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股神”徐翔的發家和殞滅



點擊金融行業網,金融大拿、業內人士都在這裏

今日微信號力薦 理財頭條licaitt (長按紅色字複製)

來自微信公眾號:山石觀市


NY剛發布了一組徐翔的專題報道。很有意思。剔除某些露骨評論,我有選擇性的進行翻譯如下。保留了絕大部分內容,盡量忠實於原意。


2015年11月1日,這個星期天的上午10:33。寧波交警在官方微博上,發布一個看似輕描淡寫的消息,“由於突發流量控製,G15高速公路杭州灣跨海大橋所有出入口已關閉。”


在那個周末,作為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徐翔前往寧波老家,參加祖母的百歲生日聚會。徐翔創辦的澤熙投資,是中國最成功的對衝基金。產生的回報,令人難以置信:他旗下表現最差的基金,五年內回報都有800%。他過去成功躲過了無數的腐敗調查,市場下跌和其他的恐慌。然而,對自己的傳奇生涯,徐翔堅持保持著強大的神秘性。他靠和他人的消息交換在市場上獲得了財富(這一點或許是謠言,或許不為人知)。


徐翔打造了一個完美適應中國市場的策略,在這個市場,信息被高度控製且不易釋放(文章中每一個信源幾乎都要求匿名,因為害怕受到報複)。即使徐翔已經變得富裕和強大,他對自己個人生活和交易技術的幾乎每一個細節都小心翼翼地隱藏。


2015年6月,中國股市的平衡被打破了。股市開始自由下跌,三周時間內,跌去了1/3。這是一個灰暗的夏天。在此期間,由人民日報稱呼的一個黑色星期一裏,上證暴跌8.5%,創下八年來最遭的記錄。兩個半月時間裏,5萬億美元的市值蒸發了。全世界都感受到這一震動。美國也發生黑色星期一,開盤後不久,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超過1000點,倫敦富時100指數損失1160億美元。然而,徐翔在市場這一自由落體中毫發無損。


盡管富有,祖母在寧波的百歲壽辰在低調中進行。要求匿名的徐的家族成員透露,徐翔妻子喜歡坐地跌勝過坐專車,徐的祖母仍然居住在徐翔從小居住的普通小區裏。但慶祝活動在周日上午10:30之前被打破了。徐翔接到警告:當局將來找他。


徐翔立即離開聚會,狂奔上G15高速公路前往上海。他自己開車,通過了鄰居暗灰色的公寓樓,穿過奉化河,上橋。但他不知道警察已封鎖交通。當他到了橋上,警察把他從車裏押出,關在高速公路邊的公路巡警辦公室。


那天晚上,網上出現了一張照片。穿著白色的阿瑪尼外套,灰色襯衫,無框眼鏡,雜亂的黑頭發下,胖乎乎的臉頰刮得幹幹淨淨。


有人仔細放大照片,透過套在徐身上的外衣,可以隱約看到他手腕上的手銬。徐的目光直接進入相機,看似無動於衷或不理解。臉上沒有一絲驚訝或心煩意亂。直到那天上午,這是徐翔迄今為止唯一一張正麵照,他一直是中國股票市場的國王。


徐翔的故事幾乎同步於A股。當上交所1990年開設時,徐翔還隻是高一學生,居住在寧波一個下層階級的社區。但很快,股市在寧波這個曆史悠久的商業中心深入人心。


徐翔在高中時就開始交易。他完全是自學成才的:他的父母,一個退休工人和家庭主婦,也不知道投資。“我研究股票市場通過看書和聽講座,學習國外的投資技術,”徐後來告訴媒體。高中畢業時,他逃避了高考,並從父母那裏借了30000元人民幣,進入股市。在徐翔心目裏,1993年才是他的出生日——這一年,他第一次開始交易股票。


在當時,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正在以一種長期持久和變革的熱情開設股票賬戶。在滬深交易所,市場總市值從1993美元的610億美元增長到2015年夏天的10萬億美元。與美國機構投資者占主導地位不同,中國2億投資者中85%是散戶。按照相關部門的統計,81%的人每月至少交易一次。


但是,經驗不足的個人投資者很容易被謠言所左右,並且對市場基本麵缺乏理解,使得他們更容易被更係統、更老練的交易者收割。“所有這些小的個人投資者在市場上稱為'韭菜',”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學教授洪雁說,“他們一次又一次的被收割,但他們每次回來,都像小野草一樣。”


徐翔早期,在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交易。在當時,股票價格被寫在黑板上,股票發行規則任意改變和不完善的公司信息披露,這是一個不可預測的市場。1992,上證指數[2.77%]增長了167%,然後在1993年4月和1994年7月之間下跌了大約75%。徐翔身邊的人或者一夜暴富或者一夜赤貧。


中國早期股票市場幾乎就是徐翔風格的顯著表現:大手筆,快進快出。這是一種常見的日內交易的精神,在這樣一個類似狂野的西部市場中,信息是稀缺的,不可靠的或不存在的。徐翔很快贏得了名聲。傳言中,他成為兩個強大上海黑幫勢力爭奪的操盤手。那一年是1995年,徐翔剛滿19歲。


一些消息來源告訴我,這一爭奪後來被中國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幫頭目所調停——這個插曲,可能後來成為一係列香港黑社會電影關於股市天才的靈感。


徐翔的名氣越來越大,包括他的人脈關係網。到上世紀90年代末,他成為“寧波敢死隊”的隊長。借助A股特有的漲跌板限製,來操縱廉價、相對未知的股票。在這個係統遊戲裏,敢死隊設計了一個策略:莫名其妙的,用大單拉升一隻股票。其它散戶,看到價格突然上升,將跟風推動股票封板。一旦股票在第一天漲停,勢頭將會持續。到第二天,急於交易的交易員們衝去買股票,再次將其封板。這一過程產生了市場自我宣傳效應。再過幾天,敢死隊就會砸盤獲利賣出。


這一策略,令人聯想起美國早年市場上炒作的廉價股。一個中國的日內交易者曾用虔誠的音調談論傑西·利弗莫爾的選股。


由於敢死隊暴得大名,其他交易員開始監控來自銀行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的買單。任何一支他們選擇的股票很快就能吸引人們的注意,並且吸引跟風盤。利潤幾乎是唾手可得的。


盡管徐翔選擇低調,也避免跟敢死隊其它成員一樣購買炫目的新跑車擺在交易營業部前,寧波敢死隊開始有了神話般的地位。市場上出現以之為宣傳噱頭的“寧波大師”甚至旅遊研討會,答應教新手投資者賺錢的秘密。山寨敢死隊也突然出現在中國的其他城市。


他們也吸引了一些不願得來的關注。在2003年中國證券報報道這一現象後,證監會成立特別小組借此交易行為展開調查。特別小組組織當地的知名交易者開會。寧波敢死隊從市場上暫時消失。一星期後,小組發布聲明,沒有發現任何不法行為的證據。


到2005年,寧波已經承載不了徐翔的財富和夢想。他需要更接近權力及擴大規模。他帶著過億資金搬到上海,當時中國的對衝基金業剛開始起飛。這一行業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萌芽,但在那些日子裏,交易量很小,而且沒有地方專業知識和法律框架。在陰影中存在的資金來源何處,沒有任何政府監管。“誰能管理對衝基金?一位前中國官員說。“在那個時候,這是一個公開的問題。”


2005年中國證券法的修訂,為對衝基金發作鋪平了道路。那些決定在新的監管框架內公開經營的基金被稱為“陽光私募基金”,這有別於民間私募。中國經濟快速發作,一個新的富裕階層誕生,突然發現自己的數十億人民幣需要投資。市場正在上升,而你擁有一批高淨值人士。這是徐翔的機會,借此在中國建立一個適當的對衝基金——最大、最成功的對衝基金。


2009年12月7日,澤熙投資成立,初始資金3000萬人民幣。公司名稱來源於徐翔最欽佩的兩個人:“澤”毛澤東,和“熙”的康熙皇帝,中國統治時間最長的皇帝。2010年三月,澤熙一期成立,規模10億。技術上,這是一個陽光基金,投資者少於200人,不需要透露客戶名單。


作為一個老板,徐工作偏執而不知疲倦。朋友說,出了股市,他沒有其他愛好和習慣。每天早上8:45,他來到澤熙上海辦公室,經常呆到淩晨2點。在公司交易大廳,他親自指揮了投資,即使公司的資產接近300億人民幣。他依然保留強烈的神秘性。


澤熙研究人員不知道如果他是否聽從他們推薦的股票買賣建議,直到年年底看到自己的績效評估。


“徐翔總是交易,”一位老朋友說。“如果他沒有交易,他就在考慮交易。”


在會議上,徐翔一直拿著兩個智能手機,一個顯示市場價格,另外一個瀏覽相關經濟新聞。他寧願讓別人說話,而當他插嘴,他的回答簡單而不屑一顧。一個西方的基金經理說,徐翔好像是“經常對回答問題感到無聊,寧願回到交易大廳。”他穿著隨意,時不時著運動服。


如同在寧波時一樣,徐翔似乎總是在無可挑剔的時間,定期將數十億美元投入到高風險的賭注中。他把精力集中在那些既小又比較不知名的股票,在底部下注,迅速拉升一旦盈利,快速退出。這一戰略部分是對中國市場的特殊性的反應。在美國,對衝基金可以賣空股票進行對衝。但在中國,這是被限製的。基金經理幾乎完全依賴於在適當的時間買入和賣出股票獲利。


徐翔的成就令人難以置信。從2010年3月到2015年10月,澤熙1號基金產生了3270%的回報,這期間上證指數隻增長了百分之11.6。其他澤熙基金增長率同樣驚人。到了2015年,徐翔控製了至少280億元人民幣,在中國對衝基金經理中排第一。一個崇拜者,激動於他白手起家的故事,稱他為“中國的卡爾伊坎,、”徐神奇”和“對衝基金No. 1”。


在徐翔整個職業生涯中,他的野蠻成功圍繞著無盡的傳言和猜測:內幕交易、精明交易時機和富有的不為人知的政府關係客戶。最持久的傳言認為,徐翔為某些二代和權貴管理資金。回報是內幕消息並保護他免受起訴。針對這些需求和隱藏的投資金額和投資者的身份,傳言介於完全可信和無法驗證之間。


在寧波一個優雅的海濱咖啡屋,我遇到了一位年輕的股票交易員,他推測了徐翔的政治和財富網絡,“徐翔被推上了前台,上海很多關鍵人物,把大量的錢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為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


在這位交易者的描述裏,徐翔的整個運作掩蓋了一個簡單的計劃。“徐有七個產品,”交易員告訴我,“最成功的一個為關鍵客戶,其它則是老鼠倉--用於推動股票價格上漲和抬升關鍵客戶淨值。”


幾乎每一個向我述說的專家,都重複了一些相同的傳言:徐翔與其說是一個金融天才不如說是一個權力傀儡。


大多數時候,這一解釋是在回答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中國金融界的觀察家:徐翔為什麼不早停止?在收獲數十億美元個人財富的過程中,他非法方法的傳聞是公開的秘密。已經在中國建立了最成功的對衝基金。為什麼要繼續冒險呢?


一位前對衝基金研究人員告訴我說:“這是對投資者的共謀”。“誰把錢交給他管理的人不願意看到基金倒閉。”徐翔是否一開始就需求關鍵人物或者是被迫可以說是一種猜測。但上述研究員說:“當你有一個政治上強大且很好地聯係到你的人,說需要你管理金錢,這要求很難說不,對不對?”


如果徐翔確實和某些不透明的社會精英聯係在一起,他精心保護的匿名性就更重要了。如果一個國家的政治和經濟控製是分不開的,而最閃光的往往是第一個倒下,剩下的未知的可以作為一種生存技巧。他的資產的真實價值仍然是一個謎。2015年胡潤百富榜排名,徐翔排名國第一百八十八,坐擁22億美元財富。但這一數字並不包括他所有的收入,他通過家庭成員控製的資金或澤熙之外的財產不為人知。徐翔真正財富是未知的和不可知的。


當澤熙不斷得到發展和壯大,公司開始通過撲朔迷離的市場渠道操作。買入和賣出股票已不再能保持帝國快速成長。徐翔需要一個新的商業模式。


2010和2014之間,澤熙投資的45家公司宣布高分紅,比例遠高於同一時期其它對衝基金投資的公司。“這一戰略是相當獨特的,”投資中國的西方基金經理告訴我。“也許部分是因為隻有少數的管理者可以拒絕澤熙。”對徐翔來說,一個公司的業績或基本麵似乎並不構成困擾。隻有他看上的股票,他可以用自己的策略,進行推升獲得巨額利潤。澤熙會用分紅購買公司增發的股份,當可以賣出時促使價格上漲,並拋出獲利。


要執行此方案,徐翔依賴於一個可信的代理網絡。


最重要的是他的父母。作為澤西控製的幾個相關公司的股東,徐的父親和母親幫助他們兒子的名字直接投資數十億。他們還經營了許許多多的公司,這些公司是由許許多多的秘密帝國組成的。通過澤熙附屬基金,徐的父親擁有寧波中百大份額,徐翔家鄉的百貨公司。而其他公司,比如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是由朋友和盟友運行。


去年夏天,伴隨股市崩盤,徐翔的成功和惡名同時到達頂峰。政府對危機的反應快速出手重。大股東限售、IPO叫停。政府還動員一個“國家隊”,用了3萬億人民幣進行救市。


但是,當市場崩潰,許繼續茁壯成長。從2015年初開始,澤熙的一個基金增長了百分之357,在中國1649隻基金產品中排名第一。另一個增長了百分之187。所有這五家上市基金在六月股災中旬的三個星期中,至少有百分之20的增長。


根據南華早報的報道,徐翔從看似神奇的運氣和時機中受益。至少三成澤熙重倉股被國家隊大量購買。更引人注目的是,徐翔所有資金似乎就在精準的時機從股市全身而退。到了夏天,澤熙基金的平均年回報率超過了百分之200。


但隨著市場的枯竭,徐翔成了目標。九月,社交媒體帖子批評澤熙參與腐敗和內幕交易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


網絡帖子聲稱,澤熙曾密謀與中信證券,直接買入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促使其股價飆升在股災期間。澤熙否認徐翔曾與中信操縱美特斯邦威的價格,但多名中信高管落馬引來更多的猜測。


股災期間,市場討論徐翔招呼中信證券的支持者,一周內“國家隊”購買了百分之15的公司總股份。這引起了證監會的注意並開始調查。幾乎同一時間,徐翔被邊控。


九天後,徐翔逃離祖母的生日聚會,試圖到達上海。幾乎在同時。一個特殊的群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即將對證監會展開巡視。公開拿下徐翔並讓照片證據流傳,政府在度過一個焦頭爛額的夏天後顯示力量和能力。


徐自己似乎感覺到了末日來臨。在他被捕前一年,2014年11月,他搬到北京,並開設了一個辦公室距離證監會總部不到半英裏。此舉是徐為期一年的努力的開始——利用自己的關係和金錢來避免清算


但盡管他有幾十億,作為來自一個貧窮的家庭的普通人。就其本身而言,徐的市場違法行為足夠導致他的垮台。


徐翔在北京某個地方的一個秘密設施裏仍然被拘留。在他被捕後的幾個月,政府披露唯一的一個細節是,他已經因內幕交易和股票操縱被拘留。但沒有錄音,沒有正式指控或公開披露的證據。在他缺席的情況下,澤熙已經崩潰。沒有徐翔,澤熙魔法消失了。


在股災之後一個月內,中國政府開始對金融市場的非法行為進行徹底的打擊。


據彭博社消息稱,從2015年初到九月,中國股市上有34家公司報告稱,高管失聯或被調查。今年一月,美特斯邦威的董事長加入列表,消失一個多星期沒有解釋。


徐成了“泛金融腐敗”的象征。“或許市場將有新的花招,”前監管官員說。“但沒有人會像他那樣離譜。


關於版權:若文章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係我們。【電話:021-61551834;微信:hjwh123

私人理財師:srlcss

理財知識和技巧都在這裏,長按下圖二維碼識別關注





下一篇 : 癲癇能完全治好嗎丨癲癇病能徹底治愈嗎萬佳丨癲癇谘詢QQ:1820696538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