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澤東看上江青的N個理由?當年是個賢妻良母


2008年9月4日,日本電視台攝製組來到葉永烈家,專門對江青這個人的一些情況對他進行了訪問。訪問中,日本媒體的工作人員著重於江青作為一個女人的奮鬥曆程,著重於從毛澤東與江青的夫婦感情來看江青,很少提到跟江青有關的政治鬥爭。

江青曾經是賢妻良母

據葉永烈回憶,當時,江青隻有二十四歲,年輕而又漂亮。眼睛大而亮。眉毛彎彎的,鼻子挺秀。江青頭發烏黑濃密。皮膚白皙。而且又擅長打扮。即便在延安那樣艱苦的環境中。她也會把肥大的軍裝改一下。顯出腰身。凸顯自己的好身材。

江青雖說連高小都沒有畢業。但是在上海演藝圈裏刻苦學習,懂得文學。有文化修養。她跟毛澤東的共同愛好是京劇。她當時在延安演《打漁殺家》中的蕭桂英。深得毛澤東喜歡。江青的字也寫得不錯。當年她在青島大學圖書館當管理員。要用楷體字在卡片上登錄圖書。所以她能寫一手漂亮的正楷。在空閑的時候。江青會跟毛澤東一起打撲克牌。江青洗牌很快。分牌也很快。出牌也很刁。毛澤東常常玩得哈哈大笑。

至於江青為什麼要嫁給毛澤東。那可以從她的一句話找到答案:“英雄人物創造曆史,我如果不能成為英雄。也要成為英雄的終身伴侶。”在江青的眼裏。毛澤東就是“英雄人物”。

葉永烈說,江青初嫁毛澤東時。可以用“善解人意”這四個字來形容。她給毛澤東沏茶之後。總是把茶杯的柄朝著毛澤東。便於他一伸手就能拿起茶杯。毛澤東想抽煙。她馬上去拿香煙。點燃之後遞給毛澤東(江青在上海的時候就已經會抽煙。隻是沒有成癮。她從來不在人前抽煙)。毛澤東要看書。江青會迅速找到毛澤東要看的書。放在他的麵前。江青總是把毛澤東的辦公室整理得井然有序。幹幹淨淨。

那時候,江青很低調。毛澤東的窯洞裏客人很多。她給客人沏了茶。就退出了,絕不在旁邊插嘴。來了外國記者或者國民黨統治區的客人。江青規避不露麵。有的時候,毛澤東也要她出來一下。亮個相。她也隻是握個手。點個頭。遞上一盤花生米或者陝北紅棗,就走開了。她顯得很靦腆,如同一個大姑娘。

 

其實。江青的本性是很張揚的。那時候她格外收斂。是因為她心中明白。自己革命資曆的淺薄。無法跟延安的高幹夫人們相比。例如。周恩來夫人鄧穎超是資深革命家。朱德夫人康克清是井岡山的女英雄。任弼時夫人在上海做過多年地下工作。博古夫人劉群先曾經在蘇聯工作。張聞天夫人劉英在長征中是中央隊的秘書長……她們差不多都經曆過長征的艱苦考驗。正因為如此。江青初入毛澤東的窯洞。不能不小心翼翼。見到誰都微微一笑。點一點頭。極少言語。當時人們這麼形容江青:“口還沒開就先笑。”意即說話前先是滿臉堆笑。這時的她。尚是“新媳婦”、“小媳婦”。

新婚之初的日子是平靜的。她跟毛澤東相處得不錯。她給毛澤東織了新毛衣。給他做了充滿辣味的菜。閑暇時。那架老式的留聲機就在窯洞裏唱了起來。知道毛澤東喜歡京劇。投其所好。她在延安搜集一批京劇唱片。毛澤東聽得入神。有時用腳拍打著地磚。打著節拍。有時嘴裏也哼哼幾句。江青在這時候也就唱起京劇來。

1940年8月。江青分娩。生下女兒李訥。這時。她二十六歲。毛澤東四十七歲。女兒的降生。使毛澤東異常高興。對於毛澤東來說。雖說這個女兒已是他的第十個孩子,但是,當時毛岸英、毛岸青和李敏都不在毛澤東身邊。所以李訥的降生。使窯洞裏充滿家庭的溫馨。

一個聰明的女人

葉永烈說,應當說。江青與毛澤東有很大的差異。就拿生活習慣來說。毛澤東晝夜顛倒。江青的作息時間則是正常的。毛澤東嗜辣。江青喜歡清淡。不過。當時的毛澤東和江青又有許多共同的興趣。諸如愛好京劇、喜歡古典文學、喜歡書法,等等。江青也會盡量去適應毛澤東。比如,江青知道毛澤東喜歡讀《紅樓夢》,她也就鑽研《紅樓夢》,到了後來能夠對《紅樓夢》進行種種評論。甚至自稱是“半個紅學家”。

江青本來不會騎馬。她跟毛澤東談戀愛的時候。倘若晚上回去很晚。毛澤東會讓她騎在馬上。叫警衛員牽著馬送她回去。最初。她不敢上馬。但是。她很快就學會了騎馬。再也用不著警衛員為她牽著馬。到了後來,她專門挑戰烈馬。越是“凶”的馬。她越喜歡騎。以能夠降伏烈馬而自豪。這也反映出她的強悍的性格。所以在當時的延安。如果見到一個女人騎著馬飛馳而過。人們就知道那一定是江青。

江青的正楷不錯。在毛澤東身邊。她開始模仿“毛體”。毛澤東寫文章、寫信,寫畢之後總要修改。文章圈圈改改沒什麼,反正最後是以印刷體印出來。信件則不同。倘若圈圈改改太多,未免有不恭之嫌。毛澤東需要重抄一遍發出。在事務繁忙的時候。毛澤東無暇重抄。便叫江青代勞。江青模仿“毛體”。幾乎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毛澤東在1949年4月2日寫給傅作義的信。便是江青用“毛體”抄寫的。這封信後來被當做“毛澤東手稿”收藏。在“文革”後。北京軍事博物館舉辦“毛澤東事跡展覽”時。還曾經把這份江青的抄件誤作“毛澤東手稿”公開展出。

江青愛好攝影。1961年9月9日。毛澤東曾經為江青拍攝了廬山仙人洞照片。寫下了一首七絕。題為《為李進同誌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這“李進同誌”也就是江青。

江青本來是電影演員。20世紀30年代在水銀燈下工作。對攝影有了許多了解。不過,那時她隻是被攝對象。自己並不會拍照。嫁給毛澤東之後。毛澤東身邊有攝影師。也用不著她拍照。在20世紀50年代。她幾度生病。到蘇聯治病。在那裏沒有人給她拍照。而她又喜歡到處留影。於是買了一架德國生產的照相機。開始學習攝影。那時的照相機要靠人工對焦點。定光圈和速度。對於初學者來說。不是那麼容易掌握。回國之後,她請教攝影記者,漸漸掌握了攝影的初步技術。到了後來。拍攝了不少好照片。甚至還打算舉辦個人的攝影作品展覽。

從馴馬、書法、攝影這三件小事上。都反映了江青的聰明。

毛澤東從未把江青列為接班人

葉永烈說。作為影劇演員的江青在戲劇舞台上可以說是如魚得水。但是在政治舞台上就未必如此。江青的政治野心是在毛澤東病故之後成為中國共產黨主席。我曾經采訪毛澤東的兒媳劉鬆林。她說自己去看望毛澤東的時候就問起江青會不會成為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回答說:“不會的,她不行。”毛澤東所說“不會的”的根據是“她不行”。江青為什麼不行呢?毛澤東深知。江青缺乏駕馭整個政局的能力。正因為這樣。毛澤東從來沒有把江青列為接班人。

毛澤東還指出。江青這個人得罪人太多。容易把人推到牆角裏去,逼得人家造反。我看,我要死了。她是不好辦的。人家現在都是敷衍她。我死了就不買她的賬。我教育她要團結大多數。她不聽。尼克鬆奉承我。說我改變了世界。我說就改變了北京附近的幾個地方。現在連自己的老婆都沒有改變,還談什麼改變世界呢?她也不是一無是處,優點是反潮流。敢想敢幹。

由於出身演員的緣故。江青的講話口齒清楚。標準的普通話。不像姚文元講話帶有濃重的上海口音。而且老是“這個就……這個就……”她講話。從來不要秘書代勞寫講話稿。但是講話有時候很瑣碎。不像張春橋講話那樣思路清晰。江青講話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她總是把“比較”說成“較比”。

毛澤東不處理江青的政治原因

江青最後一次在政治舞台上的表演。是在1976年9月18日。北京百萬群眾在天安門廣場舉行追悼毛澤東主席大會。江青站在臨時搭成的主席台上。在萬眾矚目之下。穿一身黑衫。頭披長長的黑紗,顯得非常突出。

1974年江青一夥掀起“批林批孔批周公”運動後,毛澤東一麵肯定這是維護“文化大革命”的舉動,一麵也認清了江青的野心,從這年起在中央政治局的會議上一再批評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這四人,並親自給他們加上“四人幫”這一稱號,還申明:“江青不代表我,她隻代表她自己。”從這時起,江青想見毛澤東,也要事先寫報告,得到批準才能進“遊泳池”。

1975年5月,毛澤東最後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周恩來也最後一次抱病參加。此時毛澤東已經說話口齒不清,需要身邊的人翻譯。當著眾人的麵,他帶著滿麵怒氣斥責說:“江青混蛋!”

由於這話別人聽不清,在身邊做翻譯的那位女士出於害怕,改用比較婉轉的意思表達出來。毛澤東當時卻急了,氣憤地揮著手,要求按原文說。結果“江青混蛋”這話在會上當眾翻譯出來。

聽到這話,王洪文、姚文元臉都嚇白了,大概是感到自己攀的這棵大樹眼看要倒了。江青本人和張春橋這時卻臉不變色,畢竟是有些政治鬥爭經驗,知道毛澤東還不至於真正打倒自己。

1975年5月到毛澤東身邊當護士的孟錦雲也回憶說,毛澤東此時在生活上對江青已是厭惡至極,平時不許她來看望。江青為了拉攏張玉鳳、孟錦雲,送來衣服和其他東西。毛澤東得知後便生氣地說:“她給的東西你們不要要!”

有一次,毛澤東還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孟錦雲,如果自己同江青離婚,全國人民會怎樣看?

粉碎“四人幫”後,毛澤東當年怒斥江青一夥的那些話也都公布出來,這都是事實。不過許多人也產生了一個難解的問題,那就是既然毛澤東晚年那樣厭惡江青,斥責如此嚴厲,甚至一針見血地說出她“是一個大女流氓”,可是為什麼不處置她呢?當時受到“四人幫”攻擊的周恩來,為什麼也會對此事擱置而不便處理呢?

如果把領袖當成人而不是視為神,其實這一問題也好理解。作為一般人夫妻之間氣憤之時的一些責罵,局外人有時不可過於當真。而且從中國人的傳統來看,自己罵自己的老婆,無論怎樣嚴厲都可以,別人來罵則不行。

毛澤東不能處理江青的問題,更重要的考慮還在政治方麵。由於毛澤東已經將發動“文化大革命”視為一生中做的兩件大事之一,雖感不如意卻還要堅決維護。江青作為這一運動的幹將,如果將她否定,也就等於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毛澤東在1975年內一再批評“四人幫”後,發現鄧小平事實上在糾正“文化大革命”的極左做法,又感到不能容忍,於1976年初同意開展了“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為此又要依靠“四人幫”這一夥人。正是出於這些原因,毛澤東雖極度討厭江青,也長期不同她生活在一起,卻最終也還是留給她一個夫人名份和政治局委員的政治地位(卻沒有具體的工作職務)。粉碎“四人幫”後,葉劍英於1977年在講話中也說明,毛主席去世,才解決了處理江青一夥“投鼠忌器”的問題。

不過,毛澤東晚年將江青一夥定為“四人幫”,一再怒斥,並不肯把最高權力交給他們,這對於黨內健康力量同他們鬥爭,以及最後將其粉碎還是有重要作用的。雖然當初重用江青是一個嚴重錯誤,然而毛澤東畢竟還是認清了其醜惡麵貌,這在曆史上仍應公正地寫上一筆。


下一篇 : 揭秘“股神”徐翔的發家和殞滅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