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淳梁是如何影響李小龍實戰理念的


黃淳梁日後回憶,李小龍在香港期間參與的最後一次講手,是與一個姓鍾的北少林拳手進行的較量。比武的地點設在九龍城聯合道唐樓的天台上。規則以一方不支令教練叫停告負,其間按兩分鍾為一回合,但不限製總的時間。黃淳梁則擔任拳證即裁判。

 

     第一個回合,李小龍打得保守,落於下風。對方身高臂長,將他的眼角打中流血。李小龍顧忌麵部受傷影響拍戲,有意退出比武。這時,黃淳梁上前示意他繼續堅持,並指點他說:“你要按照詠春拳的思路去打,他打你也打,盡量搶攻,中線進擊。他人比你高大,你必須反其道行之,打他的麵部!你拳搶中線,他兩手必然被阻隔在外,而你的拳剛好成三角形,既可以攻擊對方,又可以防守麵部。”

 

     第二回合,受到點撥的李小龍如法炮製,搶步向前重擊對手麵部,得手後再接再厲,發揮詠春拳連續快速的特點,一舉將對方擊敗。

 

     這次講手對李小龍的影響極大。姓鍾的一方不肯甘休,比武結束後欲加報複,虧得黃淳梁每日到李的校門去接應,才避免了更大麻煩。但幾日後,有警察到校搜查李小龍的書包,因此驚動了他的父親李海泉。李海泉已經被此類的事情折騰得不勝其煩,又擔心兒子安全,才想起送他遠赴美國讀書。

 

     同時,這次比武的勝利也極大地鼓舞了李小龍,尤其是最後以數秒鍾擊倒對手的結果,令他對自己的能力和天份充滿了信心,從而堅定了繼續精研武功的決心。難以想象,如果他當時怯陣退出,日後還會不會有我們熟悉的那位功夫巨星。

 

     李小龍成名之後,葉問曾感慨地對黃淳梁說:“如果沒有你的多方鼓勵和指導,李小龍斷無今日的成就。”

 

     李小龍自己也對人說過,隻有黃淳梁教過我詠春拳。並在給師兄的信裏,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李小龍是個好勝心極強的人,曾經這樣說過:“我不是天下第一,但也決不承認是天下第二。”但在心目中,他對於自己出身的詠春拳還是敬畏三分。他希望自己的截拳道理念能夠被師門認同,而且將大師兄黃淳梁樹立為自己趕超的目標。

 

       李小龍在他的未竟之作《死亡遊戲》中,曾經打算邀請黃淳梁出演自己衝擊死亡之塔最後一關時所遇到的對手。在電影裏做他的對手,無論是誰都不

會有好下場。黃淳梁不願意一“觸電”就落得個“橫死”的結果,婉言拒絕,錯過了這個揚名世界的機會。事實上,李小龍的設想是,在一座七層高的塔裏,每一層布置一名不同武術的頂級高手,有拳擊、空手道、合氣道、柔道、跆拳道、中國武術其他門派中的人物,而且越往上水平越高。他要和他們每人表演一場精彩的對打,盡顯武術技藝的豐富浩瀚,同時宣揚截拳道的先進理念。黃淳梁或許意識到了這些,說什麼“不吉利”,不過是推托之辭,不想讓詠春受辱才是真實心理。

 

     在李小龍的《精武指》裏,黃淳梁扮演的是一名功夫教頭,給予了李小龍不少指點。這才是他想扮演的角色。

 

     在與“巨星”李小龍的日常交往中,黃淳梁仍然堅持自己對於詠春拳的信仰。他曾當麵對李小龍指出:“你的‘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其實是借用了詠春的‘以無招勝有招,以無法勝有法’,再加以演繹。”

 

     詠春拳的理念認為,在真實的格鬥中是沒有時間考慮的,攻防純粹憑本能的反應,此謂“無招”;“一個好的拳手從無意圖怎樣攻擊敵人,而是要敵人教他怎樣攻擊”(黃淳梁語),也就是說隨機應變、應需從勢自然而發,此謂“無法”。從這一點來看,李小龍崇尚“簡單、直接”的格鬥理論,的確是從詠春中領悟而來。

 

     對於李小龍將自己的武功命名為“截拳道”,黃淳梁也有不同看法。他認為截拳道中的不少技法,不過是詠春基礎上的演繹發揮,“若再來什麼名可名非常之名,更容易使人如墜五裏霧中,有違化繁為簡的宗旨。”

 





      黃淳梁和李小龍之間還有一段耐人尋味的對話。

 

      黃淳梁問李小龍:“你自從教截拳道以來,究竟有多少弟子令你滿意?”李小龍答不上來。黃淳梁接著說:“假如有百分之六十,那就算非常成功。如果有百分之十,那也還算不錯。如果一個也沒有,那就隻能證明一點,無論這種拳術叫什麼

名字,都隻屬於你自己。”

 

     李小龍陷入思考。

 

     黃淳梁繼續道:“你大概沒有察覺,你曾經做過長期艱苦的條件反射訓練,你的身體和手腳遇到各種情形,都能自動反應。但你的弟子如果空白了這個階段,就像上階梯一樣,缺少幾個腳踏,又怎麼攀登上去呢?”

 

     黃淳梁在這段對話中的語氣雖不委婉,卻也不刻薄。其實,他也可以這樣說:“你的截拳道就像是蓋樓要先從最高的樓頂蓋起一樣,不講基礎,缺乏係統,根本沒有成型。你憑什麼自立門戶另起爐灶?”

 

     據說李小龍不但沒反感,還苦笑著說:“假如我能收回截拳道,我願意收回它。”

 

     這話曾見諸於許多資料,但是不是他在這種情況下說的,我們隻能聽當事人的一麵之詞。但黃淳梁說的情況的確存在。李小龍在美國教授的學生——作家西利封特有過這樣的體驗,他說:“當李小龍去世後,他教給我的功夫也同時消失了。截拳道隻屬於他自己。”而在李小龍的入室弟子中,也有人最後皈依了詠春拳。

 

     我想,一向自信滿滿的李小龍能坐聽黃淳梁的批評,除了對於師兄的尊重,還有著對他雄厚實力的認同。

 

     跟人家學藝受人家保護的過去就別說了,當李小龍成為不敗神話的功夫之王之後,他在黃淳梁麵前也沒有占到上風。據黃淳梁說,李小龍於 1971 年返港時,自己與他曾小試身手。當時,黃淳梁已經有兩年疏於鍛煉,交手後感覺李小龍已今昔非比,拳力尤其沉重,猜測他可能是多與洋人比較,對方身材健碩,他的勁力“自會向更高的層次邁進”。後來,李小龍在港定居,購得“棲鵲小築”之後,特意請師兄到新居作客。二人會麵,沒有家長裏短,一心談武論道,興起之下便切磋起來。這一次,黃淳梁以為師弟苦練經年,應該與日俱進,孰料“他的力度遠遜當年,因兩度力相抵,而我手從上而下,得到地的支撐,自然占點便宜。”

 

     也就是在這次講手後,二人之間發生了前述的對話。

 

     似乎也隻有在這種情況下,李小龍才會接受他人的不同意見而認真思考。

 

     在李小龍返港前的 1969 年,黃淳梁曾與一名身高兩米、體重 250 斤的前世界重量級拳擊手,采取不帶拳套護具的方式,進行有限製(不用腳)比武。對方的年齡比黃大五歲,除此之外,幾乎占據了全麵的優勢。黃淳梁自忖用以往近身快打的戰術未必奏效,便采取重拳進攻快速撤防的方式,但每次拳擊深入對手皮肉,卻無法造成重創。對手身形巨大,黃淳梁自下往上擊打,麵部缺乏有效保護,險象環生。於是,他及時調整戰術,不再攻擊對手麵部,而以其胸腹為目標連續猛擊。如此既能發揮全力,也可顧及自己頭麵。對手心髒經受不住赤手重擊,終於不支,敗下陣來。

 




 


 

 

張日弘師傅:廣東潮汕人,正宗葉問係詠春拳第二代傳人,師承葉問宗師得意弟子溫兆波師父,中國武術高段位七段(武術家稱號),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員(武術),國家武術專家人才庫(詠春拳)骨幹,香港詠春體育會國內首位認可教練,廣東省鶴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詠春拳)傳承人,現任西安市武術協會副主席,西安搏擊散打總會顧問,當代詠春拳導師。

 

 

 

張日弘館長與葉問宗師次子葉正師傅、葉問宗師得意弟子唐祖誌師傅、彭熾欽師傅、莫可正師傅於香港詠春體育會合影

 


 

 

西安詠春拳學館是省市武協指定的詠春拳推廣單位,中國武術段位製陝西省唯一授權詠春拳考點。由正宗葉問係詠春拳第二代傳人、中國武術段位詠春拳七段,現任西安市武術協會副主席,西安搏擊散打總會顧問,武醫廣東張日弘師傅親授。

 

 

 

張師傅多年精研香港、佛山詠春拳法、街頭格鬥術及中醫推拿、針灸,所授詠春拳將內家理念與詠春拳力學結構原理相結合,讓學員身體機能與實戰技法同步快速提升,以達到防身自衛、強體強心的目的。武館常年招生,並定期組織參加國家武協段位製考試。

 

地址:西安市雁塔區吉祥路176號吉祥誠信商業街禦筆華府4號樓1單元2507

聯係電話:13571914893

 



 

 

 

點擊左上角“西安詠春拳學館”關注我們

微信掃二維碼添加朋友,可到館免費體驗一節課

 



下一篇 : 江蘇大學2016 “讀書節”即將開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