地高,什麼是君君臣臣,什麼是王賊盜寇?誰抓住了兵權誰就是王侯。可以說,魏晉之時,是個信仰崩潰的時代,是個迷惘的時代,所以人們似乎突然就明白了莊子書中的什麼“萬物一也”、“悅死惡生”之類的思想,就像一個原本意氣風發的男生,在失戀或事業失敗後,突然體會到什麼叫萬念俱灰,進而捧起《金剛經》之類的書高誦:“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所以在魏晉之時,人們似乎於老莊之中更偏愛莊子。在此之前,《老子》一向被視做道家中的最高經典,而《莊子》並沒有太多的人重視。而魏晉的名士們抓住了莊子中的齊物而觀、畸人牟天、憤激嫉俗等特色又加以“發揚光大”,從而形成了非常獨特的魏晉風度。而竹林七賢,就是魏晉風度的傑出代表。

  竹林七賢的名單是: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鹹。後人開列名單時之所以把嵇康放在第一位,大概正是因為嵇康名氣最大,知名度最高。嵇康是我國古代非常有名的美男子。《晉書.嵇康傳》中說他“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人以為龍章鳳姿,天質自然。”說來史書中一般是不會像現下的通俗讀物一樣大寫特寫一個人的相貌好惡的,相貌這方麵一般根本就不提,除非帥得驚人。但就像周瑜這樣的帥哥,《三國誌》裏也隻用了“瑜長壯有姿貌”這幾個字來形容一下就算了。而晉書用了三十多字,可謂是破天荒了。

  通過上麵的描述我們可以想象,嵇康身高至少有1米8以上,目如朗星,麵如冠玉。然而,這並非最重要的,最難得的是嵇康由內向外透出來的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的那種高華氣質,這是一般繡花枕頭似的美男子難以企及的。看現在選出來的什麼萊卡加油好男兒冠軍、亞軍什麼的,哪個敢說有“蕭蕭肅肅,爽朗清舉”的氣質,哪個敢說有“岩岩若孤鬆之獨立”的風采?就算他們不和嵇康比文學詩詞(他們所有人捆一塊也沒有那個膽),就算比樂器,嵇康哥哥彈上一曲人間絕響《廣陵散》,還不把評委都聽傻。當然嵇康是何等樣人,就算能來到當世,又哪裏會參加那種比賽。

  嵇康哥哥雖然不會去參加好男兒的比賽,但洛陽城裏的美眉想看一下嵇帥哥的身材還是有機會的。因為,嵇帥哥有個愛好——那就是打鐵。據說嵇康原來比較窮,就學了鐵匠的手藝,後來雖然發達了,但打鐵這個事情成了他的業餘愛好。每到夏天,嵇康就到一棵枝繁葉茂的柳樹下,脫了上衣,露出一身白練也似筋肉在那裏“乒乒乓乓”地打鐵。魏晉時的美眉是比較“好色”而大膽的,既然敢向潘安擲果盈車,那恐怕偷看嵇帥哥的也不在少數。嵇康打鐵時有個幫忙的下手,此人也非等閑之輩,他叫向秀,也是“竹林七賢”之一。據說和司馬氏一黨的鍾會前來探訪嵇康時,嵇康依舊自顧自的打鐵,讓鍾會好生沒趣,就此埋下了殺身之禍。但最重要的因素還是司馬氏不容於他。鍾會雖然可能也說了一些壞話,但如果司馬昭不同意的話,嵇康也不會死,正像殺害嶽飛的元凶並非秦檜而是趙構一樣。文徵明《滿江紅》詞中曾說“笑區區一檜竟何能,逢其欲!”這裏將“檜”字的木字旁去掉,來說鍾會,也大致不錯。

  嵇康一生最喜歡的就是老莊之說。不過從嵇康一生的所行所為看,他的性格還是比較憤激張揚的。魯迅先生曾說過:“這七人中,脾氣各有不同。嵇阮二人的脾氣都很大;阮籍老年時改得很好,嵇康就始終都是極壞的。”嵇康有名的那篇《與山巨源絕交書》,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竹林七賢之一的的山濤,後來當上了吏部尚書,相當於現在的組織部,推薦官員是他的本職。後來他升職了,就推薦嵇康來接替他作這個職位,結果嵇康不但不感激山濤的“好意”,反而寫了一篇公開信,大發了一通牢騷,聲稱要和山濤絕交。這就是有名的《與山巨源絕交書》。

  當時的“名士”王肅、皇甫謐等人為替司馬氏篡位製造禮教依據,杜撰了許多湯武周孔的名言。嵇康卻在上述文章中大談“非湯武而薄周孔”,這無異於公開反對司馬氏篡魏,這無疑戳到了司馬昭的心肺之中,據說司馬昭讀畢此文,對嵇康深為嫉恨,殺心頓起。嵇康的性格按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剛腸疾惡,輕肆直言,遇事而發”,而且嵇康是魏室宗親,他的妻子是沛穆王曹林之女長樂亭主,司馬昭的瞄射鏡中早就鎖定他的身影了,就等扣板機了。

  一向對嵇康心懷怨恨的鍾會也乘機墊了壞話,他說:“昔齊戮華士,魯誅少正卯,誠以豁時亂教,故聖賢去之。康、安等言論放蕩,非毀典謨,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釁除之,以淳風俗”。這段話倒道出了殺嵇康的真實原因,那就是“因釁除之,以淳風俗”——找個碴殺了他,讓別人都聽話,不敢亂說亂動。

  鍾會說的那兩個典故是這樣的,所謂“太公誅華士”是說薑太公封到齊地後,那裏有個“不臣天子,不友諸侯,耕食掘飲,無求於人”的隱士,薑太公請他三次,他不應,於是薑子牙就把他殺了(此事見於韓非子的書中,不知真假),而孔子當了官七天就殺了少正卯,用的也是這樣“莫須有”的罪名:“天下有大惡者五,而竊盜不與焉。一曰心逆而險,二曰行僻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醜而博,醜謂非義。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免君子之誅,而少正卯皆兼有之。其居處足以撮徒成黨,撮聚其談說足以飾褒榮眾,其強禦足以反是獨立,此乃人之奸雄者也,不可以不除。”看來儒家的手從孔老二時就夠黑的,反正就是你太聰明了,太有思想了,太有號召力了,而且又不對統治者那一套唯唯諾諾地信奉,這就是最大的罪過。孔老二還說,上麵那五點,有一條就夠該死的份了——“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免君子之誅”,我們拿上麵的這五點衡量一下嵇康,恐怕也快達到“兼有之”的程度了,所以嵇康必須要死,他死定了。

  嵇康臨刑前,三千多太學生為他請命,但司馬昭不許。其實看到嵇康擁有這麼多的“粉絲”,更讓司馬昭覺得鍾會所說的“其居處足以撮徒成黨,撮聚其談說足以飾褒榮眾”確鑿不假。然而,唯一讓嵇康感到幸運的是,司馬昭沒有秘密地將他處死,也沒有在他臨刑前割喉管、塞竹簽什麼的。嵇康在生命的最後還可以進行一場最後的永別演出——彈那曲人間絕響《廣陵散》。彈完此曲後,嵇康長歎說:“《廣陵散》就此絕矣!”確實,此後世上就算再有曲譜,又何處能尋得嵇康?就算能再尋得嵇康這樣出色的人物,又如何能有嵇康臨終彈此一曲的心情?

     嵇康的個性偏重於高潔不辱、憤激張揚的一麵,其實這也是道家思想的一個成份。我們前麵說過,道家始祖中像莊子也有不少這樣的舉動。也許隻有這樣,這才是嵇康。嵇康的生命被冰冷的利刀終結,但嵇康的形象卻被鮮血染得更加奪目,嵇康的思想並沒有被專製的屠刀所斬斷,反而在後世的人們心中播下了種子,許多文人都效法嵇康、阮籍之猖狂。嵇康,像一株挺立青崖間的孤鬆,永遠傲立於史冊中,為曆代文人所敬仰。


嵇康與千古絕唱《廣陵散》

嵇康年輕時,一次夜宿洛西華陽亭。雲淡風輕,引起他的雅興,就彈起琴來。不知不覺,更鼓三敲,夜深了。他剛要收琴,看見身後立著一位老者,正在專心致誌地聽他彈奏。老者佝僂著身軀,眼睛灰暗無光。亂康隨口問道:“老人家會彈琴吧?請指教。”老人謙遜地微微一笑,說:“略知一二。”

    嵇康正年輕氣盛,自負很有才華,就存心試老者一試:“請老人家指點,我的琴藝有哪些不足之處?”老人家拈著花白胡子說:“您的指法很熟練,可惜感情不夠。您把悲壯的古曲彈得過於柔弱婉轉了。”嵇康萬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老人會挑出他的毛病,頓時漲紅了臉,覺得老人講得有道理,遂誠懇求教於老人。

    老人並不推辭,讓嵇康點起一爐紫檀香,自己淨了手,整整衣冠,盤膝坐好,先不彈琴,閉目沉思良久。然後,老人才從容撥動琴弦,桐琴發出了陣陣沉悶的響聲,仿佛黑雲壓城,令人感到壓抑、窒息。繼而,老人又奏出鏗鏘有力的旋律,猶如雲開月朗,給人以希望、信心和鼓舞。老人雙手在琴弦上揮拂,旋律變化萬千,時如海浪擊岸,時如喁喁私語。稍後,琴弦又發出了悲壯、淒涼的哀調,如泣如訴,飛躍亭外,湖水似乎也在嗚咽。

    琴聲戛然而止,嵇康才如夢方醒。此時,嵇康再看老人,雙目晶明,神采奕奕。他佩服得五體投地,恭恭敬敬地懇請老人家把這絕技傳授給他。老人欣然允諾,就給他講起這古典的來曆。原來,這古曲流傳在廣陵(今揚州)地方,名為《廣陵散》。“散”是一種琴曲的名稱。《廣陵散》描寫的是勇士聶政刺殺韓王的故事:

    聶政的父親給韓王鑄劍,違了期限,為韓王所殺。聶政找到一個機會,混進王宮要刺韓王替父報仇,被侍衛發覺後,逃進深山。他聽說韓王喜歡聽琴,就想扮作琴師接近韓王。在山裏,他請了位老師教他彈琴。為了通過關卡不讓人認出,他用漆塗臉頰,用石頭砸掉牙齒;為了改變聲音,他吞火炭把嗓子弄啞,年深月久他終於彈得一手好琴。

    一天,他在京城門樓下彈琴,“觀者如堵,馬牛止聽”,韓國人都被他琴藝征服了。韓王得知有這樣一位彈琴高手,就派人把他帶進宮裏獻藝。

    報仇機會來到了,進宮時,聶政把匕首藏在琴腹。他彈的琴曲博得韓王和群臣的讚揚。就在這時,聶政突然拔出匕首,把韓王刺死。然後,他割下自己的眼皮、嘴唇、鼻子、耳朵,徹底毀壞了麵容,自刎而死。韓人將他暴屍於街頭,懸千金,征聞這刺客的姓氏和籍貫。

    聶政的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她猜想到隻有自己的兒子才做得出這樣的事情,便來到屍旁,抱起屍體大聲痛哭,對著圍觀的人們說:“這是我的兒子聶政,他為報父仇,殺死暴君,又怕累及家人而毀容。但是,我怎能貪生而不讓兒子名揚於世呢!”她哭得死去活來,最後氣絕身亡。

    老人家把這故事講完,嵇康心靈受到震撼,一時說不出話來。老人沉默良久,才又說:“彈琴,單靠指法的熟練是不夠的,還要理解曲子的內容和精神,要把自己感情融化到琴曲中去,自己感動了,才能打動人。”接著,老人就親自指點嵇康彈奏。

    天快亮了,嵇康再看老人時,不知何時老人早已不見了。從此,嵇康的《廣陵散》彈得精妙絕倫。這支古曲同嵇康的名字聯在一起,名聞天下。

公元262年,統治者司馬昭下令將嵇康處以死刑。在刑場上,有三千太學生向朝廷請願,請求赦免嵇康,並要拜嵇康為師,這正是向社會昭示了嵇康的學術地位和人格魅力,但這種“無理要求”當然不會被當權者接納。而此刻嵇康所想的,不是他那神采飛揚的生命即將終止,卻是一首美妙絕倫的音樂後繼無人。他要過一架琴,在高高的刑台上,麵對成千上萬前來為他送行的人們,要來一張琴,彈奏了最後的《廣陵散》,錚錚的琴聲,神秘的曲調,鋪天蓋地,飄進了每個人的心裏。那激昂、悲壯的琴聲,感動得圍觀的人們為之飲泣灑淚。他收住琴,昂首對長天歎:“吾死不足惜,《廣陵散》啊可惜要失傳了!”彈畢之後,嵇康從容地引首就戳,時年僅三十九歲。

    嵇康被殺害了,死時隻有四十歲。所幸《廣陵散》並沒有失傳,它先是輾轉於琴師們的手口之間,曆經九百餘年後,終被有心的音樂家朱權記錄在《神奇秘譜》一書中。該曲分小序、大序、正聲、亂聲、後序五大部分,連開指共四十五段,成為今日得見的最長的古琴曲之一。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下一篇 : 晨光初現~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