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薦讀】他才是孫權最頭疼的敵人,一件傳家寶讓他流芳百世


那是三國,一個群星璀璨的年代,每個將軍走出來,都在曆史的天空中熠熠生輝。其中,魏國有一個叫胡質的人,也位於名將排行榜中。


不過,胡質的出名,不是如許褚那樣,在萬馬軍中來去,取上將首級;也不是像張遼那樣,鐵血衝鋒,讓敵國膽戰心驚。


他的出名,是因為清廉。無論走到哪兒帶軍,他都清淨潔白,毫不貪財。


有時,打了勝仗,朝廷頒發給他的獎賞,他隨手就給了士兵們。後來,他官職一路上升,做到了荊州刺史,封振威將軍,賜爵關內侯,相當於今天的集團軍總司令。



     (胡質畫像)


朝廷將胡質放在南方,專門對付孫權。因為清正廉明,他能和士兵們打成一片。孫權很是害怕,隔著長江,望著胡質管轄的地方,口水流得老長,就是不敢進攻。


也因此,這兒一片和諧,炊煙嫋嫋隔水升起,猶如畫裏江山。這些,竟然不是憑借兵書戰冊取得的,不是憑借沙場喋血取得的,而是憑借清廉取得。由此可見,清廉真是一把無敵利刃。


嚴苛教子   馬廄安歇


在胡質擔任魏國南方集團軍司令時,發生了一件事情。這件事很小,可是,史官卻將它記載了下來,而且記載得非常詳細——就是胡質的兒子胡威來看望父親的故事。


如果放在今天,毫無疑問,這位胡公子會開著小車來,一路狂奔著趕往荊州。可是,在遙遠的一千多年前,胡威卻沒有這樣,而是按照父親的要求,騎著一頭驢子就出發了。



      (古畫中的騎驢圖。驢價格低廉、吃料少、腳力強。)


從魏國京城洛陽去荊州,千裏迢迢,崎嶇難行。由於買不起草料,胡威一邊走,一邊放牧著驢子。至於自己的肚子,那就更好解決了,出門的時候,他就在驢子背上放了一袋糧食,走到哪兒餓了,就找了人家鍋灶,洗了米,劈了柴,做點飯一吃,然後騎著驢子重新上路。


總之,一路走來,他沒花用一兩銀子,更沒有借助父親的關係,托父親戰友照顧,遊山玩水。


一般的父親,如果兒子受那麼大的苦來到身邊,一定會心疼的,會想盡辦法對兒子進行補償。可是,胡質沒有這麼做。


他的做法,讓今天的一些父親看來,不但不近人情,甚至有些冷血。由於他沒有住的地方,就安排兒子住在馬廄裏。這樣的生活,不是一天,竟然是十天。


十天裏,胡威每一晚上都躺在馬廄裏,受著蚊蟲叮咬,聽著馬的嘶鳴,聞著馬糞味入眠。


十天後,胡威準備回家。胡質心裏畢竟還是有一絲內疚,就想送給兒子一點兒盤纏。可是,他手頭什麼也沒有,最後還是在箱子裏找到了一匹錦緞,送給了兒子。


胡威拿著錦緞,問自己的父親胡質道:“大人清高,不審於何得此絹?”


胡質告訴兒子:“是吾俸祿之餘,以為汝糧耳。”


原來,父子倆竟在互相監督。胡威得到錦緞,擔心父親錦緞來路不正,故有此問。胡質更是很硬氣地告訴他,這東西是自己的俸祿,你不用擔心。


讀到這段曆史,凱哥仍很動容,我們的祖先中,曾經有這樣一個大將軍的兒子,一路風塵仆仆,走在豎行文字裏,走在中華五千年傳統美德的道路上,最終走成一座高峰。


應當驕傲,我們的曆史上有一位這樣的官員,他把清廉做為一種家規,代代相傳。


子承父誌   身正意堅


之後,胡威便拿著父親送的錦緞回家。但在路途中,發生了一件頗為奇怪的事情。


他一路走來,有一個自稱是商人的壯漢一路相陪,這個人聲稱,自己也是回洛陽的。既然同路,胡威當然高興。


這個人出手十分大方,胡威的住店錢、胡威的吃飯錢、胡威喂驢子的草料錢,對方全部主動提出幫他付賬。




這事發生次數多了,胡威就懷疑了。他找到那個漢子,慢慢套問對方,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啊。那人一笑,這才告訴他實情。


原來,這個漢子並非路人甲,而是胡質屬下的一個都督。他一直想高升一步,可胡質鋼板一塊,油鹽不進。無奈,這個都督就動開腦筋,準備從胡公子身上下手,他瞅著胡威揮別父親,準備回家,自己就提前請假,暗暗帶著金銀,在百裏外等著胡威,邀請他為伴,“每事佐助”。


他想,自己一旦感情投資成功,還怕胡質知道後不升自己的官?


胡威聽了都督的講述,頓時傻住,他沒想到,自己沿路如此,竟然仍成為一個間接的受賄者。好在,他身上還有那匹絹,想了想,他馬上拿出來,做為賠償,交給那個都督,然後“謝而遣之”,騎著驢子匆匆離開。


三代相繼   清廉相傳


這事發展到了這兒,也該拉上帷幕了。可是,史家還舍不得停筆,還詳細地交代了結局。


胡質回家,感到受騙,很生氣,馬上寫信將這事告訴了父親。胡質接到信後,也十分生氣。他立刻招來那位都督,以賄賂上司的罪名,命令手下,“杖都督一百,除吏名”。


總之,這個都督費盡心機,最終官職被一擼到底,回家去了。俗語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可胡質就打了,而且打得很重,很無情。


這事,後來被皇帝知道了。皇帝很驚歎,也很是佩服。


那時,西晉已經代替了魏國,皇帝是晉武帝。晉武帝特意找到胡威,詢問其中的經過,聽完後詢問道:“你與你父親誰更清廉?”


這事,當年胡質也曾被問過。胡質父親胡通,才能出眾,清明幹練,和曹操關係不錯。曹操曾暗地裏詢問別人,胡質和胡通相比如何。別人回答,胡質和他爹相比,別的不敢說,清明幹練,是不相上下的。


幾十年過去,胡威又麵臨著同樣的問題,他說,自己父親遠勝過自己,因為,“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是臣不及遠也。”這話是自謙,是對自己父親清廉品德的肯定,更是對自己三代清廉家風的肯定。



                          (家訓圖)


家風家教,是一個家庭精神品德的“鏡子”,它能反映一個家庭的道德品質,能反映一個家庭的精神素質。胡通、胡質和胡威祖孫三代,切實將清廉家風進行到底了。


他們的家教,可算是光風霽月。(來源:凱風清韻   餘顯斌)



下一篇 : 浮腫、蛋白尿、腎炎、尿毒症,我市腎病患者又傳喜訊,腎友會給你送福利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