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縱橫】全美大遊行作用幾何??且聽資深律師的分析與思考




無論您是來洛杉磯投資或定居,買賣房屋找成薇,無“薇”不至一定“成”!熱線電話:626-222-3050

這段時間,梁案引發的熱議和在美華人的強烈反應成了世界關注的熱點。華人將舉行史上最大規模的的遊行活動,究竟對梁案而言是利是弊?梁案最終將如何定性?特推薦幾位熟諳法律的律師如何解讀。

梁案遊行後,律師是怎麼看待的呢?我們從兩位南加州華人律師講解的角度去了解,華人遊行後梁案。

遊行後,華強大律師講梁案辯方律師7個疑點2個希望視頻


忠言逆耳,挺梁遊行可能害梁彼得、應給非裔受害人捐款

(文/劉龍珠律師 )


作為一個華人律師,得知全美多個城市在策劃挺梁遊行,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給法官施加壓力,從而為梁彼得警官翻案,或至少企圖在刑期上減輕,我感覺這種方式不但沒用,可能有害,因為:


  1. 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如果遊行示威可以改變司法判決,那麼司法獨立就成了笑話。

  2. 如果法官不被遊行示威影響,那麼遊行示威起不到作用。如果法官受其影響,很有可能是反影響,刑期更重。因為法官會覺得:如果輕判,會給外界一種感覺,司法屈從於外界的政治壓力,所以反而會嚴判。

  3. 法官也是亞裔,如果輕判,可能會給外界的感覺是亞裔幫亞裔,隻看族裔,不看是非,有徇情枉法之嫌。所以,他會嚴判。


換言之,遊行示威要麼沒有用,要麼有負作用,反而會害了梁彼得。

 

一、本案中不存在“種族歧視”,遊行示威有何意義?

  1. 法官是亞裔,為什麼梁彼得和其辯護律師不選擇讓同是亞裔的法官來判決,還選擇讓12名各族裔成員的陪審團來裁決呢?說明,在他們心中,“亞裔幫亞裔”是不存在的。

  2. 陪審團中沒有亞裔,但陪審員是由檢察官和梁彼得的辯護律師共同甄選的。在組建陪審團時,梁彼得的辯護律師可以選幾個亞裔陪審員,而事實上,沒有。

  3. 從華裔律師梁誌毅被華裔檢察官楊振威檢控、赴美生子的中國孕婦馬翼被華裔海關官員遣返這些事實來看,亞裔並不一定幫亞裔。如果亞裔徇情枉法幫亞裔,隻認族裔、不分是非,不但瀆職,甚至違法。

 

二、以往 “白人警察開槍打死黑人”案件

  1. 1、2008年7月,馬裏蘭州巴蒂摩爾市(Baltimore)白人警察Tommy Sanders開槍打死非裔青年Edward Lamont Hunt。該案中,受害人雖是手無寸鐵,但襲擊了警察,在逃跑過程中把手伸進自己口袋中。 Sanders警官感覺到受威脅,於是開槍將其擊斃。

    Sanders警官受到檢控,但被陪審團裁定無罪。

     

  2. 2014年8月,密蘇裏州弗格森市(Ferguson)白人警察Darren Wilson開槍打死18歲非裔青年Michael Brown。該案中,嫌犯Brown在便利店搶了幾包雪茄煙之後逃之夭夭。 Wilson警官接到指派,赴案發地附近巡邏,正好碰到嫌犯。嫌犯Brown把手伸進警車的車窗,試圖搶奪Wilson警官手中的槍,在爭執過程中,槍走火,但沒傷到人。 Brown於是逃走,Wilson警官持槍下車追捕。 Brown突然轉過身來麵向Wilson警官,並向他靠近。 Wilson警官感覺到威脅,開槍將其擊斃。

    大陪審團裁定:不檢控Wilson警官,無罪釋放。

     

  3. 與梁案案情最接近的紐約Stansbury案。

    2004年1月某天淩晨1點,紐約市白人警察Richard S. Neri和其同伴警察,在一處公寓的屋頂天台執勤巡邏過程中,開槍打死了手無寸鐵的19歲非裔青年Timothy Stansbury。當時Neri警官持槍在手,正準備打開一扇天台樓梯間的門進行檢查,而碰巧的是,受害人Stansbury從門後突然推開了門。受到驚嚇的Neri警官條件反射的開了一槍,將其麵前的Stansbury打死。

    大陪審團裁定:不檢控Neri警官,無罪釋放。

 

三、梁案與以上案件不同點

  1. 梁案與其它案件的最大區別是:梁彼得並沒有受到威脅,而且他當時也並沒有認為自己受到威脅。梁一口認定是槍走火。而其它三個案例,開槍警察都說,是受到嫌犯的威脅或驚嚇,不得已而開槍擊斃嫌犯。

  2. 以上案例1和2(Hunt案和Brown案)中,警察都是在自己或公眾受到襲擊、威脅或驚嚇的境況下,履行警察職責,開槍將嫌犯打死。梁案中,梁彼得根本沒受到襲擊或威脅。

    案例3(Stansbury案)與梁案最類似,受害人Stansbury沒有襲擊警察,也沒有犯罪意圖。但是,Stansbury突然推開天台樓梯間的門時,正好就在警察麵前。警察正在持槍巡邏,受到驚嚇,並且認為有襲警的可能性存在,一槍將Stansbury打死。

    而梁案中,梁一口咬定槍走火,沒有襲擊和驚嚇。

  3. 子彈的軌跡不能控製,但手指不放在扳機上可以控製。

    梁案中,子彈的軌跡非常戲劇化、小概率的經過牆壁反彈,打死了受害人Gurley。雖然打死Gurley,不能預測。但梁把手指放在扳機上(實際上根據當時情況手指不該放在扳機上),有可能會使手槍開火、開火後子彈有可能會造成傷亡,這是可以控製的,而且是可以避免的。梁的錯誤是將手指放在扳機上,至少陪審團是這樣認為的。“走火”證詞被認定說謊。

  4. 警察作為高危行業,是受法律保護的。警察在執行任務時,開槍或不開槍,有其自由裁量權,隻要他認為自己受到威脅,應該開槍,那麼就是合法的,法律給他這個權利。

縱觀上述列舉的三個案例,開槍警察無一例外的都聲稱:自己當時感覺受到威脅或驚嚇,於是開槍,因此開槍的行為是合法行為。


最後的結果,這些警察要麼受到檢控而被裁定無罪,要麼根本就沒受到檢控。

梁始終堅持說,自己不是因感覺到威脅或驚嚇,運用法律賦予警察的權利,而主觀開槍。

梁說,自己沒有主觀意圖開槍,是槍走火,是客觀原因,是意外事件。

這種辯護詞,首先把自己排除在“合法開槍”的警察權利之外。其次,槍經過陪審員現場檢查,走火可能性幾乎沒有,因此梁的“走火”證詞,被陪審團一致認為不可信,梁在說謊。

換言之,如果劉龍珠律師是陪審員,也同樣會認為不可信。說謊一次,失去信用,從而導致梁的所有證詞,都被陪審團認為不可信。而且,梁對陪審團采取回避態度,不直接回答問題,所有問題交給辯護律師回答,更讓陪審團認定,梁心裏有鬼,不敢麵對。


5. 梁見死不救。這是上述三個案例中都沒有的情節。

據梁的同伴警察證詞,梁在發現受害人Gurley中彈、倒在血泊中之後,說了一句話,大意是:“我會被開除,雲雲”。

從此看來,梁經驗不夠、責任心不夠、說謊、且冷血。他應該立即對受害人施救。即使警察根據當時的情況,認為有危險,不能親自施救,也應該立刻打電話叫醫療救護。事實是,梁沒施救,也沒打電話通報,而是與同伴警察爭執了長達4分鍾。 4分鍾對於一個急救傷員而言,是生與死的距離。最後是Gurley的女朋友自己打電話叫來的救護車。

 

四、是真的All Lives Matter?還是“情大於法”?

沒有接受過專業法律訓練的普通人,平時有很多不易覺察的感情因素,會影響對是非的判斷。劉龍珠律師在此作幾個假設,請大家在自己心裏回答這麼幾個問題:

  1. 如果將梁彼得和被他打死的非裔Gurley的位置調換一下:開槍的是一名黑人警察,而無辜被打死的是一名華裔,留下一個兩歲的女兒,陪審團判黑人警察有罪。請問,大家還會不會覺得有“種族歧視”?還會不會上街遊行替這位黑人警察鳴不平?

  2. 如果這位被打死的華裔,就是你的家人(兒子、兄弟、父親、叔伯),那麼大家還會不會上街遊行示威?既然All Lives Matter生命平等,在親人無辜被打死的情況下,還有為開槍警察遊行的想法嗎?

  3. 如果檢察官是華裔,而被檢控、最終被定罪的是黑人警察,這種情況下,大家認為還是否有“種族歧視”?是否還要上街遊行示威?

  4. 如果12名陪審團成員中有幾名是華裔,但最終裁定梁彼得有罪,那麼還有沒有“種族歧視”的可能?還需要上街遊行示威嗎?要知道,陪審團中隻要有1人持反對態度,就不可能對梁彼得定罪。

  5. 之前的Hunt案、Brown案、Stansbury案,非裔社區都舉行過大規模的遊行抗議。既然All Lives Matter,那麼今天的遊行者們,你們當時都參加了嗎?

以上問題大家自己在心裏回答就可以,不用表達出來。

 

五、用實際行動體現All Lives Matter


1、經濟上、精神上對受害者予以補償

大家的遊行口號是All Lives Matter,那麼黑人的生命與華人都是平等的。大家在關注梁彼得命運的同時,也應該撫恤無辜受害的Akai Gurley的家屬。

畢竟在這個誰不不願意發生的悲劇事件中,無辜的Gurley失去了生命,留下一個兩歲的孩子。劉龍珠律師僅此倡議華人遊行者,每個人以梁彼得警官的名義,為Gurley的家屬捐一美元,並致以慰問信、慰問電話、鮮花等,最大可能的減輕受害人家屬的傷痛,這樣不僅表現出華裔群體的善心、公平心,而且能體現出多民族、多元文化的美國精神,同時也更能夠幫助梁彼得。因為法官也許會覺得,受害者家屬的傷痛在華裔群體的幫助下,減小到最低程度了,那麼在罪名不變的情況下,會對梁彼得從輕量刑。


2、遊行、示威要理性平和,遵守法律

美國的司法獨立於行政。遊行、示威隻能給行政係統施加壓力,卻根本不可能影響司法係統。如果在遊行、示威過程中,情緒激昂、行為偏激,甚至觸犯法律,那麼不僅幫不了梁彼得,反而給華人聲譽造成負麵影響。 


3、糾正徹底錯誤的思維方式

有人說,白人警察開槍打死了人,沒事。華裔警察開槍打死了人,就被定罪,這不公平,是種族歧視。

先不提所謂“白人警察開槍打死人”的案情與梁案有巨大的差別,單指這種思維邏輯,就徹底錯誤。

舉個簡單例子:一群小混混在餐館吃了飯,不給錢就走了。你看見了,說他們不給錢,我也不給?你們要我給錢,就是歧視,我就要上街遊行!

4、220大遊行搞不好全美華人都是替罪羊

華人在美國沒有話語權。我們遊行可以,遊行之後媒體會不會報道,怎麼報道,報道什麼內容,我們完全沒有控製。

梁警官這個事兒,我們華人都覺得委屈。但這個委屈確實也是有點有苦說不出。搞遊行是單純為了出口氣,還是說我們有什麼政治agenda?用什麼角度抗議,其實很tricky。反對誰,支持誰,有沒有想清楚呢?

同時,我們要考慮肯定有人或組織會拿華人遊行這件事推動自己的政治目的。我覺得參加這個遊行打什麼牌子,喊什麼口號都需要慎重考慮啊。現在有誰在牽頭協調嗎?我怎麼覺得各地都是憑著一股意氣在行事?

梁警官被NYPD當了替罪羊,這是個悲劇。

220遊行搞不好,全美華人都會成為別的什麼人或者組織的替罪羊。這就是更大的悲劇。






來源,倍可親博客


節日將臨,年底到春節期間有意來洛杉磯購房的客戶,成薇團隊可免費接機,協助預定酒店!優惠密碼:CHENGPK003

喜歡本文的親們,請在頁尾點哦~




成薇英文網址:www.cathycheng.com

成薇中文網址:www.chengwei.us

個人微信號:chengremax QQ:1341013460 e-mail: chengremax@gmail.com

電話:626-222-3050 辦公室:626-964-8999


更多詳細項目信息情況更新請關注成薇新浪微博http://blog.sina.com.cn/lacathy

成薇(英文名Cathy Cheng):著名美國房地產專家、新浪財經專欄作家、加州州立大學電機學碩士,全球著名房地產公司 Remax 合夥人,美國華人總商會副會長。美國房地產Broker執照。近20年的房地產銷售經驗。連續多年獲得全美名人榜,終身成就獎、全球傳奇獎、最高藍鑽獎、總裁獎、白金獎、美國加州第一名頂尖華人獎等多項大獎。獲得全美Remax 房地產經紀人第二名、全加州第一名,以及Remax全球華人銷售冠軍。


~買賣房屋找成薇一定成~


↑↑請掃成薇微信二維碼,跟蹤洛杉磯房地產及生活動態,掌握最新房源資訊↑↑


點擊【閱讀原文】,前往成薇Cathy Cheng 微信版網站

Read more


(本微信公共賬戶裏的部分文字、圖片、數據摘自網絡,凡未標注版權,其內容歸原作者所有!在此一並感謝!如有涉嫌侵權,敬請在平台空間留言與我們聯係,我們會及時刪除。本微信公共平台的所有文章歡迎共享,既使原創的也不例外!)




下一篇 : 求職丨找工作不用東奔西跑,沁陽招聘會上看看哪些企業缺人?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