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號D機關》:日本間諜小說



昭和十二年秋(即1937年),在結成中校策劃下,日本陸軍設立了間諜培訓學校(通稱D機關),其學員並非陸軍士官學校或陸軍大學的畢業生,而是從一般大學畢業生中挑選。學員被教導“不能殺人”和“不能自殺”。

D機關的選拔考試非常變態,舉例來說,有人被問及從他走進這棟建築一直到考場,總共走了幾步,走過幾個階梯;也有人被要求打開世界地圖,從中找出塞班島的位置,不過塞班島已在事前被考官巧妙地從地圖上移除;如果考生明確指出這一點,接下來則是被問,在地圖和桌子中間放了什麼東西;還有一種測試方式是先讓人念幾段沒有任何意義的句子,過一段時間後,要人倒背出那些句子。

然而,在嚴苛到近似荒唐的考試中,第一期仍然有12個人,或者說是“怪物”以極其優秀的成績畢業了,並投入到間諜活動。

《代號D機關》以單元劇式的敘事手法,寫的這些“怪物”執行的任務。每一個獨立的任務,更為形象地說是故事,都以結成中校為線索連結,可以說整部小說就是以結成中校為核心的擴散展開。不難理解作者這一用意,作為間諜,他們的任務都是隱秘的,隻有參與任務以及聯絡人才知道所發生的事情,其他人不過仍生活在暗湧表麵的平靜裏。

《代號D機關》有十四章,分別為“joker game”、“幽靈”、“魯賓遜”、“魔都”、“XX”、“double joker”、“蠅王”、“印度支那大作戰”、“棺柩”、“黑鳥”、“誤算”、“失樂園”、“追蹤”、“代號‘刻耳柏洛斯’”,下麵分章簡述:


joker game

接受陸軍士官學校教育的佐久間中尉被調任到專門培養間諜的“D機關”,“D機關”裏的一切讓佐久間覺得難以適應,首先是當提及“天皇”時不能有軍人反應性地敬禮,然後宿舍沒有門禁,D的學員之間用假名相互稱呼,以編造的虛假的個人身份對答,即使是同伴也無法交付背後與信任。

某夜,佐久間到食堂打水,正巧看到三好他們(D的學員)在打紙牌,在他們邀請下參與紙牌遊戲。然而,佐久間並不知道,這種紙牌遊戲在D機關被稱為joker game。明麵上是普通的紙牌遊戲,實際上是場上參與者之間的廝殺,通過借助與場外觀望者的合作,獲取對手牌的信息(就是諜報),但同時觀望者可能給出錯誤的信息(背叛)。

佐久間幾個回合後輸的一幹二淨,當他知道三好他們是借用這種手段獲取勝利,更加反感這種背後陰測測的間諜行為,卑鄙而無恥。

不久,由於參謀總部下達了命令——“調查約翰·高登,搜出他是間諜的證據”,於是佐久間聯合三好假裝憲兵隊去搜查高登的家。但是,佐久間並不知道,早在他們偽裝成憲兵隊去搜索之前,真正的憲兵隊已經對高登家進行了搜查,當然不可能搜查到任何證據。

而在搜查前,三好對高登承諾,如果搜不到任何證據,隊長(佐久間)願意切腹。佐久間瞥見三好神秘的笑容,知道自己又抽到“鬼牌”了,原來D的人早就知道憲兵隊搜查過。參謀總部的武藤上校設局陷害,D的人早已察覺,隻有他一個人被騙。

當然,最後的結局,佐久間準備好切腹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某個地方是憲兵隊絕對不會搜查的,那就是供奉天皇玉照的地方,並在天皇玉照後麵真的找到了日方被竊的密碼本。

相信,如果佐久間真的愚昧到切腹,三好也不會出來阻止的,即使他早就猜到證據所在之處。慶幸,佐久間還沒有完全地被陸軍洗腦到不會動腦筋。


幽靈

根據可靠情報,抗日活動的秘密組織成員將會在即將到來的皇紀兩千六百年的紀年典禮上,用炸彈暗殺重要人物。憲兵隊調查出秘密組織的幾處通訊點,發現派駐橫濱的英國總領事歐內斯特·葛拉漢在這幾處通訊點出現,並把葛拉漢作為重要嫌疑對象進行監視。

D機關的蒲生(偽裝身份的名字,真名無從知道)偽裝成寺島西服的店員,借機接近葛拉漢。投其所好,蒲生成為葛拉漢的棋友,暗中調查葛拉漢是秘密組織成員的可能性。雖然這個可能性接近於0,不等於0就沒有任何意義,不能冒任何風險。

蒲生對葛拉漢早期經曆進行調查,葛拉漢出生於貧苦人家,年輕時遠赴印度,發了橫財,什麼黑心生意都敢做,還買了官,憑借巨額身家,娶了出身名門的夫人。葛拉漢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重利、迷信、保守的老狐狸,目光短淺,完全不具有做間諜的能力。

為了證實葛拉漢是否真的是間諜,蒲生夜裏潛入葛拉漢的官邸,打開隱藏了葛拉漢所有秘密的保險箱,然而裏麵隻有領事館與英國聯絡用的暗號表,在更為隱秘的地方,蒲生發現另外一個保險箱,裏麵裝的卻是葛拉漢的日記——“他在當地從事非法的生意、難堪的傳聞、為了掩蓋醜聞而花大筆銀子行賄、無法向人啟齒的欲望、放蕩的男女關係、對貴族階級的痛罵……”。

葛拉漢確實不是間諜,他卻成了某國間諜傳遞信息的工具,甚至連他本人渾然不知。每次他出去所帶的傘,傘柄都被塞了一張傳遞信息的小紙條,這正是葛拉漢會出現在通訊點的原因。而在背後操縱一切的人究竟是誰?並沒有提及,但那個人一直隱藏在領事館,證據就是葛拉漢夫人說她親眼看到有個男人的幽靈悄然無聲地在屋裏來回走動,相信這個“幽靈”就是蒲生一直在追查的間諜。

葛拉漢被調回英國擔任要職,“等到他可以自由調閱機密情報時,昔日的亡靈將會在某個晚上再度出現。會有來路不明的人悄悄拜訪葛拉漢,以向夫人透露日記內容為要挾,要求他泄露英國政府的機密情報”,“到時候,葛拉漢才會明白夫人說她在日本看到幽靈一事的真正含義”。


魯賓遜

伊澤被派遣到英國執行任務,臨別前,結成中校送給他一本《魯賓遜漂流記》。伊澤用了多種解密方法,最終認定這隻是本普通的《魯賓遜漂流記》,摸不清結成中校的意圖。

伊澤在倫敦的身份使前田倫敦照相館館主前田彌太郎的外甥伊澤和男,潛伏任務一直很順利,直到那個剛派駐倫敦的菜鳥外交官外村均被英國性間諜玩弄於鼓掌之間,隨口說出機密情報,暴露了伊澤的間諜身份。伊澤被英國情報機關逮捕審問,審問者是情報頭子之一的霍德華·馬克斯中校。

伊澤憑借在D機關裏學到的間諜被捕後應對審問的方法,蒙混過去,盡管在自白劑的作用下,也沒有透露任何一點情報。好吧,自白劑的拷問測試早在他們培訓的時候進行過千百萬遍,伊澤有信心不會暴露不能暴露的情報。伊澤假裝投誠,願意成為雙麵間諜。

事實上,馬克斯中校並沒有完全信任伊澤,因為伊澤是結成中校教出來的學生。在很久以前,馬克斯中校就和結成中校交過手,見識過結成中校的能力,並不敢小看他教導出來的間諜。馬克斯故意讓伊澤看到建築的平麵圖,放鬆看守,等的就是伊澤實施逃脫計劃。伊澤確實是中招了,依照馬克斯事先畫好的路線在走,來到“死路”——沒有逃脫的地方,成了甕中之鱉。

驀然,牆上♀的符號引起伊澤的注意。伊澤想起那本《魯賓遜漂流記》寫道“作者丹尼爾·笛福……也精通天文學和煉金術,並運用這些知識設計各種暗號”,♀在煉金術中代表“美神”維納斯,天文學中維納斯是金星,意指一星期中的第六天,不就是星期五嗎?結成中校送進英國情報機關的潛伏間諜,就是用這個暗號。伊澤解開了結成中校的謎題,也順利脫身,依靠那顆深埋在英國情報機關的棋子(其實是間諜)。

事情的真相又是如何?作為極其獨立的間諜機關,菜鳥外交官怎麼可能知道伊澤的真實身份?一切都是在演繹著結成中校的劇本,包括伊澤被捕,然後逃脫。陸軍認為外務省在電話交談裏涉及軍方機密時應該使用暗號,而外務省則不認為有這個需要。這次外交官(外交官隸屬外務省)失言導致陸軍間諜被捕,差點喪命,外務省必須負責。這樣,陸軍便可以要挾外務省通過引進新型電報密碼機,甚至讓外務省做出更多退讓。結成中校領導的D機關正是隸屬於陸軍,不難想到,陸軍把坑外務省的事情塞給了結成中校。


魔都

在日本作為特高的本間英司到上海就職憲兵中士,被及川上尉委托執行一項秘密任務——查出上海憲兵隊裏的奸細。在三個月前開始有情報泄露,而來了上海才三個月的本間不可能是泄密者,所以被委托調查內奸。之前也有人被委托同樣的機密任務,那個人就是宮田伍長,不過宮田伍長遭到槍殺,疑犯尚未捉到。

就在交付任務的同時,及川上尉的家被炸了,疑是最近頻頻發生的以日本人以及協助日本的中國人為目標的恐怖襲擊。

本間勘察爆炸現場,也就是及川上尉家,發現兩個可疑人物,一個是憲兵隊上等兵吉野豐,吉野“目不轉睛地凝視著草席上的一具屍體”,當本間詢問吉野的時候,吉野否認他和那具屍體認識;另一個是因為左翼運動而審問過的學生鹽塚朔,現再鹽塚是一名記者。鹽塚私底下向本間透露一個人物——草薙行仁是D機關的間諜,為的是將偽鈔帶進上海,打算讓它們流通到中國各地,引起通貨膨脹,瓦解中國經濟。

本間並不認同D機關這種做法,在他看來,這場中日之戰是為了解救深受歐洲列強欺壓的亞洲百姓才對。因為鹽塚提供了草薙的照片,本間在路上認出草薙,偷偷跟在他後麵,來到一個舞廳。草薙進入了一個特別的門,隻有某些符合資格的人才能進,然而本間的衣袋裏卻出現了這個門的通行證。

本間在這座門後麵,發現了一切一切的真相。所謂的恐怖襲擊、所謂的槍殺宮田伍長,都是及川上尉一手策劃的。

本間看到及川上尉坐在賭博桌前,揮金如土,那種揮霍根本不是一個小小上尉能夠做到的。他意識到了某種可能性,小心向經理求證。原來及川上尉轉賣扣押的鴉片,被宮田伍長發現,於是讓舞廳裏相好的男孩槍殺宮田,然後再利用爆炸案殺死那男孩。

當本間揭穿一切,及川顯得無所謂,盡管要被提上軍事法庭,之前的軍功化為烏有,遭受恥辱,隻要活著,還有機會翻身,這是及川在上海學到的東西。就在以為一切都解決了的時候,吉野射殺了及川,然後自殺,原因竟然是那個被殺的男孩是他的愛人,吉野為他的愛人報仇了。

操縱這一切的不是查出真相的本間,而是一直隱藏在背後的D機關間諜,更準確說是鹽塚,或者說是草薙,鹽塚和草薙本來就是同一個人,不過是稍微偽裝了一下眉目罷。


XX

橫跨多國的三麵間諜卡爾·施奈德在公寓自殺,之所以被認為是“自殺”,是因為他留下了遺書——“我對人生感到失望,決定一死。XX

雖然被日本軍方懷疑是間諜,但施奈德並沒有暴露確實證據。由於施奈德死亡事件牽涉到他背後的控製國,憲兵隊、特高或者一般的警察不敢輕易處理,於是將這個燙手山芋扔給D機關。早在施奈德被懷疑是間諜的時候,D機關成員飛崎就潛伏在施奈德身邊,他認為施奈德沒有任何理由自殺。

隨著調查的深入,飛崎發現謀殺的線索——加了氰化鉀的毒紅酒,而送這瓶毒紅酒的這是施奈德的一個情人百合子。

真相是,施奈德在與百合子交往的同時,又何百合子的好朋友發生關係,當百合子知道這件事,嫉妒和憤怒讓她失去理智,略施小計,讓施奈德寫下舞台劇台詞,即所謂的遺書,並喝了摻毒的紅酒,製造不在場證明。而施奈德在台詞後麵寫的XX,在英文裏有“背叛”的意思,代表他背叛百合子的的愧疚。

事實上,飛崎早已察覺百合子,不過是因為百合子酷似小時候照顧他的千鶴姐,飛崎把對千鶴姐的感情投影到百合子身上,故沒有提前看出百合子的陰謀。

最後,飛崎知道自己作為D機關的異類,心裏一旦有了羈絆,就再也沒資格作為間諜,向結成中校提出了請辭。曾為過間諜,知道太多陸軍中樞的機密事項,飛崎知道自己將會被陸軍最殘酷的“體貼”方式死去。(被派往正處於槍林彈雨的最前線,先讓他升官,然後給他葬身之處。)


Double joker

陸軍參謀部早已對D機關不滿,特意培養了一個間諜機構,名為“風”,間諜頭子便是風戶中校。風戶中校相比於普通陸軍軍官更具備前瞻性,認為間諜將會在戰爭中起到關鍵性作用。他組建諜報機關的提案獲得了陸軍參謀部的認可,但陸軍參謀部不過是想借力打力,培植新勢力製衡D機關。

“風”的學員與D機關的不同,都來自軍校,被教導當身份暴露可以毫無猶豫殺人,或者自殺以保護情報網的安全。

經過一年的發展,“風”成為可以和D機關博弈的諜報組織。陸軍高層認為鏟除D機關的時機到了,給“風”和D機關同樣的任務,實際上是一場比拚,輸的一方會被抹殺。風戶自視甚高,表麵上“風”的成員偽裝成公司調研人員,底下調查前英國大使外交官白幡樹一郎盜閱《統帥綱領》一事。《統帥綱領》是最高等級的軍事機密,隻有特定的將領在嚴密的規定下才準許閱覽。

根據線報得知白幡今晚會見接頭人,當風戶一行人計劃潛入白幡別墅,當場捉捕他們。不料白幡別墅人去樓空,倒是結成中校出現,說“風”的行動早已暴露,拙劣的偽裝連旅館的女服務生都看穿——征兵嚴重卻眾多健康男性青年出行、衣袋裝有“天保錢”(天保錢是軍人的重要象征)。

這次比賽,D機關完勝,不僅完成任務,就連“風”安插在白幡身邊的暗樁也是D機關的人偽裝的。


蠅王

收到哥哥的影響,脅阪走上共產主義道路,大學時從哥哥給他的信找到一位名叫K的人,加入左翼運動。如今,他作為陸軍軍醫潛伏,為蘇聯傳遞情報。可是,最近派往前線的同誌陸續消失,意味著有人暗中在“捕獵間諜”。脅阪根據線索,推斷出這個捕獵者就在勞軍團裏,企圖找出這個人來。

萬萬沒想到,捕獵者暴露之前,脅阪已經被發現了。原來,這個捕獵者就是陸軍二等兵西村久誌,同時也是D機關的成員。之前與K的通信都是西村偽造的,D機關已經控製了K,之所以沒有立刻逮捕脅阪,是因為知道間諜的情報交流方式,就沒有必要破壞,反而可以利用這一點製造假情報。但這次西村逮捕脅阪,卻是因為脅阪為了傳遞情報,殺死無辜的人,不能再縱容。所謂的脅阪式情報傳遞,就是把情報藏在完整的中國人屍體上,日本人清掃戰場是絕對不會處理中國人的屍體的。


印度支那大作戰

高林作為隨行的電信專員,和視察團來到印度。視察團有陸軍和海軍,海軍自備無限設備,而陸軍則借用印度的設施,如此有恃無恐印度盜閱密碼電報,不過是因為陸軍剛更新的密碼表。

高林要做的事情就是將通訊文轉為密碼和把密碼拿到參謀部傳送。然而就在某次回去的途中,高林遭到襲擊,幸好永瀨及時出現。永瀨向高林透露他就是D機關的成員,正在執行特別任務,指出郜就是間諜。高林越發信任永瀨,甚至願意幫他通過軍用密碼向日本總部發通訊。

但真相是,高林遇襲是永瀨策劃的,永瀨也不是D機關的人,他不過是想騙取滯留在印度的大量援中物資。

真正的D機關的間諜,是郜!


棺柩

柏林郊外發生一起火車相撞的事件,剛好當時暗殺元首的計劃曝光,國防軍懷疑這次事故可能是反對納粹政權的“不良分子”製造的恐怖活動。負責對外防諜活動的沃爾夫上校對被逮捕的可疑人物進行審訊,重點審訊對象是一名揣有火柴盒的男子奧圖·法蘭克。通過對奧圖的調查,沃爾夫查到了真木克彥,但真木在這場意外中身亡。沃爾夫搜查真木的家,果真發現線索,知道這個間諜還是害他瞎了右眼的結成中校的學生。結成中校的斷手也是在那次造成的。

然而棋差一招,沃爾夫設計誘捕接頭人(接收真木情報網的人)卻失敗了。真木的屍體和另外一個亡故的老先生放在一起,兩人屍體都沒人認領,但是曾有一個紳士去確認過老先生的身份。雖然很短時間,但足夠一個老練的間諜人員從真木身上拿取某一樣情報資料,大概就是那時候結成中校完成了交接。


黑鳥

仲根晉吾潛伏在美國西海岸,娶了當地富紳的女兒。仲根有多重身份,真實身份是D機關的間諜,表麵上是到美國留學的窮學生,但在日本是貴族之後,不過是厭棄那身份所以一直裝窮。富紳看中仲根的貴族身份,才讓女兒瑪麗嫁給仲根。

仲根開始是假借賞鳥接近瑪麗,結婚後仲根仍沉迷賞鳥,其實所謂的賞鳥不過是在掩護情報的傳遞,鳥是代號,並在高處觀察下級情報人員從而避免暴露自己。

當仲根知道他的情報網出現了一個叛徒,他設下圈套——匿名舉報有人在高台上用高倍望遠鏡四處窺望,讓警察捉捕自己,從而掉包叛徒的情報。這個叛徒通過與警察爭辯違規停車的時間,轉移別人注意力,另一名警察在垃圾桶回收情報。

仲根被捕後,他那個富紳嶽父馬上過來保釋,仲根全身而退。

同時,仲根在美國還有另外一個接觸對象,外務省下級官員,同時也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蓮水。蓮水是個非常有才華而且值得信賴的人,仲根交付了全部的信任。兩人合作無間,完成不少人人物。

但最終,仲根還是暴露了,就因為他的信任,並不是被出賣,而是蓮水病逝、結成中校在歐洲出事,一係列的事件導致諜報機構陷入被動從而被美國情報結構發現日本的間諜網絡。


誤算

島野亮佑失憶了,醒來從夥伴口中得知,他為了保護法國老太太,反抗德軍,爭執中頭部遭到重擊。島野隱約知道自己是為了執行某件任務,腦海裏有一把聲音在控製他。

當時,法國被德國占領了,法國一些愛國分子組織抵抗運動,而島野三個夥伴就是這個抵抗組織的重要人物。

在島野盡力回憶的時候,他們棲身的小屋子被德軍包圍了,可他們連能抵抗的武器也沒有,隻有一把開不了的槍。島野憑借本能,指揮三個夥伴布置陷阱(風箱+麵粉+裸露的燈泡=粉塵爆炸),並修好手槍。當他們四人安全後,內奸暴露終於出手打暈島野,島野也因此恢複記憶。

內奸是暗戀珍妮的約翰,約翰由於妒忌阿蘭和珍妮的關係,開始接觸德軍,希望德軍捉走阿蘭,那麼他就有機會和珍妮在一起。島野恢複意識後,迅速秒殺約翰,完成了他在法國的任務——調查法國抵抗組織。事實上,島野是D機關的諜報人員,從老太太被德軍捉走,接近阿蘭他們,都是計劃的一部分,不過過程中遇到意外(失憶),所以說是誤算。


失樂園

萊佛士酒店發生了一起凶殺案,英國實業家布蘭德的屍體在庭院被人發現,凶手鎖定為茱莉亞,一名混血美女,還是美國軍人康貝爾的未婚妻。茱莉亞也承認殺死布蘭德,那天她經過庭院,突然有人拉住她的胳膊,慌忙甩開,然後聽到背後有人慘叫。警察推測當事方布蘭德喝得大嘴,被茱莉亞推倒後失去平衡撞到什麼東西導致顱骨折斷死亡。

康貝爾不願意看著未婚妻鋃鐺入獄,堅信茱莉亞是無辜的,並展開調查。他在布蘭德經常出沒的酒吧打聽消息,從酒保處得到提示,又去布蘭德的酒友湯姆遜打探消息,湯姆遜吐槽為了逃避簽單,總是裝死,最後提到——在布蘭德出事之前曾與英國陸軍上尉查理德·帕克發生爭執。

康貝爾自認為已經將真相串聯起來,查理德和布蘭德發生爭執,布蘭德醉後在庭院嘲諷查理德,查理德一時激怒殺死布蘭德,並推卸到剛好經過的茱莉亞身上。康貝爾在庭院確實找到查理德的筆,筆杆上隻有查理德的指紋,由此證實查理德當晚到過庭院。康貝爾略施小計套出查理德的話,最後查理德被捕,茱莉亞被釋放。

但當康貝爾回想起整件事,驚訝自己是如何推理出來的。想到湯姆遜吐槽布蘭德喜歡裝死,開始懷疑事情真相是,布蘭德與查理德在庭院發生爭執,布蘭德腋下夾著橡膠裝死,等查理德回來嚇唬他,結果嚇唬到茱莉亞,茱莉亞一甩,布蘭德真的撞到地麵,脊椎折斷而死。

康貝爾找出所謂的真相,不過是在酒保的操縱下,而這個酒保正是D機關的人,他們目的是除掉查理德(查理德是比較有遠見的軍官,將威脅到日軍的作戰)。


追蹤

英國《泰晤士報》遠東特派員阿隆·普萊斯追查D機關的結成中校的真實身份,根據日文多種讀音,推測結成中校可能是有崎晃。

有崎晃是有崎子爵某日帶回來的孩子,外界傳是其私生子,但有崎子爵並沒有把爵位和財產留給有崎晃。有崎晃也是一個帶有神秘色彩的傳奇人物,以優秀的成績進入陸軍幼年學校,卻因為暴力毆打而被迫退學,退學後銷聲匿跡,其實是在英國向C(英國軍情六處的首任長官)學習諜報技能。

諷刺的是,普萊斯也是C的學生,為英國搜集日本最新情報。

當普萊斯以為自己真相了,準備發電報給英國總部,就被日本軍方當場捉捕。為了不毀掉英國在日本的諜報網絡,普萊斯決定自殺並寫下資料等待接頭人來拿。

一切都是結成中校布的局,結成中校在普萊斯寫下遺書之後釋放了普萊斯,盜取實際是情報的遺書。

所謂的有崎晃不過是結成中校二十多年前埋下的陷阱,根本不是結成中校的真實身份。


代號“刻耳柏洛斯”

麥克勞德偽裝成美國人,搭乘朱鷺丸號回英國,結果被同樣偽裝成水手的內海識破。內海真實身份是D機關間諜,這次任務就是阻止麥克勞德回英國。

內海利用填字遊戲引出麥克勞德,麥克勞德是密碼專家,對完成填字遊戲有不可理喻的執著。當麥克勞德的真實身份被識破,不得已要在夏威夷下船,麥克勞德繼續完成填字遊戲,填到刻耳柏洛斯時中毒身亡。與此同時,遇上英軍,英軍要求朱鷺丸號停下,轉交德國乘客給他們。

英軍士兵發現麥克勞德死了,和內海、船長調查此事,最後內海揭穿這件事的幕後黑手是辛西婭和她的狗弗拉迭。

辛西婭在麥克勞德的杯子裏下毒,因為指尖塗了透明指甲油,檢查不出指紋。弗拉迭的項圈內藏有麥克勞德的照片,也可以佐證辛西婭有預謀接近麥克勞德。

辛西婭之所以殺死麥克勞德,是因為她的丈夫格萊恩就是被麥克勞德背叛,最後犧牲的。她要複仇,為此不惜加入德國間諜組織,為其效力。

所謂的“刻耳柏洛斯”代號,也許隻是巧合,刻耳柏洛斯是地獄守門犬,有三個頭。而辛西婭帶了孩子和一隻黑色的狗在船上,辛西婭、她的孩子和弗拉迭加起來一共三個頭。

最後,辛西婭被英國軍方帶走,但她最後把孩子托付給內海,內海認為解開了這個謎題就要承擔起責任,決定暫時離開D機關,到夏威夷養育辛西婭的孩子。

 

每個故事結束,便又有另一個故事開始。隻要D機關不消失,《代號D機關》的故事還能繼續編寫,可惜作者已經不打算寫第四部了。



下一篇 : 應屆生如何高效率的找工作?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