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畢業生就業協議不屬於勞動合同







高校畢業生就業協議不屬於勞動合同



  【裁判要旨】


  就業協議書不屬於勞動合同,畢業生與用人單位在就業協議書中約定的違約金條款合法有效,對原告石某要求被告某中學返還其已經支付的違約金30000元的請求不予支持。


  【案情】


  2012年11月17日,石某與某中學在重慶某高校簽訂了《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協議書》(以下簡稱“就業協議”),約定石某畢業之後到某中學工作,雙方就試用期、待遇、協議的解除等方麵的權利義務進行了約定。就業協議簽訂之後,原告石某認為被告某中學的軟、硬件情況與簽訂合同時被告方的宣傳相差甚遠,並認為試用期過長,因此向被告提出解除協議書,經雙方磋商,原告於2012年12月17日向被告繳納了30000元違約金,雙方解除了就業協議。原告認為就業協議違約條款違反法律強製性規定,試用期約定違反法律規定,被告以扣留就業協議相脅迫向原告收取了違約金,故請求法院判決確認雙方簽訂的就業協議中的違約條款無效,被告返還原告繳納的30000元違約金。


  【裁判結果】


  法院審理認為,就業協議與勞動合同在主體、內容、簽訂時間、法律依據等方麵存在不同,《高校畢業生就業協議》不具有勞動合同的效力。雙方於2012年11月17日簽訂的《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協議》係簽約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其內容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效力性強製性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對簽約雙方均具有約束力。雙方應依誠實信用原則履行契約義務。在履行該協議中,在不符合法定解除或約定解除該協議的情形下原告要求與被告解除協議,且自願繳納了違約金,該行為係原告自願的行為,法院應當予以確認,遂判決駁回原告石某的訴訟請求。


  石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中雙方經調解達成調解協議,市四中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約定:秀山縣某中學於2016年1月31日之前支付石某15000元;石某自願放棄本案的其他訴訟請求。


  【評析】


  高校畢業生是我們國家重要的人才資源。隨著我國高等教育的大眾化,高校畢業生在我國勞動力結構中正占據越來越大的比重,其對經濟發展、民生改善和社會穩定的影響也越來越大。高校畢業生數量的增多,也導致了就業競爭的激烈化。高校畢業生一方麵有追求一份自己滿意的工作的願望,一方麵又必須考慮在競爭壓力下願望可能難以實現的現實。故在高校畢業生的擇業中,出現了與不同就業單位達成多份就業意向的現象,以求既能保證畢業不致 “失業”,又能給自己選擇的空間。但畢業生隻可能去一家單位就業,對其他單位就必然產生違約。現實中,用人單位被放鴿子現象比比皆是,反倒是用人單位對已經簽訂就業協議的畢業生爽約甚少。為防止招聘徒勞無功,用人單位在與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時往往會約定一定的違約金,但作為剛剛或者尚未獲得收入的畢業生來說,常常不願支付不菲的違約金,由此釀成糾紛。在審判實踐中,對就業協議的性質,其是否具有勞動合同的效力,以及違約金條款的效力常常是爭議的焦點。








下一篇 : 禁忌考古學(十二)·前集續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