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與嶽飛並稱「民族英雄」的於謙,活得清白,死的冤屈!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風景如畫的西湖,宛如錢塘江邊的美麗少女,引無數文人盡折腰,西湖的魅力,除卻風景優美,更有極強的政治人文色彩。這裏長眠著這樣一位民族英雄,有詩為證,“幸賴嶽於雙少保,始得人間重西湖”。今天,我們講講這位與嶽飛並稱的明朝民族英雄——於謙。



(圖)於謙(1398年5月13日-1457年2月16日),字廷益,號節庵,漢族,明朝名臣、民族英雄。


政績卓著 剛直不阿。於謙在政壇上的嶄露頭角,很符合其一貫的忠臣形象,也為他後續的一生定了調子。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於謙隨明宣宗朱瞻基親征叛亂的漢王朱高煦。在平叛成功,朱高煦出降時,於謙受明宣宗之命數落他的罪行。史載於謙正詞嶄嶄,聲色震厲,朱高煦在於謙言辭的淩厲攻勢下,被罵得抬不起頭,趴在地上伏地戰栗,自稱罪該萬死。明宣宗大悅,當即下令派於謙巡按江西。後續又分別巡撫山西,河南,所到之處都政績卓著,深受人民愛戴,於謙的才幹也得到朝野上下的重視。但於謙生性耿直,不事鑽營。正統年間,隨著“三楊”的去世,太監王振開始掌權,百官大臣爭相獻金求媚,而於謙每次進京奏事,從不帶任何禮品。對於別人善意的可以稍微盡些人情的規勸,於謙則用一首《入京》詩明誌:絹帕蘑菇及線香,本資民用反為殃。清風兩袖朝天去,免得閭閻話短長。後來於謙最終受王振的陷害,被投入獄中,擬判死刑。得益於於謙的個人品格和政績,於謙得免一死。 


拱衛京師 匡扶大明。曆史的軌跡如果這樣發展,於謙一定會作為一個勤政愛民的能吏被列入史書,但曆史注定要賦予於謙不同尋常的使命。這一天來到了,土木堡的大敗,將承平已久的明王朝打入深淵。在明英宗被俘,朝中群龍無首,上下亂作一團的情況下。於謙從國家大局計議,聯合群臣推舉英宗弟為新君,史稱明代宗。朝堂之上,於謙力排眾議,做了這樣三個事:為土木堡之變的敗績力勸代宗嚴懲王振餘黨,安撫百官和朝野的情緒;駁斥遷都謬見;堅定代宗堅守北京的決心。在這樣一番工作下,於謙成功穩定了自土木堡大敗後的明朝局勢,將朝野群臣統一在自己周圍,安撫了軍心民心。並親自主持北京保衛戰,於謙選用熟悉軍事,敢於作戰的將領,積極部署北京城城防。在瓦剌軍隊圍困北京後,於謙強調社稷為重,君為輕的觀念,拒絕了瓦剌首領也先挾持英宗逼和的圖謀,不死守北京城,在精心部署的情況下,懷著決死的決心主動出城打擊瓦剌軍隊。在於謙的積極部署下,給予瓦剌軍隊很大殺傷,並擊斃瓦剌首領之弟,瓦剌軍隊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瓦剌軍隊在進不能攻克北京,退又不能進行和談的情況下,進退失據,最終無奈隻得解圍而去,北京保衛戰由此大獲全勝,作為當時明朝實際的的戰時最高指揮,於謙居功至偉。




剛直惹禍忠臣蒙冤。北京保衛戰後,於謙實際上已是當時的內閣首輔,他憂國忘身,為國家大事積極操勞。但於謙為人剛直的性格特征也再次顯露無疑,於謙批評人時,經常是在公開場合, 不顧情麵且言辭激烈。這也讓一些胸襟狹窄者,特別是引起了一些小人的仇視,如徐有貞、仇鸞等,也正是這批人,後來發起了奪門之變,並慫恿複位的英宗殺害了於謙。公元1457年二月十六日,正月二十三,於謙被押赴北京崇文門外,斬決。這座見證了於謙曾拚死保衛的古城,也親眼見證了於謙的人頭落地。於謙曾做過一首石灰吟的詩篇,詩中後兩句“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於謙用自己的鮮血踐行了自己的承諾。


於謙一生,充分體現了中國封建社會中忠臣謀國者忠,謀身者拙的特點。在於謙的心中,隻裝著兩件事:國家事,百姓事。縱觀於謙一生,似乎就是為拯救大明而來。於謙同中國曆史上其他民族英雄的最大不同在於,於謙的英雄事跡發生在王朝的中期,而不是在王朝的末世,隨著王朝內部利益的傾軋和鬥爭,於謙蒙冤被害,也將於謙的功勳衝淡不少。但撫卷細思,於謙對明王朝、對中華漢族的功績不容抹殺,在形勢洶洶,大廈將傾之際,若非於謙,明朝可能早已退至江南,中國又成南北分裂之勢;若非於謙,憑一己之力力阻在經濟、文化上全麵落後的草原異族對中華漢族的征服,明朝可能早已覆亡。而忠臣自古難善終,於謙的結局就像嶽飛一樣,同樣蒙冤慘死。在於謙被害不久,接替於謙上任的官員因貪*汙事發,麵對查抄的大批金銀,再比對於謙被害抄家時的家徒四壁,明英宗痛悔不已。嶽飛是以自己的赫赫戰功保存了南宋,於謙則是以救時宰相的身份扶大明於既倒,延續明朝後續近200年江山,而嶽飛、於謙,這兩位相隔400餘年的民族英雄在西湖的相聚,不是曆史的巧合,而是曆史的安排。


原標題:匡扶明朝千古奇冤


*作者:薑浩,魚羊秘史原創專欄作家。

版權聲明:【本文由薑浩獨家授權「魚羊秘史」原創出品,未經授權,不得匿名轉載,否則視作侵權。】合作聯係QQ:2483843068


下一篇 : 本周新車:林肯and雪佛蘭,顏值提升;幻速and風行,配置不虛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