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盡情工作,醉心烹飪,做自己,忘我愛



在北京居住數年,還是最愛清淡的料理,也喜歡好友們吃飽飽的滿足模樣。年歲漸長後,越發思念家鄉口味,遂逐漸安靜地蝸處在廚房,進行著我的實驗式的美食療愈旅程~

——北京大福


在一些廚友看來,北京大福是個神奇的人。在家宴上看到這名廚師長,你會發現她的幹練嚴謹、獨當一麵;當你坐下來和她共進晚餐,談笑饕餮之間,又會發現她的暖心無限。在她爽朗笑容的背後,是道不盡的關於磨礪和堅持的故事。這名從台北遠赴北京的女子身上,你看到的是堅實有力的理想主義。


對於廚友大福而言,喜歡一件事,的的確確就意味著要將它做到極致,因為一顆樸素的初心,不經曆煉便無法成為寶石。


台灣味是心頭“白月光”

從菜脯蛋、南瓜意麵到羊肉烙餅,中西料理在大福的廚房裏達致一種奇妙的融合,這並非偶然。生於台灣,負笈美國,奮鬥在北京,不同風格的美食已經成了味蕾深處的印記,但揮之不去的“台灣味”總歸是心頭一抹白月光。


古早味炒米粉


台北西區的艋胛,這個因電影而聞名的地方,就是大福的家鄉。有別於台灣東區的商業繁華,在這裏沉澱的是與人情與文化的傳承感,想要探訪純正的台灣味,定不能錯過這裏林立的餐飲老字號,大福家便是其中之一。


白菜鹵


生於美食世家倒不意味著你一定會做飯,而是能有特別會品味的舌頭。在一家子“吃貨”當中,唯有大福和母親對做飯有著異乎常人的熱愛。


從芋圓、鹵肉飯、菜脯蛋到各式海鮮……大福對經典台灣菜式了如指掌,在一次廚友聚會上,大福教大家製作“台灣燒肉粽”。其繁瑣細致的製作步驟,和無與倫比的難忘滋味,讓廚友們體會到料理的精致與用心,也讓大福在異鄉重溫佳節團聚的記憶。


燒肉粽如果你想吃不需要等到端午節(引用周傑倫《療傷燒肉粽》歌詞)


“家鄉味”也是今年北京一城一飯線下聚會的主題。大福提議來自五湖四海的廚友們選出一道家鄉菜——在感到疲倦的時候有它慰勞你,治愈你。不過對於離家許久的大福,這種感傷時分倒在少數。從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身上,你看到的是一種近乎勇士的韌性。


“京華煙雲”一城一飯聚會主題餐桌


料理作為藝術:不隻是靈感

對於大福來說,料理是一種綜合的“藝術創作”:“在一個空間中,去揮霍你的時間,展現你的思考和情感。”然而這種“揮霍”並不僅僅依靠天賦和靈感——對傳統與食材的深刻理解、不斷的嚐試、乃至於一場飯局的灑掃應對,都是為達致極致而必經的修煉。


大福廚房裏的各種調料(隻是二分之一哦)


大福是一枚“食材控”,僅是廚房裏的鹽、醬油和醋,就各有七八種之多。對她來說,自己親手開發、製作調味和醬料常常趣味橫生。製作日料時,大福會用鰹魚棒當場刨下木魚花片;朋友外出旅行時,都習慣為大福帶回奇特小物。也正因此,下廚房“市集”成了一個神奇的百寶箱:“愛嚐鮮的食材我一定會買”。於是從天麻到南薑梅粉,從鵝油到花米,從海帶辣醬到清油火鍋料,從香菇到海產幹貨,大福的嚐鮮與安利,常常引領潮流。


大福常用的八款鹽


正是因為深諳食材秉性,才能用稀鬆平常的元素組合出令人驚豔、又符合個人喜好的味道。譬如大福創作的“茄汁紅酒烤羊腿”,始於紅酒、茄汁和咖喱碰撞出的味道創意,更有“沙茶羊肉薄脆披薩”、“鮮蝦菠菜芝士小鬆餅”皆給廚友們以耳目一新之感。這種看似自由的創作還要曆經一次次自我打磨,通過家宴上的“堂測”後,菜品才最終完成。


茄汁紅酒烤羊腿



柚汁油漬熏鮭魚小豆腐



大蝦時蔬佐味增芥末


“堂測”往往是在大福和閨蜜朋友的私人聚會。不過讓愛的人吃到享受的一餐,不隻是做出好味道那麼簡單,還要留意用餐的環境、食客的心情、上菜的步驟與流程…… 因此你還會看到一個幹練嚴謹的大福:“我一進廚房就是一板一眼……就像老板讓你十分鍾之內提交一個project。”這種“專注”讓她對一切幹擾都極為敏感,成為廚友笑稱的“暴躁廚娘”。但饒是如此,她仍然將做飯視作自己“最輕鬆”的狀態。


大福為“東南亞列車趴”布置的餐桌


藝術之路

作為一名藝術圈的從業者,“下廚”隻是大福的一項副業。之所以輾轉美國與大陸,皆是為了她心中的藝術理想。


大福在廚房


大學畢業時,大福瞞著父母申請了紐約的藝術管理專業,為了“藝術管理”的offer,她拒絕了“商業管理”的橄欖枝;碩士畢業後,大福回到台灣,未選擇多數人豔羨的藝術館,而是繼續曆練自我,到處做藝術項目;當一係列重要項目使她小有名氣後,大福又選擇隻身來到大陸、到北京,在一片全然陌生的境遇裏從頭做起。


這一係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選擇,並非盲目的任性。“做事一定要想,是不是你喜歡的,不要考慮那是否能讓你安逸,讓你有高枝可棲。”畢竟“重要的不是虛的位置,而是你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新加坡咖喱海鮮沙拉


2006年大福來北京,是為了一個藝術館的開館事宜。在接近十年的時間裏,遠離親人和熟悉的故土,大福所經曆的,或許是三天三夜也講不完的故事。在工作的巔峰狀態,她一天依次與40個人見麵洽談,那段艱辛歲月,如今看來都是自我成長的階梯。


忠於自我直接坦蕩,不善迎合又極具正義感……除了事業本身的辛苦,大福的性格與價值觀也常遭遇挑戰。但作為一名佛教徒,重要的是麵對現實的“阿修羅道場”,讓自己經受磨練而不改初心。


大福在準備野餐食材


或許最難的事並不是捱過人生高低跌宕的起伏,而是在曆經這一切之後,仍然保有孩子般的天真純粹。“我經曆的事情真的很多”,大福說,但是她標誌性的笑容仍舊那樣爽朗清澈。


愛是靈魂

我問大福什麼是“好藝術”,她告訴我一要誠實,二要觸動人。前者是忠於自己性情的揮灑,而後者則傾注了對他人的關切。


大福的生活模式“如果不是工作,就是和朋友在一起,或者和貓在一起。”在她看來,人的時間要耗費在值得的事情上。“你隻需要對在乎的人好,不需要對全世界的每一個人好。”


大福的貓咪“大福”


遇見下廚房,也是緣於給來京拜訪的好朋友做飯。朋友離開後,大福已經習慣了每天在社區裏記錄點滴。從第一個作品收獲二十個讚,到今天被一萬兩千多名粉絲關注,她在這個社區中用心結交了許多朋友,也為他人的生活帶來了改變。


大福和廚友“心心”聯手製作的夾餡貝果 鮮花音樂複古野餐趴餐桌一景


從2015年下廚房大趴開始,北京的小夥伴們常舉辦線下聚會。從複古野餐趴,到南洋列車專場,大福多次擔任廚師長。無論是為每個廚友製作小卡片這種細節,還是統籌分工流程之大局,她都一絲不苟、傾力投入。


東南亞列車趴餐桌一角


拋開這種獨當一麵的架勢,大福也十分善於照顧身邊人。梅茶、雞湯、便當……廚友們在生病或是狀態不佳的時候,常常能夠收到來自大福的慰問。“人能夠活到現在,一定是受過好多人的照顧,至少照顧那些你可以照顧到的,這很正常。”


大福特地為廚友從台灣帶回“吳寶春麵包”


愛不是一種狹隘的形態,是對一草一木,對貓咪,對自己,對家人,對朋友都能懷有的感情。被愛環繞的大福,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把自己培養起來”

愛不僅意味著溫情的傳遞,“人與人的往來會帶來一些人生的亮點。”廚友之間的交流,激發姍胖胖愛上法式、椒小西學習調酒,也促使大福對“料理”的研究更為深入。


要過一種理想的生活,就如同製作一道好的料理:你需要心中的熱愛,更需要培養自己的味覺與知識,你要有鑽研細節的能力,也要有hold住全局的智慧。


大福捧著送主人的花束


一切的根本在於要“把自己培養起來”。就如大福所說:


“要獨立,不要做了一件事把責任推卸給別人,要有麵對挫折的能力,要提得起放得下。”


“人隻要還活著,就能去做更有趣的事!”


點擊閱讀全文在下廚房關注@北京大福




下一篇 : 下周大盤前瞻:或衝高後維持無序震蕩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