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嗎,尾崎豐,那個日本的張國榮?


尾崎豐,日本的張國榮

文/夢醒

張國榮逝世十二周年了,對他的悼念在每年的四月一日以各種各樣的形式進行著。斯人已逝,留給人永遠的唏噓感懷。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記得尾崎豐呢?好像他在中國的知名度並不高,至少我身邊的人都不知道這個人。四月好像是冥冥中注定要成為一個死亡的季節,尾崎豐也是在四月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年,是1992年,我兩歲。也可能正是因為屬於尾崎豐的時代太早了,所以不像其他國外的歌手、藝人那樣廣為國人所熟知和喜愛。他離開得太早了,國人大概都是知者了了。

尾崎豐,日本創作歌手、作詞家、作曲家,在2003年HMV進行的“日本史上100位偉大音樂家”評鑒中,名列第23位。這個天才少年和張國榮擁有著相似的個性,一樣的才華橫溢,甚至他們的死亡也都屬於一個謎。

張國榮,尾崎豐,一樣俊秀的臉龐,一樣的真實、率真,一樣的孤獨,對待自己熱愛的事情也是一樣偏執的狂熱。尾崎豐,縱使他在當時已經成為日本“十代”人的精神領袖,搖滾音樂的重頭戲,但我們還是能從他的歌裏聽出他的孤獨。在寫這篇文時,我單曲循環的依舊是他那首最廣為人知的《I love you》,比之張國榮歌唱時的無限繾綣和深情,尾崎豐的歌是那種聽起來淡淡的、憂傷的但卻隱藏著刻骨悲傷和孤獨、難以言喻的無限情緒在裏麵。無論是歌詞還是旋律,都會直指人心。尾崎豐這首經典的歌曲被很多人翻唱過,郭富城也翻唱過,但沒有一個人能唱出尾崎豐那種觸人心弦、讓人久久回不過神來的那種感覺。

一個張國榮,一個尾崎豐,一樣冷峭憂鬱的麵孔,一樣的有才華,且都是活得千百倍認真和用力的人。在尾崎豐的墓碑上刻著“活著,就是坦然的麵對每一天”。張國榮,何嚐不是如此。張國榮最為人稱道的舞台表演,這一點尾崎豐和他也是很相似。提起尾崎豐,喜歡他的人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那次著名的事件。1984年8月,18歲尾崎豐在東京日比穀公園舉行的反核音樂會上演出時,從7米高的舞台照明燈鋼架上縱身跳下,摔斷了雙腿仍繼續演唱。第二天日本各大傳媒紛紛對此作了報導。這就是尾崎豐,要活就以最極致最精彩的姿態去活。如此純粹的靈魂,鮮少有人擁有。每當聽他或者聽張國榮的歌,你就會深刻地感覺到他們是在用整個靈魂與這個孤獨的世界對話。他們都難得的保留了孩童的那種單純和率真,身上有閃光的品質。用孤獨和痛苦與這世界相擁。在他們的歌聲裏,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一麵感受到同樣刻骨的孤獨,另一麵是心靈的共鳴和慰藉正在奇妙的發生。

用極致的姿態來碰撞這個世界,哪怕明知道會受到傷害,會被當做異類。這就是尾崎豐,和張國榮一樣,死得如此急遽如此幹淨。

1992年4月25日清晨,尾崎豐被人發現昏睡在街邊後被送往醫院搶救,當日中午因肺水腫而休克(其真實原因至今仍是謎)去世,時年僅僅26歲,比離世時的張國榮還小11歲。上帝總是眷愛這些與眾不同的天才,好像是不舍得留他們在這塵土飛揚的汙濁的塵世任由歲月和其他更為殘酷的東西隨意璀璨。像櫻花,總在最美的時候凋謝,衰敗,以最極致最絢爛的姿態告別這個世界。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對於有些注定不會湮沒在滾滾紅塵、茫茫人海中的特別的靈魂來講,生之艱難才是不堪之重負,他們不想受這個世界的磨損和改變。自殺也好,突發惡疾不告而別也好,可能都好過於受塵世的碾壓、傾軋,受輿論的抹黑和扭曲。

在1992年4月30日的告別式上,有四萬多人冒雨參加。歌迷們在雨中淋著雨,合唱著尾崎風的歌,追著靈車哭泣。他的人生,終止在殘酷青春中。雖然曾經的他高喊著“我不想這樣長大”。但他還是堅定地向前走了,走在自己的歌唱道路上,走在人生艱難而矛盾的道路上。他曾經說“在舞台上,我想傳達給大家的,就是:雖然我表現得如此愚蠢,但你不覺得看著這樣的我就是看著你自己嗎?”是啊,在他的歌裏在他的人生裏你能找到共鳴,你會知道總有些人不願被這世界折墮,不願與任何人和事同流合汙,一心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和自由。不想被這世界左右,拒絕虛偽與矯飾,拒絕媚俗,拒絕在混沌與平庸中老去、死去。“不要被腐敗的城市淹沒。什麼也不做的話,就隻會一事無成。”這也是尾崎豐的話,也正因為這樣的精神和方向,才讓他成為一個時代的歌者的吧!

尾崎豐還說過一句話,正是他自己最好的映照:唱歌的意義是將精神的汙物揭示出來。

現在,尾崎豐死亡當天清晨臥倒的地方:千住河原町的民房早已對外開放,名為“尾崎ハウス”(尾崎House),安放著許多紀念物。還是會有許多人來懷念和追思這個生命終止在26歲的歌者。

每當想起他,人們想起的就是那個十八歲的少年在舞台上忘形地歌唱著,自七米高的舞台一躍而下,登時骨折,依舊驕傲的將歌唱完……


微信號:xinwenyiqingnian

推廣優質資源,專注高品質分享。



下一篇 : [藤野家日本料理]精致小炒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