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哥的“故事長沙”很有料






你曉得什麼是板(長沙話,意為“砸”)鱔魚啵?

馬桶哥解釋:“八九十年代不是流行遊戲廳不咯?好多細伢子放學喜歡克玩,玩了又冒錢把,就會跟老板賴皮,要再玩幾把,老板就會港‘外麵有張桌子,你去板一下鱔魚,板得我在這個房裏聽得見,我就讓你玩’。”

跟小記一樣秒懂的請組團去麵壁。

就這麼有點小黃的長沙俚語被馬桶哥印在了T恤上。

馬桶哥和他的“故事長沙”一樣接地氣。采訪地點也相當接地氣——望月湖中心公園。就在這個老街公園的一個露天喝茶點,我和初次見麵的馬桶哥聊起了他的大寶貝——“故事長沙”微信公眾號。

開始:從望月湖到長沙,從黑幫到社會

馬桶哥本名周晟,曾是湖南省某知名雜誌的一員。近幾年,自媒體崛起,馬桶哥感受到紙媒的式微。考慮再三,馬桶哥選擇了離開紙媒,成為一個北漂,但是北漂的孤獨和種種原因,讓他再次回到長沙。

這時候,微信公號闖入馬桶哥的視線。

作為一個七零後的尾巴,跟當時的所有年輕人一樣,馬桶哥喜歡古惑仔,黑幫、打打殺殺這些元素很燃,於是他用自己生活的社區為公號命名為“望月湖的故事”,開篇之作就是何冰講八九十年代長沙黑社會的故事。何冰是馬桶在混論壇時發現的寶藏,“何冰網名叫‘望月樓主’,以前經常在各大壇子上發文,可惜前幾年去世了”。馬桶將文章精心編輯,配以標題“長沙黑道風雲|慶保傳奇(上)”發布在自己的公號上。

對於文章排版,馬桶也有自己的見解:“手機媒體的話,一定要配圖片。為了體現公號的氣質,配圖還要出味。”馬桶小時候學過國畫,還算有點童子功,於是他決定自己動手試試看。“沒想到,畫出來效果還可以。”馬桶有點小得意。

馬桶的畫,按他的話說,很有長沙風味,也很符合長沙人的審美——線條簡單粗暴,配文更加簡單粗暴。“長沙人和別的地方的人不一樣,那些邋遢粗鄙的,長沙人看來反而很有味。”

對於長沙人的審醜文化,馬桶舉了個例子。他說他以前開歌廳的朋友說,在東北歌廳唱歌的伢子妹子,能火的,個個都漂漂亮亮,唱得也好。但是北方的歌廳紅人,到長沙歌廳就水土不服了。因為,長沙人不喜歡這些。長沙歌廳紅的,都是長得不好,唱得不好,但是特別能自黑的,長沙人覺得這個“有味”(有意思)。

事實證明,馬桶哥的判斷正確,他的插圖大受好評。“馬桶哥自製插圖”也成了故事長沙的保留項目。

馬桶哥沒想到的是,《慶保傳奇》在公號推出後,傳播迅速,馬桶哥一戰成名。

知道黑幫故事的路子行得通,馬桶哥開始在這條路上大邁步前進——他開始親自去尋訪那些八九十年代的黑道大哥。

令馬桶哥意外的事,這些曾經的帶頭大哥們現在待人接物都很得體,說話也慢條斯理。雖然有些人會避諱“采訪”,但對於私下扯閑談,老大哥們還是很願意的。

馬桶哥說,這些人其實很想讓別人知道他們的故事。大概不論時代怎麼改變,“憶往昔崢嶸歲月稠”都是不變的情懷。

從他們的故事裏,馬桶感受到了這個社會的異化。八九十年代的長沙沒有現在大,人際網絡圈也小,一定範圍之內,兩人之間即使不熟悉,也打過照麵,因此,那時候的人都特別注意自己的口碑,懂得規範自己的言行。“就比如打架,如果雙方約好了九點,在哪裏打架,九點鍾不到,雙方都不得動手,哪怕一方人已經到齊,占了絕對的優勢,也不得打,傳出去名聲不好。”

這種社會風氣的變化,讓馬桶很觸動,他覺得黑幫是可以反應這種變化的一個縮影。於是,馬桶哥從一開始的玩票,到決定把黑幫故事“當個正事來做”,“望月湖的故事”也變成了“故事長沙”。

然後,馬桶哥和他的故事長沙,火了!

傳播:社群的力量

說到現在有多少粉絲,馬桶哥一臉的淡定:“不到五萬。”

跟一般人在初期依靠親朋好友傳播不同,馬桶哥的“淩霄閣24功臣”是社群。

馬桶哥最開始接觸社群是北漂階段。當年,馬桶哥在當時紅極一時的天涯論壇發帖,很快便認識了一大波朋友,大家從線上嗨到線下。但是,這種熱鬧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一個沒有規章製度和核心吸引力的群體,就像一盤散沙。

回來長沙之後,馬桶哥組建了一個微信群,希望可以獲得素材積累人脈,500人蹭一下就滿了,跟當年在天涯一樣,一開始群裏特別熱鬧,甚至有人連續通宵說故事。馬桶哥的小夥伴都覺得來勢很好,隻有馬桶哥知道,這樣會玩不下去。果不其然,群逐漸變安靜。

善於動腦子的馬桶哥,用了兩步,挽回了頹勢:首先,他將500人的大群拆分成了若幹個各司其職的小群,然後製訂了規則,比如故事群隻能說故事,文史群隻能聊文史,想聊天?沒問題,去聊天交友群。這麼一來,雖然群不如以前熱鬧,但有了良性的生存方式。

並且,因為群裏都是對故事長沙有興趣的人,所以每次馬桶哥將公號新文章轉到群裏,很快就會有人自動轉發。

馬桶很注意微信組群的血液循環。他將幾個微信群號附在“故事長沙”每篇文章之後,廣納賢士。而那些已經在群裏、卻不常說話或者破壞了群規的成員會被踢,然後增補新人,這樣就保證了微信群的持續的活力。

寫作技巧:本土元素優先

雖然微信群戰鬥力很足,但對馬桶哥來說,公號本身的內容才是重中之重。

之前,馬桶哥參加了一個傳統媒體人的聚會,席間,不少傳統媒體人表示,現在內容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這一點,馬桶哥第一個不服。“現在傳播方式發生了變化,但內容為王這一點,我覺得不會變”。

馬桶哥非常注意故事的篩選,現在故事群裏,馬桶哥每天都要聽N個故事,然後從中選出最讓自己感興趣的、最能打動他的故事。

在寫作方式上,從傳統媒體出來的馬桶哥,感受到了微信公號和紙媒畫風的大相徑庭。

以前的傳統媒體,隻知發行量而不知具體每篇文章的閱讀量,所以作者寫完收工,屬於典型的單向傳播。而微信公號不一樣,每一篇都會顯示閱讀量,作者能從那串數字裏清楚地感受到讀者的好惡以及此次寫作的成敗,因此一個公號就要像巴薩打比賽一樣,從始至終充滿“侵略性”,從第一篇文章開始,篇篇都精彩。

這個時候,傳統寫作的慢條斯理娓娓道來都飛走了,節奏感、信息量成了左膀右臂。馬桶哥的信息量在微信群,而節奏感則掌握在他自己手裏,這也是他目前最難把握的部分。

在寫作技巧上,關於如何讓人開始讀和如何讓人讀下去,馬桶哥有自己套路。

首先是標題。盡管沒有特定的模式,但從標題就讓讀者感受到共鳴,是馬桶哥的追求。那些具有長沙烙印的詞彙是他的首選,比如如果文章裏提到了某個地名或者某個食物,他一定會讓這些具有長沙印記的詞彙出現在標題裏。“我做過一個小實驗,同樣的文章,標題裏出現大家熟悉的地名,文章的點擊率會比那些沒有出現這類詞彙的文章增長得快得多”。

標題之後,文章的開篇是馬桶哥最注重的部分。前三段一定要精彩,“現在手機閱讀和傳統方式不一樣,你再在前麵鋪墊一堆,別個根本不得看。”所以馬桶哥的文章都開門見山,直搗黃龍。

營銷:“故事長沙”不止是一個公眾號

“故事長沙”很快打下天下之後,該怎麼守?首先,你得,有錢。於是,盈利就成了馬桶所必須考慮的問題。

一開始,馬桶通過熟人朋友聯係廣告,而隨著“故事長沙”影響力擴大,越來越多的廣告商找到了馬桶哥。如大家現在所見,“故事長沙”很多文章的開頭和後綴都有廣告插入。

但馬桶哥說,廣告並不是他理想的盈利模式。他的目標,是將故事長沙做成一個IP,然後通過運營這個IP來賺錢。

科普下,IP指的是intellectual property,中文意思為知識產權。運營IP就是指將某個知識產權及其衍生品當成一個產品來運營。舉個例子,西遊記就是一個IP,它最開始是小說,由小說衍生出了動畫片、電影、遊戲、服裝等等。現在的西遊記已經從一個單一的產品變成了一個立體的項目,隻要你腦洞夠大,西遊記就是一隻可以一直下蛋的母雞。

對馬桶哥來說,他希望“故事長沙”也能成為這樣的母雞。

文章開頭提到的“板鱔魚”T恤就是馬桶哥關於IP的一次嚐試,在鱔魚T恤小有成果之後,“故事長沙”又推出了蜈蚣T恤,用的是長沙話“飛天蜈蚣”(長沙話,形容人一刻不消停,很搞)作噱頭。

之後這類小產品還會越來越多,馬桶哥告訴記者,未來“故事長沙”會有自己的微店,專門賣“故事長沙”的產品。“我希望故事長沙能成為了一個代表長沙的文化符號,將來別人說起長沙,就會想到它”。因為跟文化貼得近,馬桶哥還打算用“故事長沙”項目吸引政府的關注和支持。

雖然是從線上起家,但馬桶哥也沒有放棄線下的市場。他最近打算做一個故事長沙實體茶館,作為微信群友聚會講故事的場所。再比如,就在記者去采訪的那天,馬桶哥正在尋覓一塊好地方用來搞打彈彈(玩彈珠)的活動。無奈他原本看好的一塊在望月湖公園的地長了雜草,“國要不得咧(長沙話,意為‘這不行’)。”馬桶哥一邊說一邊用腳輕輕踩那塊草地。

而記者結束采訪回家之後,馬桶哥已經在朋友圈發布了求打彈彈寶地的帖子。

未來:馬奇諾防線防的不是我

雖然目前“故事長沙”做得風生水起,但有兩個大的現實問題,馬桶哥不得不麵對。

第一個現實,就是對微信公號的管控越來越嚴格。

雖然傳統媒體上仍然有很多重要的觀點和文章,但越來越多的讀者是通過移動終端來獲取信息,其影響力已遠遠超過了傳統媒體。因此,對自媒體的管控,有關部門一直是“嚴防死守”的。

而從故事長沙的畫風來看,很多內容都和黑道、鬼怪有關,帶顏色的長沙俚語也比比皆是,馬桶哥會不會擔心神通廣大的“有關部門”?

“一點都不會。”馬桶答得沒有一絲絲猶豫。

馬桶表示,雖然自己寫的是黑幫故事,但都過濾了其中的暴力血腥部分。“我寫的故事都是充滿人情味的,讀起來是會讓人覺得溫暖的。”馬桶說。

寫了這麼多篇文章,“故事長沙”隻有一次被舉報經曆。那篇文章叫《長沙話,請你慢點變》,馬桶堅信,這篇文章夭折應該是被競爭對手惡意中傷,而不是被網警逮住。“裏麵都是一些長沙話,這有什麼好刪帖的,之後我又再把這個文章發了一次,沒一點事。”

第二個現實問題,就是越來越多的微信公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馬桶哥的5w粉絲如何在1000w+的公號中屹立不到呢?

馬桶哥再次提到了他的“血液循環”理念。說故事,如果總說同一種,讀者自然會膩,所以馬桶哥正在不斷豐富“故事長沙”的內涵。

比如在內容上,“故事長沙”增強了服務性。這得益於馬桶新納入麾下的合夥人郭江。對於長沙人來說,吃是最重要的。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長沙伢子,馬桶自然也曉得,所以他和郭江開始在“故事長沙”推廣美食地圖。第一彈《長沙米粉一百單八將排行榜》一出來就炸了,三天收獲26萬的點擊量,大寫的屌。

趁熱打鐵,故事長沙又陸續推出了燒麥、小龍蝦、燒辣椒等各類美食相關的文章,效果都很好。最近,馬桶推出了“米粉導航”,讀者在長沙市內任意地點向“故事長沙”發送地理位置,就可以獲取附近上了108榜單的粉店名錄,並能直接導航,還能給店家評星星。

就在采訪的過程中,馬桶收到一個微信視頻,內容是一個妹子在不斷地夾米粉,畫風小清新,內容很惡搞。這是馬桶準備放在每篇文章之後的一個小動圖,對於這個小視頻,馬桶還有些不滿意,“我的想法是這個妹子要用筷子去挑米粉,米粉溜滑滴(很滑),妹子一直挑不上來”。下一個動圖他準備拍一個人在點彈彈,“要一直點不中。”

我問馬桶哥為什麼要搞這個,馬桶哥嘿嘿一笑:“好玩撒!”



下一篇 : 【最新進展】求擴散!孝義兩名初三學生被撞,一人仍重度昏迷中……現急需腦外科專家!(視頻)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