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離開石油行業,他們都去哪了(第二季)



上一篇,寫了一些曾經一起在石油行業拚搏過的同事朋友,他們轉行的故事,有些朋友留言說我寫得有點low,我問為啥?他說,像這些成人用品店啊,滴滴司機啊是個人就能幹。其實啊,我想說,勞動挺光榮的,不是為了喊口號,是這樣的,賺錢不丟人。

今天,再續寫一篇,希望這些故事,能給想要辭職的兄弟們一些鼓勵和借鑒,也希望,跟我一樣繼續堅守的朋友,能夠加油。

繼續看看辭職後,石油人都去哪了。

健身教練

小於,目前在天津某大型連鎖健身房司職健身教練。

可是兩年前,他還在某慶鑽井隊做很有前途的井架工,平時也不喜歡跟同事打牌聊天,在隊上就酷愛籃球,下了班在駐地的破籃球場下打打籃球。除此以外,就是自己找了四個泥漿泵的凡爾體,用他三角貓的電焊手藝做了兩個啞鈴,沒事就在院裏哼哧哼哧地練啞鈴飛鳥啥的。

兩年前那次冬休,小於就沒有回家,而是整整在健身房裏呆了兩個月,經過係統地訓練後,完全變了個人。小於隔年回來就遞了辭職報告。

之後,小於從健身房客戶代表做起,一路考到了正規的教練資格,做到私教。小於現在主要負責動感單車項目,聽說現在的女朋友就是在健身房認識的。


音樂節活動策劃

小楊,目前任職於某國內大型音樂節活動策劃。

小楊大概是我聽過的從石油行業轉行最魔幻的了。小楊之前在學校就是個搖滾青年,組過樂隊、追過現場,後來畢業後,聽從父母的召喚回到某東部油田,減掉髒辮,洗掉紋身,幹起了抄表巡線的采油工。原本大家都以為,從此這哥們搖滾的小火苗已然熄滅了,不成想,去年小楊請假去看迷笛音樂節,認識了一音樂圈裏的朋友,聊得還不錯,對方也願意提供一個職位給他。

小楊馬上回來,瞞著父母火速辭職。對了,臨走還跟一采油廠領導幹了一架,從此就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了。

這不,6月份的時候,還看到他的朋友圈曬出跟謝天笑在某音樂節後台的合影呢。


自行車俱樂部

胡工,目前在成都經營一家自行車俱樂部。

聽說胡工辭職的時候,周圍朋友裏可是引發震動的,誰都沒有想到,在新疆某錄井公司幹了8年,仕途一向順利,已經做到公司小領導的胡工,竟然會離開錄井公司。那時候,誰也不知道胡工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辭職,辭職後準備幹些什麼。畢竟,在這一行裏幹了這麼久,年齡也已經過了30了。

半個月後,大家每天都能看到胡工發的朋友圈照片,成都、雅安、巴塘、芒康、波密、林芝。原來,他跟騎遊沿著318國道(川藏線)一路騎行去了拉薩

痛快玩了一圈以後,和他的騎行小夥伴們一起合夥在成都開了一家自行車俱樂部,至於為什麼選在成都?那還用問嗎,有個成都姑娘把胡工給俘虜了。


律師

老梁,目前在銀川一家律所任職。

看到前一篇文章一位朋友改行做了律師的留言,我才想起來,我認識的人之中也有後來做律師的。老梁,以前是我所在鑽井隊副司鑽,40多歲的人了為啥是老副司鑽?因為隊上三個司鑽都比他資格老,所以一直當不成司鑽。

老梁一直是我學習的榜樣,該喝酒時候喝酒,打牌也不耽誤,可他就能抽出時間學習。他平時一般不會請假,但凡是老梁請假了,絕對是要回去準備各項考試。這樣斷斷續續花了三年時間,一步步通過司法考試,取得法律執業資格證。

後來啊,老梁離開鑽井隊,去了一家律所做了一年的老實習生,結束後考核合格順利取得了律師執業證。這是我知道的從石油行業轉行的最勵誌的故事。


我相信,不管做什麼石油人都能夠做好,有啥還比掄鉗子、抬油管辛苦嗎?有啥還能比巡線、看井寂寞枯燥嗎?既然這些我們都做過,那麼還有什麼困難能夠打到我們?

石油人加油!

注:圖片來自網絡,非相關人。

點擊查看辭職離開石油行業,他們都去哪了?》第一季


下一篇 : 地板失去光澤怎麼辦/地板如何保養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