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丨透視拉美社會政治危機



■ 巴西、阿根廷等陷入衰退,預計今年難以複蘇

■ 一些執政的左派政黨陷入困境,在選舉中遭受失敗,但拉美政治格局是否從此開始向右轉,還有待觀察


 作者單位: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

 

  拉美經濟經曆了高速增長的“黃金十年”後,2012年起增速持續走低,2015年全地區整體呈負增長,進入新的衰退周期。2015年,巴西、阿根廷等主要國家陷入衰退,預計2016年難以複蘇。同時,一些國家的財政惡化,通脹上升,貪腐嚴重,導致政治社會形勢惡化,政局動蕩,執政黨和政府支持率嚴重下降。
  
  在經濟危機背景下,一些國家政治和社會矛盾激化,黨派爭鬥白熱化,政壇動蕩,一些執政的左派政黨陷入困境,在選舉中遭受失敗。但是,拉美政治格局是否從此開始向右轉,還有待觀察。
  
經濟新衰退周期三個特點
  
  當前,拉美地區正處於衰退周期之中,主要表現為:
  
  第一,衰退周期相對較長,經濟增長率多年持續下降,短期內難以觸底反彈。拉美“黃金增長”期的轉折點是2011年,這一年全地區GDP增長率由前一年的5.9%下降到4.3%。此後連續3年減速,2012年降到3.1%,2013年又降到2.7%,2014年再降到1.1%。2015年經濟出現負增長。聯合國拉美經濟委員會報告預測,2015年拉美地區經濟增長率為-0.3%。2016年可能實現增長0.7%。其中,南美地區最差,2015年整體下降-1.3%,2016年下降-0.1%。
  
  這一形勢標誌著,拉美經濟2003年開始的初級產品出口繁榮期結束,進入一個新的衰退期。這個衰退期會持續多久,國際機構看法不同。有的認為,由於國際市場大宗商品需求形勢近期內難以明顯回升,受美國提高利率的影響,國際資本流動不利於新興國家,拉美經濟短期內難以複蘇,衰退的形勢還會持續下去,有些國家的形勢甚至還會進一步惡化。也有些國際機構認為,2016年以後拉美經濟會好轉,走出穀底複蘇。但從整個世界經濟形勢的走向來看,也許還要更長時間,拉美經濟才能走出低穀。
  
  第二,部分主要經濟體陷入衰退,拖累全地區經濟負增長。2015年,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和厄瓜多爾等主要國家陷入衰退,墨西哥、秘魯、智利和哥倫比亞等國經濟增速明顯減緩。其中,委內瑞拉衰退最嚴重,預計2015年下降6.7%,2016年下降7%。巴西其次,預計2015年下降2.8%,2016年下降1%。阿根廷雖然好於預期,但仍處於衰退狀態,預計2015年增長1.6%,2016年不會有明顯好轉。其他國家的增長率也明顯低於2014年,並且低於2015年年初預期,其中,智利增長2.1%,墨西哥2.2%,秘魯2.7%,哥倫比亞2.9%。
  
  第三,資金外流,貨幣貶值,金融市場持續動蕩。3年來,拉美主要國家的金融市場動蕩不斷,直接影響到實體經濟的增長。其主要表現是資金外流、貨幣貶值、股市彙市波動。
  
  據墨西哥北方銀行集團報告,自2013年5月至2015年9月從新興國家流出的資金達770.92億美元,其中從拉美流出的資金占29%,達227.27億美元。2015年上半年從拉美股市流出的資金就達65.16億美元。受此影響,拉美貨幣貶值加速。巴西雷亞爾2015年前11個月累計貶值38%,彙率降到2003年以來最低水平。墨西哥比索累計貶值14%,智利比索貶值17%。阿根廷2015年12月19日彙兌自由政策實施的第一天,比索貶值近40%。3年來拉美股市持續動蕩,其中巴西聖保羅股市指數累計下跌33%。
  
經濟衰退的內外因素
  
  拉美經濟衰退,是多方麵因素互相作用的結果。外部原因主要是國際經濟環境惡化,導致初級產品需求和價格雙下降,帶來拉美地區出口大幅下降。2015年前拉美出口已經連續3年下降,且下降幅度一年比一年大。尤其是依賴石油和大宗產品出口的南美國家增速下降最為嚴重,對初級產品出口依賴較小的墨西哥、中美洲及加勒比國家,減速幅度較小。2015年上半年拉美出口下降14%,是80年來出口形勢最差的一年。其中委內瑞拉下降41%,玻利維亞下降32%。
  
  此外,資金外流和投資大幅下降,使經濟增長乏力。影響最大的是外國直接投資流入大幅減少,2014年下降16%,2015年上半年下降了21%。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巴西,2015年1~8月累計下降36%。
  
  資金外流造成拉美經濟失血。如前所述,美國停止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導致拉美地區資金外流加劇,金融動蕩,進而導致經濟衰退。最近美聯儲啟動加息,進一步加劇資金外流。受此影響,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等國家的國際儲備嚴重流失,大幅減少,對外支付能力大大下降,麵臨支付危機。
  
  內在的根本原因,是各國由來已久的經濟結構性失衡,包括對初級產品出口的過度依賴,國內需求不振,儲蓄不足,投資不足,過度依賴外國投資,導致缺乏帶動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
  
  結構性失衡是長期以來各國經濟發展戰略和政策失誤造成的。經濟結構失調遲遲未能調整,是拉美各國普遍存在的現象,其政府無論屬於左翼右翼,大體上都存在此類失誤和問題。對初級產品出口依賴度較高的國家,危機的程度也較嚴重。可以看到,對石油、礦產和農產品依賴較大的南美國家,本輪危機較其他國家嚴重得多。
  
  當然,這種結構性問題,在拉美已存在多年,並非近10年才產生。各國對此也都有認識,也曾多次製定各種調整改革計劃,但大多沒有成效。其原因是多方麵的,但是10年的“初級產品繁榮”掩蓋了結構性失調的本質,各國政府喪失了調整的機會,不僅如此,有些國家的結構失調還進一步加劇了。
  
  政策失誤還表現在一些國家的不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政策。特別是在委內瑞拉、阿根廷等激進左翼政權領導的國家,采取了過激的經濟政策,造成國內各種經濟社會問題,也加劇了危機的發展。政府效率低下、官員腐敗、法律滯後、製度不完善,等等,也是不可忽視的問題。
  
社會政治危機理性看
  
  持續的經濟衰退,給拉美地區的社會、政治形勢,對外關係以及地區一體化進程,帶來了重要的影響。雖然過去一年裏多數拉美國家的政治和社會形勢基本穩定,但在經濟危機加劇的背景下,少數國家社會矛盾激化,政黨爭鬥白熱化,甚至發生政治和社會動蕩。特別是經濟形勢嚴重惡化的委內瑞拉、阿根廷和巴西等國,發生了嚴重的社會和政治危機。
  
  2015年12月7日舉行的議會選舉中,屬於激進左派的執政黨遭到慘敗,反對派民主聯盟大獲全勝,取得了三分之二多數的席位;阿根廷執政了12年的勝利聯盟在總統大選中失敗,屬於中右派的反對派聯盟候選人馬克裏奪取總統寶座;危地馬拉兩任總統因腐敗問題敗露而被捕入獄,反對派候選人在大選中獲勝;哥倫比亞中左派政黨在地方選舉中失敗;巴西總統羅塞夫因執政聯盟內部分裂和腐敗問題麵臨國會彈劾,反對派組織的抗議浪潮此伏彼起,等等。
  
  上述形勢的出現說明,拉美左派政治力量前幾年那種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勢已經過去,而今麵臨著嚴峻的困難,而經濟危機更使其陷入困境難以自拔。
  
  究其原因,除了經濟危機這個客觀因素外,左派政黨自身的弱點和問題也不可忽視:

  • 一是所謂左派政黨與其他政黨一樣沒有走出執政腐敗的陷阱,而且日益嚴重。

  • 二是左派政府執政能力不足日益突出,政策失誤,特別是激進的經濟政策導致或加劇了經濟危機。

  • 三是經過十幾年的執政,拉美傳統政黨存在的痼疾和弱點在執政的左派政黨身上也日益明顯,如執政理念和理論的貧乏與混亂,極端的民族主義,政策的隨意性和反複無常,導致一些政府執政能力喪失,在危機與反對派的攻擊麵前束手無策。

  
  危機加劇,政府無能,經濟低迷,供應短缺,惡性通脹,民眾生活日益艱辛,以致昔日的支持者轉化成失望的反對派。而選民不滿現狀,希望改換政府,也是必然的。當然也應看到,在經濟危機形勢下,無論哪個政黨在台上,都會麵臨困難。隨著經濟危機深化,一些即將舉行大選的國家仍存在發生政黨輪替的可能性,這與執政黨屬於左右無關。
  
  此外,反對派也在變化。在左派執政的國家,中右派政治力量經過多年的鬥爭,在不斷積聚力量,並改變和調整鬥爭策略,利用經濟危機帶來的形勢,強化政治鬥爭,在選舉中爭取更多的選票。近些年一個突出的現象是,處於在野地位的各反對派力量,不分黨派和意識形態,組成最廣泛的競選聯盟,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與執政的政治聯盟對抗。這種聯合策略改變了國內政治力量的對比和選情。
  
  委內瑞拉和阿根廷的選舉結果是拉美地區重要政治事件,在國際輿論中產生了巨大的反響。但是,至少從當前和近期來看,一兩個國家的政黨輪替還不能改變近年來整個拉美地區左派占主導地位的政治格局。事實上,現在仍有十幾個國家的執政黨是中左派政治力量。2016年還有3個拉美國家舉行大選,即使全部轉向中右政黨,也不會導致整體向右轉,也還不能使現有政治格局發生徹底改變。因此,現在就斷言拉美向右轉或拉美左派開始走向終結,為時尚早。換言之,某些輿論所謂的“拉美向右轉”目前還不能稱之為一種趨勢。今後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進入新世紀以來,拉美地區左派崛起成為舉世關注的現象,出現中左派占主導地位的政治格局。但事實上,目前在拉美地區約有十幾個中左派執政的國家中,除少數激進派外,多數屬於中間左派。同時該地區還有一些中右派執政的國家。中左和中右兩派政策的趨同化,已成為當前突出趨勢。兩派政治力量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政策大體相同,差別不大,早已是客觀現實。
  
  當然也不完全相同。它們之間的不同一是這些政黨原來的政黨屬性或政治意識形態不同。二是對外政策大體相同,但對美國政策不盡相同。三是經濟主張不同,中左派傾向於國家幹預多些,反對經濟全球化和自由化,民族主義色彩較強;而中右派傾向於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多些,支持全球化和加強對外開放,民族主義色彩弱些。兩者都奉行保護主義,隻是各國程度不同而已。


除這兩派外,激進左派與之有較大區別。激進左派在對外奉行激烈反美政策,對內實施激進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政策,如國有化等,國家幹預較多,強化總統權力等,與反對派的矛盾和衝突較大。

 

刊於《瞭望》2016年第3期



瞭望  OutlookWeekly1981  


轉發請標注來自瞭望微信

點擊【閱讀原文】 下載瞭望客戶端

更多精彩,請訂閱《瞭望》新聞周刊


下一篇 : 過年要不要剪劉海?看看孫儷白百合就知道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