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大樓”是創新浮躁的低端產物







71日,華北水利水電大學龍子湖校區的校園內,新落成的一座大樓造型奇特,遠遠看去猶如一座巨型的馬桶。該建築後部的方形樓體形似水箱,前麵的橢圓形樓體則酷似坐便位,屋簷則像是一個蓋子。據了解,該建築為河南省大學生就業創業綜合服務基地,目前尚未正式投入使用。(7月2日新華網)

  最近這幾年,我們一直在強調創新。在這個創新低迷的時代,人們都在求新、求變、求美。這是合理的訴求,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麵對中國城市的千城一麵,麵對中國城市的似曾相識,我們需要用巨大的變革精神推動著前行。在這種期待變化中,我們迎來的卻是一個個奇葩建築。有的建築被稱為“棺材大樓”,有的建築被稱為“美女腰身”,有的建築被稱為“一個圓球”。

  創新之後的城市和建築雖然有了與眾不同的模樣,雖然有了不再是昔日模樣的結果,卻也變得怪裏怪氣了。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創新。就像這個“馬桶大樓”一樣,從俯瞰照片來看,一眼就能看出像個馬桶。這樣的建築何以能夠茁壯成長?一方麵,是設計理念出了問題,把創新理解成了稀奇古怪。一方麵,是求變的焦渴心理迷住了眼睛,為了與人家不一樣,就不在意樣式了。再一方麵,是城市建築沒有民意把關。城市建成什麼模樣,建築搞成什麼模樣,老百姓沒有參與權,隻是監管部門拍板,隻是地方官員發話,於是也就有了百姓嗤之以鼻的諷刺。

  千城一麵的城市需要變化。可是,當我們的土地上到處是“美國白宮”的時候,這種低端的模仿恰恰加劇了城市的病態。眼下,低端模仿的建築甚至遍布到了校園裏,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我們還是處於不懂創新的層麵,把創新理解成了模仿,把創新搞成了山寨,把創新片麵地弄成了嘩眾取寵。這種心理不祛除,則未來的城市雖然能告別千城一麵的模樣,迎來的卻會是“妖怪洞府”。

  這種現象的出現,其實是零創新時代的憂傷,是零創新時代的焦渴。這說明我們僅僅有了求新、求變、求美的心還是不夠的,還必須要有創新的能力。我們的大學裏雖然開設了很多設計專業,卻依然停留在低級階段。這需要我們打造更多設計類型的專業,讓更多熱愛設計,熱愛生活的人,把我們的建築變成詩情畫意的創新,而不是稀奇古怪的出醜。創新需要的是用心,而不是為了與眾不同而想著該如何與別人不一樣,更應該多些用心的創造。

  建築的設計要耐得住寂寞,要祛除心情浮躁,隻有這樣我們的家園才能多些美好的元素,才能經得住時間和民心的檢驗。出醜的“馬桶大樓”遺忘了設計的初心,暴露的是零創新時代的浮躁。當然,知道創新也算是個開始,對“馬桶大樓”不妨多些理解的寬容,畢竟窮則思變的突破之心是需要嗬護的。







下一篇 : 吃貨發表競選演講:將辣椒作為全球通用主食,改建五角大樓為楊桃大廈,寒帶地區發放獼猴桃外套,熱帶城市興建椰子冰沙遊泳池……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