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劇情!特朗普遭遇間諜?《紐約時報》收到曝光郵件


《紐約時報》周日(10月2日)的頭條新聞報道稱,“《紐約時報》得到的特朗普稅務記錄顯示,這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可能在過去近二十年來都在避稅。”

具體情況是這樣的:《紐約時報》報道稱,據一份未披露的1995年稅務記錄顯示,特朗普在所得稅申報表中申報了一筆高達9.16億美元的損失,這允許他在接下來的18年內可以不用繳納任何聯邦稅。

《紐約時報》解釋道,“此前從未披露的1995年稅務文件顯示,20世紀90年代初期,由於旗下三家大西洋城賭場經營不善,再加上航空公司業務不佳以及收購曼哈頓Plaza Hotel(廣場酒店)時機不利,特朗普的公司陷入金融困境,而這位如今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正是從這種財務困境中獲得了巨大的稅務優惠。

1995年特朗普的稅務申報文件

特朗普從沒有公布他的稅收申報表,因此還不清楚他是否在1995年以後的年份裏繳納了聯邦所得稅。在周一的辯論中,希拉裏指責特朗普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特朗普的回答是,“這證明我很聰明。”

《紐約時報》報道中的細節表明,20世紀90年代早期,特朗普的地產項目和其它業務出現了快速的虧損。新澤西博彩監管機構文件和其它文件顯示,90年代中期,特朗普麵臨著幾近破產的境況。《紐約時報》報道稱,1995年特朗普申報的收益是740萬美金,為利息收入,而工資,酬勞和酬金僅僅剛超過6000美元。

紐約大學Schack房地產研究院的副教授,稅務專家Joel Rosenfeld表示,20世紀90年代早期,“他(特朗普)從財務災難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如果有一名客戶拿著像特朗普一樣的稅務申報表來找他,Joel Rosenfeld會給出這樣的建議:“你有沒有意識到你可以在不用繳納一分錢稅的情況下創造出9.16億美元的收入?”

當然,《紐約時報》的發現可能並不像報道中所表現出來的那樣讓人吃驚:所有的文件記錄表明特朗普記入了金額巨大的淨運營虧損,按照美國稅法的規定,這種虧損是可以在多年內結轉的。

新澤西博彩監管機構的報告表明,20世紀90年代早期,特朗普在他的稅務上申報了巨額營運虧損。這些報告顯示特朗普在1991年和1993年都結轉了淨營運虧損。此外,報告還稱,那個時候特朗普欠下數百萬美元的債務被債權人豁免了,而特朗普申報的虧損實際上可以抵消他豁免債務應繳納的稅額(稅務局規定豁免的債務是應繳稅收入)

確實,正如《紐約時報》也承認的,這種避稅伎倆沒有不合法的地方:世界上的富人們一直在利用淨營運虧損稅務計劃。實際上為讓向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繳納的稅額達到最小,美國企業會因為淨營運虧損利益而去收購公司,這一直是它們一個長期的策略。

《紐約時報》谘詢過的稅務專家表示,即便特朗普申報的巨額虧損可能會引起國家稅務局審查人員的注意,但1995年稅務文件中並沒有顯示特朗普有任何違法的地方。Rosenfeld表示,“國稅局的人當看到9.16億美元的虧損時,這肯定會引起注意。”

考慮到特朗普曾經表示自己一直是國稅局各種稅務審計的對象,上述情況的確是真的。

此外,《紐約時報》本身就對利用美國稅務係統來讓應繳稅額達到最小化的做法樂此不彼:2014年,盡管《紐約時報》的稅前利潤達到了2990萬美元,但該公司還是得到了360萬美元的退稅,這實際讓《紐約時報》在2014年享受了有效負稅率。《紐約時報》的解釋是,由於可適用法定追溯時效的失效,公司撤銷了為不確定稅務狀況準備的納稅準備金,涉及的金額大約為2110萬美元,這對公司的應繳稅帶來了有利影響。

《紐約時報》的稅務申報文件

內部間諜?

需要指出的是,《紐約時報》報道中最大的新聞不是20多年前特朗普的損益表,而是此次泄露信息的深喉似乎是來自於特朗普組織的內部,一位直接出入特朗普大廈的人士。關於如何獲得這些特朗普的稅務文件,《紐約時報》是這樣解釋的:

這份文件有三頁,似乎是特朗普先生1995年的稅務申報文件。上個月,這份文件被寄到了《紐約時報》撰寫特朗普財務狀況文章的記者Susanne Craig手上。

文件的三頁分別是紐約州居民所得稅申報表第一頁,新澤西州非居民稅務申報表第一頁和康涅狄格州非居民稅務申報表第一頁。每一頁上都有當時特朗普和他妻子Marla Maples的名字和社會安全碼。但隻有新澤西的那一頁簽上了他們的名字。

這三頁文件是通過郵寄的方式達到《紐約時報》的,郵戳顯示文件是從紐約市寄來的。而回複地址則表明文件來自於特朗普大廈。

但是文件中並沒有特朗普的聯邦稅務申報表:“因為寄送給《紐約時報》的文件並不包括特朗普1995年的聯邦稅務申報表,要確認特朗普那一年到底給慈善事業捐助了多少款項是不可能的。雖然如此,州一級的稅務申報文件的確顯示了特朗普拒絕給新澤西越戰老兵紀念基金,新澤西野生動物保護基金或是兒童信托基金捐款。特朗普甚至在新澤西州長選舉公眾籌款活動中拒絕讚助上一美元。

可以理解,特朗普競選團隊因為此次泄露而陷入了麻煩:正如《紐約時報》指出的,特朗普的一名律師Marc E. Kasowitz給《紐約時報》發了一封郵件,稱發表特朗普的稅務申報記錄是非法的,因為特朗普先生並沒有授權披露任何關於他的稅務申報文件。Kasowitz威脅將”迅速啟動”法律訴訟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Kasowitz曾威脅要起訴那些圍繞著加拿大公司Fairfax, Valeant 和Brookfield泄露了負麵消息的投資者和記者,正是如此此人在投資界小有名氣。我們還不知道《紐約時報》是否會被起訴。特朗普競選團隊對其稱之為”非法獲得信息”的回複如下:

“唯一的新聞是,超過20多年之久的所謂的稅務文件是通過非法手段獲得的,這進一步證實,《紐約時報》正如其它知名媒體一樣,是克林頓競選團隊,民主黨和他們全球特別利益的擴展。針對希拉裏-克林頓的郵件和非法服務器在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正在發生的事情,包括希拉裏的許多謊言以及她向國會撒下的謊言要比理查德-尼克鬆政府發生的更糟糕,也更顯得非法。

ldquo;特朗普先生是一位技藝高超的商人,對他的生意,家庭和職員都負有責任,會按法律要求繳納稅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特朗普先生繳納了數億美元的財產稅,銷售和消費稅,不動產稅,城市稅,州稅,雇員稅和聯邦稅,還進行了大量的慈善捐助。比起任何競選總統的人,特朗普先生對稅法的了解都要更深,他也是唯一一位知道如何修複稅法漏洞的人。

特朗普先生在建立自己商業中展現出來的技能正是我們重建這個國家所需要的。希拉裏-克林頓是一個違反了聯邦法律的腐敗的政治官員,唐納德-特朗普則是一位十分成功的私人商業家,他遵紀守法,為美國人創造了數萬計就業崗位。”

正如所料,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定性,CNN很不滿:

特朗普說《紐約時報》是克林頓競選團隊的擴展,這很可笑。

雖然特朗普利用淨營運虧損的故事可能被誇大了,今天最大的新聞是,一個隱藏很深的,大有門路的間諜出現在了特朗普競選團隊內部,這個人的權限能拿到20多年前特朗普的稅務文件。

如此說來,“十月驚變”如下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十月驚變指的是在10月份捅出驚爆信息以影響大選結果):此次“十月驚變”泄露的信息並不是更多黑客得到的關於希拉裏的信息,而是會對特朗普團隊產生不利影響的信息。

話雖如此,我們懷疑媒體是否會指責克裏姆林宮是此次信息泄露的罪魁禍首,因為此前任何時候隻要克林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出現,媒體總會指責俄羅斯。



下一篇 : 透析|尿毒症不想透析怎麼辦?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