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巧家】被曆史湮沒的銅運古道!作為巧家人,你知道嗎?


???????

■投稿或商務合作聯係小當(微信號:wengyue925)

被曆史湮沒的銅運古道

梁恩洪

昭通境內,除了眾所周知的“五尺道”這一南方古絲綢之路自秦以降就對中國古文明做出了數千年的貢獻,成為中國對外貿易與交往的生命線之一而被寫入中華文明史,讓人們永遠地記住之外,還有一條支撐了大清財政大廈古道,卻沒有獲得“五尺道”同樣的殊榮,至少國人大多不知,甚至昭通人也絕少提起,它幾乎已經被湮沒於世人的記憶深淵,它就是:銅運古道!


紅石岩前方,滔滔金沙江水突然由南北向180度大調頭,昂首奔向東方。

博主在險峻的白鶴灘古驛道旁留影

銅運古道,顧名思義就是曆史上用來運銅的道路,起於滇銅的主產地東川,由東川陸旱運至現今昭通市的巧家縣蒙姑鄉下金沙江,經魯甸、昭陽、永善、綏江、水富,過敘州(今宜賓)航運到瀘州,沿長江過重慶、漢口,到楊州轉進運河,北上天津、通州,又陸運進入京師,途經今天的11個省、直轄市,水陸聯運,全程超萬裏,堪稱“萬裏京運之路”——專為北京運銅而生、而拓、而展。由於時日已經久遠,因此為“古道”。


掐指算算,這條銅運古距今的時間與“五尺道”一樣的悠久而綿長——不是現在所說的近300年,而要上推到3000多年前,比如今名滿天下的茶馬古道還要早兩千多年,與“南方絲綢之路”幾乎同時,而且,銅運古道與南方絲綢之路本身就有重疊。


有科考為證:上世紀80年代中期,四川三星堆出土了一批商代青銅器,其造象之神奇,鑄工之精致,震驚了世界考古界,而且,三星堆青銅器的同位素檢測結果帶出了一個令人振奮問題:這些3000-4000年前的青銅器裏,都含有一種“高放射性成因異常鉛”,後來的研究顯示不少商代殷墟出土的青銅器也含有這種“異常鉛”,而全中國,唯有東川銅含有這種“異常鉛”!由此證明,早在三千多年前,東川銅就已經運入京城,“銅運古道”三千年前就已經存在!並且,它不是一條羊腸小道而應當是一條商運大道——商代青器銅原料需求相當“海量”。

巧家縣蒙姑石匠房古棧道遺址

石匠房古棧道絕壁上的摩崖“利濟行人”

科考隊員在古棧道內搶險考察。

專家們認定,雲南青銅原料進入內地的通道有兩條:一條從長江上遊經中遊的湖南、湖北和江西,再到黃河流域的商王都所在地,流通道路長達數千公裏,影響所及的地區遍及長江和黃河兩大流域的大部分地區;另一條沿古南方絲路進入成都平原,再越秦嶺而至關中,是秦漢時開通的重要通道。


無論哪條道,其起源以及最艱險路段,都在昭通境內:巧家、魯甸、昭陽、大關、永善、綏江、水富五縣(區)後,才分為這兩條線路北上——

清嘉慶年以前,東川銅經由產地東川出發,於東川府的會澤縣白霧村起步,人背馬馱,經魯甸過昭通(現昭陽)至大關轉永善,再進入四川境內,水、陸開支進入北京。

白鶴灘古驛道,滇銅在這裏再次由水運改為陸運。

白鶴灘古驛道一角,其險非凡。邊緣的水泥攔緣,是最近打的。

嘉慶年間,一位人稱“劉百萬”的巧家水碾村人、豪商劉漢鼎,不滿於做生意路過高家壩時要被當地人強索“過路費”,又覺得以前的生意通道繞得太遠,痛下決定拿出所有家當1888兩白銀,從巧家縣城開始,架橋鑿山,修出通商大道,直到娜姑腳下的地塊,遇著刀削絕壁,便請了數百石匠鑿岩,築成了寬敞的穿山棧道。不經想,這條棧道一經鑿通,就改變了銅運古道的走向,由以往的會澤白霧——魯甸——昭通——大關——永善(由黃草壩下金沙江水運)——綏江——水富——宜賓,改向為會澤白霧——巧家蒙姑——(下金沙江水運)——永善——綏江——水富——宜賓。


這一改道,極大地減少了運輸成本,縮短了運輸時間,在很大程度上有力地支撐了大清王朝的經濟大廈——


清雍正五年,大清帝國的“銅錢”危機愈演愈烈,來自日本的鑄幣“洋銅”進口越來越少,依賴“洋銅”鑄幣的中國鬧起了“銅荒”,北京寶源、寶泉兩大鑄幣廠幾乎停工待料,收購廢銅、偷工減“銅”、禁止民間用銅、以銅抵稅抵糧……中央“銅荒”有如“狼來了”,地方鑄錢局更無銅可鑄,紛紛告急。

高險無比的白鶴灘古驛道,比大詩人李白的“蜀道難,難於上青天”還雄險。

此時,負責采辦日本洋銅的八省封疆大吏不約而同地把眼光放到了雲南,奏請雍正皇帝采買200萬斤滇銅應急,東川府的銅立馬成為大清帝國重要的經濟支柱,中國曆史上規模最大的“通京銅運”拉開了序幕,一條神秘的“通京銅運古道”也浮出水麵,正式走進了國人的視線——這就是起先經魯甸、昭通到永善,從黃草坪下金沙江,過敘州(今宜賓)走向的“銅運古道”。這段驛道繞行烏蒙山間,山陡坡險,十步九折,人不堪其累,路不堪重負。


正是由於巧家人“劉百萬”於嘉慶年間散資1888兩白銀修通了“石匠房棧道”,東川滇銅就從會澤白霧開始,通過巧家蒙姑鎮的石匠房棧道,至蒙姑小江口,下金沙江轉水運,背夫們可少爬數百裏山道。石匠房棧道,就成了烏蒙京運的捷徑,每年有四百多萬斤滇銅從此出省入京,支撐著乾隆盛世下大清帝國的經濟發展。

如此險道,誰與爭雄?


滇銅經過石匠房棧道至蒙姑小江下金沙江後,由南向北,一路順風順水,快速“飆”至巧家白鶴灘。白鶴灘是巧家縣境內的一個特大險灘,本已溫順的金沙江到了這裏,又立即被兩岸的絕壁擠迫成一條狹窄的洶流,驚濤拍岸,駭浪滔天,灘陡水急,運銅之船一到這裏,就常常被惡浪掀翻、打碎,造成極大的損失。


清朝乾隆年間,一位負責銅運的清朝官員麵對如此惡境,寫詩雲“自古金沙不通舟,水急天高一望愁,何日天人開一線,聯檣街尾往來遊”,但是,王朝急需東川、巧家所產的銅材運往京都鑄錢,聖旨不能違,他果斷動用民夫萬餘人,欲開千古閉塞之江——在白鶴灘的絕壁之上,鑿出一條路來,所運貨物到此卸船上岸,用人力沿鑿好的石徑往下遊搬運,再把貨物裝上船。


積薪燒岩,潑水毀石,整整9年,耗資巨大,役人無數,終於鑿通了這條10公裏左右的絕壁棧道,因屬官商之用,人們就把它稱為白鶴驛道。滇銅經過這10公裏左右的絕壁驛道後,再次下江,重啟水運之航,在巧家紅石岩有突然一個180度大回轉,從由南向北走向調頭昂首東去,一路直下,經永善、綏江、水富進入長江“黃金水道”,北上京城。


這就是支撐了大清王朝江山的“銅運古道”!

膽小的人,根本就不敢從這樣懸的古驛道上通過,人瘦了,風一吹,都有可能把人吹下江去。


相比於“五尺道”、“南絲綢之路”以及“茶馬古道”,“銅運古道”幾乎已經被湮沒於曆史的記憶深處了,雖然石匠房棧道絕壁上的“淪可小息、利濟後人”八個摩崖大家依然鮮豔,但由於山穀深,極少有人知曉與看到。


而今,湮沒於曆史記憶最底層的銅運古道不僅僅承載著清王朝盛世蒼桑的曆史,還承載著其他地方無法比擬的自然與曆史人文旅遊資源。應當說,銅運古道是滇東北地區自然與人文旅遊的一條重要線索——滇東北的自然界奇觀、人類文化遺產、古代民族風俗痕跡,大多散落於這條古銅道上:東川境內無數的地下礦洞、“靈裕九寰”、“天南銅都”和馳名中外的蔣家溝泥石流;昭通境內的巧家20000多平方米的新石器石板墓群、昭通古大象化石群、焚人懸棺、袁滋題記摩崖石刻、五尺道,西部大峽穀溫泉、以堂狼銅冼為代表的出土銅文物及紅軍長征遺址等;古銅道上多民族繁衍交往、演繹出的曆史悲喜劇等,都是永遠發掘不盡的文化寶藏。


令人欣喜的是,這條曆史悠久的銅運古道,也許不久就會重新發出耀眼的光輝,再次“利濟後人”——昭通市委、市政府提出打造“中國西部千裏大峽穀”這一旅遊新概念,其路線正好與發端於巧家縣蒙姑鎮石匠房,結束於水富滾坎壩的昭通段銅運古道重疊,它將獲得開發與展現的良機!


開發湮沒於世的銅運古道,就是開發回歸自然之旅、探尋文明源泉之旅、人和自然和諧之旅、都市人精神之旅、探險和發現之旅。

圖文來源悟一的新浪博客 作者:梁恩洪

網站編輯小當

● 巧家生活網 爆料有獎

  • 內容一經 巧家生活網 微信公眾號采納,我們將給予爆料者10~50元不等的現金獎勵

  • 【要求】:1、內容真實可靠;2、需提供現場圖片、文字(發生時間和地點等詳細信息),若有視頻最好;3、以巧家本地素材為主。

  • 投稿方式:可以自己發布在 巧家生活網 官方網站上,也可以直接發給小編郵箱:964197134@qq.com

免責聲明:

巧家生活網致力於好文精選、精讀,部分內容采編自網絡,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不代表本微信立場。我們尊重一切原作者的付出,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由於特殊原因無法追溯原作者的內容,如有侵權,煩請聯係我們刪除。


下一篇 : 幫幫新沂城東小學這個可憐的孩子吧!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