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向?|| 不要再把漢服當和服了!


 


  衣服這種東西,是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而出現的。早期的人們不穿衣服,在西方《聖經》的傳說中,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在偷吃禁果前,便光著身子,而且並未覺得不妥。至於那顆名為“智慧”的禁果,就好比一個人類從蠻荒走向文明的轉折點,人們在那時有了思想,也有了羞惡之心,他們害臊自己的裸體,於是選擇用樹葉遮擋。


  隨著曆史的變遷,之前的天然材料樹葉已滿足不了智慧日益增長的人類了,他們不僅需要遮羞,還需要美感。於是,他們發明了麻、絲、棉······又在這些新型的材料上飾以花紋。久而久之,隨著部落之間聯係的加強,那些極具美感的衣服,甚至成為外交中禮節的部分,彰顯著一個部落或者民族整體的文化特征以及這個民族人民本身對自身文化的認同和歸屬。


  中國素來以“禮儀之邦”享稱於世,這個文明而古老的東方大國,在五千年輝煌而璀璨的曆史裏,形成了自己別具一格的民族服裝--------漢服。


  漢服,它的全稱是“漢民族傳統服飾”,是以華夏禮儀為中心,通過自然演變,在從傳說中的黃帝時期到明末清初這段時間內逐漸形成的,特有的,區別於其他民族的傳統服飾。





  相傳,漢服“始於黃帝,備於堯舜”,它源自黃帝製冕服,定型於周,並在漢朝依據四書五經而形成完備冕服體係,成為神道設教的一部分。《遼史》中言:漢服,黃帝始製冕冠章服,後王以祀以祭以享。”由此可見,漢服在先前的一段時期內,曾作為祭祀時的一種禮服,十分凝重,帶有不可磨滅的神聖色彩。而後來,各個華夏朝代均宗周法漢,以繼承漢衣冠為國家大事,二十四史中的《輿服誌》,便是脫胎於此。誌言:“黃帝、堯、舜垂衣而治天下,益取自乾坤,”漢服上衣下裳,規矩相融,取天意而定,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古籍中將漢服的最早出現時間定於黃帝時期。《史記》中認為:“華夏衣裳為黃帝所製,黃帝之前,未有良裳屋宇。及黃帝造屋宇,製衣服,營殯葬,萬古故免存亡之難。”而根據實物考證,漢服最早應出現在殷商時期。大約五千年前,在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時期,原始農業和紡織業產生,人們開始用麻布來做衣服,此後,嫘祖發明了飼蠶和絲,使人們的衣裳日臻完美。


  漢服有史可據的年代在殷商。殷商之後,冕服製度初立。西周時,服飾製度逐漸完善,並形成了以“天子冕服”為中心的章服製度。“乘殷之輅,服周之冕”,這是,冠服與早期的禮樂製度相融,一定程度上,成為了宗法製的一個外化表現。


  春秋戰國時期,正是宗法製瓦解,周王室衰微,奴隸製度與井田製分崩離析的時候。這時,百家爭鳴,學術思潮凶流暗湧,思想的解放,不僅帶來了政治方式的煥然一新,而且在款式愈來愈豐富的衣服款式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這種體現,在深衣上猶為突出。此時,冠服製被正式納入“禮治”範圍,成為了禮儀的表現形式。


  深衣屬於漢服,源於有虞氏。衣裳相連在一起包住身體,分開剪裁但是上下縫合,因為“被體深邃”使身體深藏不露,雍容典雅,所以名為深衣。按《禮記·玉藻》記載深衣為古代諸侯、大夫等階層的家居常服,也是庶人百姓的禮服,是我國古代最早的服裝之一。而深衣,也被稱為古衣之首。



 

  深衣的製作,融合了古時天圓地方的概念。上衣下裳分裁,在腰部縫合,成為整長衣,以示尊古承右。袖根寬大,袖口收袪,象征天道圓融;領口直角相交,象征地道方正;背後一條直線貫通上下,象征人道正直;下擺平齊,象征權衡;上衣下裳,象征兩儀:上衣四布相連,隱喻四季輪回;下裳十二布,暗指一年十二月。身著深衣,自然能體現天道之圓融,懷抱地道之方正,身合人間之正道,行動進退合權衡規矩,生活起居合四時之序。而深衣中天人合一的隱喻,恢弘大度,公平正直,體現了包容萬物的東方美德。




  秦統一六國後,建立了衣冠製度。之後漢朝太常叔孫通依據夏商周三代禮儀製度,製定了漢朝的禮儀製度,西漢的男女服裝,仍沿襲深衣形式。此時,典型的女子深衣,有直裾和曲裾兩種,剪裁已不同於戰國。而男子深衣,外衣領口更加寬大,右衽直裾,前襟下垂及地,後襟自膝蓋以下做梯形挖缺,使兩側襟呈燕尾狀。



  到了東漢,依照三代和秦的服飾製度,以冠帽為區分等級主要標誌的漢代冠服製度確立。服飾風格也由“被體深邃”走向了凝重典雅。秦漢時期的男子,主要穿著的是一種寬衣大袖的袍服,主要分為曲裾袍和直裾袍兩類,而在漢朝,又增加了配綬製度。女子一般將發後梳,綰成髻,也可穿襦裙和褲。除此之外,漢代對鞋的要求也十分嚴格。


  而之後的魏晉時期,儒學式微,佛道兩教盛行,秦漢舊製的發展收到各民族的相互影響,相互吸收,漸趨融合,這時的服飾風格一變,自然灑脫、清秀空疏成為主流。皂巾包頭為當代首服。此外較流行的,是在小冠上加籠巾的“籠冠”,漢族男子的服裝,袖口也變得更為寬大,衣衫不受衣法拘束,整體上更為風流不羈。女子的發式也頗具特點,假髻風行,而衣物上儉下豐,衣身部分緊合身體,袖口寬大,裙為折襇裙,裙長曳地,下擺寬鬆,十分的俊俏瀟灑。




  隋唐五代以前,裙通常係於腰。到了唐代,齊胸襦裙開始盛行 。齊胸襦裙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對襟齊胸襦裙,一種是交領齊胸襦群,而對襟齊胸襦群的使用範圍更廣,在唐代仕女間風靡一時。“石榴花開街欲焚,蟠枝屈朵皆崩雲。千門萬戶買不盡,剩將女兒染紅裙”,這裏說的就是齊胸襦群,而通常說的石榴裙,指的也是齊胸襦群。


  襴衫出於唐代,流行於宋明。唐代馬周稍改之前深衣體製,於膝處 添上“橫襴”,表明恪守古意。《宋史·輿服誌》記載:“襴衫以白細布為之,圓領大袖,下施橫襴為表,”這種服飾,主要流行於文人學士之間,還用於祭祀的六佾之舞中,這種現象,與宋代當時重文輕武的社會風尚息息相關。




  元朝時期長衣統稱為袍,漢族男性式樣變化不多,女子式樣卻更為精簡。在明朝初年,政府曾力圖消除元蒙古對漢服製度的影響,“悉命複衣冠如唐製”,但卻未能貫徹執行。一直到洪武二十六年,許多服製才開始確定。


  而除卻漢服,曆史上另兩個民族的服裝與中國文化風情,有著密不可分地聯係。


  和服來自與中國的“吳服”,就是三國時期的吳國服飾,在“和服”這個正式名稱確立之前,日本的服裝被稱為“著物”,古代所稱的“吳服”,便是“著物”的一種。


  和服起源可追溯至公元3世紀,到了奈良時代,遣唐使將唐時朝服帶回日本。次年,日本便效仿隋唐服飾,至室町時代,和服在沿襲唐朝服飾基礎上改進,而腰包則是受基督教傳教士的影響而創造的。


  漢服與和服的區別,在總體線條上,漢服的曲線更為流暢,婀娜飄逸,靈動灑脫;而和服的線條是直線,拘謹寧靜,美在端莊。在剪裁製作上,漢服前左片為整幅布,右片多為半幅布,交領剪裁而出,廣袖線條柔和,以博帶束腰,衣裾較大,衣領,袖口,衣裾都有邊緣;和服振袖直線直角,下部縫合,後部敞開,以布料圍腰,衣裾較窄,隻有衣領有邊緣。在漢服東傳後,和服雖然總體承襲了漢服的特點,但在漫長演變中,卻越來越凸顯日本人的氣質,莊重安穩寧靜,而和服製作寬鬆,多透氣孔,袖、襟、裾均能自由開合,因而更適應日本氣候。



  韓國的韓服,通常所見的,叫赤古裏裙,是漢服中襦裙的縮水版,而其中區別,從總體上看,韓服呈“金字塔形”:裙子膨大,上衣短小,很像中國唐代的齊胸襦群,但其實是兩回事。韓服也是由中國唐代的漢服脫胎而來,是唐朝漢服與朝鮮半島古代新羅王國時期的朝鮮民族本土服裝的結合。於王氏高麗時期初見雛形,在朝鮮王國時代初期成型,顏色豔麗,沒有口袋。與漢服、和服相比,韓服兼具了曲線與直線之美,袖的曲線、白色的半襟以及裙子的形狀,被朝鮮民族認為是漢服的三大美感。韓服雖然與唐製齊胸襦裙相似,但區別眾多。唐製齊胸襦裙,上襦在裙內,打結方式多樣,下裳垂質感強,更為修身;而韓服赤古裏裙,上衣穿在裙外,隻打半耳結,下裙蓬鬆質感十分強烈,像半撐的傘。



  除了赤服裏裙,漢服中常見的還有闊衣。據百科上說,朝鮮闊衣源自明朝漢族所穿的長褙子,是高麗王朝和朝鮮王朝時期公主和翁主的大禮服。闊衣上有用紅線秀成的十種動植物,寓意長壽、幸運和富貴。並且多用棗紅色貢緞、花紋段、洋段做成;稱裹多為藍色,無花紋。而漢族闊衣通稱褙子,以直領對襟為主,腋下開胯,腰間用勒帛係束,下長過膝,而受程朱理學影響,人們的審美追求質樸,漢族闊衣通常沒有韓闊衣的色彩鮮亮,而是端莊凝練、大巧不工。


  至於襟領,漢服與韓服都是左襟壓右襟,漢服係於右腰側,呈“?”字形,韓服則係於腰前,“y”字尾巴較短,更接近“v”形。


  如今,漢服和韓服,在它們自己的國家內,都得到了很好地保護和發展。當我們出境旅遊,去拜訪這些與我們一衣帶水的國度時,或多或少,在寺廟前,在殿宇下,都能看見那些帶有濃鬱民族風味的服飾,與桃花相襯,與幽篁作陪......落在京都,那是一首短短的俳句:“雪融豔一點,當歸淡紫芽;”落在漢城,那是梵天寺前的古樸沉鬱:“秋風唯苦吟,世路少知音。窗外三更雨,燈前萬裏心。”但是在中國,自清兵入關,剃發易服後,漢服體製廢弛,雖然曾有漢服運動的號召複興,但無異於杯水車薪。那承於血脈與民族文化的服飾,正以一種看不見的姿態,悄然地遠離我們,以至成為明日黃花,這不僅是一種物質文化的衰落,更是華夏傳承與懷古精神的逐漸淡化。


  有人說,漢服的民族性,如同一個民族的第二層皮膚,讓人一眼認知。它聯係已久,與“炎黃”二字同氣連枝,血脈相連。而在如今這個思潮迸發的年代裏,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感受到那“第二表皮”的魅力,他們溯古追昔,以熱情渲染,以心血澆築,以“華夏複興,衣冠先行;始於衣冠,達於博遠”的思想,本著“我若圖利,絕非一人之利,而是民族千秋萬代之利”的覺悟,推動著漢服一步步從幕後走出,希冀著漢服能與現代文明共同輝映。



  文化名人方文山和著名歌手周傑倫,以傳承和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為根本目的,舉辦了漢服文化周,使得中華傳統服飾和傳統禮儀文化大規模呈現,這不僅展現了中國傳統服飾之美,更借助傳統服飾的冠帶之規,展現中庸 、正直的禮教精髓,增強了民族團結和文化自信、文化認同。


  據方文山表示,十多年前,他對漢服傳統有了濃厚的興趣。四五年前,他開始接觸漢服,直到兩年前,他遇到了一些漢服同袍,因緣際會,便萌生了舉辦漢服文化周的想法。方文山指出,因朝代更替,漢服已斷帶三百多年,漢服禮儀文化的傳承,需要更直接有力的宣傳和提倡。漢服文化周正是為此誕生。


  從漢服文化周誕生至今,已有三年,共有三屆。地點是在美麗的浙江省嘉興市嘉善縣西塘。據說,之所以選擇西塘作為漢服文化周的舉辦地點,是因為中華傳統服飾與西塘結合後,能迸發出獨特的魅力。西塘有詩意的自然風光,又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在那裏,時光的刀鋒也變得柔軟,流年的腳步也放的緩慢,小橋流水,白牆黑瓦,黃花薦酒,西風裏燈火微弱,星子散落天河,隻剩下古橋邊的月落,珠玉轉折,慣將風月入墨,訴一首錦瑟南柯,道不盡的漢韻風雅,它似乎生來就與漢服有著莫名的契合。



  第一屆的漢服文化周,加入了傳統的鄉飲酒儀式,體現了濃濃的鄉祖之情。此外,以童聲演唱《詩經·小雅·鹿鳴》,使詩經的古樸更為柔化。輕柔的童聲如銀鈴般遠遠近近,縈繞心頭;遠處,掛滿紅絲帶的祈願樹枝幹遒勁,綠蔭如蓋;廊台水榭,不時有身穿漢服的青年男女相攜而過,使人不禁恍惚今夕何夕。到了第二屆,又添加射禮儀式。以明代鄉射禮為藍本,在湖中舉行,靶子立在岸邊,人在對岸將箭射出,具體的中靶情況由執事乘船巡視。之後的文化周,為了迎合大眾,又首度添加了水上嘉年華,漢服T台秀等具有現代風味的項目。漢服文化節中的傳統文化,也正與現代文明不斷整合,展現了其嶄新的思維和內在動向。


  傳統與時尚需要碰撞,文化需要張揚。當我們溯古憶昔,去尋覓那些流於血脈中的菁華時,2016年10月29日至11月1日,第四屆中國西塘漢服文化周已悄然開啟。



  西風裏黃花薦酒,古道寥落半邊雲。喟歎晉時風流不還,衣冠如丘化青山。煮酒南柯同醉白玉千盞,澄月對遠黛,宋齊梁陳杯中離散。



編輯/張天馨





蘇大青年雜誌社




記 錄 影 響 青 年

歡迎投稿:sudaqingnian@126.com






長按上方二維碼 ↑↑ 關!注!我!們!

































下一篇 : 【科普】你,有晚睡病嗎?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